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6 Like 3 Dislike
2020-09-04 21:00:56
能揚清激濁者,唯琅王一人<----條友連段正淳都望塵莫及喎大哥

話分兩頭,夏朝總共經歷咗十七任君主先去到成湯嘅年代,的確係天命所歸。究竟琅如何天狗食日,我拭目以待
2020-09-04 21:20:48
封豨本來係受天命眷顧,琅阿媽武功再高都殺唔死封豨,只有琅可以殺到佢
2020-09-04 21:51:47
第一次寫選項故 希望各位比下意見
https://lih.kg/2188886
- 分享自 LIHKG 討論區
2020-09-05 02:24:25
遊牧民族搶完一個地方嘅女人,就去下一個地方
2020-09-05 02:41:49
只係唔忍心天下蒼生受苦,所以救完一個女人再去下個地方救人
2020-09-05 10:03:58
之後故事應該講到琅嘅身世並不簡單,甚或係太康嘅同父異母細佬,所以佢先可以殺到封豨
2020-09-05 12:53:35
睇落去就知
2020-09-05 13:00:39
睇返歷史,太康嘅老豆係有奪位之嫌,打贏伯益而得位
我估到少少,等你寫落去就知我啱唔啱
2020-09-05 13:07:02
無錯,無論啱同唔啱我都答唔到,等繼續寫
2020-09-05 20:02:11
2020-09-05 20:07:25
五章 陷巢州



巫王琅率領二百族人遷徙,幾乎是個小國的規模,少不免族人之間會有爭執。琅想訂立規則,但他不懂治國,便請教荇姒;荇姒答有扈氏因為冒犯夏啟被罰為奴,受惡法勞役近百年,刑法宜少不宜多。琅聽取了荇姒的意見便向族人約法:不得傷害他人,這是族內唯一的規矩。

同時琅又依照荇姒的意見分配族人工作:孩子牧馬,女孩擠馬奶,力氣大的男子出外狩獵,不擅長戰鬥的男子在營內醃製食物、釀製馬奶酒,未婚婦人採集果實野菜,已婚婦人留在營地照顧嬰孩。二百人分工合作,分享食物,過著遊牧的生活。

於是琅族從夷陵渡江出發,沿長江北岸往下游走,經過荊山、霍山,走了一千里路,直到仲夏抵達巢州城南。

「營地的鹽和糖所剩無幾,正好可以到巢州交換些必須品。」

帳篷中珵姊如此建議。話說琅族的大小事務都由珵姊負責,她就是營地的大當家,也許這方面的才能是繼承自她的母親女姜。相反,本應是身分最偉大的瑤姬自從入夏後就幾乎一睡不起,每天懶洋洋地躺在草蓆上,衣衫不整,只有夜晚稍涼才起床吃飯。

琅望著瑤姬有些憂心,只好把生母留給他的寒冰玉借給她當作枕頭用。瑤姬的臉黏在寒冰玉的香囊說:「我想吃冰雪,再不吃冰雪我就要融化掉了……」
2020-09-05 20:16:11
「欸?這樣不如給盆子妳睡吧?不然瑤姑姑在蓆上融化成水很難收集回來,到冬天會不會缺手缺腳的。」

「笨蛋……我只是說笑,你這樣認真想把我氣得熱死啊……」瑤姬伸直手腳趴在蓆上。

珵姊笑道:「夏天做一些劇烈運動,出一下汗,散熱過後就會感到涼快了。」

「妳騙人……昨天色琅獸性大發,抱著人家『那個』了好幾次,半點涼意都沒有反而身體更加燙了。」

「咦?之前瑤兒邀請我行夫妻之禮的時候也是坦胸露臂臥在床上,我以為妳又想行禮。」

「嗚,人家一次都沒有邀請過你……只是你喜歡的話本姑娘就成全你而已,畢竟你是特別的人……」瑤姬臉紅的整個人彈起。「可惡!你想要人家說什麼不知羞恥的事?」

琅答:「那我到巢州交易時也順道買冰雪給妳賠罪吧。」

瑤姬滿心歡喜。「把冰雪買回來的話,可以給你這色琅再做昨天的事情喔。」

「價值觀越來越歪了。」劍巫在旁看著,不知道要不要糾正巫山神女和巫王的對話。

此時荇姒從帳外來到,說:「琅哥哥,族人已經準備好乾肉放到車上,隨時可以出發。」

「荇妹要跟我們一起到巢州看看嗎?」

荇姒垂下頭,就像怕自己影子擋到琅的,小聲說:「婢子身份低微,又長得不及珵姊好看,琅哥哥帶婢子在身邊不怕旁人嘲諷嗎?」

琅不解。「荇妹貴為公主又美若天仙,旁人看見只有羨慕才對。」
2020-09-05 20:26:41
「真高興!」荇姒笑得甜蜜,眯起雙眼。

劍巫冷眼心道:「已經分不清荇姒是缺乏自信,抑或純粹想被琅大人稱讚了。」

珵姊對劍巫說:「我們出外期間,就拜託劍巫妳看守營地呢。」

「嗯,正好我也擔心待在琅大人身旁會變得奇怪。」

就這樣,琅、珵姊、荇姒三人,連同幾位族人牽著裝滿貨物馬車,從遊牧的營地前往巢州。

巢州位於長江中下遊,霍山的東面。話說南嶽除了衡山,霍山亦作南嶽的副嶽而聞名,別稱天柱山,一柱承天相當有氣勢。至於巢州城亦十分宏偉,規模比夷陵更大,人口更多,更有石造的圍牆保護巢州城,入城要通過城門關卡才行。

