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6 Like 3 Dislike
2020-08-10 20:40:51
聽晚繼續
2020-08-10 20:42:11
一路校對一路出文會慢少少,但黑貓係越斷越長,感謝支持
2020-08-10 20:58:42
未睇文先推
2020-08-10 21:06:12
感謝
2020-08-11 07:15:45
巫山雲雨

仙人三笑 白鹿派
2020-08-11 07:26:25
自膠 白鹿派係仙人三疊功
2020-08-11 09:09:00
可能都有關
2020-08-11 20:06:25


巫咸國與女子國類近,都是傳說上的小國;世人皆聞巫咸國由黃帝的神巫之後所建,建於巫山仙境中,但親眼目睹仙境的人甚少,親身踏足的更罕有。唯獨有十二座山峰鶴立雞群,其山脈貫穿長江兩岸,江北六峰,江南六峰,合稱巫山十二峰。

巫山有傳說,傳說炎帝之女姚姬才色兼備、武藝過人,卻不幸早逝,葬於巫山仙境,精魂依附在一株仙靈瑤草上,吸收日月精華,得道成仙,故曰瑤姬,或曰巫山神女。

琅和珵來到巫山山峽中一處仙境,四面環山,是個隱密的風水寶地,也是巫咸國人其中一個藏身點。巫咸國比女子國規模較大,幾百戶人家,男女老幼,有的是先祖已經住在巫山,有的則是從夷陵避難過來的。至於巫王,固然是巫咸國之主,集巫山所有武功於一身。他在琅和珵入門時簡單說了一遍巫山神女的傳說,因為巫咸國民都奉巫山神女為尊,山中到處都是瑤姬的石像和木刻,敬拜巫山神女是巫咸國的最高律法。

而且巫山武功都是源自巫山神女。相傳瑤姬喜歡在山中練劍,劍氣縱橫,削出巫山十二峰,每峰都是綺麗靈秀,媚態萬千;先代巫王觀其山勢悟出神女十二劍法,自此劍無出其右,橫行荊州無敵手。至於雲霧心法、暮雨心法,同樣源出巫山神女,可惜琅暫時無暇修練。

皆因正如登龍公所說,一場決戰馬上要展開。
2020-08-11 20:16:13
「琅、珵。話在前頭,我不會因為你們新入門、年紀小,而特別關照。」

轉眼三天已過,琅珵二人正潛伏於坡上林中,旁邊還有十位同門,以及剛才說話的女頭目。

話說夷陵招募義軍的進展比預期快,也許跟琅引起的騷亂有關。他們二人逃往巫山投靠巫王更成為引爆民憤的藥引,封豨很快就召集到一千人來討伐巫咸國。

如今戰雲密佈,一位身穿皮甲,手持石劍的女勇士──裝備確實比夏后國落後許多,可是她的功夫貨真價實──女勇士叫劍巫,如果說琅長得像女子,那麼劍巫就長得像個男子,昂首挺胸十分英武。她亦故意剪掉長髮,束髮打扮都像是個少年,現在則是先鋒小隊的隊長。

「劍巫姊──」

「叫我劍巫,」她打斷了琅的話,「我不喜歡跟人攀關係。尤其是你,說話像個女的一點男子氣概都沒有,怎出來殺敵。」

琅忐忑不安,只管道歉。但殺敵什麼的對琅來說還是太嚴重了。

於是劍巫把腰間的石匕首遞給他,說:「任何人都不喜歡弄髒雙手,有人替自己殺掉敵人最好不過;若是必需親自下手,也最好用上殺人工具。沒有人喜歡親手殺人的。」

琅接過石匕首後,不斷說服自己平復心情,靜待戰爭開幕。
2020-08-11 20:31:13
過了兩個時辰,下方的山路隱約傳來腳步聲,劍巫立刻蹲在叢中,示意眾人噤聲,自己則探頭窺看。果然夷陵義軍正在行進,千人部隊擠得很密,一看就知道是沒有經驗的農兵,怕死,只能互相倚靠,表現合乎弱者。他們大部分身穿藤甲,拿鋤頭農具,裝備亦不比巫山的好。

「居然大模斯樣想越過山谷,是一群白痴嗎。」

劍巫有點生氣,她感覺被對手輕視了。同時山谷突然濃霧迷漫,她知道迷霧很快會變成腥風血雨。至於琅藏在劍巫身後,他依然十分猶疑,究竟自己為什麼上了戰場?以前聽別人說故事,講打仗,沒料到自己會變成說書中的士兵。

「小琅。」

珵姊的耳語把琅拉回現實。琅看見劍巫舉手,其他埋伏叢中的巫山兵一同拿起弓箭,列隊在山坡上往霧中駐足的夷陵兵亂射!

