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6 Like 3 Dislike
2020-08-19 20:54:29
「麻煩了……」

但事與願違。琅和珵姊停住腳步,望著前方山路倒下幾十棵樹,全部倒向不同方向,不像是自然所為。他們左邊是參天崖壁,右邊是斗峭山坡,前方卻是亂木交疊完全擋住去路,若然強行爬過又難保安全,萬一掉到旁邊懸崖非死即傷。

二人茫然站在亂木前,琅說:「把那些木頭推落懸崖行嗎?」

「不行。眼前木陣似乎是按照陣法排列,牽一髮而動全身,不知會有什麼陷阱。」珵姊說:「而且天候隨時變壞。既然我們已經遊遍十一峰,也不算沒有收獲嘛。不如回家吧。」

琅不忿氣,就差一步而已。可是他亦明白珵姊所言,實在束手無策。

就在此時,他們頭頂傳來刺耳叫聲。

「哎呀,還好擺下木陣,不然這兩個人類就要硬闖了。」

「是鳥?」珵姊聽聲辨位,一眼盯住左邊崖壁上的一對褐色啄木鳥。

兩隻啄木鳥吱吱喳喳在聊:「真是愛管閒事的人類,都下雪了還上山做什麼。」

「要你們管?」

「咦?」啄木鳴面面相覷,問對方:「剛才是那人類跟我們搭話?」

「哪可能!一定是你啄了七七四十九日的木頭,啄到腦袋震壞了。」

「哼,要不是那可怕妖女,我們就不用這麼辛苦。」

「喂!你兩個東西,給我下來!」

珵姊抬頭向那對啄木鳥大喊,啄木鳥嚇得拍翼狂飛,卻越飛越低,不知為何一陣大風把牠們吹到珵姊手上,左右手各抓住一頭鳥。

啄木鳥在珵姊手中亂掙大叫:「哇!這大胸妖女聽得懂我們的話!」

琅則在旁安慰牠們說:「別緊張,我們自小就跟鳥兒相處,能夠像這樣跟你們溝通。」

啄木鳥快速左右搖頭,問:「那你們人類想對我們怎樣?」
2020-08-19 21:03:56
琅友善問:「我們想到山上,你們知道有其他路通往峰頂嗎?」

「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能告訴你們!」

珵姊舉起反抗的鳥,放在眼前仔細察看,威嚇道:「剛才我聽見是你們故意啄斷山上林木,阻擋我們去路,對吧?現在冬天很難找到食物,我一生氣就會肚餓,肚餓就想燒了你們來吃,你認為怎樣?」

琅連忙制止珵說:「不行呀!他們這麼小隻,吃也吃不飽,用來煮湯比較好。」

「不愧是小琅,就這麼辦──」

「救命!我們說了!」右手的啄木鳥鳴叫:「你們回頭走大約五十步,那處石壁有條隱密小道能通往峰頂!」

「好,現在我去找那山徑,找不到就煮湯。」

「可惡……你們這些會鳥語的人類都邪惡得很!」

相反動物就誠實得多。那兩隻啄木鳥沒有說謊,琅和珵照著他們所說走秘道終於爬到神女峰頂。峰如其名,山勢秀麗如美女婀娜多姿,緣身峰內峰外感受各有不同,就像同一劍招亦有不同劍意,不同面向;親身到訪,琅感覺自己對於神女十二劍的理解又更上一層。

「呼呀……呵欠。」

琅問:「珵姊姊累了想睡覺嗎?」

珵答:「才沒有呢,又不是我打呵欠。」

「欸?那是誰?山鳥……應該不會打呵欠?」

奇怪喊聲從峰頂的巨岩後面傳來。於是他們繞過岩石,竟看見有個穿短衣的赤腳少女坐在雪地上,並悠閒地伸著懶腰。

「呼……終於冬天了。前陣子差點要熱死人。」少女外表看來十五、六歲,跟琅年紀相約,臉上稚氣未脫,跟她華美的衣服形成對比。

「那個……」

「咦……」少女赫然看見琅和珵,當場愣住,名副其實是目瞪口呆。


插圖
2020-08-19 21:04:14
聽晚繼續
2020-08-19 21:51:10
又有後宮
2020-08-19 23:29:40
今次仲有神仙
2020-08-19 23:30:39
題外話,因為50正評,今個星期日加更
感謝支持
2020-08-20 02:40:25
係咪終於有外傳?
2020-08-20 05:22:27
上神女峰變咗做上神女
2020-08-20 10:46:23
2020-08-20 10:47:09
講明先主角係好人黎
2020-08-20 13:21:25
一兩年冇入講故台 上次最後一個追完就係黑貓嘅故仔
2020-08-20 13:33:41
係咪蘇哥,今次應該有蘇哥既長度
2020-08-20 13:38:33
蘇梓我仆街完左個故之後冇再入過講故台 再入又見到黑貓出故
2020-08-20 18:35:09
新讀者lm 順手放低個正皮支持
2020-08-20 18:57:49
新讀者既典範
2020-08-20 20:10:16