而且巢州盛產陶器,自然吸引各地行商前來交易,琅的馬車在城門外排了半個時辰才望見關卡。

「琅哥哥,」荇姒輕碰琅的手,悄悄指向城門說:「城牆上竹簡告示,寫了巫琅的名字耶。」

珵姊笑道:「看來全天下都在通緝我們家的琅,琅真是偉大。」

琅暗自嘆氣,隨馬車來到關卡檢查。城門的守衛仔細打量著琅等人,驚道:「你們不懂律法?夏后氏不久前才頒佈了禁刀令,所有人不得攜刀進城,你們真是膽大包天啊。」

「兵大哥,非常抱歉。」珵姊代答:「因為家中兩老行動不便,只好由我們姊妹代為跑商,離開城鎮太久不曉得夏后氏的新法令,多多得罪請大哥見諒。」珵姊又打開馬車其中一箱貨物說:「我知道兵大哥在烈日當空為百姓站崗十分辛苦,這裡有些馬奶酒,少少心意讓兵大哥降降火。」
2020-09-05 20:39:07
「這樣不行。我們這裡在守門的至少十人,只有幾壺酒怎麼夠我們兄弟喝?」

「當然了。」珵姊輕碰衛兵胸膛,說:「幾位兵大哥也是豪傑,自然要飲個痛快。」然後珵姊轉身俯下,整理馬奶酒的箱子。她把木箱捧到地上,說:「這裡全部馬奶酒都是孝敬大家的,希望大哥看在我們姊妹可憐的份上通融一下。」

「嗯。這種時勢要你們幾位女子跑商也是辛苦了。尤其是姑娘妳如果想找個地方安頓下來,隨時都可以來找我。」說畢,那名衛兵就指示部下放行,琅等人從正門入城。

「珵姊姊,」琅說:「剛才那樣好像不太好……」

「嘻嘻,琅不用吃醋,珵姊姊的身體和心靈永遠都是屬於琅的。剛才那守門的想佔姊姊便宜,姊姊就像他們肚痛時反省一下。」

看來珵姊都帶著一些草藥旁身。

荇姒搭話說:「不過琅哥哥打扮起來真的像漂亮的姐姐呢。」

相隔四年,琅的男扮女裝依然奏效,只要琅不作聲的話大概就不用怕被通緝。

「沒錯。」珵姊說:「這樣我們就能光明正大的,一邊親近『琅姐姐』一邊遊覽巢州。」

「真是太好了。」

珵姊和荇姒牽著琅的手臂,就像要好的姊妹一樣走在巢州大道,琅怕身分被揭穿全程只好沉默不語。
2020-09-05 20:40:09
聽日出外傳調劑一下,聽晚繼續
2020-09-05 20:56:19
又扮女人
2020-09-05 20:58:27
俾人通緝緊
2020-09-05 20:59:07
幾時先搞掂埋劍巫
2020-09-05 21:01:30
硬上都得啦
都揪嬴左佢
2020-09-05 21:03:01
呢個唔係君子所為
2020-09-06 20:11:31
外傳
2020-09-06 20:14:39
(此為外傳性質,與主線無關)

外傳 荷荇花開

這是琅取下封豨首級的當晚,替荇姒解開符咒所發生的故事。

晚上琅在灶房親自煎藥,期間荇姒一直默默待在琅的身後,她自小就被教導要成為男主人的影子:影子不作聲、不自主,主人做什麼她就需要配合做什麼。影子從來都是主人的附屬品,沒有思想沒有痛楚,就連性命都握在主人手上。只有主人好,影子才會好。

「藥煮好了。」琅滿心歡喜,便挪走桌上刀劍,把一碗深褐色的藥水端來。

荇姒說:「琅哥哥好開心呢。」

「這是當然。我認為醫師是世上最偉大的人,能夠救到他人比做任何事情都要滿足。」琅取來絲布清洗,說:「只要我能夠治好荇妹的話,以後荇妹就不用過著擔驚受怕的日子。」

荇姒凝望著琅,淚眼汪汪,更啜泣起來。

琅大驚。「荇妹怎麼了?」

「沒事……荇兒只是想起昨日待在韋府的往事,原以為自己一輩子只能侍奉封豨的不肖子,沒想到今天有琅哥哥為我煎藥,好像做夢一樣……」

「之前的才是惡夢,但一切已經過去了。」琅扶著荇姒坐在椅上,荇姒身輕如燕,胴體纖細柔美,好像隨時都要跌倒在琅的懷中。
2020-09-06 20:22:18
琅是個受上天眷顧的人,擊敗封豨,贏得美人歸。而且荇姒對琅來說相當特別。以往在琅身邊的都是大姐姐、小姐姐,像瑤姬那樣即使性格幼稚卻是刁蠻自大,唯獨荇姒小鳥依人,是一位討人喜愛的妹子。