聽見弓弦聲不斷,琅亦不甘落後,便拿著配給的木弓跑上前方。但此時山坡已經一片亂象,箭矢亂飛,吶喊聲在谷中迴響,只見夷陵軍撐著藤盾、竹盾擋箭,有些箭射得大力,石箭頭穿破盾牌,牌後的人就中箭倒下;倒的倒,站的站,夷陵軍人多勢眾,前仆後繼,靠著人數守住了第一波攻勢。

琅第一次看見這麼多人死在眼前,他拿著弓雙手發抖,盯著戰場都不知該怎麼辦。有些人死狀可怕,雙眼反白,七孔流血;而活生生的人琅連他們名字都不知道,根本沒有殺他們的理由。他唯有拼命地在箭雨和人群中尋找封豨的身影,他的目標只有一人才對。

「不在……看不見封豨……」

此時箭雨也停了,巫山的箭射光了,卻未能擊潰夷陵義軍,就輪到義軍的攻勢。義軍首領振臂高呼,幾百人就提刀衝往山坡,聲勢浩大!劍巫亦拔劍喝令巫山門人進攻,誓與夷陵人決一死戰。
2020-08-11 20:44:19
一陣刀光劍影,鋤頭長矛互劈,哐啷哐啷的;耳邊傳來嘶啞慘叫,剛才還在琅身旁射箭的巫山同門遭鐮刀割喉,血灑當場倒下。

「別停住手腳!」

語音未落,劍巫飛馳於敵軍當中,縱有長矛亂刺,卻見她的石劍穿梭於敵將首級間,一個個染血藤兵跪倒,夷陵人的鮮血是巫山同門的奠酒。

琅知道別無他法,遂捨下弓箭,徒手御氣制伏敵人,那些沒有學過武功的鎮民都是不堪一擊。

「巫賊受死吧!」

琅回身一看,居然有人撿起他的弓箭,瞄準自己拉弓!琅一時情急,疾勁隔空重擊在對方胸口,對方口吐鮮血彈飛數尺──

「慢著……不會吧……」珵目瞪口呆,跌跌碰碰跑了過去,看見剛才親手擊倒的那張臉如此熟識。

「小琅哥……為何你要反抗……」

「桃、姐姐……」

本來一生與戰爭無緣的她,也變成戰場上其中一具屍體了。

就像送葬的響樂,山邊喊殺聲震天,巫山的主力部隊突然殺出,巫王則騰雲駕霧飛來,頃刻間風雲變色,戰場炸出數個大坑,山泥傾沒,巨石亂飛。封豨亦同時率青銅兵現身,青銅兵裝備精亮,銅甲刀槍不入,銅劍無堅不摧,把巫咸門人當作草人般劈倒。封豨自己更是力大無窮,徒手將參天巨樹連根拔起,擲向巫軍,但樹幹卻被巫王炸開兩半!

二人都是交手過無數次的老對手,巫王與封豨各不相讓,各顯神通。縱然天邊雷聲貫耳,不過琅腦袋空白一片,沒有死在戰場上亦只因為珵姊在旁保護。

雙方混戰直至太陽西沉,雲霧消散,大家都筋疲力竭,巫王與封豨分不出勝負,便鳴金收兵,各自撤退。

誰都沒有勝利,但巫山上下都為擊退夷陵妖人而高興,夷陵人則因為把巫賊趕回山中在鎮上大排筵席慶祝。


(二章 完)
2020-08-11 20:44:38
聽晚繼續
2020-08-11 21:05:54
各自自high
2020-08-11 22:12:50
等主角練成神功就搞掂佢地
2020-08-12 02:17:25
日出: action
日落: cut
收工,番屋企打飛機
2020-08-12 20:14:09
三章 巫山神女