轉眼已是冬至吉日,這是琅第三年的神女祭,也是一雪前恥的好機會。比武台上,琅和劍巫先禮後兵,寒喧幾句。而且罕有地,是劍巫先吭聲說話。

「你遇見了『她』?」

「劍巫師姐也見過『她』嗎?難怪師姐的劍法如此神妙,好像有點狡猾。」

「因為我答應過那位大人要保守秘密,請見諒。」

「我說笑而已。劍巫師姐建議我遊歷十二峰,已經給了我很大提示。始終師姐是個光明磊落的好人。」

劍巫有點困惑。「就算一直誇獎我也沒有用,我說過在心願達成之前我都不會談婚論嫁,你死心吧。」

「劍巫師姐不喜歡我?」

「並不討厭。」劍巫回答後有些後悔,後悔沒有決絕一點。氣氛變得尷尬,二人沉默了一會,台下便傳來怨聲。

──那兩個人打算站到明天嗎?

──奇怪啦,劍巫大人平日惜字如金,怎麼跟那小子聊了那麼久。

「咳咳!」劍巫有點不好意思,便對琅說:「我們開始吧。」

琅亦點頭同意。一陣涼風吹過,二人同時發招,劍巫依然捷足先登搶在琅的面前出劍。

事實上劍巫內功心法不濟,缺乏內功輔助,單靠身體能力她不比別人優勝,卻能使出其他門人無法使出的劍招,一切有頼『她』的指導。
2020-08-20 20:12:41
2020-08-20 20:16:31
──二十天前,巫山神女峰。

「咦……」當日『她』看見珵和琅,嚇得目瞪口呆,其實琅也十分錯愕。

「怎會有個女孩子在山頂的?又沒鞋穿,衣服也穿很少,是遭父母遺棄嗎?」

少女面紅耳赤,整個人彈起斥道:「我才不是什麼棄嬰!也不是小女孩!你們真是大逆不道,不知道本姑娘是誰嗎!」

琅滿腦疑惑,問:「妳是誰?」

「哼,洗好你們耳朵給本姑娘聽住!我就是神農氏炎帝第三女,巫咸國之神,巫山神女瑤──姬──!」

琅半信半疑。「巫山神女會是這樣十五、六歲的女孩嗎?」

「氣死人!我十五歲就死了,是一件非常、非常、非常不幸的慘劇,結果就這模樣啊!要算的話我還是你們長輩!不對,我是神女耶!你們放點尊重好麼!」

珵姊突然向瑤姬道歉:「我們只是沒料到能夠看見神仙顯靈才做出如此失禮的舉動,我代我家小琅向瑤姬大人賠罪。其實小琅他可是妳虔誠的信徒,家中床頭有神女木雕,每晚都會拜過木雕才能入睡,吃飯時必定會留一份飯菜給瑤姬大人用作祭祀。」

瑤姬高興得差點笑出來,連忙駁道:「不、不過這樣浪費食物也不好。」

琅答:「那我把飯菜直接拿上山給妳吃呢。」

「誰要吃你們的剩飯!」瑤姬雙手插腰,得意洋洋說:「不過既然你們千辛萬苦上來神女峰,要你們空手而回也顯得本姑娘太小器。你們想要什麼?即管說說……」
2020-08-20 20:21:14
回到二十天後的神女峰,也就是神女祭的今天,瑤姬站在峰頂尖石上,彎著腰,翹起屁股,雙手的姆指和食指捏作兩圈,放在眼前,以千里眼的仙法觀看一江之隔百里之外的比試。原來巫山神女會看神女祭的傳說是真的,也是她以前冬天過得苦悶便命令那時候的巫王舉行祭典娛樂自己。

「哦,那個叫琅的黃毛小子還不賴嘛,好像比劍巫更有利用價值。」

瑤姬邊看邊笑,心中正打著什麼鬼主意。

另一邊廂,琅和劍巫正打得如火如荼,兩劍交鋒劃出火花四濺。

話說仙術與內功看似相同,其實不然。內功是內在的修行,至於仙術則是外在的探索,講求天人合一;簡單至跟動物話,精妙如改變風的密度放大遠景達至千里之視亦是仙術的一種。

至於瑤姬,她把「八風咒」傳授了給劍巫和琅。所謂八風,即八方風神,有明庶風、清明風、景風、涼風、昌盍風、不周風、廣莫風、條風。

冬至極陰,劍巫以廣莫風神附在刃上,劍招千變萬化,化而成風,這就是琅去年比劍對上狂風怒號的真身。而這股狂風快劍確實把琅的氣焰吹滅了。

「小琅,」琅腦中浮現比武前珵姊給他的建議:「劍巫她把快劍練到極致,你或許能夠有一招半招比她快,但一直跟她比劍速不切實際。比武者,應避人之長,取人之短。」

琅思考了珵姊的話,要說劍巫的最大破綻還是她內功單薄,她只能以御風掩飾。不過去年神女祭琅同樣想用內功取勝,卻莫名大敗。
2020-08-20 20:27:02
「避長取短,該如何是好?」琅心道:「嗯,再來一次!」