這時候荇姒輕輕把外衣褪到肩下,露出半胸,圓潤的乳溝沉在衣襟下,另一邊乳房若隱若現,看得琅目不轉睛。美女的胴體就是百看不厭。

荇姒輕撥長髮,雪白脖子上看見朱紅符字。她輕聲問:「這樣比較方便琅哥哥塗藥嗎?」

「可是荇妹這樣我怕無法集中精神。」

「琅哥哥不用害羞,荇兒整副身體都是屬於琅哥哥的。而且在消除符字後,琅哥哥可以替荇兒測試一下效果嗎?」

荇姒頸上的符字是一種致命的守宮砂,多是奴隸主用來防止女僕失貞,直至女僕獲主人寵幸。但琅不想當荇姒的主人,他只想荇姒當自己妻子,夫妻的話妻子侍奉夫君,夫君亦照顧愛妻,卿卿我我。

琅呼吸越來越急,他把絲布沾滿藥水,便輕輕抺在荇姒的頸脖。

「嗯!」荇姒嬌喘道:「只要琅哥哥一碰荇兒,荇兒全身就像火燒一樣,好奇怪。」

「荇妹說得對,我也感覺有點奇怪,雙手好像不聽使喚。」琅的左手情不自禁,不斷揉搓荇姒的左胸,加上布匹的磨擦讓荇姒乳頭突起;這樣琅更無法滿足,不自覺伸進荇姒衣襟內,酥胸直接傳來肉體的溫暖。
2020-09-06 20:34:55
荇姒懇求著:「琅哥哥,荇兒好想更加親近琅哥哥,可以嗎?」

琅則坦白得多,便親吻荇姒,雙唇纏綿良久才分開。

「琅哥哥……」荇姒咬著唇,含情脈脈與琅對望,嬌聲問:「荇兒頸上的符字褪去了嗎?」

琅答:「剛才我替荇妹抹走了符字,荇妹身上已再無邪氣。」

荇姒拉著琅的手說:「這樣就再沒有東西能夠分開我和琅哥哥了。」

「就在灶房裡可以嗎?」

荇姒紅著臉說:「荇兒已經受不了,好想幫琅哥哥生孩子,以盡婢子的責任繼後香燈。」

於是荇姒脫下了琅的褲子,自己亦一絲不掛,正坐在琅的膝下握著他的長桿子;一隻手拿捏不了,要用纖細十指前後讓琅舒服。

「荇妹、這是什麼手法?」琅望著荇姒頭頂,看見她努力地侍奉自己,太過舒服又閉目爽道:「我、我快忍不住了,荇妹避開!」

腦袋忽然空白,琅盡情把精氣溢在荇姒臉上。荇姒沒有介意亦沒有停下,更用嘴巴吸吮琅變得敏感的寶貝,更放在濕潤嘴裡用舌頭撩動,琅受不了又溢滿荇姒嘴裡,她才放開開琅,吞下精氣,然後有點驚惶失措。

「怎麼辦?婢子擅自浪費了琅哥哥的種,不過琅哥哥願讓婢子生小孩嗎?」

琅舒服嘆道:「小孩當然要生,這是為人丈夫的責任。」琅摟住荇姒對她耳語:「剛才荇妹的手法厲害,但我的雲雨功亦毫不遜色,一定能夠讓荇妹飛仙。」
2020-09-06 20:41:30
久經歷練的琅對自己的「精、氣、神」都很有自信,而且荇姒嬌小細身,琅雙臂發力就把她抱到腰上,摟住雙腿,手指游走在她的臀股之間;荇姒亦放鬆身體,酥胸壓在琅的懷裡,身體不由自主地互相磨擦;琅調好位置便順勢貫注荇姒體內,荇姒不禁抓住琅的背大喊。

「荇妹,最初可能會有點痛,很快就會習慣。」

「嗯、嗯,不要說了,琅哥哥請盡情享用婢子!」

荇姒的身體與琅十分相襯,琅感到無上快感,雙手抓住荇姒的豐臀用力滿足她,二人喘氣聲此起彼落,直至快感的盡頭,琅就拼盡渾身精氣注滿荇姒的身體。荇姒全身顫抖,但雙腿緊夾著琅不讓他離開,身體互相渴求著對方,這是夫妻間最原始和最純粹的慾望。灶頭乾柴烈火亦不及二人春光明媚,琅和荇姒旁若無人,叫喊聲響徹宅內,是夫妻的恩愛之聲。

荇姒等了琅五年,琅年青力壯、血氣方剛,亦發洩了五次之後荇姒撐不住才倒在琅的懷裡。

「琅哥哥,婢子願意一生侍奉主人。」

「荇妹,我不是妳的哥哥,也不是的主人,我永遠都是妳的夫君。」

二人脫光衣服舖在地上,整晚發洩累了之後,便相偎而睡。

「他們什麼地方都行呢。」

放置在桌上的一雙佩劍,女英劍回答姊姊說:「年輕真是美好。」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