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8 Like 3 Dislike
2020-08-03 22:09:45
做咩skip左沖涼唔寫
2020-08-03 22:10:30
「──終於找到了。」

忽然有粗獷男聲打斷琅的練功。就在河岸的另一邊桑林,一個龐然巨影逐步逼近;陽光從樹頂縫隙射在他的臉上,輪廓突兀鮮明,是個昂藏七尺的魁梧壯漢,身披獸皮毛鎧,肩膀比琅至少要寬一倍,在琅看起來簡直是個巨人。

「小姑娘,妳是女子國的子民吧?」壯漢說話時臉上傷疤亦在蠕動,長相凶惡嚇得琅啞口無言。

「小姑娘不用怕,」巨影橫空掠日,壯漢便已躍到琅的面前抓住他的肩膀威嚇:「因為怕也沒用,替我帶路去妳們的村,我心情好的話就不會傷害妳,反正我對小孩沒有興趣。」

「我、我不知道你說什麼,放開我──哇啊!」

壯漢單手就把琅拋到十數尺高,琅掉下時掛在樹上摔了一跤再砰聲墜地。這是何等怪力?琅覺得自己肯定會被這瘋子殺死,亂掙爬走,腳踝卻像被箭刺穿般劇痛──琅跑不了,心想這次沒救……

「惡賊領死!」

天邊飛來一線光,男人從容踏後,氣功只砸在他的腳邊。男人大笑道:「來的又是一位美人,看來老子今天運氣不錯。」

「珵姊姊!」琅大喊。

珵姊馬上跑到琅的身邊。「捉緊我!」便抱著琅打算逃跑,奈何那男人身長腳長,兩步就繞過珵姊擋在面前。

「妳們就是珵琅姊妹吧?聽說姊姊耍得一手好功夫,何不賜教一下?」

「為何你知道我們名字?」珵姊大驚,心想至少她沒有在這男人面前喊過琅的名。

「珵姑娘,妳忘記前些年有位同鄉被妳們國母放逐嗎?」

「不可能,她才不會隨便出賣我們,一定是你這惡賊對她做了什麼!」

男人輕浮笑道:「還有心情擔心別人不如先顧好自己吧。給我帶路去女子國,否則別怪我手下無情。」
2020-08-03 22:18:42
珵姊回頭把琅放在樹下,喃喃道:「帶路喔……竟敢傷害小琅,我來送你上路!」

語音未落,珵姊一式「清輕上天」掠過白雲凌空轟出三掌!而男人橫臂硬接,馬步如老樹盤根沒有半分動搖,論力氣珵姊根本不是他的對手。見珵姊著地,男人力從地起,迎面衝拳撲向她牙關;而珵姊一樣站著沒動,他的拳頭卻詭異地打偏了。

看見男人目光稍有疑惑,珵姊馬上右掌虛擊腰間,旨在捏出真氣,重擊男人的胸腔,以快打慢;可是始料不及,男人龐然巨軀卻並非笨重,加上他肌肉發達出拳的速度甚至凌駕珵姊,打得她措手不及──可幸珵姊「牛羊不踐」的步法迷離,男人同樣碰不到她,讓珵姊輕盈後躍放開了距離,重新架陣。

「眼前惡賊武功絕對在我之上,近身接戰更加沒有勝算。可是小琅受傷又跑不動,這裡只有我能保護小琅。」

臨陣對戰武功並非一切,正如兩軍對峙亦講求天時地利。珵姊靈光一閃,便輕跳點水在川上疾步,俯身指尖拈水劃出半圓,濺起水花放光,一招「朗月清風」從十尺外水氣橫飛,鬼影幢幢撲向男人。

不過二人武功修為還是差了一截,男人只覺不耐煩,就跳往河中,猛地追擊珵姊。川深及脛,他龍行虎步,步步浪花,勢如轟雷;另一方珵姊踮足而行,步步漣漪,有如水靈仙子且退且打。不經意間戰況逆轉,男人的步法越來越重,也許是獸皮毛鎧沾水的緣故,反觀珵姊猶似出淤泥而不染,滑行水面竟未有沾濕──

珵姊趁勢,一口氣連環推掌!當珵姊出手壓倒對方,男人應接不來之時,就是全力攻他咽喉,務求一擊斃命的唯一機會!
2020-08-03 22:25:13
2020-08-03 22:25:45
「寒氣清光」──浣紗功的招式之中珵姊獨愛這一招,如同她的名字,像玉石放光,匯聚成凛冽刃氣,隔空取命!

豈料那男人亦練有神功。他握緊雙拳,仰天咆哮,竟震破方圓百尺真氣,更趁珵姊捨身出手之際重拳反擊!

