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6 Like 3 Dislike
2020-09-02 20:20:13
封豨奇醜無比,修蛇鼠目蛇頭,夏后國的兩名大將聚首野外軍帳中,氣氛緊張。

面對封豨傲慢的要求,修蛇寸步不讓,反而以太康之名向封豨施壓。

「韋大人,在下其實奉太康大人口諭,前來接收《蒼梧遺書》。」

封豨嘲諷道:「聽聞修蛇大人擅長鼠竊狗偷,果然不知從哪裡偷來《蒼梧遺書》的消息。可是《蒼梧遺書》事關重大,本將務必親自送交陽都,無法假手於人。」

「我可不是路邊的凡人,難道將軍懷疑在下會私吞功勞嗎?這大可放心,閣下在洞庭尋得《蒼梧遺書》之事太康大人早已知曉,遂派在下前來支援。」

「我絕非懷疑巴大人,只是我喜歡親力親為,親自獲得太康大人的賞賜更是一種榮譽。」

封豨得意洋洋,他認為自己立下大功,修蛇肯定恨得咬牙切齒,才用盡一切方法想阻止自己領功。他恨不得要在太帝面前奚落修蛇一番。

修蛇反問:「既然韋大人事事親力親為,那夷陵的叛亂要什麼時候解決呢?」

「呵呵,看來巴大人不懂得開玩笑。巫山只有賊,沒有亂,區區小賊用不著做大事的人操心。」

「原來如此,在『韋大人』管理下的夷陵,原來比『小賊』還不如。」

封豨眼神滲出殺氣,威嚇道:「巴大人這是什麼意思,你是說夏后國不及那群山賊嗎?」

「看來你還不知道夷陵已經被賊子佔領的事。韋大人,這真是失策啊。」
2020-09-02 20:29:13
「怎麼可能?」封豨心想,自己已經在洞庭擊斃巫賊琅,如今巫咸國只剩一群烏合之眾,下山搶掠亦只是最後的掙扎,又有什麼可能佔領夷陵?

此時帳外有修蛇的部下前來報告:「巴大人,韋大人的下屬有緊急大事需要通報韋大人的。」

修蛇暗笑,便勸說封豨要有心理準備聆聽部下的匯報。果然是從夷陵傳來的訊息,巫山賊頭造反,有扈氏的奴隸叛變,山賊和逆賊聯手搶掠夷陵,更挾持了韋氏的少爺,逼令韋府侍衛束手就擒。封豨聞言氣得全身顫抖,七竅生煙。

修蛇則冷笑跟旁邊部下說:「你們記得吸取夷陵的教訓。如今天下大亂,不要再替太康大人添煩添亂了。」

部下斜眼瞄看封豨,並恭敬回答:「巴大人所言甚是,感謝教誨。」

「對了,韋大人,」修蛇拍封豨的肩說:「韋大人不會打算帶著《蒼梧遺書》回去夷陵平亂吧?這樣《蒼梧遺書》不但有機會落入賊子手上,而且太康大人亦等得不耐煩了。」

封豨生硬回答:「好,本將軍就把《蒼梧遺書》穩妥送到巴大人手上,希望大人亦原封不動把它送往陽都。」

「呵呵,不必擔心,豫州是王畿之地,不像荊州蠻苗那邊給賊匪住的。」修蛇意氣風發,令道:「來人送韋將軍回去屬於他的地方吧。」
2020-09-02 20:35:24
聽晚繼續
2020-09-03 20:10:08


當琅抵達夷陵渡時,南北兩岸已經劍拔弩張,隔江對峙;江水寬五百步,雙方各有數百士兵以及幾艘走舸泊岸,如箭在弦。

南岸琅的一方主要由兩族士兵組成軍隊──劍巫率領巫咸門人持劍盾伺機而動,至於有扈氏的族人則由他們的首領失度指揮。失度喝令:「大家拿起弓箭!就算封豨的青銅兵刀槍不入,只要他們敢渡江,我們就用箭雨擊沉他們的船,把那些爛銅爛鐵沉到江底!」

