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6 Like 3 Dislike
2020-08-14 21:10:19
玄女素女先係始祖,珵姊姊可能呃神騙鬼
2020-08-14 21:11:42
呃撚含
2020-08-14 21:21:38
係解開琅既心結
2020-08-14 22:09:04
她亦十分樂意代母親照顧琅成長

Alabama
2020-08-14 22:54:32
我唔會話上集都係咁樣
2020-08-14 23:03:33
LM PUSH
2020-08-14 23:17:54
用青春肉體解心結
2020-08-14 23:34:17
感謝留名
就黎50正評
2020-08-15 12:01:44
sweet home
2020-08-15 12:06:25
咁大個人 就唔好咁多性幻想啦
2020-08-15 20:12:08


時光飛逝,轉眼間整個巫山都披上白雪,家家戶戶點起柴火,就算入夜都燈火通明。

尤其到了仲冬,巫咸國到處都是喜慶氣氛;在迎接新一年來臨之前,就是巫咸民最重視的「神女祭」。

神女祭顧名思義是祭祀巫山神女。在祭日當天,亦即是冬至的同一日,所有巫咸民不論身份都會齊集在巫咸門的練武場,以武祭天,巫咸門人都要施展渾身解數獻給神女峰上的瑤姬欣賞。

「真是好熱鬧。」琅十分雀躍,這半年他一直跟珵姊練功,到今天終於能測試自己的劍法達到怎樣的程度。練武場上人山人海,沒有比這更好的舞台了。

珵姊雙手合什,看琅看得入神,微笑說:「今天小琅好漂亮,不對,是好俊俏喔。這套大衣穿起來也很好看。」

神祭女是巫咸國的盛事,因此珵姊連夜織布,替琅造了一件狐裘外衣,衣襟更是絲織,放在女子國也是十分奢華,在巫咸國中更是比巫王更要搶眼。當然,琅才不會顧及他人目光,穿起珵姊親手造的大衣更富自信。這樣外人看見琅和珵二人,都不禁在背後閒言閒語。

當中最看不過眼的可能就是聚鶴伯。聚鶴伯心道:「那臭小子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但刀劍無眼,別怪老子在他臉上劃幾道疤痕,看看珵姑娘還會否被他迷惑。」

「聚鶴師兄!」相反琅看見聚鶴伯便上前打招呼,聚鶴伯馬上擠出笑臉回敬。

「噢!琅師弟原來你在這兒呀。今天人太多,剛才沒看見你所以沒有給你打招呼呢,失禮、失禮。」
2020-08-15 20:29:12
「論輩份當然是我來向師兄請安。」琅躬身道:「我很期待今天和師兄切磋武藝呢!」

琅沒想過,神女祭雖說以武會友,但既然所有巫咸民都來湊熱鬧,為保面子今天自然成為同門較勁的舞台,說不定還會影響到巫王封爵。事實上聚鶴伯作為巫咸國的伯爵,本來跟琅這個平民對決沒有什麼好處,反正贏也是理所當然。但他就是不爽琅想要教訓他。

──是巫王大人!

──巫王大人出場了!王好像比去年更容光煥發,真是太好了!

──願巫王大人長壽!

巫王現身在高台,對眾人宣告:「多得大家的努力,巫山新一年將會迎來新氣象。所謂長江後浪推前浪,就在神女的見證下讓我們看看誰是巫咸國的新英雄吧!」

台下千人響應,情緒高漲,鑼鼓聲更響遍整個山峰。巫咸門人就在掌聲雷動當中比武切磋,大家看得興高采烈,很快就輪到了琅與聚鶴的比試。

──咦?那不是新來的小子嗎?怎麼會挑戰聚鶴伯的?

──他好像要打敗全巫山的人吧。第一年入門就挑戰巫山十二爵,真是亂來。

──就怕聚鶴伯太好人,希望他能好好教訓一下那新來的。

現場一面倒支持聚鶴伯,喝采聲中二人踏上比試台,聚鶴伯先禮後兵,笑言:「琅弟,今天不分輩份,你我痛快打一場,在其中一方倒下之前都別旨意能投降退出,免得掃巫山神女的興致啊。」

琅拱手回答:「神女十二劍乃巫山神女所創,我不會辜負神女和師兄的──」
2020-08-15 20:38:27
語音未落,聚鶴伯一式快劍「點額登龍」就往琅的頭額刺去!出手極快,台下巫咸民都看得如癡如醉,吶喊助威。琅不敢怠慢,立即橫揮石劍錯開了聚鶴伯的攻勢。

聚鶴伯笑道:「有進步,哈哈,再看這招『瑤姬望霞』!」

一個箭步,石劍狠劈向琅的右側,琅閃過,聚鶴伯再回首倒劍,劍從死角鑽出。琅及時豎劍直擋,石刃間擦出火花閃在二人眼前,雙方又退後一步重新架勢對峙。

琅止住劍刃,心道:「奇怪了……為什麼會這樣?」

另一邊,聚鶴伯暗笑:「這臭小子呆頭呆腦,還天真的以為今天只是切磋武藝?就讓老子教你做人。」

聚鶴伯運起雲霧心法,雲霧纏劍,隨即出招,招招都拖著迷霧,變幻無蹤,卻是招招致命,每劍都是朝琅的臉劈去。琅卻顯得被動,處處受制於聚鶴伯的劍招,他越退越後,幾乎退無可退,結果在聚鶴伯凌厲的劍光下不慎翻倒!聚鶴伯見機不可失,馬上一劍插去──琅連忙滾了一圈,可幸石刃只插在台上,琅才狼狽爬起再次提劍迎戰。

