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6 Like 3 Dislike
2020-09-17 20:24:15
「因為這頭妖怪就是琅大人。」劍巫說:「夷陵殺人,水淹巢州,有男子那話兒卻塗胭脂,不就是說琅大人嗎?」

琅交叉手臂,喃喃地抱怨:「至少他們要把我畫好看點,那裡也要長一點才對。」

「是這個問題嗎?」

「這是誠信問題。」

劍巫嘆道:「但亦正因如此,天下間認得出琅大人的人越來越少,反正見過的都在巢州死得七七八八。」

琅亦嘆氣。「這裡真是沒趣,連客棧都冷清清,想找人打聽都沒有。看來也很難買到瑤姑娘想要的東西。」

「別作聲。」劍巫突然示意琅安靜,她聽見後巷好像有怪聲,以防萬一,先發制人跑到客棧後面察看,竟看見有人瑟縮地上吃著東西,嚇得那人連忙大叫。

「不!這不是我的!」

馬上有十數城衛趕來包圍客棧的後巷。那些衛兵凶神惡煞,喝罵問:「這碗粥水是哪裡得來的!」

男子慌忙搖頭,還把粥打翻了。他一直否認說:「這不是我的,我什麼都不知──」

卻見衛兵拔劍刺進男子胸膛,石劍不夠鋒利,衛兵要大力再刺幾劍才殺得死那男子,極其凶悍嚇得琅一時反應不來,慢了半拍才質問。

「那、那人只是在後巷吃粥,為什麼……」

衛兵厲聲答:「彭夷大人頒佈禁食令,彭城過午不食,違者死!你們是哪裡來的沒聽過嗎?」

劍巫挺身道歉:「我們是巢州的遺民,什麼都不清楚,請幾位息怒。」

「嘖,原來是南蠻那些瘟神,都是你們害的,趕快消失別讓我們再見到。」

劍巫小心翼翼帶著琅遠離是非。而且看來彭城也找不到瑤姬想吃的東西了,畢竟他們只是買食物都遇上血光,世道可是越來越亂。
2020-09-17 20:24:26
聽晚繼續
2020-09-17 20:33:46
立國
2020-09-17 20:40:49
原來有新連貓icon仲有組合技,正
睇下黑貓幾長
2020-09-17 20:44:06
2020-09-17 20:46:27
限食令樓主
2020-09-17 20:47:41
媽咪麵唔計
2020-09-17 21:06:37
軟到
2020-09-17 21:17:38
呢d叫識轉彎
2020-09-18 08:50:55
撒旦天使幾時出嚟助陣
2020-09-18 09:48:18
要諗咁多呢種歷史feel的名都幾犀利
2020-09-18 10:46:50
撒旦仲係地底入面
2020-09-18 10:48:28
資料搜集係黑貓強項
2020-09-18 20:17:25


戰火霧霾籠罩黃河流域。話說黃河下游有個東夷部落叫伯明氏,伯明國近日的氣氛亦趨緊張。

「此戰東夷必勝!」

部落的廣場有十數人席地而坐,互相發表他們對夷夏戰爭的看法。其中一名二十出頭的少年容貌俊朗,談吐都很有自信,分析得頭頭是道:「係,各位聽倌,經我分析東夷有兩個優勢:其一東夷男孩自幼便學懂射箭狩獵,其二后羿英武領導能力比太康高;相反夏人有兩大弱勢,其一不熟東夷地勢,其二太康荒淫無道盡失民心。」

那名演說的少年叫寒浞,在部落裡以口才見稱,演講時其他人都不禁被他的說話魅力所感染,附和點頭,甚至有人專程在白天來到廣場聽他分析天下局勢。不過今天就有幾個不速之客前來廣場挑釁。

「小子別造謠了!夏后國工藝先進,青銅甲刀槍不入,任何人都不可能是夏后軍隊的對手。」

「中原的青銅技術有什麼了不起,都是從我們身上偷走的。」

傳說蚩尤銅頭鐵額,制五兵之器,更帶領東夷九黎擊敗炎帝。不過兩雄相爭,黃帝坐收漁利,先後吞併炎帝與蚩尤部落,自此東夷的煉銅技術就被中原部落獨佔。

寒浞續道:「不過我們夷人善箭,就算夏人穿著整套盔甲,只要一箭穿目就能殺敵制勝,夏人何懼?」

「真是大言不慚,多說無益,今天就讓你見識中原嵩門的武功!」

三人擺好架勢,寒浞則蹲在地上,神態從容,更令三人大感不快,當中一人衝前──

「嗚啊!」

寒浞撿起小石速擲,對方右眼角登時流血,掩面大叫;其同伴立刻補位往寒浞出拳,寒浞另一手則迎面灑出泥灰,再把他痛毆一頓;最後第三人加入混戰,不過寒浞手長腳長,手腳並用就把對方壓在地上打,打得三人口面都腫了起來。

