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798 回覆
82 Like 2 Dislike
2020-08-03 20:00:20
堯舜舉賢,禹獨與子。夏王朝的建立並沒有開啟偉大盛世,反而是部落之間的血腥屠殺。

亂世中,有一位遊俠,他所到之處鳥啼不斷,犬泣時聞,又有六月飛霜,虜閨女為妾,更能蠱惑人心,如同疾疫,因而擁有「疫劍」之惡名,世人無不聞風喪膽。

即使如此,少年依然立志成為足以匹敵亂世的英雄。


-----------------------------------------


穩定出文,每日一篇,星期日休息

另外每 50 正評加更一篇,視乎情況通常會在星期日補上輕鬆外傳逸事

紙言 Link - https://www.shikoto.com/i/356
Penana Link - https://www.penana.com/story/65688/疫劍
愛護黑貓 FB 專頁 - http://www.facebook.com/curonecoc

歡迎愛護讚好同CLS,地方的黑貓需要大家的支持
2020-08-03 20:02:01
2020-08-03 20:02:05
序章

帝國歷史皆以鉞作筆、用血代墨寫成。所謂禪讓,不過是淺者之傳、陋者之說,是君王粉飾歷史所用。

即如堯禪位後,為舜所囚。舜禪位後,為禹所放。禹欲建立其帝國,既殺舜於蒼悟之野,亦發兵誅伐三苗,剿滅異族。據記載誅苗之戰的慘況有如末世異象:夜空燒成白晝,朝早陰霾不散血雨連連,狗哭於市,龍生於廟、夏天結冰、地坼及泉。戰敗的三苗幾乎遭到滅族,只有少數倖存者逃竄長江以南,自此從中原消失。

禹遂自稱替昊天「上帝」接管萬民,以「下后」自居、以「夏后」為氏立國。後傳位於子啟,是為「家天下」與「國家」的起始。禹死後,東夷首領伯益不服其子繼位,為啟所誅。與夏禹同姓的部族有扈氏反對啟的統治,亦為啟所滅,其部眾世代為奴。

啟晚年,其子武觀欲爭王位發動叛亂,戰敗,遭流放。啟死後以長子太康繼位。太康守喪三年,三年後意欲選妃。聽聞南方有女子國,女子國有神井,只要窺探神井便會生子,若生男子三歲便夭折,因此國中只有女子,且皆絕倫美女。太康得知,遂派人前往南方尋覓芳蹤。而天下亂世、江湖仇殺,正是由女子國說起。
2020-08-03 20:06:33
一章    女子國



仲春之月,風和日麗,流水淙淙。據說此山上有大淵水,千流分逝,因此附近村民稱此地為千川之谷。粼粼波光上,有女子臨水伏身河畔,把耳朵貼在地上。她今年剛滿十四歲,名琅。

「聽到了,是大地的脈動聲。」琅心想:「這次必定成功。」

於是琅輕出右掌,掌心朝天,五指如波浪起伏推前,瞄準十尺外的獐鹿。獐鹿察覺危機,馬上大聲鳴叫,踢腿往琅衝去!話說千川谷的獐鹿長有獠牙,好勇鬥狠,生氣時更會咬斷其他動物的脖子;琅也許被牠嚇到,竟原地站著──眼見獐鹿快要咬向琅,牠卻雙腳踏空,失去平衡只是在琅身邊擦過,反而一頭撞向後面的桑樹把自己撞昏了。

「真厲害!不愧是小琅,區區獐鹿已經難不到妳。」

一襲白紗從樹後現身,少女的聲音如鈴鑷央央般悅耳。

「咦?原來珵姊姊剛才看見了嗎?」琅問。

珵姊嫣然笑道:「小琅太可愛了,姊姊就忍不住偷看,請原諒姊姊的無禮。」

「不,我沒有責怪珵姊姊的意思。只是又讓姊姊看見我失手了……」

珵姊是琅的姊姊,比琅年長三歲,亭亭玉立。她安慰琅說:「我們先祖傳下了三種功夫:自然的功夫、身法的功夫、用氣的功夫。前兩者小琅已經爐火純青,不必妄自菲薄。」
2020-08-03 20:07:18
lm
2020-08-03 20:12:38
琅緊盯自己掌心,愁眉不展。「但我還是不懂得用氣的功夫,娘親又不知為何不願意授我浣紗功……是不是我沒有習武的天份?」