有扈氏的族人一直遭受勞役,卻磨練了堅定的意志與肉體,百人持弓列陣站在江前甚有無堅不摧之氣勢。

然後失度看見荇姒,便恭敬迎道:「請公主與琅大人放心,我們已經佈下天羅地網,夏后國的賊子絕對無法越江半步。」

荇姒答:「辛苦各位了,接下來琅大人會親自處理。」

琅則讓珵姊把擄獲的封豨家眷牽到江前。琅運功入聲,隔江傳音:「封豨聽著,雖然你我不共戴天,但我跟你的家眷無仇無怨,現在我就帶他們上船划到江中,你們可以派船前來接他們回去。」

失度立即上前勸阻:「琅大人請三思,就算你攜封豨家眷渡江,但封豨比禽獸更冷血,說不定會不顧他自己家眷的安全,亂箭襲擊大人。」

珵姊代答:「琅仁義無雙,決不會被不義之箭射到。」

琅亦道:「戰爭殘酷,但在殘酷之中我不能不仁,這是我和封豨的分別。」

失度拱手退後。「真不愧是琅大俠,仁勇雙全。」
2020-09-03 20:23:30
百人列隊敬禮,琅獨自走上舸船,與船夫和封豨的妻兒同乘一船。船夫用長篙把舸划至江的正中,而舸首有麻繩綁岸,因此舸船能逆著水流固定在江心。

封豨遂派走舸同樣划至江上,靠近琅的舸把封豨家眷接回北岸。無驚無險,最後剩琅單人匹馬站在江心,不過封豨亦不屑偷襲,按兵不動看琅在打什麼主意。

江上琅繼續叫陣:「在下已經把封豨的家眷歸還,盡了仁義,想再向夏后國討教。聽聞夏后氏泱泱大國,如今見面卻不如聞名,在下一人站江已經堵住夏后國千軍萬馬,莫非夏后國沒有一人的武藝及得上本人嗎?」

封豨斥道:「黃毛小子無需耍心機想挑釁我,我自然會讓你求仁得仁。」

語音未落,封豨大力一躍,在空中三步並作兩步就跳到琅的舸上。他面對面威嚇琅道:「這次我一定會親手將你碎屍萬段,確保你到了地府亦是個殘廢!」

琅閉目深呼吸,不作回應。雖然他對封豨同樣恨之入骨,但交手多次徘徊生死邊緣,到現在仇人站在面前,已經無需多言,心無旁騖只想殺死對方。

二人厲目對望,四周風平浪靜,彷彿連大江都被他們的殺氣嚇得不敢妄動,魚兒亦紛紛逃竄;琅睜眼,運行經水神功,便躍往封豨連環推掌把他逼到江上,二人在江面拳來腳往!

岸邊觀戰的荇姒驚道:「他們同樣都在水上行走,好像神仙一樣。」
2020-09-03 20:28:12
2020-09-03 20:31:53
瑤姬答:「他們假神仙,真神仙還可以飛呢,假神仙只是快速躍在水面,只要腳步停下就會掉進江裡。」

原理就像拿起扁石打水漂,連環在水面彈跳,對步法的要求極高,尤其封豨全身毛鎧難度更高,卻無阻他踏步江上以自家的拳法步步進逼,拳拳生風。親身交手,封豨不甘心但他很清楚琅的武功又再上一層,無法原諒,蠻力出拳在江面轟出一個一個的大洞!就連岸邊舸船都被巨浪衝到岸上擱淺,原本江上的船夫亦不知生死。

「納命來!」

封豨一拳彷彿牽引千里江,挈百斤水強打!琅卻逆浪出鞘,將水清脆地斬成上下兩半,中間一道血絲竟是封豨拳頭的血,封豨瞪目躍到反轉的木船上掐住自己右拳大喊。

「這是何方妖物,不像是夏后國的劍。」

「沒必要回答你,除非你告訴我女子民現在怎樣了。」

「愚蠢,她們當然在陽都享樂,無論如何都比留在窮鄉僻壤快活。」

一言不合,二人同時起步交鋒!這次琅使出神女十二劍舞於水上,帝王之劍削鐵如泥,斬出毛鎧和手甲的碎片橫飛;這是首次琅能夠正面壓制封豨,織出密集水花,招招索命。

北岸封豨的將領感到不妙,密謀備箭,伺機刺殺琅。

然而江上的琅沒有為意,他聚精會神盯緊封豨腳步,起手「風起雲蒸」接「暮雨朝雲」連環出劍,快如流星。

「得手了!」

琅窺見封豨破綻,凌厲出劍,卻被封豨用拳頭擊開劍刃。琅大吃一驚,看見封豨雙拳滲血,他居然就徒手跟自己硬拼。
2020-09-03 20:40:56
「此人瘋了嗎?」

