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8 Like 3 Dislike
2020-10-08 20:45:28
事緣琅打算要前往東海地區,有扈氏的首領失度便聯絡冀州的同姓氏族有易氏代為招呼。正好寒浞亦來信建議琅留在東海觀察數天,有易國也是他們一個很好的聚腳點。

而根據有易氏所說,他們已經在這裡定居數十載,跟附近部落一樣都是捕魚為生,生活安定,這些年也沒有聽說過東海有龍人作惡,甚至沿岸一帶的居民都敬愛東海龍王,與女娃在世時的情況完全不一樣。

「是我的時代已成過去了嗎……」

「就算過了多少年,錯就是錯。」琅把頭頂的女娃抱下來,「所以我一定會替妳討公道的,彰顯正義,也為了妳和瑤姬二人。」

琅邊說邊替女娃掃背。不知怎的,女娃心絞痛的狀況確實減輕不少,甚至會冀望自己能活得下去,卻又怕希望會帶來失望。但看見瑤姬躺在旁邊長椅餵自己吃菜苗,女娃也想讓妹妹擔心。現在只能避免胡思亂想,大概因為這樣琅才千方百計要帶自己來東海討公道吧。意外地琅的心思也挺細密的。

忽然門外有人大叫,同時飛來一群鳥兒,穿過窗戶爭相飛到屋裡嚷著:「東海發生大事了,龍王昨日仙壽已盡,王太子徵要在龍宮設靈悼念先王,並邀請各路神仙。這幾天會有很多天廷的大人物來東海,連王母娘娘聽說也會來!」

琅感覺時機已到。這些鳥最接近天廷,牠們消息比起地上的王還要靈通,準不會錯。加上寒浞之前在信上寫的預言,既然眾仙雲集,這是替女娃討回公道的好機會。
2020-10-08 20:45:43
聽晚繼續
2020-10-08 20:47:49
今日算俾你斷到
2020-10-09 04:33:36
琅就像是東夷百鳥的小頭目那樣

女娃
2020-10-09 08:13:22
女娃好快都會被馴服
2020-10-09 08:20:00
變淫娃
2020-10-09 08:21:42
2020-10-09 20:12:28


「嗯……唔……」

白天又一顆流星劃過,消失在海平線的盡頭。木船隨波搖晃,琅等人站在船首,女娃則在琅的懷中一直被摸。

「怎、怎麼辦?」女娃閉目心道:「我好像習慣了這男子的手,又大又暖,一直掃著羽毛挺舒服的……難道我越來越像一頭鳥已經無法回頭了?」

「在這裡就可以。」

琅指令船夫把船停在東海中心,旁邊的瑤姬則對女娃說:「姐姐,我們出發吧。」

「琅哥哥路上小心。」

船上還有其他女伴送行,珵姊說:「這幾天我們會讓船家留意東海狀況,也會出船巡視海面,琅你可以專心幫女娃兒討回公道。」

「謝謝珵姊。」

於是琅便唸咒劃符,引來八方之風,吹起瑤姬的仙袖飄逸。她和琅一同以八風包圍自己,作出兩個氣泡便跳進水裡;畢竟鳥不能潛水,氣泡裡琅抱著女娃緩緩下沉,漫步海底走往深處的東海龍宮。
2020-10-09 20:27:25
2020-10-09 20:29:02
另一邊廂,龍宮金雕玉砌,正殿刻有歷代龍王壁畫,中間則樹立了先代龍王的玉像,以設靈悼念;不少神仙前來慰問新龍王,包括北嶽太乙總玄洞主太行老君。這位恆山仙人跟東海老龍王也算是舊相識了,他一方面向先王致敬,另一方面亦送來恆山的仙藥給新王當作心意慰問。

新的龍王徵與一千年前相比,明顯成熟穩重,滿面虯髯,一對龍眉長得甚有先王遺風,穿起龍袍更是威風凜凜。龍王徵禮貌回敬:「太行老君,我代先父拜謝。」

其實近年先代龍王老態龍鍾,東海事務已經交由龍王徵打理。龍王徵凡事親力親為,但作風低調,贏得東海龍民的敬畏,名聲亦傳遍天廷,五嶽仙君除了岱山的太山仙翁外都有親身前來,東海龍王之名可謂聲威遠播。

