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6 Like 3 Dislike
2020-08-27 11:51:27
2020-08-27 12:49:14
你係咪尋秦記fans
2020-08-27 13:56:38
有尋秦記呢個大佬之後,我都唔會寫穿越文
2020-08-27 14:08:07
好似傳頌之物咁冰封幾千年,去到未來嘅青銅時代囉
2020-08-27 14:27:00
呢種世界觀都好正,記得細個睇過有套動畫叫廢棄公主,又係人類歷史係咁loop,嗰陣第一次睇覺得好新奇
2020-08-27 20:12:52


洞庭龍宮固然是玉砌雕欄,其實整個洞天福地都是人工雕琢的裝飾;琅等人默默隨洞庭龍君走,走在石雕路上他還見到兩旁有人工溪水,有人造庭園,還有巨型壁畫直達洞頂,琅要抬頭才能看見壁畫全貌,簡直是鬼斧神工,琅無法想像凡人是如何辦到。

琅感嘆:「龍宮的人都是工匠嗎?」

洞庭龍君說:「南方有穴居的僬僥國,他們才是世上最出色的工匠,這裡的機關也是僬僥人所造。」

石雕路寬百步,洞庭龍君引路走在中間,旁人都對他恭恭敬敬,同時保持距離,唯獨有一對衣著奢華的男女走來問安。

「──父親。」男的問:「他們是?」

洞庭龍君答:「他們是《蒼悟遺書》的有緣人。」接著洞庭龍君又作簡單介紹,原來該對男女是洞庭龍宮的二王子和三公主。二王子眉清目秀,三公主大家閨秀,都是人中龍鳳。不過洞庭龍君似乎不願與琅有太多瓜葛,馬上就打發他的兒女離開,自己繼續帶琅等人走往龍宮深處。

走過百戶人家,這裡的龍人全部生活寫意,琅覺得這地方很神奇。他們好像會練仙術、煉仙丹,想著想著,洞庭龍君終於停在一間正正方方的玉屋前,門前玉碑刻上「帝舜有虞氏之陵」七字。

「舜死後,他的兩位妃子一邊哭,一邊抱著舜的遺體走往洞庭,把路上的竹林都哭成斑竹,全部沾上了她們的淚斑。二妃投江以性命拜託天廷安葬其夫,天廷亦不忍看見舜的屍體被魚群吃掉,便吩咐洞庭龍人回收舜的屍首和他的遺物,並安放在此舜陵中。」
2020-08-27 20:24:47
語畢,洞庭龍君揚手,噠噠噠的傳來石頭磨擦的雜音,同時舜陵的石門就自動升起。琅想,這就是龍君所說的「機關」吧。然後他走進陵內,氣溫驟降,像是冰天雪地,瑤姬馬上笑逐顏開說:「這裡好舒服啊!」

洞庭龍君說:「草丫頭妳也想睡在這裡嗎?」

「不……我也知道這裡是舜陵,最多我拜一下他好了。」瑤姬雙手合什向著陵寢的三台石棺參拜。

琅說:「其實我懂得瑤姑娘的意思,瑤姑娘跟我一樣覺得這裡的感覺好熟識對吧?」然後琅打開腰間香包,取出一顆寒光玉,與同樣釋出寒氣的舜陵的材質十分相似。

洞庭龍君皺眉道:「此玉光滑無比,琢磨得比舜陵的玉壁更精緻,你是從哪裡取得的?」

「它是我娘親的遺物,龍君大人知道這種寒光玉的來歷嗎?」

洞庭龍君答:「舜陵是僬僥人所造,他們也許比較清楚。而且我不是來幫你尋親的,看吧,你想要的東西就在裡面。」

洞庭龍君指向舜陵深處,三台石棺上方各自有祥雲浮雕的方格;突然正中央的方格自動伸了出來,又是一個機關,伸出的石櫃內單獨放著一卷竹簡,琅心想那一定就是《蒼悟遺書》。

「小子,你看一下《蒼悟遺書》裡面寫了什麼,說給我聽。」

「喔……」琅依照龍君的意思,同樣拜了拜帝舜的石棺,然後拿起《蒼悟遺書》。他讀了一會,說:「簡牘的開頭都是帝舜寫禹的罪狀。」
2020-08-27 20:48:30
琅看見瑤姬不敢反駁,雖然瑤姬和龍君好像是仙界的舊知,但在琅眼中他們好像有些芥蒂似的,氣氛有點尷尬。此時珵姊拿走琅手上的《蒼悟遺書》,笑說:「既然我們家的琅是帝舜所覓之有緣人,這也是天意對吧?」

「對。《蒼悟遺書》已是你們的,連同書上武功本來也是屬於凡人的東西,老夫只是替舜暫管他的遺物罷了。」

珵姊續問:「那帝舜的遺物當中應該還有……」

──轟隆轟隆!