巫山會戰結束當晚,琅把桃兒的遺體抱回巫咸國的聚落,在溪水邊挖墓安葬了她。然後琅坐在墓前想了很多事情,珵姊則默默守候在旁一整晚。

為敵人立碑守墓簡直前所未聞,關於琅的傳聞很快就傳遍巫咸國,不過來到墓前搭話的就只有一人。

「是認識的人?」

劍巫不帶表情的問話,琅好像也忘記了怎樣說話,沒有回答。

「劍巫不是我的真名,這個想想就知道吧。」她說起自己的身世來。「我也曾經是夷陵人,父親在市集經營小生意,生活還算不錯。直至十六歲那年,我差點被一個老頭強暴,不過他力氣比我小所以我掙脫了。後來回到家,父親說有戶商人向我家提親,對方居然就是那老頭。我無法接受,可是家父無論如何都要我嫁給那老頭,我沒有其他方法,唯有離家出走投靠巫山,家父卻被我當場氣死了。」

琅好像聽過類似的故事,是木爺爺鄰舍的?也許是這個經歷,劍巫索性切髮以男生裝扮示人,也拋棄了自己的姓名,以巫為姓,劍為名,過著新的生活。

「世道就是如此。強者為王,弱者為奴。只是我更不屑有些人沒有戰鬥過卻甘願為奴,他們跟死人沒分別,所以我沒有為家父感到半點惋惜。」

但琅不相信世界就是這樣,至少千川谷並非如此;可是千川谷因此而亡,莫非世道只能如此?琅沒有答案。

劍巫依舊木無表情說:「怎樣也好,昨天我們給予了夷陵人一個重擊,也搜括到一些物資,毫無疑問取得了勝利,這陣子封豨也不敢貿然興兵了。不過相對地巫咸國也有不少傷者,尤其巫咸門人減少,王想請你們入門填補門人的空缺。」
2020-08-12 20:14:40
2020-08-12 20:28:07
話說巫咸國的戶口比女子國多,亦非全民習武。巫咸民有農夫、漁夫、樵夫、工匠,各司其職。不過巫咸國內地位最高的還是要數巫咸門人。

巫咸門由巫王以及一眾弟子組成,不論男女、不論年紀,只看武藝排序。武功最高的當然稱王,王下十二人分別以巫山十二峰命名分封五等爵,現在登龍公和淨壇公就是爵位最高的,武功亦只僅次於巫王。

至於劍巫沒有爵位,但她對爵位亦不感興趣的樣子。她因為被逼婚而逃上巫山,現在只想鑽研武學,劍術是她唯一的人生目標。

劍巫說:「獲得巫王召募入門是你們的光榮,你們亦可以自由修習巫咸門的所有武學。所以別讓王久候,馬上跟我來,尚有其他入門事項需要交待。」

「我明白了。」琅緩緩站起,他沒有其他答案,唯一知道的是要學會所有巫咸門的武功。他依然有很多不解的問題,但只要能打敗封豨就會有答案的感覺。

琅和珵跟隨劍巫走,穿過谷中聚落,山路連接石階;石階通往山丘,丘上有個石造的矮牆,有拱門,門前還有巫山神女的石雕;沿著石路走,他們就來到了巫咸門的大殿。殿上巫王半臥在盡頭的長椅,兩側並排坐著巫咸十二爵,還有其他門人站在其後,約莫百人,擠滿半個宮殿。

「噢,兩位來得正好,本王剛才還在談論你們,哈哈!」巫王對殿上門人說:「剛才聽過了劍巫的報告,說你們兩位初次上陣就殺退不少敵兵,真是英雄出少年,巫咸國將來就靠兩位了!」

「巫王大人過獎了。」琅和珵恭敬行禮。

「不必多禮、 不必多禮。」巫王笑言:「王位不過是虛名而已,呵呵,畢竟組織總要有上下嘛。但巫咸國向來都是一視同仁,有能者居之,你們不必太過拘謹。」巫王瞇著眼說:「尤其珵姑娘,聽說妳盡得女子國主的真傳,氣功出神入化,有機會我也想看看呢。」
2020-08-12 20:38:17
珵姊愧疚,躬身回答:「十分抱歉,女子國武功只傳女子民,我無法擅自示範給王看,請王見諒。」