琅不信邪,運氣劈劍,封豨卻不但沒有迴避,反而正拳打在刃上,琅握劍的手頓感麻痺,這是何等怪力!而且封豨這一半打下去,他五指同樣血肉模糊甚至見到白骨,他卻絲毫不感痛楚,反而更加興奮向琅連珠砲發,眨眼間如有十拳來襲,琅單劍難以招架──

「唔!」

琅腹部中拳的瞬間,雖然凝氣卸力,仍口吐白沫被封豨一拳轟沉江下。

「琅!」南岸珵姊緊張大叫,不過她依然感覺到琅的氣息;他沒有死,這一點封豨亦知道。

只見江面大有蠢蠢欲動之勢,琅潛伏江下,在水中以經脈吐納換氣,偷偷游到封豨身後,垂直浮出水面,正要出劍……

「放箭!」

豈料北岸有亂箭射來,琅全神放在封豨身上,當察覺箭影時已經百箭齊飛,舖滿天空──

「嗖」聲,琅腰間另一配劍猛然出鞘,旋舞在天殺出生路;琅亦在劍影下舞劍掃箭,兩層劍舞完美劈下箭雨,岸上的人都不敢相信眼前的畫面,為何天空的劍好像會自己揮舞的模樣。

凌空的劍緩緩落下,琅伸出左手握住劍柄。左手的劍有女英的聲音告訴琅:「抱歉,妾身剛才看見有人要偷襲公子,所以出手相助,擅自舞劍擋箭。」

琅答:「感謝女英夫人。其實在下亦知道自己太過天真,沒有防備他人。這一戰除了關係到自己性命,我亦要取下封豨人頭替荇妹解除頸上符咒,女英夫人可以再助我一臂之力嗎?」

「妾身知道了。」
2020-09-03 20:46:56
琅拋起左劍反手握住劍柄,把劍當作標槍擲出,掠過江面;同時琅起步追上,當封豨擋下女英飛劍時,琅劍已經劈來,然後女英劍迴旋從封豨身後夾攻!琅一劍舞二劍,舞手中娥皇劍猛地刺向封豨虛位,而女英劍則浮在琅的頭頂半寸,凌空舞動,配合琅的出手;一陰一陽配合得天衣無縫,封豨不知女英劍其實是女英的魂魄在舞,一時間他被琅的繚亂雙劍壓了過來。

一劍對雙拳的時候確實封豨佔優,如今琅一劍舞二劍,二劍對雙拳,封豨已經毫無優勢,雙手更是遍體鱗傷,湧出的血把大江染成血紅,像秋天紅葉落下。

「可恨啊!我是夏后封豨,我是你們的主人,不可能敗給你們這些奴隸!」

這下子封豨真的失去理智了,難保他不顧性命亦要跟琅同歸於盡。

此時琅察看天色漸暗,趁機釋出雲霧真氣,神隱於江上。然而封豨發狂,全身所有肌肉都超越極限,比常人身法要快一倍,亂拳開打氣勢如虹。

「──黑色太陽!」荇姒望向天空,終於察覺到這幾天她見到的黑色太陽的真身,其實就是掛在天上的朔月。朔月無光本應肉眼難以看見,但荇姒有天賦的感受,而且今天亦是特別的日子。
2020-09-03 20:56:46
明天繼續
2020-09-03 20:57:14
──月影與白日重疊,琅影亦掠日而過,迷霧中一劍砍在封豨左胸!鐺聲巨響震起八方水花,封豨卻站在浮木上咬緊牙關硬擋,仿若刀槍不入。

「哇哈哈哈!就算是你的妖劍亦劈不穿天火護心鏡!天火即是太陽,太陽是絕對的存在,豈是你們這些刁民能夠直視的!」

琅想起了洞庭龍君的話,夏后氏得天命眷顧,誰都殺不了,就如太陽一樣。

「假如你是太陽,我就化身食日天狼,吞噬天火!」

琅左手接過女英劍,天地間漆黑一片,月影白日重疊,娥皇女英雙劍交叉重疊硬劈!天火護心鏡隱隱龜裂,接著砰聲爆開!青銅碎片如萬箭穿心插在封豨身上,封豨卻沒有倒下,反而雙眼血紅,全身血跡斑斑往琅撲來。