廣場毆鬥很快傳到伯明氏的首領處。

「又是寒浞那少年。」
2020-09-18 20:25:50
伯明君以賢明見稱,於是那三個被寒浞打傷的夏人跑到伯明君的官邸要求主持公道。

「伯明氏!你們家的小子打傷我們兄弟三人,這裡還有王法嗎?」

寒浞得意洋洋嘲道:「我們堂堂正正決鬥,你們技不如人就算了,還要繼續出來丟臉。」

「你!」男子大喝:「你知不知道我們是嵩陽真人的入室弟子,今天你不賠罪我們師父肯定不會就此罷休!」

伯明君平靜問道:「原來幾位是嵩陽真人的高徒,有失遠迎請見諒。」又轉問寒浞:「這次又因何事起爭執?」

「他們看不起夷人,我說夷人比夏人強他們就動手了,還用自己身體證明了我說的話。」寒浞聳肩說。

三人駁道:「帝丘之戰並非夏夷之戰,實是有穹氏叛變,天下人都應該群起而攻之。可是這小子居然說有穹氏能夠打贏夏后氏那不就是造反了嗎!」

「夏后氏才是造反吧。」寒浞道:「自古以來中原部落與東夷部落各舉賢能,有能者居之。中原部落有黃帝、帝嚳、帝堯眾望所歸成為天下共主,之後顓頊、帝舜即使出身東夷但實力強大,獲各部落推舉為共主一統中原。偏偏夏后氏破壞了輪流共主的制度,作為東夷人怎能服從?我說伯明氏也應該跟隨有穹氏共同起義才對啊!」

三人說:「聽見了吧?這小子存心造反,煽動叛亂,以下犯上,伯明君請立刻把他處死!」

伯明君身邊的臣子則耳語道:「寒浞他在部落裡薄有名聲,有不少支持寒浞的人每天都在廣場聽他演說,萬萬不能處死他。」

伯明君幾番思量,答道:「寒浞言詞確實過於失禮,但他一介草民,夏后國是參天大樹何需與草菅計較。我的裁判如下,寒浞以後不得在廣場散播謠言,亦不得參與私鬥,並罰留在家中自省半年。另外三位所受的傷,我會請部落最好的醫師──」

「不必了!」三人怒目寒浞:「小子你給我記住,嵩陽真人不會放過你的!」

三人憤而離開,伯明君便苦口婆心勸說寒浞安份,不過寒浞充滿熱情不會輕言放棄。之後他被罰留在家中,他便在自家邀請部落的人聽他演說,說服部落一同反抗夏人統治。
2020-09-18 20:33:12
同一時間,帝丘兩軍枕戈待旦,氣氛如箭在弦;太康御駕親征擁四萬聯軍坐鎮帝丘城,與后羿的三萬大軍隔空對峙。

雙方都視帝丘之戰為決定天下大勢的戰役。太康想一舉殲滅包括后羿在內的東夷反夏集團,至於后羿他知道東夷聯軍與夏后國兵力懸殊,必須手刃太康才能逆轉形勢,如今太康御駕親征正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烈日高照,后羿單人匹馬來到帝丘城外二百步,下馬喊陣。

「太康鼠輩何在?本人乃有穹氏后羿,見夏后國膽小按兵不動,遂親自前來向你們下戰書,太康可敢現身收書?」

帝丘城歷史悠久,昔日顓頊稱帝時下令修築的帝丘城牆依舊屹立不搖,於是太康與家臣登上城牆聽著后羿以內功傳音千里。

城牆上太康問眾臣:「聽聞后羿箭術高超,站在這裡會不會有危險?」

大彭氏首領彭夷道:「稟共主大人,帝丘有制高之利,而且城牆已有箭隊準備就妥,只要后羿再踏前十步,弓箭隊會先放箭雨把他射成刺蝟。」

太康看見在場數百名弓箭手伏身城牆後,安心下來,便聽從建議露面誘敵。太康探頭城牆外,同樣以內功運氣罵道:「逆賊后羿,本王人頭在此,你這莽夫若真有本事就過來拿走!」

太康更挺起胸膛故意露出上半身,充當誘餌,企圖誘騙后羿再踏前幾步再置他死地──
2020-09-18 20:41:53
「嗯?」太康看見后羿原地稍有動作,但相距二百步還有地勢差看不清后羿在做什麼,忽然就見有一點銀光越放越大,從后羿手上飛來,當意識到是弓箭已經太遲,「鐺」的一聲太康胸膛中箭彈飛數步差點掉到城牆下!