「──東皇到!」

殿上眾神頓時緊張起來,太行老君亦連忙退到一旁,大殿讓出一路讓天兵列隊護送東皇太一進殿。在東皇太一面前,就連東海龍王都變得矮小,彎腰出迎。

「感謝東皇太一大人抽空前來,先父九天之上也會感到欣慰。」

東皇太一以十尺巨軀俯視眾神的臉,然後對龍王徵說:「今天我只是客人,不必拘禮。希望徵你節哀順變。」

「感謝東皇大人慰問。」

其他神明陸續到場,大概天下一半的神仙都齊集東海,殿上座無虛席,除了看在東海龍王份上更是給東皇太一面子;畢竟東皇太一是天廷之長,一個眨眼都能夠令一個毀滅。他在天廷的職責就是執行天道,維持天下萬物秩序,於是他對龍王徵道:「待禮儀結束後,我有要事跟你商討,是關於近日天上大勢的。」
2020-10-09 20:35:28
龍王徵亦心裡有數,壓低聲線回答:「在下明白,因此想先跟后羿打好關係,但從沒忘記天下仍是夏后氏主導。」

二人竊竊私語,東皇太一才回到一旁坐下。

話說大殿靈堂廣百里, 有蝦兵守衛,有魚人奏曲,同時又有幾百神仙慕名而至,由三山五嶽仙君,到五湖四海龍君,每位神明都彬彬有禮,仙氣靈逸。悼念儀禮七日七夜,今天由東皇太一主持,於是他走到靈堂正中的龍王玉雕前致詞哀悼,全場肅穆。

東皇太一細說龍王身平往事,千年來立下的功績,對天下的貢獻,在場神明聽見無不黯淡落淚。

東皇太一宣佈:「先代龍王的離開無疑是天廷的損失。我以天廷之長的身份建議,任命新龍王徵為公正堂判官之位,讓他繼承先代的偉業。在場有其他意見嗎?」

公正堂判官在天廷舉足輕重,更掌天兵,東皇太一希望此天官能繼續由東海掌管,協助自己管理天下。

看是沒有異議,龍王徵作揖道謝:「在下定必秉承先父遺訓,公正不阿,裁決天下紛爭。」

「──那麼請新官裁決我的朋友的冤案。」

忽然殿上目光集中在一少年身上,正是琅抱著女娃站出眾神面前申冤。

龍王徵亦馬上察見女娃,但他已不是一千年前的小子,能冷靜應對。「現在是悼念我父王的時候,有什麼冤情請日後再議。」

「不,我朋友的冤情正好只能夠在這兒處理。」

琅的突兀要求引來賓客非議。「有什麼事情需要如此無禮,打擾先代龍王安息?」

琅答:「正是先代龍王的最後一程,只有先王能夠審判他那位殘暴不仁的不肖子徵。」
2020-10-09 20:40:09
又係本王
2020-10-09 20:46:47
在場眾神嘩然,這小子不守規矩,還侮辱德高望重的龍王,究竟是從哪裡冒出來胡說八道的?

女娃便開聲叫道:「我是炎帝之女女娃,一千年前正是在龍宮遭當時的王子徵拐帶毒打,逼我死在海中,化成冤鳥!」

冤鳥,一千年來冤鳥填海的傳說不絕於耳,起初還有點好奇,但過了這麼多年眾神都不再理會,到了今天才知道冤鳥與東海有關。

龍王徵辯道:「各位請不要聽這頭鳥的妄語。一千年前她拘禁本王在先,先父才判決她到龍宮受杖刑,十分公道。豈料這女子心機算盡,竟然在我東海龍宮咬舌自盡,誣蔑本王。此事整個龍宮以及我的王弟緯都可以作證。」

太行老君附和道:「我相信龍王徵的話,相反這小子來歷不明,十分可疑。」

眾神也不是不講道理的,可是太行老君之言更加合理,比起這個陌生小子,龍王的說話顯得更可信。若然人人都來罵龍王一遍,豈不秩序大亂?於是神明要求把破壞靈堂的琅等人驅逐離開,唯獨一女子力排眾議。

