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6 Like 3 Dislike
2020-08-24 03:17:48
無人教佢正確性觀念
2020-08-24 20:08:07
12

暴風雪夾雜雷電交加,詭異天候從昨晚持續到今早,天變地異整個巫山都人心惶惶。

至於琅和珵姊,一方面逃避巫王耳目,另一方面又要避風雪,好不容易才找到山中一所荒廢的茅廬避難。

廬中,珵姊坦白告訴了琅之前她傳授的巫山雲雨功其實是瞎編的,還有男女授受不親的道理,這些對於在女子國長大的琅來說都是非常陌生,聽了很久才恍然大悟。

「這麼說來,瑤姑娘一番好意想傳我真正武功,但我卻對她做了無法原諒的事情,實在沒有顏目見她了。」琅追悔莫及,心生歉疚。

珵姊安慰琅說:「等神女大人冷靜一點再跟她誠心道歉吧,我想她也不是那麼討厭琅才對──」

語音未落,窗外轟雷打斷二人,二人望去又見整棵樹起大火,連積雪都燒焦了。琅道:「雖然不知瑤姑娘會否原諒我,但我不能失信於她。我現在就手刃巫王請求瑤姑娘原諒。」

珵姊考慮狀況,點頭附和:「這正是取下巫王人頭的絕佳良機,不過不是今天,再等三天。」

琅皺眉不解,只見珵姊冒著大雪跑出屋外,砍下了木頭收集回廬,逐一剝下樹皮,並用尖石在木上刻字。
2020-08-24 20:18:33
三天後,天空依舊灰色紫色交錯閃爍,雷雪從沒止息。這時候巫咸國的村落正流行著一首歌謠:

雷打雪,遍地血,不是瘟疫就是劫。

狼吞龍,鶴吃鳳,神女要換巫山闕。

據說是村裡小孩在溪邊撿到刻字的木頭,朗朗上口就跟著歌詞唱。尤其雷打雪十分罕見,即使是那些在巫咸國土生土長的村民都沒有見過,大家都在害怕巫咸國會有劫數,根據歌詞更可能是血光之災。

不過歌謠內容敏感,大家都只能夠在私底下討論。

「你說狼吃龍是不是指琅大人殺了登龍公呢?」

尋常百姓家中一對老夫婦小聲議論,婦人答:「剛好琅大人亦是聚鶴公,聽說飛鳳子也是死在他的劍下……」

「這是預言的歌謠啊!神女的預言逐一顯現!這樣雷打雪遍地血……」

──砰砰砰!

大力的拍門聲嚇壞二人,原來是鄰居拍門大喊:「聚鶴琅回來了!他和他姊正往巫咸門找巫王決鬥!」

「什麼?老頭我們一起上山看看吧!」

家家戶戶一傳十、十傳百,轉眼就有過百人前仆後繼,魚貫走上巫咸門,無視平日禁止平民進門的規定。大家都很害怕巫山將逢浩劫,所有人都寢食難安啊。

來到巫咸殿前已經一片混亂,民眾爭相要衝進裡面看,卻被巫咸門人築起防線擋住。殿外民眾與門人衝突,殿內更是充滿殺機。

「琅兄弟你這是什麼意思?」巫王半臥王座高聲斥責琅,在他旁邊則是以淨壇公為首的八位貴族,撇除死去的登龍、起雲、飛鳳。
2020-08-24 20:29:41
面對巫王怒斥,琅亦義正詞嚴回答:「巫王你私通夷陵封豨,我已經知道得一清二楚,不容抵賴!你束手就擒吧!」

「笑話,你無憑無據,卻以下犯上,更不念巫山養育之恩,是為不忠不義之徒。人來!誰把這賊子殺死的重重有賞!」

「多說無益,看招!」

琅不敢輕敵,運起雲霧心法出劍,劍如迅雷直刺向巫王咽喉──

「嗚啊!」

豈料這已經是巫王的遺言,他就半臥在王座上,喉嚨插著石劍,原封不動斷氣身亡。

琅見狀怕是有詐,難道是替身嗎?他拔劍警戒四方,一眼掃向八位貴族,八位貴族卻同時下跪,齊聲拜道:「神女要換巫山闕,臣等恭迎新巫王!」

「咦?你們不是巫王的手下嗎?」琅難以置信。

「他們只是權力的手下。」珵姊轉向八位貴族命令:「你們現在砍下舊王的頭,帶到殿外向巫咸民宣告新王來臨吧。」

八位貴族唯命是從,爭相搶走舊巫王的首級帶到殿外示眾,民眾看見則是又驚又期待。他們竊竊私語,歌謠預言已經成真:巫山闕即是巫咸門的宮闕,指代巫王要更迭,要由琅坐上王位,這樣應該能平息神女的怒氣了嗎?