「共主大人!」群臣連忙攙扶太康,幸好太康心口掛著天火護心鏡才免於一死。不過也太可怕了,太康驚魂未定,慌惶下令:「快把那逆賊的人頭拿來見我!他一定要死!」

彭夷馬上傳令弓騎手出城追擊后羿。后羿見城門大開幾百軍馬攜弓湧出,他隨即躍到馬背上回頭撤退,不過因為山丘地勢夏軍騎兵很快就追上后羿。

「逆賊吃我一箭!」大彭氏大將雙腿緊夾馬背,搭出三箭,猛力拉弓瞄準后羿背影放箭!卻見后羿回身定睛,搭出四箭同時射出,擊落大彭氏大將冷箭之餘更一箭穿心把大將射死馬下。

「可惡!」

見狀有虞氏兩馬並出,兩位將軍策馬追上后羿成犄角之勢,塵土中左右各出一箭!后羿急忙拉彊避過一矢,別矢卻迎面衝來──正以為要殺死后羿,后羿卻用牙咬住箭鏃,仰身卸力,順勢在馬背倒臥射出快箭,殺有虞氏一將;吐箭搭弓,以彼箭射殺虞氏彼將。

說時遲那時快,有仍氏、有莘氏、有緡氏三將混戰追上后羿,四馬並走,不出廿步三人相繼墮馬,只剩后羿戰馬脫圍;草原上百騎並追,后羿一馬當先,不經意間已追逐至東夷陣地,便見伏兵盡出,箭雨灑在后羿身後,夏后騎隊人仰馬翻,其餘步兵追到半途亦因伏擊而潰散。
2020-09-18 20:44:46
成日見你又五行又八掛講到似層層咁真係有鑽研過定練成咗尻up秘笈
2020-09-18 20:46:17
「幹得好!」后羿策馬回頭鼓舞,振奮軍中士氣:「夏后之徒不足為懼,給他們見識東夷人的厲害,把入侵者殺個片甲不留吧!」

東夷聯軍搖旗吶喊隨軍鼓進攻,正當他們要追擊散亂夏軍時,卻見遠處平原有一排黑影高速接近,揚起濃濃煙塵。

「后羿大人,是夏軍的戰車!」

「全軍瞄準戰車放箭!」

換作平常戰車,面對凶險箭雨戰馬早就嚇得無法駕馭。后羿這招百試百靈,卻沒料到商王相土親自調教的戰馬絲毫不被后羿大軍嚇退,反而加速衝向夷軍,四匹馬力把夷軍士兵撞飛十尺!

商王相土亦坐在青銅戰車,親身上陣,在血肉橫飛之間安坐車上撥扇大笑:「果然只有青銅戰車才能主宰勝負。」

百乘戰車衝鋒陷陣,猶如庖丁解牛,切斷夷軍佈陣,三萬夷軍頓時陷入混亂,迷失方向不知何時已遭四面八方包圍;而且青銅戰車刀槍不入,就連后羿都拿戰車沒轍,戰車碾過的痕跡盡是夷人鮮血;加上夏軍步兵人多勢眾參戰,戰場上一片夷人哀鴻,戰況慘不忍睹。

「怎會這樣……」后羿茫然。短短一刻鐘戰況已經急轉直下,無法挽救。

「后羿大人!」后羿方的武羅將軍喝道:「請后羿大人振作,留得青山在,夷人一定能東山再起,臣等願意以性命保護大人全身撤退!」

「對,我不能死在這裡。」見同時有青銅戰車衝向自己,后羿回神引弓,一箭卡在青銅戰車車輪把整個戰車打翻,便策馬與武羅等四賢將逃離戰場。
2020-09-18 20:46:40
聽晚繼續
2020-09-18 20:48:09
9up 都要研究下既
2020-09-19 20:00:49
2020-09-19 20:17:48


窗明几淨,室內竹香洋溢,同時戰雲密佈。因為寒浞被罰家中思過,他便埋首竹簡裡的世界;書房內放有百卷簡牘,簡牘記載千秋歷史。寒浞尤其熟讀戰爭史,他拿起尖石在簡牘作評註:阪泉之戰、涿鹿之戰、丹水之戰、伐苗之戰、甘之戰;至古戰爭從未停止,會兵法才能得天下。

──叩叩叩!

