【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6 Like 3 Dislike
2020-08-13 20:39:53
入門第四天,今天是聚鶴伯指點琅的劍法。

「神女十二劍呀,全部劍訣都刻在石碑上。」聚鶴伯摸著下巴的白鬍子說:「至於領略多少就看你的資質了。」

琅問:「不過碑上只有劍訣,沒有劍招,聚鶴師兄可以示範一次神女十二劍讓我看看嗎?」

「不行、不行。你不能總是想著一步登天,必需自己努力。」聚鶴伯得意笑道:「你不是說過要打敗巫王大人嗎?巫咸門每年冬至都有同門切磋,以祭巫山神女。本門宗旨是學無前後,達者為先,當日就讓我來當你的對手好了,你便求仁得仁,可以見識一下我的劍法。」

「這樣呀,我很期待與師兄切磋武功。」琅禮貌點頭回答。

聚鶴伯心想:「真是自大的小子。」他又上下打量著琅,說:「不過你想速成劍法也不是沒有方法。我看令姊更適合修練神女十二劍,她才不負神女之名呢。假如你能說服珵姑娘回心轉意,到時候我給你們示範劍法也算是沒有浪費珵姑娘的才華。」

「好的。」琅心想:「珵姊姊真厲害,整個巫咸門都對她讚不絕口。今晚我要跟珵姊姊商量看看。」
2020-08-13 20:40:04
聽晚繼續
2020-08-13 20:51:46
幾時同珵姊交流
2020-08-13 21:06:49
成班咸濕佬想cow人
2020-08-13 21:08:29
睇下今章個標題
2020-08-13 21:09:38
幫佢地切J
2020-08-13 21:44:25
有咩
2020-08-13 21:53:10
一場黎到巫山
2020-08-13 22:03:41
共赴巫山
2020-08-13 22:27:31
唔透露太多,好快知道
2020-08-14 02:49:02
個個都想NTR家姐
2020-08-14 07:12:09
但最後成為胖虎嘅會係主角
2020-08-14 20:07:01


「珵姊姊,妳還是不考慮拜入巫咸門嗎?」琅吃著飯,與對坐的珵姊說:「今天聚鶴師兄也提起姊姊的名字,想邀請妳來練劍。」

「總覺得那些都不是好人,姊姊不喜歡他們。」珵姊盯著琅的眼睛,問:「而且我是小琅的什麼人?」

「珵姊姊是……姊姊?」

「還有呢?」珵姊挨近過來,衣襟鬆下,露出香肩。

琅嚇得馬上丟下飯碗。「我、我要到外面練劍了!」

他便撿起靠牆木劍,跑了出去;跑到溪邊,在月下墓前揮劍,思緒雜亂。

煩惱在琅心裡揮之不去。想起女子國已亡,母親遭囚生死未卜,自己逃到夷陵得一朝安逸,木家上下都視自己如家人,甚至要結姻親,但不過是在逃避問題罷了。國仇家恨未報,所有安穩如朝早的霧水、黃昏的驟雨,轉眼間就化為烏有,夢醒只有更殘酷的現實等待自己。

原來人很容易就會死,那自己更不能虛度光陰,要盡快練成巫咸國的武功,打敗巫王出山。他看見巫咸門人幾乎都滿頭白髮,十二爵中最年輕的也接近四十虛齡。現在自己才十四歲,不可能花二十六年時間練功,結果卻跟其他師兄一樣。

琅大喝一聲躍到樹頂上,使出「點額登龍」以劍尖精準刺斷葉莖,據說若把此招練到爐火純青更能以劍氣點穴──
2020-08-14 20:20:57
突然手腕刺痛,琅甩劍踏空跌落地上,跌了一跤。

琅心中罵道:「可惡,明明已經沒有時間浪費!」

珵姊默默在琅的身後看著。這段日子琅每天都只睡兩個時辰,一大清早就偷偷地跑到瀑布下冥想修練,白天就到練武場背誦石碑的武功口訣,然後一直練劍直至夜晚。如此程度珵姊已經分不清楚究竟琅是在練武還是在懲罰自己。

「小琅。」珵姊走近琅,溫柔地說:「是姊姊的錯,我不應該把所有責任交給你。不過我雖然沒有拜入巫咸門,但我一直沒有放棄讚研武學,白天我都在讀娘親留給我的《十二經水書》。還有之前木爺爺把他周遊列國的所見所聞當作故事告訴我,說了九州十二水,天下之大使人神往。待將來下山我要走遍十二經水,我要解破娘親畢生都無法參透的浣紗神功。」