「這位少年毀龍王清譽,若然就此把他驅逐,那麼誰能還龍王清白?誰又能治這少年的罪?」

天衣侍女一句話就令到殿上安靜。她名叫姮娥──雖然沒有神明知道她的名字,但認得出她的天衣,還有她的外表十六、七年歲,幾位天女圍在一起,是西王母的人。

「原來是天上宮女……真是美人。」眾神都看她的天衣,只有后羿看著姮娥的臉看得著迷。

當然,有西王母的侍婢在,就有西王母在。眾侍女垂頭恭迎,便見西王金母乘玉墊而來,頭插華髻,身披光袍,腰佩紫綬,腳不沾地,光儀天下使人莫敢直視她的絕世容顏,亦令琅看得出神。

「好痛!」

女娃狠狠地啄了琅一下手指,「不能對王母娘娘無禮呢!」琅才回神過來。

西王母則微笑主持公道:「帝女雀,妳就把事情原委一五一十說出,待殿上百仙評個道理。」
2020-10-09 20:47:14
聽晚繼續
2020-10-09 20:47:37
2020-10-09 20:48:19
剪極都有,唔驚
2020-10-09 20:51:27
本身都冇,所以剪唔剪都一樣
2020-10-09 21:11:06
2020-10-09 21:11:54
呢度係貓地盤黎
2020-10-10 04:20:35
東皇太一細說龍王身平往事,千年來立下的功績

七日夠唔夠
2020-10-10 04:42:50
都係係咁咦講下
2020-10-10 08:26:42
2020-10-10 20:11:34


女娃從沒忘記當日經歷,有幾多個仙童長什麼樣子,後來王子徵怎樣羞辱自己,描述得言之鑿鑿,眾仙難免動搖,就連東皇太一都皺著眉頭。

龍王徵亦害怕自己地位不保,連忙反駁:「絕對沒有發生過殘殺漁民之事。反而是那些漁夫不分晝夜捕魚,只為屯積魚獲圖謀暴利,甚至剛出世的魚兒都不放過。本王只是守護東海罷了,女娃卻是闖入東海綁架我們兄弟,這才是天理不容的事。」

「可、可是你的確殺了人啊!」

「沒錯,我確實殺了幾個人,所以這一千年來我待在東海懺悔,從沒踏出龍宮半步。可是妳這一千年又幹過什麼?每天丟木石到東海,都堆成一座垃圾山了。我勸妳還是早日放下仇恨,別再害人了。」

在場眾神聽見,感覺龍王徵太過善良了,居然為殺幾個凡人而懺悔千年。相反女娃執迷不悟,簡直是含血噴人,在場壓力又回到女娃身上。

「看來女娃沒有其他話要說了。」東皇太一道:「公道一點,也許龍王徵年少氣盛冒犯了女娃,不過事隔這麼久,女娃亦沒有證據,若然繼續糾纏則是對龍王不公。西王母,我看事情就此作罷,妳意下如何?」

西王母答:「我只是為龍王清白著想,並非要偏幫哪邊。既然女娃拿不出證據,那再爭論下去也沒有意義。」
2020-10-10 20:19:44
琅焦急起來,他答應過女娃可不能就此罷休。他希望自己有多點智慧,假如珵姊或者寒兄在他們會怎麼辦?難道女娃一千年以來的堅持都是白費?

「咦……不對。」琅打斷眾神道:「我有龍王徵殘殺漁民的證據!」

「不可能。」龍王徵駁道:「莫說我沒有做過,而且事情過了這麼久怎會留下證據?若你一再妖言惑眾傷害我龍宮名聲,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此時后羿插話:「本王相信琅沒有說謊。既然當初說過要弄清真相,不如再聽他有何證據再作定奪吧。」

「好,別說我欺負地上的人,我就看看這小子有何證據。」

「證據就在女娃投木石填海堆成的小山丘那裡。」琅說:「請各位跟我來,我會把龍王徵殺人的證據給你們看。」

琅心想龍王徵年少時凶殘暴戾,不可能突然收斂起來,他待在龍宮懺悔不應只是因為誤殺了女娃這麼簡單。於是他要求大家來到龍王徵口中的木石山,並指山道:「龍王徵殺人的證據就在這座小山的底下。」

龍王徵嘲罵:「荒謬。女娃每天丟垃圾已經把海底弄得烏煙瘴氣,現在你還想翻垃圾山?」

在場龍民一同和應:「對啊!這裡是我們的家,不是你想怎樣就怎樣!」

「假如我找不到半點證據,我願獻上項上人頭賠罪,絕不食言!」琅把劍架在頸上大喝,眼神像要殺人一樣嚇得龍民啞然。

西王母說:「既然琅卿如此執意,就讓他找找看吧。」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