琅催動體內真氣,從手陽明經釋出雲霧纏在刃上。劍巫見狀,心道:「莫非他忘記了去年的教訓?」

台下珵姊皺眉頭喃喃自語:「只取內功便會犯下相同錯誤,是錯誤的答案。」

只見劍巫默唸風咒,便以廣莫風借走雲霧,取之己用,剎那間她的氣勢壓倒了琅,猶如大巫見小巫,而琅就是那個小巫。小巫束手無策,大巫法力無邊;劍巫猛地出手,劍從霧出,毫無徵兆,一招暮雨朝雲,劍軌如同風雲變幻,朝向琅連環撲去!

──砰!

琅出刃接招,雙腿一沉,差點才被劍巫扳倒,她下一招又來;琅每擋一劍都十分吃力,漸漸就被逼到比武台上的死角,陷入絕境。

「抱歉了,我沒有留手的餘力。」

劍巫厲目橫劍一揮,要把琅攔腰轟出台外──「霍」聲,她的劍卻劈空了,琅竟在她目下憑空消失!

「不在!」劍巫回頭察看,發現自己已被迷霧包圍。剛才她挾霧連環揮劍,不知不覺把比武台整個隱於霧中,是琅借她的手佈下了迷陣。

沒錯,避長取短,避長就是要奪走劍巫的速度。

──噠。

忽聽硬物墜地,劍巫馬上劍指其方位,卻看不見動靜。在白茫茫的迷霧中,她看不清前方,再快的速度亦無用武之地,只靠聽風辨位,又被風聲擾亂,頓時草木皆兵。不過琅也身處相同困境才對──
2020-08-20 20:38:49
「失禮了!」

黑影朝劍巫突襲,她提劍迎面砍去,卻有手影架住了手腕。劍巫赫然醒覺,在迷霧中視野變差,距離沒有優勢反成障礙。因此長兵勝遠兵,短兵又勝長兵。劍固然是短兵器,更是短兵之祖,可是比短兵更短的就是徒手拳掌了。

琅棄劍使掌,劍巫躍步退後,琅亦步亦趨;他貼身纏打,幾乎是臉貼臉的距離,掌風不斷在劍巫身上掠過,這次是把劍巫逼到絕路了。她退無可退,唯有使劍還擊,但每每劍招使到半路就被琅的拳掌截住;劍巫以肘擊想推開琅,琅就反手擒住她的玉臂,這是浣紗功的基本拳法,劍巫卻毫無招架之力。

浣紗功,顧名思義就是在溪水洗衣服的功夫;於是琅的雙掌靈活游走在劍巫的衣服上,劍巫欲以輕功逃脫,卻逃不過琅的擒拿功夫;琅捉住她的肩,本想把劍巫制伏在地,卻只抓到她的上衣,連同束胸的紗布一同扯下──

「好好看……不!劍巫師姐對不起!」

琅低頭舉手,不敢望向劍巫;劍巫則臉紅發燙,立即用左手掩胸,回身起劍要把琅劈死!

琅努力記住剛才看見的畫面,心想至少死前也要留個美好的回憶。

「嗯……呀。」

琅感到有人輕輕拍他頭頂,當他睜眼,劍巫已經整理好衣服,並對他說:「挺起胸膛吧。這比試是你贏了,但如果別人看見勝者這樣子成何體統。」

剛才一切都在霧中發生,台下眾人霧裡看花;待霧消散時,只看見劍巫棄劍坐在台上喘氣,觀眾看來勝負已分。

琅有點不好意思。「劍巫師姐,為什麼──」

「如果我是敵人的話你也不用留手吧。我並不是那種利用身體佔人便宜的人,我輸得心服口服,你就自信一點。」

台下珵姊第一個歡呼拍掌,很快其他人就和應叫囂,就在一片歡喝采聲中琅打敗了劍巫,重奪爵位。
2020-08-20 20:39:03
聽晚繼續
2020-08-20 22:58:16
2020-08-21 00:10:05
好好看
2020-08-21 00:53:38
感謝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