琅沮喪說:「珵姊姊既非巫咸門人,想什麼時候下山也行。」

「你認為我會拋下小琅嗎?安心好了,姊姊什麼時候都在小琅身邊的。其實我也到過練武場把石碑都看了一遍,對巫咸武功略知一二,亦明白小琅無法突破的難關。」

一提到武學琅就雙眼放光,嚷著問:「不愧是珵姊姊,過目不忘,而且一定有獨特的看法對吧?」

珵淺笑。「問題在於雲霧心法與暮雨心法,兩者水火不容,就算是登龍公和淨壇公他們亦只擅長當中一套心法,他們卻要你同時修練兩種心法;兩種心法並行會做成體內真氣衝突,陰陽不和。」
2020-08-14 20:23:16
2020-08-14 20:30:07
琅點頭道:「難怪有時我會感到噁心,好像五臟六腑在打架那樣。」

「當然了。《十二經水書》有道,陰經連接五臟,陽經貫通六腑,十二經水互為表裡,太陽在前,少陰在後,本來修練得宜能夠陰陽補足。」

珵姊微笑續道:「接下來是重點喔。其實姊姊苦思良久,終於悟出了一套內功心法,能夠利用浣紗功的御氣術調和雲霧功與暮雨功的不濟;清輕上天時行雲,濁重下地時行雨,姊姊就把此套功法命名為『巫山雲雨功』,行雲興雨,無所不往。」

琅問:「珵姊姊是什麼時候悟出此功的?」

珵笑瞇瞇答:「剛才吃飯的時候。」

「還坦白承認了耶。」

「放心啦,姊姊對人體經絡和氣血運行很有研究。琅只要跟姊姊一同修練巫山雲雨功,便能將巫咸門兩套心法融會貫通,令那些人刮目相看。」

「嗯。不過珵姊姊願意陪我練功,就算沒有成果我也很高興。」

「說得姊姊好像騙你似的。」珵姊繞著琅的手說:「一起回房吧,姊姊只傳此功給小琅,是屬於我們二人的神功,不能讓別人偷看喔。」

特別是種狀況珵姊散發出大姐姐的氣質,小琅無法抗拒便隨她來到閨房;房裡沒有燈火,珵姊背著窗外月光慢慢脫下衣裳。
2020-08-14 20:34:35
房中術?
2020-08-14 20:35:10
巫山雲雨
2020-08-14 20:42:26
「咦?珵姊姊這是……」

「再問你一次喔,我是小琅的什麼人?」珵姊把琅推到床上,最令琅感到壓迫的果然還是月光下晃動的雙乳。

琅嘗試迴避話題。「巫、巫山雲雨功呢?」

珵姊脫下了琅的衣服,說:「姊姊現在就教你協和陰陽,調理精氣的方法,助你練成雲雨神功。」

「不、不會練出孩子來嗎?」

珵姊輕撫琅說:「初時陰陽相合,交而不泄,養精儲氣,如巫山的朝雲峰,一柱參天湮沒雲霧中──嗯!」

「珵、珵姊姊!」

「還不行喔。尖峰穿插霧中──朝為行雲、暮為行雨、如今尚未日暮、小琅要堅忍一點!」

如水波蕩漾,珵姊循循善誘助琅練功,漸漸她的呼氣亦像雲霧,而琅則快忍不住要泄了。

「小琅、你要控制體內真氣、嗯、飛仙之際,把純陽真氣抽出,就能達至、魂不附精的境界──」

房內春光作化春雨灑下,珵姊雙手按著小琅支撐身體,呼氣說:「這樣就不會有新生命……應該。」

琅如醍醐灌頂。他想通世事應該順其自然,便道:「我好像對雲雨神功有些心得了。不過尚有很多地方不明白,珵姊姊可以再指點我嗎?」

「當然可以。」珵姊微笑背後內心想著:「這樣小琅可以暫時忘記痛苦了吧。」

女姜不在,如今只能靠自己默默支持琅。但珵姊相信琅一定能夠克服劫難,她亦十分樂意代母親照顧琅成長。
2020-08-14 20:42:41
聽晚繼續
2020-08-14 20:46:29
係巫山雲雨功
2020-08-14 20:47:31
附注返嗰個時代巫山雲雨未有呢個意思
2020-08-14 20:57:30
肯出外傳未
2020-08-14 21:00:26
原來係房中術嘅始祖,本王亦心感佩服
2020-08-14 21:09:08
再培養下感情先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