珵姊凝神閃避,卻見男人嘴角上揚;此拳是必中之拳,皆因他已經看穿珵姊的身法把戲──砰!重拳毆在珵姊下腹,她整個就像砲彈被轟飛,跌落淺溪翻滾數圈才停下。

畢竟牛羊不踐的身法並非真的不動分毫就能避過攻擊,只不過以最小的偏差閃躲,對方才以為自己沒有動;然而珵姊在水上留下的漣漪卻暴露了她的步法,這就絕對敵不過那男人的「挈天地之術」。

「即使如此,妳也相當努力了。」男人邊笑邊走向敗者,對著全身濕透的珵姊意淫說:「我是真誠地認為妳很了不起,跟妳同齡而武功又在妳之上的人屈指可數。本來我是奉王命前來,但偷偷藏起一個也不會被發現,哈哈!來當我小妾,我看妳不會像那賤女人那麼容易玩壞哪!」

「可惡!」珵姊憤恨心道:「抱歉小琅……姊姊無法保護妳了……」

正當她想咬舌自盡保住清白,忽有一雙蛟龍左右襲向男人,一清一濁,是兩旁河川之水,卻有如滔天巨浪、遮雲蔽日撲來!男人連忙閃躍,雙蛟則迎頭對撼,轟聲如飛瀑爆炸,整個桑林都在顫動,震落千葉。

「何方神聖!」男人不禁動搖。

而漫天落葉,落下蛟龍殘雨,中走出一個約莫三十多歲的婦人,她扼殺感情道:「你要找的人不正是本王嗎?」

「女子國國君,女姜。」男人忽然失聲大笑:「好!終於有個能打的來替老子解悶!」
2020-08-03 22:31:36
男人大步跨進,塵土浪花交錯,恃著力大無窮先發制人,在女姜面前連環轟拳,拳風勢如猛虎怒吼。任何人都不敢站在吃人的老虎前,只能從旁側擊──

「你以為我會避正用奇?」女姜卻穩站原地,對掌硬接,挾先天真氣將他強行震開數尺,冷道:「就算正面蠻勁你也遠不及我。」

真氣隨玉指流動,清輕上天──朝天指劃真氣鋒刃來回砍劈。

濁重下地──隨五爪而下,如無形巨掌壓頂。

男人挈天地勉強擋下,卻發覺體內經脈已經被女姜打傷,真氣不通氣喘如牛。同時他驚覺四周肅殺之氣,心裡一寒,發現谷中千川已被女姜支配;她每一拳都捲起濁浪滔天,天變地異,嚇得鳥獸奔逃,最後千川齊發,水簾後女姜雙眼殺氣騰騰,男人知道這一招就算拼死都要擋下,否則就是名副其實的死──豈料眼前女姜的水影頓然消散。

「不對!這是蛟蜃之氣的倒影!」

水光亂射,女姜已經繞到男人身後,對著毫無防備的他放出最後一擊──鐺!

確實寒光之氣射在男人背上,可他只是抖了一下,馬上回身飛踢,迫退女姜。

「嘿嘿,我最憎恨別人打我背後的主意。」

女姜故作冷靜,但浮起了不祥的預感。要是無法取他性命,他日必後患無窮。於是她把手藏在背後,再捏真氣──

「等等,」男人忽道:「我今天技不如人,我認輸了,妳用不著取我性命吧?妳是個聰明人,我們好來好往不好嗎?」

這男人不像外表那樣只是四肢發達,他還看穿了女姜的想法。女姜依然把手收在背後,伺機而動;可是男人完全沒有破綻,他狡滑大笑,縱身躍到樹頂便揚長而去。

沒有辦法,女姜只好收回真氣,眼睜睜看著對方離開。雖然讓那男人跑掉,但在不確定對方有否黨羽之下,確保琅、珵安然才是最重要的事。
2020-08-03 22:31:56
聽晚繼續
2020-08-03 22:33:49
每個同黑貓 say hi 既我都正評左打返招呼
2020-08-03 22:35:33
聽日再沖
2020-08-03 22:47:23
留名先
2020-08-04 00:27:59
黑貓
2020-08-04 00:33:58
於此地刻下本王之名號
2020-08-04 00:46:29
娜娜係邊
2020-08-04 00:46:49
感謝咁多位留名,好多都熟口熟面,又可以見返大家
2020-08-04 00:49:22
小娜娜同大娜娜都過緊愉快既生活
2020-08-04 01:07:07
留名
2020-08-04 01:25:05
黑猫
2020-08-04 02:56:59
又想打我條女主意
2020-08-04 02:58:33
既為女豬,亦係男豬
今次真係估佢唔到
2020-08-04 10:00:39
今次主角應該同上次好唔同,每次都要試一下新野
2020-08-04 19:28:12
文呢
2020-08-04 19:29:32
推返下先
2020-08-04 19:32:59
2020-08-04 19:54:34
啱啱食完飯,出文時間
2020-08-04 20:02:58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