「巫王大人請救救巫咸國吧!我們不想遇血光之劫,我的兒子今年才剛出世!」

「是啊!請巫王大人平息神女大人的怒火!」

琅應民眾呼聲步出殿外,應許道:「即日我帶舊王的首級上神女峰,請大家再忍耐多數天,我以性命擔保一定能平息神女的怒火。」

於是琅就用布包裹舊巫王頭顱,連夜渡江上山了。
2020-08-24 20:42:52
三天後。

「琅大人終於回來。」

見劍巫守在通往神女峰的秘道入口,琅問:「請通傳瑤姑娘我已經深切反省,不敢奢求她的原諒,但取下巫王首級的承諾未敢忘記。」

「嗯,隨我上山。」

穿過秘道,琅、珵、劍巫三人在神女峰頂謁見瑤姬。

瑤姬爬起床說:「琅──哇!你不穿衣服又想幹什麼?」

琅下跪回答:「我沒有面目見瑤姑娘,本應以死謝罪,但我尚有國仇家恨未雪,請恕我只能向瑤姑娘負荊請罪。」

琅赤裸上身,背負一大梱荊棘走百里路登上神女峰。瑤姬看見琅背脊流血,血跡都結了霜,便掩著嘴巴小聲說:「哇……好像很痛。嗯?」

接著琅又把前巫王的首級裹布放在地上。「這是我答應瑤姑娘的事情,皆已辦妥,不求將功補過,但願瑤姑娘息怒。」

瑤姬面紅地說:「總之你先丟掉背上荊棘,穿回衣服吧!不穿衣服又會令人家想起那些事情。」

琅慚愧道:「果然這種程度得不到瑤姑娘的原諒……那我就斬斷煩惱根賠罪。」

琅脫下褲子,手中亮出石刃──「不行!」嚇得珵姊跟瑤姬同時撲上去制止他。

瑤姬說:「原諒了!原諒了!你以為本姑娘那麼小器的嗎?趕快穿回褲子!」

琅才放下心頭大石。「感謝瑤姑良寬宏大量!」

「而且你幫本姑娘宰了那巫王,其他事情就既往不咎。」

琅先是高興,又是擔憂。「但那當真是巫王嗎?我不費吹灰之力就殺死了他,如宰羊屠豬,易如反掌,實在奇怪。」
2020-08-24 20:58:13
聽晚繼續
2020-08-24 22:38:36
竟然係一刀死鳩左
2020-08-24 23:15:25
全部人都偷呃拐騙
2020-08-25 01:16:51
根本就係殺NPC
2020-08-25 05:25:20
一開始唔係用咗仙人三笑功嫁咩 定係嗰個位回音大
2020-08-25 09:45:11
全部都係特效
2020-08-25 09:46:21
所以只係測試性質
2020-08-25 20:16:17
四章 毛狼噬日



太康七年,春。在平息神女怒氣後,巫王琅在巫咸殿外向民眾立誓。

「夷陵封豨專橫霸道,不敬神女,放逐百姓到巫山並蔑稱巫民作賊。一百年來,巫民離鄉背井,忍氣吞聲,卻屢受夷陵軍隊侵略,不得一夕安寧。神女不忍巫民受苦,故命令予一人帶領汝等奪回鄉土。予定必一馬當先,替汝等斬殺封豨,望汝等把性命付託於予一人。用命者,論功行賞;不恭命者,如同不敬巫山神女,好自為之。」