「這樣呀……聽聞妳們國母遭軟禁陽翟,也是那封豨所為,真令人憤恨。」巫王問:「妳有想過要前往陽都見妳的母親嗎?」

「總有一天我會到陽都救出家母。」

「陽都是夏后國的都城,要到陽都比起佔領夷陵要困難千倍呢。」

「即使如此,這也是為人女兒的責任。」

「答得好,哈哈!」巫王笑言:「珵姑娘的孝義值得敬佩。不過換句話說,即使妳加入巫咸門,在妳心中女子國始終比巫咸國更為重要呢。雖然我也很同意……」

珵姊的腰彎得更低。「再次抱歉,請恕小女子無福消受。巫王收留我們的恩情,小女子願意留在巫山織布浣布報答,但實在不敢勞駕各位指導小女子武功。」

珵姊的回答令殿上所有人都非常意外,連登龍公都插話說:「珵姑娘妳太謙虛了。我昨天也看過妳的出手,妳的才能絕不止於織布和浣布啊。」

巫王亦覺惋惜。「珵姑娘妳不妨再多考慮,其實本王剛才的話並非有心為難,只不過想測試一下妳的品性而已。」

珵姊答:「請王不要誤會,其實我家的弟弟,他天份比我佳,一定能夠比我更加幫得上忙。」

巫王凝目打量著琅,說:「琅兄弟確實也是一表人才。我來問兄弟,你想學巫咸國的武功嗎?」

「想。」琅的回答沒有任何修飾。

「為了什麼原因呢?」

「我要變得比任何人都強。」

「任何人……包括本王?」

「是的。」

──這小子說笑吧?

──真是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
2020-08-12 20:46:53
殿上門人都面有難色,唯獨珵姊暗中偷笑。而巫王則出面叫停眾人:「本王說過巫咸門有能者居之,只論武功高低,不求輩份,不講禮節。琅兄弟有此目標甚好,大家都應該有打倒本王的目標才對嘛,哈哈!」

「王。」登龍公拱手稟報:「在下願意教導琅師弟的武功,將雲霧心法傾囊相授。」

淨壇公亦報:「既然是珵姑娘的推薦,在下亦希望親自指點琅師弟的武功。」

巫王大喜。「琅兄弟你有福了!通常新入門只能與同門切磋,如今居然有兩位大師兄親自指導,我翹首以待小兄弟的成果呢。」巫王又喚:「起雲!快替琅兄弟準備入門儀式,還有替他打點一下起居。好歹巫咸門也是荊州的名門,門人至少要有門人的氣派。」

起雲子稟:「溪水邊的房子剛好空出,不如就讓琅師弟住那裡吧。」

門人又在竊竊私語:「不就是最偏的那間嗎?邪門得很,這些年住過幾個門人都沒有住超過一年的,最近那個昨天才戰死。」

巫王對此等小事都不太在意。他笑道:「總之要對琅兄弟好一點──啊!對了,我真是失禮,居然忘記了珵姑娘。雖然珵姑娘不打算入門,但她也是女子國的上賓,你們不可待薄客人。」

珵姊答:「謝謝巫王的好意,其實不用勞煩各位,小女子跟琅弟一起就可以了。」

「咦?可是妳一個女子人家,不怕別人流言蜚語嗎?」

珵姊苦笑道:「本來小女子在夷陵就被罵作淫婦亂倫,所以我才來到巫山,畢竟大家都不像夷陵人那樣固執迂腐,小女子倒是很安心。」

巫王無奈說:「好吧,只要妳高興就好。」接著對眾門人說:「那麼今早的事情應該處理妥當了?登龍、淨壇,琅兄弟就交給兩位了。」

登龍公與淨壇公同樣拱手領命。就這樣,琅就開始了他在巫山學武的生活。
2020-08-12 20:47:06
聽晚繼續
2020-08-13 20:25:02
琅見狀嘖嘖稱奇,嘆道:「珵姊姊的浣紗功能御氣成刃,卻一瞬即逝。可是雲霧心法能夠把真氣凝聚成霧久久不散,以慢打快,又是另一種的極緻。」

