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6 Like 3 Dislike
2020-08-09 00:25:00
2020-08-09 02:27:42
黑貓又出後宮文!
2020-08-09 02:58:22
好耐無見
2020-08-09 20:12:23


晚上,琅一如以往來到珵姊房間聊天。

「珵姊姊,我要娶桃姐姐做妻子了。」

珵姊聽見,若有所思,然後放低尖石和簡牘,笑瞇瞇說:「如果被其他女子搶走我的小琅固然不好,但若果是我的小琅娶走其他女子,姊姊會替你高興喔!雖然只是個開始,你還不能夠自滿。」

琅疑惑問:「是什麼的開始?」

珵姊答:「自古黃帝御女三千,越強的男人,身邊就越多妻妾。所以當今天下霸主夏后氏帝太康才盯上了女子國。小琅,假如你要跟那些壞人對抗,你就要變得更強,娶更多妻妾,這樣姊姊就滿足了。」

聽見珵姊說得頭頭是道,琅點頭明白,然後問另外的:「那麼桃姐姐提議我加入義軍剿賊,珵姊姊覺得如何?我總覺得事情沒這樣簡單,不知道怎樣做才是正確。」

珵姊柔聲說:「對與錯,這種事誰都無法回答,更何況姊姊又不是神巫。小琅想做的話就放手做吧,姊姊相信只要是小琅的決定都是對的,姊姊一定支持。」

琅想通了。「那我要報名參加義軍,我想認識夷陵的大義人,還有我要親眼看看那些巫賊到底又壞到怎樣。」

「好,到時候姊姊陪你去。」
2020-08-09 20:13:29
2020-08-09 20:21:51
三天後的早晨,鎮上韋家宅外搭建的義軍招募處已經聚集了不少人,當中有參軍的,也有湊熱鬧的。然而,在街上人群的遠處,一個巨大毛鎧的身影,琅和珵二人就算死也未敢忘記。

「封──」琅頓時全身發抖,珵姊卻制止著他別吭聲。

珵姊壓低聲音說:「別忘記我們是被追捕的一方,被發現會有麻煩……但沒發現的話,現在正是千載難逢的良機。」

報仇的話只有現在!

當日女姜以氣刃打背被擋的一幕記憶猶新,於是珵姊雙眼睜大,拼命隱藏殺氣,垂下右手撐開五指,捏氣於掌──「嗖」聲一絲寒光隨掌而發,穿梭窄巷直指封豨後頸!

氣刃卻如煙消散了。

封豨緩緩回首,馬上認出琅珵二人,嗤鼻笑道:「看來在我離開的日子,這裡宵小也變多了。」

琅大喝:「你才是強盜匪賊!快把我娘親還回來!」

琅的吵罵聲引來眾人圍觀,於是他向眾人力斥封豨惡行:「他是個壞人!他燒了女子國,搶走了我的娘親,還想殺死我們!」

不斷指罵還驚動了韋家的侍衛以及小媳婦和侍婢等。眾侍衛跑到封豨前,恭敬問:「韋大人有沒有受傷?這裡發生什麼事情?」

封豨平靜答:「沒有大礙,似乎只是有人想找麻煩。」

──對啊,那兩個外來的想幹什麼?

──誰知道他們有何居心,竟如此誣蔑韋大人。尤其那個分明男人,怎可能是女子民,根本失心瘋了!
2020-08-09 20:30:02
眾人竊竊私語,又對琅和珵評頭論足。此時封豨出面安撫眾人情緒,說:「我記起來了,這兩位確實曾是女子國的女子民,不過因為犯禁早已被放逐才是。」

群眾問:「這男子真的是女子民?太離譜,這樣當然犯禁!」

封豨續道:「此男子不但隱瞞了正身,更與家中同住的大姊通姦,有違倫常,敗壞五行。女子國的國主因此大義滅親,治了他們的罪,放逐他們出國。但誰都沒料到這對姦夫淫婦年紀尚小,卻比任何人都要狠毒,為了保住名聲居然放火燒村殺人滅口。千川谷的大火也是他們放的。」