「老子不可能被你打敗,老子還要攀上夏后國的國相,誰都不能阻止我!」

琅連忙左右揮劍,但任憑他斬中封豨多少劍,封豨依舊往琅逼來,凝聚渾身真氣盯著琅的頭蓋出拳轟下──

拳頭與劍影同時交錯,電光火石間,琅的劍稍勝半分,一劍封喉;他看見封豨死不冥目瞪眼自己,琅猶有餘悸,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打敗了封豨,封豨的眼神好像仍然是活的模樣。

這時後月影才開始離去,重見天日;見封豨插在劍上再也不動,南岸士兵高舉武器,勝利呼喊聲響徹大江。
2020-09-03 20:57:26
聽晚繼續
2020-09-03 20:57:54
黑貓都係君子,唔會係呢個地方停
2020-09-03 20:58:17
摩牙
2020-09-03 21:03:14
君子都要休息
2020-09-03 22:11:18
今日呢篇一氣呵成 好爽
2020-09-03 22:23:23
星期日係其他地方一氣呵成
2020-09-03 22:50:02
一氣呵成收夠3000後宮
2020-09-04 02:41:37
支持
2020-09-04 20:14:57
10

夷陵渡之戰,琅不但逼退夏后國的青銅兵,單挑斬下封豨首級尤其意義重大。當今天下尚武,武力即正義,琅的名聲威震荊州,由巫山之王化成荊州之王。

不過對於琅來說,手刃封豨只是私人恩怨,同時為了幫助荇姒也是必需做的。

晚上,琅在原本韋府大宅的灶房裡,將一碗封豨的血倒進鍋中,並在灶前煽火。

「琅哥哥,這些工夫可以由婢子代勞。」荇姒待在琅的身後,小聲提議。

「不要緊,我小時候在女子國也學過一點藥理,在巫咸國亦學過符咒,我一定會把妳治好的。」

荇姒垂頭說:「可是因為婢子的關係,琅哥哥殺死了封豨,令夏后國顏面無存,他們肯定不會放過你的。這樣琅哥哥要到陽都找令堂就更加困難……都是婢子不好。」

「荇妹千萬別這樣說,殺封豨是我的主意,妳無需歉疚。況且封豨身上沒有《蒼悟遺書》,我早晚也要跟夏后國討回湘君舜的遺物,以免《蒼悟遺書》遭惡人亂用。所以反過來說,如果荇妹待在我身邊反而是我連累了妳。」

荇姒搖頭。「我原本只是韋府一名卑殘的奴婢,但琅哥哥沒有嫌棄荇兒,反而待荇兒這麼好,荇兒已經決定就算天涯海角也要追隨琅哥哥浪跡天涯,以身相許。」

「荇妹願意的話,我可以照顧荇妹一輩子。」

荇姒害羞道:「那個,琅哥哥還記得我頸上符文的用處嗎?」

琅點頭。

荇姒續道:「若然琅哥哥不嫌棄,在解除符咒後,婢子希望可以在初夜伺奉琅哥哥,以報答琅哥哥的救命之恩。」

琅也是個熱血青年,身體不由自主對荇姒的甜言蜜語有所反應。

「我會讓荇妹妳幸福的。」
2020-09-04 20:27:46
春宵苦短,第二天早上琅與荇姒形影不離,一同來到大宅堂上與眾人商量今後打算。席間除了琅和荇姒,還有珵姊、劍巫、瑤姬、失度共六人坐在左右兩側各自發表意見。

珵姊打趣跟荇姒說:「小荇妹面色紅潤,容光煥發,是發生了什麼好事嗎?」

荇姒微笑回答:「能夠每天待在琅哥哥背後就是好事。」

今早瑤姬卻莫名地不耐煩,打斷二人說:「我們不是來閒話家常,而是要決定日後去向對吧!」

荇姒應道:「確實如瑤姬所言,其實婢子也有點擔心如果我們留在夷陵,恐怕會引來夏后國出兵討伐,到時候面對的就不是封豨那樣只有一百私兵的程度。」

琅說:「其實我沒有興趣要當什麼巫王或者夷陵王──」

「不行!」瑤姬嚷道:「先不管夷陵,但巫王是本姑娘親自欽點,你才沒資格放棄巫王的名號呢!」

琅回話:「可是整個巫咸國都已經遷回夷陵生活,巫王什麼的他們才不在乎。而且我也不是什麼治國的人,我只想尋回娘親罷了,倒不如就此作別好讓我上路尋親。」

失度拱手說:「恕在下直言,琅大人救了我們有扈氏,有扈氏所有族人都認為琅大人才是真命天子,亦只有琅大人能夠帶領有扈氏復國。懇請琅大人三思,琅大人永遠都是我們的共主。」