琅討伐封豨的心意已決,接著他在巫咸門內殿召喚淨壇公來質問。

「你肯定也是知道先王跟封豨的關係吧?」

淨壇公不屑回答:「是呀,先王是封豨的人,你殺了先王即是跟封豨過不去。夷陵千軍萬馬,甚至無需封豨出手,巫咸國很快就會夷為平地。」

「所以我要先發制人,誅殺封豨。」

「你在說笑吧?天下是夏后國的天下,一個人武功再高亦難敵萬人。你也知道三苗族的下場,跟夏后國作對只有不得好死。」

珵姊打岔警告:「我們與封豨有不共戴天之仇,在你面前只有兩個選擇,其一就是與我們一起誅殺封豨,其二就是成為琅的刀下亡魂。」

「我也是為你們著想啊。」淨壇公苦口婆心說:「現在你們修書給封豨表示效忠,還可以享受榮華富貴。私人恩怨怎比得上及時行樂呢?當今世道只有適者生存,那些路邊被烏鴉分吃的腐屍就是他們生前執迷不悟。」
2020-08-25 20:32:23
淨壇公答:「世道越壞,壞人活得越好呀。就像養在清水缸觀賞的金魚,如果把牠們放到沼澤濁流,不到一天就得反肚。我不知你們跟封豨有什麼深仇大恨,但放下仇恨亦未嘗不是個選擇呢。」淨壇公微笑告訴琅:「其實我跟封豨也算是老朋友,交給我定能說服封豨不計前嫌讓王你安心坐鎮巫山,一切如常,你說多好?」

「我明白了……我明白你是個無可救藥的人。劍巫給我抓住他。」

一聲令下,劍巫幾下功夫就擒住了淨壇,然後琅把淨壇身上衣物扒光,再用麻繩綑住他雙手,把他拖到巫咸殿外示眾。畢竟剛才誓師就說過任何人不服從誅殺封豨的命令就等於侮辱巫山神女,琅決定褫奪淨壇的一切財物並把他逐出巫咸國,放逐他到深山裡自生自滅,以儆效尤。

這樣再也沒有人敢違抗封豨的討伐令了。

入夜後夜深人靜,尚留宮中的琅問珵姊:「我今天這樣做會不會太過分?只是淨壇不合我意,我就放逐了他。」

「當日巫咸殿上那個人可是想取你性命的喔,這種人見風使舵最不可信,換作是我早就殺死他了。而且他說得對,封豨一定不會放過我們,巫山與夷陵之間隨時都會爆發戰爭,更不能有婦人之仁。封豨毀了我們家園,抓了我們母親,我們殺死封豨是天經地義。而且這只是第一步而已,母親和其他族人被囚在陽翟,那是夏后國的都城,封豨只不過是守門口的。」

「戰爭……不知夷陵有多少士兵。」

「──至少一千人吧。」突然瑤姬現身宮中,她在巫山簡直神出鬼沒。

琅問劍巫:「巫咸國有多少武器,能夠編組多少勇士與我們進攻夷陵?」

「二百人。」

「是五倍差距啊。」
2020-08-25 20:45:51
瑤姬搭話:「當中夷陵更有一百青銅兵,他們的盔甲刀槍不入,就算是劍巫的石劍也砍不破青銅甲,已經不是人數的問題了。」

「瑤姑娘是神女也沒有辦法嗎?」

「呵呵,本姑娘當然有妙計。」瑤姬突然轉換話題:「你們看夷陵位於江水南岸,再往下游大約六百里外就是洞庭湖,洞庭湖有湘水,湘水就是當年夏禹放逐帝舜的地方。傳說帝舜崩於湘水蒼悟之野,他的兩位妃子娥皇月英亦投江自盡,是個十分悲慘的故事。」

琅道:「這是夏禹篡位立國的故事,與現在我們有何關係?」

瑤姬問:「你有聽說三皇五帝嗎?」

「我知道,妳父親是其中一位。」

「對對,三皇是伏羲、神農、女媧;五帝是黃帝、顓頊、嚳、堯、舜。其實中原群雄並起,東夷、三苗、中原部落各有千秋,但千年以來只有這八位聖王能夠名留青史,協和萬邦,全頼他們武藝超綽,終成萬王之王。當然他們希望把武功傳給子嗣讓自己的氏族千秋萬載,因此三皇五帝各傳有武功秘典,傳說中只要得到任何一本秘藉都能稱霸天下,與三皇五帝齊名。」

琅聽得神往,興奮說:「原來天下間有如此厲害的武功,要比瑤姑娘的都精妙嗎?」

「當然了。神農氏家傳《神農藥典》,記載天下百毒,修成神功更能百毒不侵,甚至化毒性為真氣取之己用。」

「但妳不是被毒蛇咬死的嗎?」
2020-08-25 20:49:12
三皇五神劍
2020-08-25 20:56:36
聽晚繼續
2020-08-25 20:58:38
呢個故真係處於三皇五帝時代既幾百年後
2020-08-25 21:46:24
咁呢個估算唔算係武林盟主嘅前傳?
2020-08-25 22:10:39
應該算係同一個世界觀
2020-08-25 22:16:26
第四章一開頭立誓嗰度 個予字係咪「我」咁解? 定係純粹「給予」咁樣用?
2020-08-25 22:22:21
係解我,雖然無解但應該估到
https://zh.wikipedia.org/wiki/予一人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