「怎麼會呢?剛才小琅的『牛羊不踐』漂亮地避開了獐鹿的攻擊,姊姊保證千川谷中沒有其他孩子的身法比妳好了。」

桑林中的小動物都安靜下來,這實在要從她們的先祖輩說起。

相傳五帝之一,帝嚳的正妃──有邰氏之女姜嫄因為踩踏上帝的足印感孕,生下嬰孩後認為孩子不祥,就把他棄在窄巷。結果窄巷經過的牛羊都沒有踐踏在棄嬰身上,是為牛羊不踐。據說女子國與姜嫄有淵源,因此歷代傳承「牛羊不踐」的身法,能原地站著閃躲一切攻擊。

「小琅,」珵姊突然凝重起來,說:「姊姊再示範一次浣紗功給妳看。」

說時遲那時快,剛才撞樹的獐鹿竟又悄悄爬起,再次撞來!然而珵姊輕拂衣袖,秀髮隨風而舞,唱著:「疾,截也。緩,浣也。持之不急,則動搖浣斷。」所謂珵者,美玉也,光自輝。珵姊的舞姿讓周圍桑樹上的露珠都綻放光華──接著一道光影掠去,獐鹿就被擊斃於十尺之外。

「這是浣紗功的『寒氣清光』!」小琅興奮說:「我也好想學珵姊姊,砰砰砰用氣擊倒獵物!」
2020-08-03 20:15:20
珵姊微笑回答:「小琅妳聰慧過人,一定沒有問題。記住先天之氣就像流動的水,有疾有緩,只要順勢而行,如順水推舟,事半功倍。剛才姊姊的示範比起娘親她們差遠了,聽說先祖把浣紗功練得極致,甚至能殺人於無形──」珵姊掩口道歉:「不行,怎能讓妳聽說殺人如此庸俗之事,所以娘親不傳妳浣紗功也有道理,妳根本不需要學武功,由姊姊保護妳就行。」

「可是我也想保護珵姊姊!」

「真令人高興!可惜世人不識女子國,不知道女子國有小琅這樣完美的孩子,真是天下的損失。」珵姊續道:「不過現在妳先幫姊姊把獐鹿拖回村裡去吧。那頭獐鹿很肥,大家應該很高興。」

於是珵琅姊妹走近獐鹿的屍骸,卻頓然傳來惡臭,像腐肉的異味。琅拉著珵姊的手說:「在那邊!那邊好像有另一野獸的屍體。」

「是野豬呢。」珵姊蹲下仔細檢查,心道:「不過這頭豬死狀甚怪,五臟皆裂,不是其他猛獸所為,但最近村內只有我在附近打獵才對……」

「珵姊姊怎麼了?」

「喔,只是在想些事情。」珵姊答:「或者山中有其他沒見過的猛獸,這陣子妳還是別離開村莊好了,知道嗎?」

珵姊不想讓琅擔心,但她知道還是有必要把今天看到的事情告訴給她的母親知道。而她的母親,正是女子國的國主。
2020-08-03 20:16:58
新故開張,頭兩日每晚8點、9點、10點都會有一更
歡迎追故,黑貓休息下先,9點見
2020-08-03 20:17:07
Lm
2020-08-03 20:28:36
hi 黑貓
2020-08-03 20:28:54
2020-08-03 20:31:26
2020-08-03 20:46:32
2020-08-03 21:00:35


世人雖然稱之為女子國,其實女子國只是個幾十戶的部落,聚居千川谷中。谷中女子會推舉一位德高望重的婦人當首領,奉為國母。當今國母正是琅和珵的娘親,因此她們姊妹算是女子國的一對公主。尤其女子民都知道小琅是國母的掌上明珠,大家對她呵護備至,甚至過份保護,也許這樣反而令琅與其他女子民有種距離感。

三年前曾經有位大姐姐很照顧琅,後來她與谷外男子有私情,就被逐出女子國了。按照女子國的傳統,女子民與男子通姦是要處死的,放逐已經算網開一面。不過自從那位大姐姐離開,琅就更少機會與谷中其他女子相處。

比如說,女子國所有女子民都會修練浣紗功,唯獨琅例外;其他年輕女子練武後香汗淋漓,一同溪中沐浴,唯獨琅平日都禁止外出。雖然今天琅偷偷走到河邊打獵,珵姊固然不會告發她,不過她回家後就要馬上沐浴更衣,免得被娘親發現自己跑到村外。

琅洗過身子後,也是獨個兒走到屋外樹蔭乘涼,望著藍天白雲發呆。

「何解我們千川谷的小公主如此悶悶不樂?」

「狐姊姊。午安。」

琅禮貌地向那名叫狐的少女問好。她與珵姊年紀相約,算是少數與琅比較親近的,因此她們以姊妹相稱。當然,對比起仍然是個女孩的琅,狐就顯得成熟很多。琅總是想,狐姊就像黑色的狐裘那樣,又像個大人,又很高貴。尤其是胸部的大小更加是大人的象徵……