琅斥:「胡說!明明是你帶兵放火屠村,不然你為何會出現在女子國!」

「天網恢恢,任何惡行都瞞不過天。當帝太康知道女子國會遭逢火劫,便立刻命令在下派兵營救,護送女子民避居陽翟。難怪你們對我懷恨在心,因為是我破壞了你們的詭計對吧?」

「才不是這樣!」琅當著人前指罵封豨:「這個人滿口謊言,全部都是假的,他才是殺人凶手!」

封豨訓斥琅:「當日女子國的國主放逐你們,有在簡牘上清楚刻了你們的罪,罪證確鑿豈容抵賴?你能誣蔑我的信譽,難道連把你們養育成人的國母都要詆毀她,恩將仇報?」

眾人聽見,七嘴八舌:「那二人不只亂倫,更是不孝,若我是他們雙親早就被氣死了!」

琅一臉無辜:「不是這樣的……請大家不要聽他亂說!」
2020-08-09 20:35:26
但琅根本不可能攔住群眾的嘴巴。有人罵:「如此傷風敗俗之徒,絕不能留他在夷陵。」有人答:「我想起了,他們不是前陣子江邊木家收留的外鄉人嗎?木家也是瞎了,都不知是否同黨。」

「大家聽我說!」突然有女子衝進人群中間,正是桃兒。

琅歡喜說:「桃姐姐,快跟大家解釋吧,我們真的不是壞人!」

「他說得沒錯,」桃兒她力竭聲嘶說:「韋大人說的都沒錯!我可以做證,這兩個賊子確實如韋大人所言,姊弟通姦,就算晚上也是同在一室,不知廉耻!」桃兒指向琅說:「想起當日我救起這小子,他卻脫光衣服想、想碰我……我還被騙以為他只是神智不清,原來是個淫賊!大家要替小女子主持公道!」

眾人嘩然,琅和珵罪證如山,街上擠滿的人都要求處死二人,嚇得琅又悲又呆,原地浴在罵聲當中,不知所措。

珵姊厲聲斥喝:「你們顛倒黑白我無話可說!但既然你們認為我和小琅十惡不赦,那就來治我們的罪,別在嘴上逞英雄,夠膽就替天行道來殺我啊!」

桃兒向眾人道:「他們姦夫淫婦會邪門武功,大家別上當!」

「可笑!不是說邪不勝正嗎?上天給你們機會除害,怎可能會敗給我這個敗類,有違天道呢!」

一婦人破口大罵:「對,今天我就丟死妳這淫婦!」

她便撿起石頭丟向珵姊,珵姊二指挾住,衣袖一揮,婦人應聲倒下,額頭淌血不止。

──哇啊!

──殺、殺人了!大家看清楚這二人了吧!
2020-08-09 20:43:30
「就怕你們看不清楚!」珵姊目露凶光橫掃眾人,聲音凜然刺骨:「喜歡當判官就給你們當!來啊,看誰是誰的鬼差?誰送誰見閻王?是剛才喊得最大聲的你嗎!」

「不、不要!」那鎮民嚇破了膽,一屁股栽在地上,掙扎亂爬。其他人見狀亦爭相走避,令到本來擠得水洩不通的街道一片混亂,互助踐踏只管逃跑。

「小琅。」珵姊捉住琅的手說:「別管他們,假如我們在此掉命就沒有人救到娘親。」

琅點頭,便隨珵姊趁亂逃跑,往韋家大宅的反方向走,務求避開封豨。他們知道自己打不過封豨,唯一祈求那些人群能拖住他的腳步。

人如潮湧,卻有一老翁逆著人潮方向走來,攔在路中心。

「木爺爺!」

木爺爺氣喘如牛,顫抖的手舉起拐杖罵道:「你們這對小賊!你們這對小賊!」

珵姊揚手,卻被琅抱住制止,拐杖便往琅當頭砸下。琅慘叫了一聲,回頭對木爺爺說:「既然你不相信我們,這一棒就當是我還了你的救命之恩,讓你殺我一次。」

「你、你、你這淫賊,真的不信我會打死你嗎!」木爺爺再舉拐杖,卻自己失去平衡倒下,氣得瑟縮地上按住心口發抖。

「走!」珵姊繼續捉住琅一躍,便翻過家戶往城西的山林逃去。

韋家侍衛雖慢了一步,亦組織眾人跑往山林追捕。
2020-08-09 20:43:41
聽晚繼續
2020-08-09 20:43:57
2020-08-09 20:48:09
2020-08-09 22:23:14
今次主角童年比較坎坷
2020-08-10 02:02:12
真係好民智未開嘅一面好有超古代feel
2020-08-10 03:16:42
由淫塵開始睇嘅老野上水
2020-08-10 08:46:58
無錯,背景同一般古代唔一樣,係超古代
2020-08-10 08:49:17
一齊睇主角長大成
2020-08-10 10:29:08
未長大已經想
2020-08-10 20:09:31