登龍公笑說:「果然是巫王看重的人,琅師弟你很聰明,這麼快就能理解。」

「都是登龍師兄教導有方。」

「其實雲霧心法尚有其他招數,如同雲霧變化萬千。」登龍公運氣踏步,躍身升至十尺高,雙履如霧中舟,腳踏彩雲飄落地上。「如此由足三陽經溢出真氣,就能騰雲駕霧,無往不利。」

琅邊看邊點頭,亦明白為何雲霧心法會是巫咸門的武學之始。
2020-08-13 20:30:42
第二天,淨壇公來到練武場指點琅的暮雨心法。巫咸門以巫山神女為尊,少不免再說姚姬的事跡。

相傳姚姬死後花葬巫山,魂魄化作朝霞暮雨,雨水灑在神女峰上,長出靈芝仙草。有人登山採藥,唯獨一株瑤草沾有雨露不散,綻放五彩光華,無人敢採。自此之後,每當黃昏時天空灑下水簾暮雨,便有仙女的身影沐浴雨中,大家都稱她為瑤姬。

淨壇公說:「暮雨心法是瑤姬死後所頓悟的武功,近乎仙術,能淨壇、辟邪、服妖。就算凡人修練,亦有所得。」

淨壇公使喚身旁的門人,叫他拿起木劍用力劈自己,木劍打在淨壇公身上便「啪」聲斷掉。

淨壇公解說:「此劍身沾有戰場的血,既邪亦濁,遇暮雨立即不攻自破。」

琅讚嘆:「真是大開眼界!到底要如何修練才能達至淨壇師兄的境界?」

「所以我把你帶來這裡。」

琅抬頭看,白雲瀉下飛流瀑布,落在湖上濺起白濛濛的水花水氣。

淨壇公續道:「你每天花一個時辰在瀑布淋浴冥想,清淨身體,配合暮雨心法的口訣,自然能參透箇中奧秘。畢竟暮雨心法並非凡人的武功,無法用凡人的言語來教導。」

「明白了,我會照淨壇師兄的吩咐練功。」

「對了,」淨壇公尷尬笑道:「其實我認為你的珵姊更適合練習暮雨心法,你不妨勸一下她,她不來修練實在太浪費了。」

琅點頭答應,然後就跑到瀑布下冥想了。
2020-08-13 20:36:15
入門第三天,琅受邀到訪起雲子,起雲子說要指導他巫咸門的奧妙。

「本門之所以為巫咸門,除了託巫山神女的福,也不得不提我們的祖師爺。」

所謂「巫彭作醫,巫咸作筮」。遠在黃帝之時,每當部落有重要的決策,都會請巫咸筮決,預測吉凶。

起雲子與琅對坐在壇桌的兩側,壇上點了香,並堆放著五十根用壇香燻過的蓍草,每根都是兩隻手指的長度,十分工整。

「小兄弟。你心中有什麼疑問或者煩惱嗎?」

琅即答:「我想知道我的將來,能否成為天下無雙的英豪。」

起雲子瞧了他一眼,便若無其事的,唸唸有詞:「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有九……」

他把其中一策蓍草橫置壇上,雙手把剩餘的四十九策蓍草分成左右兩束,再把左邊的其中幾策夾在左手小指,又把右邊的幾策同樣夾在左手指間。琅定睛看著,看他重複六次,得六爻,成卦象。

「乾為天,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起雲子皺著眉,十分凝重的在自言自語:「而且六爻皆是老陽,六個變爻,是乾掛用九,大吉之兆……我占筮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卦象,怎會這樣?」

琅好奇問:「即是什麼意思?」

起雲子乾咳幾聲故作冷靜,答:「乾為天以龍為意象,本是帝皇之卦,但你的卦甚不穩定,結果是群龍無首,變卦成坤為地。我看你還是別自視過高,腳踏實地做人吧。」

「好的。」琅心想:「果然要腳踏實地才能當上最強。」

「對了、那個……」起雲子嘴角揚起說:「山人其實也會看相,令姊相貌不凡,應是人中鳳凰,有興趣可以叫她來看個相呀。」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