忽然屋外有人大力拍門打破了清晨的寧靜。寒浞放下卷軸,出門應客,看見友人神態緊張,說話語氣焦急。

「寒先生!你聽說了嗎?后羿戰於帝丘全軍覆沒,三萬大軍都沒了!」

寒浞聞言馬上把友人拉到客廳,詢問究竟。友人答:「此消息已經傳遍青州,不會有錯,夏后氏大破有穹氏,后羿大人生死未卜、下落未明。」

寒浞問:「夏后國的傷亡呢?」

「只聽聞是大勝,后羿大人落荒而逃……」

寒浞摸著耳背思考,突發其想,把書房裡的琴瑟搬到客廳,並對友人說:「我今有要事出門,速去速回,期間請你替我留守家中,可奏琴自娛,三曲之內我必回來。」

「喔……」友人一臉莫名,寒浞已經急步跑出屋外。

然而寒浞這位友人確實喜歡音樂,亦精通音律,擅長奏琴。他不知為何寒浞跑得那裡急,唯有聽寒浞的話坐在琴前演奏,室內突然有絲竹之聲與伯明國緊張的氣氛迥異。

話說后羿大敗的消息傳到伯明君耳中,嵩門三名弟子馬上前來揶揄:「看吧,伯明君。夏后國大獲全勝,什麼夷人比夏人強的都是胡說八道。」
2020-09-19 20:29:50
另一人道:「當夏后氏統一中原,大家已再無分彼此,我們都是夏人,后羿則是叛徒反賊,因此嵩陽真人派我們幾位弟子前來向伯明君問安,順便希望伯明君能出一分力,協助太康大人早日平亂。」

伯明君請教三人:「未知太康大人與嵩陽真人有何建議?」

「兩件事情。一,把所有造謠的人全抓起來;二,上繳軍糧慰勞夏后將兵。畢竟將兵們連日征戰,餐風宿露,作為夏民好應該鼎力相助。」

「這樣說很有道理。」

於是伯明君下令抓捕寒浞,嵩門三人大喜,立即與衛兵一同前往,卻在寒浞宅外聽見琴瑟聲。

「死到臨頭居然尚有如此雅興。」三人知道寒浞為人狡詐,不能掉以輕心,便指使衛兵包圍全宅,再派人突襲家中,生擒寒浞。

──砰!

衛兵破門而入,卻只見路人臉在客廳奏琴。三人破口問道:「逆賊寒浞呢?」

當然寒浞已經遠走高飛,他明白自己立志驅逐夏后氏等同於把性命託付給東夷部落;東夷亡,自己亦不能獨活。

他沒有學過武功,自小在市井打滾,最擅長就是逃跑。他在林中跑著,心想如果可以直奔鉏城就好。話說鉏是有穹氏封地,與伯明國一水相隔,寒浞就朝西一直跑;跑了半天見伯明氏的追兵追不上來,他才放心坐到樹蔭下休息,拿起腰間葫蘆喝酒。

「──臭小子終於找到你了!」

內功傳音,且有馬蹄聲,嵩門三名弟子竟策馬追來。

當中一人騎馬大喊:「還以為你精於詭計,卻在一路上留下足跡,那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寒浞站起嘲道:「我根本沒有想過要避開你們三個手下敗將,來幾多次我都是當作豬牛撲打罷了。」
2020-09-19 20:36:33
「──此話本山人無法置之不理。」

又有另一內功傳音,人聲在山林上空飛來飛往,唯獨寒浞不懂內功只能大聲叫問:「又是何方神聖,跟這三人有關係的話我就一拼收拾。」

「呵呵,吾乃嵩山嵩陽子,正是你口中所謂敗將的師父。」突然一名白髮老翁從天而降,他有絕妙輕功健步如飛絕不像是花甲之年,面孔反倒像個童子,與蒼老聲音不相襯。

寒浞謹慎道:「前輩就是嵩門掌門,嵩陽真人?」

「沒錯,我正是你口中那些畜生的掌門,而你跟畜生比較又如何?」

嵩陽真人個子要比寒浞矮一截,但氣焰凌人,馬上擊出兩掌作見面禮!寒浞雙臂隔開,頓感灼燙,趕緊察看居然衣袖上焦出一個拳頭大小的焦洞。

寒浞道:「素聞中原有七絕,真人的嵩火焰掌為天下第一掌法,掌法無出其右者,今天總算領教過。」

「那你死在本山人掌下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嵩陽真人横眉瞪目,真氣凝掌,焰如陽炎,一掌衝去!寒浞手快打開葫蘆,往真人潑酒,酒掌一撞,火舌衝天,竟憑空燒出一個大火球來!嵩陽真人始料未及便撤後半步,寒浞則拔腿逃跑,他雙腿修長落跑也擅長,就是敵不過嵩陽真人的輕功,三步兩步又追了上去。

「看小子往哪逃!」

五指屈作一爪,嵩陽真人躍起往寒浞頭頂抓下!寒浞本能反應撲前閃躲,還真狼狽地避過一劫,但看來也沒有第二次的幸運。

寒浞回身仰臥,四腳往後爬,嵩陽真人則步步進逼──卻突然停住腳步。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