雜亂的呼吸聲,二人交錯的腳步穿梭林中,琅和珵拼命跑著,跑到陌生的山林,樹影蔽天已無法辨別方向。

「哇啊!」

琅不慎被樹根絆倒,珵姊連忙扶住,些微擦傷不礙繼續逃跑──卻沒料到被眼前崖壁擋路。他們不熟地形,唯有瞎子摸象般繞路亂跑,同時身後的叫喊聲逐漸逼近。

珵姊眼觀六路,說:「我們以輕功爬上那邊山坡,說不定能避開那些侍衛追截。」

「──千萬不可。」

聽見不明女聲,琅和珵都愣住半晌,才發現聲音是從石壁中的窄縫傳來。縫隙寬度只能容身一人,又被蔓藤的亂葉覆蓋,不容易察覺。要不是被叫停也不為意有女孩藏身壁後。

女孩續道:「山坡上是懸崖瀑布,死路一條。巫山山脈地勢詭奇,外人不能亂闖。」

琅認得女孩,驚道:「妳是韋家的小媳婦!」

「即是封豨的人?」珵姊立即警戒起來。

「請兩位相信婢子所言,不然追兵就會發現我們。」

見女孩如此固執,琅決定依她的話,牽著珵姊一同擠進縫中,發現隙後連接洞窟。女孩邀請二人走進更深處,並小聲說:「此路乃直通巫山的秘道。走到盡頭,出口就在巫山山中,再往最高的山峰爬去,應該會遇到巫王的人抓你們問話。你說你們遭夷陵妖人逼害,他大概會讓你們加入。」

「慢著,」琅問:「妳在說什麼?妳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
2020-08-10 20:15:37
女孩低頭,雙眼通紅。「我……我憎恨韋氏封豨。」

珵姊察看女孩頸上有朱紅符字,同情地說:「這跟女子國守宮砂的相同,可是卻刻在頸上,且帶有符力,感覺很不好。」

女孩繼續低頭,小聲回答:「婢子只是個奴隸,一生只是學習如何取悅男子,兩位就別叫我小媳婦了……」

珵姊沉重說:「聽聞夏后國有供貴族褻玩的女奴。若然不貞,頸上符字會刺穿女奴的脖子,即斃。」

女孩則沒有否認,低頭不語。

可以想像,封豨強逼這女孩嫁給自己九歲大的兒子,並在她頸上刻符防止她失貞,至少要等到韋家公子長大才行。不過珵姊心中有個疑問,為何封豨對她特別執著?甚至要養大她來當媳婦。

女孩答:「其實我出身有扈氏的貴族,名荇姓姒,與夏后氏同姓……」

珵姊錯愕。「我明明還沒有問什麼。」

荇姒說:「婢子有一種能力,只需讀人眉眼,便能窺看心中所想。這種技藝幫我打聽到不少消息,畢竟人嘴巴會說謊,但眼睛不會。」荇姒又看著琅說:「我之前見過他,所以知道他跟其他夷陵人不一樣。」

但琅沒有反應。他聽見封豨的惡行之後更加氣憤,卻又要忍住不能放聲大罵,怕被洞外人發現。

這時候珵姊便記起了。「堯舜舉賢,禹獨與子,有扈氏是第一個反對帝啟繼位的部落。結果遭帝啟討伐,扈國滅亡,所有族人都被罰作奴隸。」
2020-08-10 20:23:34
荇姒說:「我們部落的族人一直希望能復國,於是封豨軟禁了我,藉以要脅我族為夏后氏賣命……與他的兒子成親也不過是利用我罷了。」

琅大力捉住荇姒的手說:「妳跟我們一起逃走啊。然後再說服妳的族人一同反抗。」

「不行。我頸上的符字沾了毒,要定時以藥中和毒性,否則朱毒入血,我同樣會死。」荇姒失落道:「說到底婢子只不過是韋家的財產而已,跟牛棚的畜生無異。」

琅不願放棄。「應該會有解藥!」

荇姒答:「朱奴之術五花八門,我猜封豨會以自己的血入毒,解藥同樣需要他的血來做藥引。」

「那如果我們打不過封豨,就無法用他的血來做解藥嗎……」

「所以琅哥哥、珵姊姊,你們快逃吧,不用管我了。巫山山中以巫王為首,他們都是在夷陵遭受逼害的人,當中不少更視封豨為死敵。而且巫王武功高強,整個荊州唯有巫山神功能與封豨匹敵。只要你們投靠巫王,修練巫山神功,若他朝能殺死封豨,就算是幫婢子報了仇。」荇姒點頭謝過琅和珵。