聚鶴伯得意洋洋質問:「怎麼了?我這半年教你的神女十二劍,你一劍都用不上嗎?還是把劍招全部忘掉?」

琅無言以待,他只感到渾身不對勁,且無法釋懷。

聚鶴伯見琅笨手笨腳的,暗忖:「畢竟黃毛小子沒真正跟人對戰,他就是個不小心殺了人都會把屍體撿回家安葬的娘娘腔,說到底還是窩囊廢。」聚鶴伯滿心歡喜,瞧看台下珵姊,卻見珵姊只是嘆氣搖頭,倩影便從人群當中消失了。
2020-08-15 20:44:49
「嘖。我猜珵姑娘也看不下去吧。既然珵姑娘不在,我還幹嗎浪費時間跟這小子玩。還是速速解決他好了。」

於是聚鶴伯運盡十成功力,刃帶劍氣直刺琅的右眼!以雲霧掩藏,凶光幻影一時蒙蔽琅的雙目,琅顯得十分焦急,心裡充滿疑問。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琅一轉手腕,迎劍一挑撥開雲霧;劍尖劃出弧光,琅就隔空刺出劍氣正中聚鶴伯的額頭!一陣疼痛過後,聚鶴伯依然睜大雙眼不知發生何事。琅則皺眉問:「為什麼聚鶴師兄不肯全力以赴呢?」

「啊?你說什麼!」

「聚鶴師兄的劍不成招,跟劍訣上說的都不一樣。師兄的劍法讓我想起昨天後山看見的猴子,拿著樹枝亂耍一通……」琅垂頭喪氣說:「難道我只是後山的木頭,不配師兄你認真切磋嗎?」

「你、你說誰是猴子!」聚鶴伯面紅耳赤,更毫不保留他的殺氣,劍行險道索性要取琅的性命。但套路都給琅看穿了,畢竟在琅眼中那只是猴子耍劍,隨便用劍背打在聚鶴伯的手腕就化解了他的招數。

見聚鶴伯手腕一酸幾乎連劍都拿不穩,此時琅才恍然大悟。

「難道聚鶴師兄沒有讓招,而是真的這麼弱嗎?」

「臭、 臭、 臭小子!你不分尊卑,居然出言不遜,大逆不道,有違五德!我要以巫山神女之名教訓你!」

神女十二劍以巫山十二峰命名,聚鶴伯的爵位亦是如此。他躍起蕩劍,使出「幽蘭聚鶴」,劍指琅的咽喉;琅卻以同一劍招示範,兩道劍軌互碰,邪不勝正,聚鶴伯反被琅的劍氣震開滾了兩圈。
2020-08-15 20:53:09
琅愁眉苦臉說:「『幽蘭聚鶴』是陰柔的劍招,真氣清輕上天,明明要輕靈一點才對。你這樣是暴殄天物,浪費了巫山神女的心思。」

聚鶴伯雖惱羞成怒,卻無法反駁琅的話,反而內心更是動搖,問自己難道真的及不上那臭小子?

「不可能!我吃鹽比你吃米多,你休想妖言惑眾騙我!」

「啊……」琅卻突然向聚鶴伯道歉:「原來是我的錯,我根本沒有資格責怪聚鶴師兄。」

「咦?哈、哈哈!你現在認輸也不遲。」

「明明我自己也沒有用盡全力,只是五十步笑百步。」琅只好豁出去了。「珵姊姊說過,不論對手如何渺小,也必需全力以赴,這樣才是對對手的尊重。」

霎時風雲變色,台下眾人抬頭,見烏雲聚頂,遠處山上更刮起風雪,像快要吹過來般;連聚鶴伯刃上的雲霧真氣都被吸到琅的周圍,頃刻琅成為龍捲旋渦的中心,石劍更隱約發出龍嘯虎吟,正是狂風來襲的天候模樣。

聚鶴伯全身發寒,手腳不聽使喚,石劍從手滑走。他發出怪聲笑說:「琅、琅師弟……哈、哈……我怎會這樣跟小兄弟如此計較呢?這場比試就當是琅師弟拿下了,就這樣好吧?」

琅真誠答道:「在巫山神女的見證下,在其中一方倒下之前都不算結束,不能褻瀆神靈。放心呢,這一劍不會死,大概只是躺在床上一個月不能動而已,煩請師兄忍耐一下。」

「你、你想怎樣……哇啊!」

琅還沒出手,聚鶴伯便誇張地翻了兩個筋斗,自己倒下。

「咦?」

「勝負已分!」

就在琅歪著頭,不知為何聚鶴伯倒下的時候,高台上傳來巫王的宣判。琅不明所以的,只好深深地向聚鶴鞠躬道謝,感謝指教。
2020-08-15 20:54:44
星期日俾黑貓休息一下,星期一繼續
2020-08-15 21:05:25
外傳
2020-08-15 21:54:46
連續寫左幾萬字,俾黑貓休息一下ok
2020-08-16 00:15:48
2020-08-16 07:03:29
好可怕嘅真心膠
2020-08-16 11:00:41
男主好 pure 好 true 的
2020-08-16 20:32:26
正評留名

而家先得閒入嚟
2020-08-16 22:22:36
感謝支持
忙完就可以睇故
2020-08-16 23:40:31
2020-08-17 00:27:41
屌打師兄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