荇姒說:「是的,琅哥哥就算武功再高也無法與夏后氏的千軍萬馬匹敵。而且太康荒淫無道,如果能為天下蒼生推翻夏后氏,同時解放琅哥哥的母親,亦能成人之美助我族重建家園,一石三鳥,豈不美哉?」
2020-09-04 20:38:46
失度連忙向琅下跪叩道:「琅大人不殺仇人之子是為仁,嫉惡如仇是為義,視我等奴僕如客人看待是為禮,單槍大破夏軍是為智,言出必行救了我族公主是為信。天下間千萬人,但五德兼備能夠揚清激濁者,唯琅王一人。只要琅大人首肯,在下以及整個有扈氏族都願意把性命託付大人手上。」

「──那位將軍說得沒錯。」琅腰間配劍有女聲說:「舜大人亦希望公子能除去夏后氏,越多人輔助公子越好。」

「連娥皇都這樣說嘛。」琅說:「如果各位願意把性命交予在下,那麼我更需要保證大家的安全,留在夷陵反而更危險。」

荇姒答:「單靠我們少眾確實難以抗衡夏后大國。但我聽聞東夷有穹氏不滿太康暴政,舉兵在兗州廣招天下賢能反夏,並已經攻陷了附近好幾個夏后氏的附庸國。據說有穹氏的首領后羿同樣是天下無雙的勇士,箭術高超,百步穿揚,假如后羿看見琅大人的話,必定會識英雄重英雄,這樣推翻夏后國就是指日可待。」

珵姊取出地圖解說:「兗州距離這兒有點距離呢。而且要繞過夏后國的王畿,我們只能沿著大江下游先前往揚州,渡淮水,再經過徐州,渡汝水與黃河,才能夠與有穹氏會合。」

「珵姊姊提及到十二經水,這樣也好,親歷天下名水能助我和珵姊姊修練經水神功至第十二重,這也是娘親給姊姊的叮囑。」
2020-09-04 20:45:02
於是琅作了決定,要帶著追隨自己的人前往東夷,與有穹氏的英雄后羿會合。但他不知道巫山的人是怎樣想。

「劍巫,我相信妳已經償了心願,今後有何打算?」

瑤姬不等劍巫回答,搶著反問:「我呢?你不問我有什麼打算嗎?」

「瑤姑娘是巫山神女,我想不能夠離開巫山太久吧……」

「那你想拋棄本姑娘?還說是本姑娘的夫君,太無情了吧!」

琅愧疚答:「對不起,我沒考慮到瑤姑娘的感受,我的意思是如果瑤姑娘願意待在我的身旁當然更好。」

「本姑娘不是說過,待你手刃封豨後有其他事情要告訴你嗎?」瑤姬道:「還記得我有一位姐姐叫女娃嗎?女娃姐姐在東海不幸溺斃,怨念太深,最後化作白喙赤足的飛鳥,日日夜夜從西山銜木石,誓要填滿東海。當地人都叫她做精衛,或者帝女雀。但這樣對姐姐來說太殘忍了,就算不眠不休,每日銜木石,也不可能填滿蒼海。姐姐的怨念到現在還沒有清除,反而越積越深;她是我現在唯一的親人,我想替她解脫。」

琅更愧疚。「原來瑤姑娘有如此沉重的願望,我還以為瑤姑娘一臉天真無邪是無憂無慮。」

瑤姬盯著琅說:「怎麼我好像被罵成笨蛋一樣?算了,總之本姑娘以巫山神女的名義命令你要前往東夷……啊,當然也要帶著我啦。」

「太好了,這樣我跟瑤姑娘就不用分開。」

劍巫最後說:「既然神女大人要前往東夷,我亦沒有異議。」

琅大喜。就這樣,連同有扈氏以及巫咸國民,願意追隨琅的超過二百人,男女老幼,在準備好糧食和資源後,便由琅的帶領離開荊州,前往未知的新天地。

(四章 完)
2020-09-04 20:45:20
聽晚繼續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