卻突然被沉穩的巨響打斷對話,琅感到大地有點搖晃,玉造的舜陵同樣發出低沉的鳴音。

「什麼聲?」洞庭龍君連忙跑到舜陵外。琅跟瑤姬亦跑了出去,珵姊則有不好的預感,便打開簡牘察看。

「父親!」龍宮二王子稟告:「聲音是從東邊石壁傳來,有人從外面企圖鑿開龍宮的石壁!」

「你是說洞庭山上有人開鑿山壁,入侵龍宮?」

「兒無法得知他們來意,但湖中魚蝦報告,剛才有幾艘大船坐滿幾十人登山,皆身穿盔甲。」

「這、這難道是……」洞庭龍君趕到傳來巨響的石壁下,周圍聚集了眾多龍民圍觀。這東邊的石壁刻有巨型扶桑壁畫,畫中扶桑神木住了十隻三足金烏,所謂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然而扶桑壁畫在震盪下浮現裂痕,裂痕漫延擴大,漸有陽光從裂縫中穿透,每下鑿聲都有石塊剝落掉下,究竟是什麼人能夠連山都鑿開──

「草丫頭,帶你的人回舜陵躲起來!」

龍君喊話之際,石壁同樣傳來巨響,壁畫神木整棵倒塌,畫中的太陽消失了,取而代之是真正的天空,有一巨人逆光撐石而立,全身披著獸毛的那巨漢又是野豬模樣的封豨。
2020-08-27 20:48:43
聽晚繼續
2020-08-27 21:40:39
你扮咩細個
2020-08-27 21:57:58
有公主
2020-08-27 22:12:28
2020-08-27 22:13:19
呢個世界好多小國,好多公主
2020-08-27 23:39:00
連靈魂都屌到
2020-08-27 23:49:11
你想屌邊個
2020-08-28 20:21:56


封豨單臂舉起巨石,運功大喝,擲於眾人前,岩石便陷入地面十數寸,連同路旁玉砌都為之一震,圍觀的龍人雞飛狗走。

「站著!」身穿青銅甲的士兵左右散開,把壁畫下的空地包圍起來,其中一人拔劍指向龍人母子喝道:「韋大人有話要說,任何人都不許動!」

「大家請冷靜。」洞庭龍君緩緩步出,向站在破洞上的封豨恭敬說:「久仰韋氏封豨大名,未知今天前來有何貴幹?」

「哈!想必你一定是龍宮的主人,躲在這裡真會享受,害我找得你們很苦。」封豨一躍而下,迎面跟龍君說:「別裝傻了,你很清楚我來的原因。」

「假如是《蒼悟遺書》,很遺憾,遺書已經交託給有緣之人了。」

「是喔。」

──哇啊!

剛才喝令的士兵手起刀落就把婦人的頭砍下,並滾在孩子前,死不瞑目。

「混帳!」龍眉少年攜槍衝出,「竟敢殺害洞庭龍民,我要你們以命抵命!」

「荊兒住手。」

「父親!」二王子荊十分不滿,怒氣沖沖,卻無法違反父命。

龍君則勸說封豨:「再多殺生也是沒有意義,老夫身上已經沒有《蒼悟遺書》,就算你把這裡的人殺光我也無法把遺書交出來。」

封豨義正詞嚴道:「你們何必藏起遺書?遺書充斥著謀朝篡位的危險思想,想害我們大夏子民,今天你們不把《蒼悟遺書》交出,難保他朝你們會禍害天下,那不如我先替太康大人斬草除根,以保太平。」
2020-08-28 20:32:09
封豨一聲令下,青銅兵便化身殺人機關,將包圍的龍民逐一砍下頭顱,把屍體堆成了小山丘。王子荊眼睜睜看著剛才還在一起喝酒的友人被殺,氣得眼球都充了血;可是龍君眼皮都沒眨一下,依舊不動聲色。