「小荇說得對。」珵姊對琅囑道:「此地不宜久留,這樣對我們所有人都相當不利。別辜負小荇的好意,我們必須留有用之軀,他日才能手刃封豨。」

琅十分愧疚。「荇妹,對不起,只怪我沒用現在救不了妳,但我答應妳我一定會回來救妳的,相信我。」
2020-08-10 20:24:31
支持
2020-08-10 20:34:45
「好,我相信琅哥哥。」荇姒微笑,原來她笑起來比起平常愁眉深鎖要漂亮百倍。荇也很久沒有感到高興了。雖然她知道這只是琅善意的謊言,誰都無法保證將來,但荇姒還是想笑著跟琅道別。

對,這是離別的時候,大概以後無法相見。

洞窟狹窄,難以二人平排,琅要繞過荇姒,二人少不免身體接觸;胸部貼胸部,琅能聽見荇姒的心跳,荇姒則有點害羞不敢仰視。

「荇妹,謝謝妳。我不會忘記今天,不會忘記妳的。絕對不會。」

荇姒卻很怕失望,不敢再有任何奢望,目送琅珵姊弟離去。

相反琅忍著淚,抱著希望,與珵姊走向洞窟深處,走上巫山。

不知走了多久,他們終於離開地洞,眼前一片綠油油,青巒起伏連天,奇岩異石長滿青苔,溪水迂迴曲折深入林中,映出層層樹影,樹頂更有雲霧聚散,深谷中傳來鳥鳴迴響。琅乍看以為自己誤闖仙境。雖然千川谷風景綺麗,是人間美景;此地卻洋溢靈氣,像神仙住的地方。

琅抬頭看,雲霧漸散,竟見白頭散髮老翁抱著酒埕、翹腳躺在枝上呼呼大睡,嚇得琅大叫神仙。

「是誰打擾本王清夢?」

老翁半醉半醒似的,從枝上掉下,跌跌碰碰卻落在地上不倒。琅細仔看他,雖然滿頭白髮,臉卻沒有蒼老,反而氣宇軒昂,像是三十歲左右的壯年男子。

珵姊半信半疑道:「敢問先生是巫王嗎?」

「哈──哈──哈!巫王是我,我就是巫咸君王!」

巫王大笑,笑聲竟把那個比人頭更大的酒埕震破!聽說高手能以內勁入聲,以笑聲震敵;如今琅親眼目睹,大開眼界,內心激動不已。
2020-08-10 20:38:13
2020-08-10 20:40:38
琅道:「我是──」

「本王當然知道。」巫王宿醉未醒,瞇著眼說:「聽你們運氣吐納,節奏異於常人,應是剛從火劫避離,從封豨手上逃到巫山的女子民是吧?」

「巫王果然料事如神,晚輩佩服!」琅躬身作揖,珵姊亦一起行禮。

「本王來問你們,你們二人來到巫山,所為何事?」

琅答:「我想跟巫王學武功,我要打敗封豨!」

「哈──哈──哈!」巫王又大笑三聲,震得林間樹搖葉落,巫王命名此功為「仙人三笑」,又笑道:「答得好,本王決定留你們暫住。至於你們能否入門,就得看三天後的表現。登龍、淨壇!」

霎時兩位風度翩翩的公子出現,分別是登龍公和淨壇公,他們輩份高但看起來同樣年輕,聲音也很是。「請巫王吩咐。」

「你們帶兩位師弟上山。越早準備越好。」

「領命。」

語畢,巫王竟隨風消失,不留痕跡。琅慨嘆說:「高人果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

登龍公應道:「兩位,請隨我們上山,千萬別跟離開我們的步伐。巫山為了對付夷陵兵隊,山中佈滿疑陣,稍有不慎就會迷失在十里霧中,永遠無法脫身。」

琅感嘆:「巫咸國的武功真是五花八門,如果能都學會就好了。」

「有命能活下來的話。」登龍公說:「接著又要跟夷陵妖人的兵隊決戰,順便將會是你們入門的考核。」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