封豨冷笑。「真是一條硬漢。但如果死的是你的親兒,你還能夠無動於衷嗎?」

龍君應道:「我可以把荊兒拱手交予你們。」然後轉向他的兒子說:「荊兒,你身為龍宮二王子,為洞庭國而死就是一種光榮,我們所有人都以你為傲。」

二王子瞪眼,環視眾人,單手托著槍刃說:「我洞庭荊絕非貪生怕死之徒,既然父親要我死,我就當場死在大家眼前!」

「不要!」

一直躲在舜陵偷看的琅終於忍不住現身,帶著《蒼悟遺書》說:「封豨賊子,你要的東西在我手上,別傷害其他人!」

封豨打量著琅,大嘆有趣。「這不就是女子國那個與親姊私通的淫賊?聽說你還當上巫山的賊頭,沒想到我們如此有緣,不在夷陵不在巫山也能見面。」

相反龍君怒斥琅:「臭小子,洞庭龍宮是我們自己能解決的事,你出來的話剛才被殺的洞庭龍民不就白白枉死嗎!」

琅駁道:「我不理解龍君有何打算,但我不能看見無辜的人死在面前而袖手旁觀。」說畢琅便將《蒼悟遺書》綁在腰間,並帶劍跑到封豨面前大喝:「你的目標是《蒼悟遺書》,要拿就跟我拿!」
2020-08-28 20:45:37
「你真是太愚蠢。」封豨輕蔑道:「本來我得不到《蒼悟遺書》,要留活口留線索;但如今你自投羅網,我還有什麼理由留他們性命?」

琅無法理解。「不對,當你拿到《蒼悟遺書》,你又有什麼理由要濫殺無辜?」

封豨愣住半晌,好奇問:「你看見有人如此弱小,你不會想殺死他嗎?就像看見美女當然要據為己有,這是強者的權利。我們練武就是為了要為所欲為,正如你現在不也很想殺死我?」

「我只是不想看到有人因為我而受傷。」

「呵呵,莫非你想起了女子國?甚至你的娘親為了保護你而冒險送你們離開,明明她的武功在我之上,卻連反抗都不能,真是可憐。」

「我娘親現在怎樣了!」

「想知道嗎?先把《蒼悟遺書》交出來我可以考慮告訴你。」

「那就先問我的劍吧!」

琅起手出劍,雲霧相隨,封豨卻徒手架開劍刃,他雙掌的皮比起石頭還要硬。

「琅!」珵姊想上前助陣,卻有青銅兵橫劍攔住。

「比武是單對單的決鬥,別破壞韋大人的興致,否則所有龍民都要死。」

珵姊看見那些青銅兵把孩子踐在地上,只要手滑一下,那細小的頭顱就會清脆斷開落地。
2020-08-28 20:53:07
龍君在旁對瑤姬斥喝:「這就是妳想看見的結局嗎?你們西派為何都愛多管閒事!」

瑤姬低頭說:「我不知道……但說不定琅能夠打敗封豨呢?」

「哼,別跟我說風涼話!」

確實在場都沒有人看好琅,就連珵姊也十分擔心。唯獨琅沒想過要認輸,現在可是報仇雪恨的機會,琅內心激昂,逼出渾身解數要把封豨殺死。

只見琅的腳步如雲霧變化,劍飛人舞,彈指間三招打在封豨的左中右三路,封豨迎掌擊出三發響聲,琅便已經轉招削出劍氣,卻被封豨識破,反過來瞄準琅的虛位出拳!

拳打在琅眼前半分,琅便以女子國的身法繞到封豨右側攔腰揮劍,二人都不給雙方機會喘息;封豨用手肘撞開劍脊並連環轟拳窮追猛打,拳風躍起塵土,琅遂以景風附劍把沙塵吹向對方──短短幾次眨眼,二人就交手數十招,其他人的眼睛都追不上琅與封豨的出手,只有對決的二人每招徘徊生死邊緣才能體會對方的殺氣。

封豨怒目喜道:「看來你武功進步不少,巫山那些烏合之眾當然不是你的對手了!」

琅心道:「我已經不是四年前那個被保護的孩子,磨劍四年,就在今天!」
2020-08-28 20:53:21
聽晚繼續
2020-08-28 21:06:35
咁快遇到仇人
2020-08-28 21:06:44
個龍君唔係應該好勁㗎咩? 望一望男主角就即刻令到佢抖唔到氣
2020-08-28 21:14:48
呢一章主要都係打佢老母
2020-08-28 21:17:42
係好勁的,但唔知點解會咁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