「怎麼一直盯著我的胸部呢?小公主妳也一定會成長嘛。」

琅連忙移開視線,臉紅辯道:「咦?不,我不是在意那個!」
2020-08-03 21:07:40
「姐姐當然知道。」琅的狼狽模樣逗得狐相當開心,狐笑言:「我知道妳一定又在想學武功。我們都是一樣嘛。珵小姐回來後,國母就一直她商量著什麼,害得姐姐很無聊。」

「可是狐姊姊的浣紗功不已經爐火純青了嗎?我以為姐姐是大師姐,已經不需要娘親的指導。」

「怎可能?妳大概沒看過妳娘親的武功吧,那才是真正厲害。浣紗功最精妙的部分從不外傳,唯有歷代國母才能夠繼承。」

琅點頭說:「原來如此。所以除娘親以外都沒有人會浣紗功的真傳。」

「對。之後妳娘親應該會把浣紗功的奧秘傳給珵小姐吧。」狐頓然靠近琅耳語:「而且傳統國主都會傳位給嫡長子,說不定妳娘親不想妳跟珵小姐爭權,所以故意不傳妳武功喔。」

「欸……」

看見琅呆頭呆腦的樣子,狐又逗她說:「開玩笑啦,妳這麼認真,真可愛。就是妳這個天真模樣才不適合練武功,國母才不想妳沾污雙手吧,呵呵。」

「弄污的話我會洗手的。」

狐苦笑。「有些東西不是用水就能洗乾淨的,不過妳還小,長大以後就會明白。」

琅不服。「我才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孩子。」

「不,明明就完全沒有長大。」狐繞到琅的背後環抱,用胸部壓住琅的背,又用手指在琅的胸上劃圈。

「狐、狐姊姊妳在幹什麼啦!」

但狐只是笑瞇瞇的,手掌輕掃琅的裙子──卻好像碰到什麼突然縮回了手。

「狐姊姊真是亂來。」琅立刻掙開,而狐則若有所思。

「原來如此。」

「狐姊姊?」

狐恢復笑容,說:「小琅妳真的很想學武功嗎?姐姐想到一個方法可以教妳。」

「真的嗎!」

「想知道的話,今晚待所有人就寢後,獨個兒來姐姐房間。」狐輕吻琅的耳朵說:「千萬不能給其他人看見喔。」
2020-08-03 21:09:15
今次係長篇定小品?
2020-08-03 21:13:48
究竟怎麼了?入夜後,琅輾轉反側,根本睡不著。今晚千川谷十分寧靜,窗外皎潔月光默默守在山上,但這樣明亮的夜晚偷偷溜到屋外不知會否被人發現?偶爾有風吹響樹葉,琅又想起白天時狐在自己耳朵吹氣的感觸,頓感全身酥麻。

「到底狐姊姊邀請我晚上到她的閨房……不,狐姊姊很好人,我不該胡思亂想,她一定是有方法幫助我練功夫。」

於是琅放輕腳步爬下床,小心翼翼翻過窗戶,確認沒有人看見便躍到屋外,依靠樹蔭掩護鬼鬼祟祟跑向狐的房子。

──啪啪。

琅輕拍木窗框,小聲在窗外問:「狐姊姊在嗎?」

「在喔。」

語音未落,忽有怪風吹來,把琅捲起數尺,天旋地轉,腳上頭下,當一股無形之氣將琅拋到地上時,琅已是趴在屋內草蓆。

「呵呵,妳的身法功夫還不到家嘛。」

「剛才也是浣紗功的招式嗎?好厲害!」琅摸摸後腦杓,既驚且喜,她就純粹地很喜歡習武。

狐用手指封住琅的嘴,說:「雖然屋裡沒有旁人,但太吵還是會給外面聽見喔。」

琅睜大睛眼,默默點頭。

「這樣就乖。」狐續道:「說回正題,我知道小琅妳十分聰明,沒道理學不成浣紗功,所以一定有其他原因。」

「狐姊姊知道原因嗎?」

狐故意賣關子說:「不用急,跟姐姐來。」
2020-08-03 21:21:30
她提起油燈便離開了睡房。琅跟隨在她背後,走到一間沒有窗戶的房間,中間只是放著大木桶,裡面盛滿了水,燈光下水花蕩漾,看來是剛注水不久。

狐放下油燈,光影變化,氣氛也好像變了。只見狐背對著琅,忽然寬衣解帶,露出凝肩;裙子亦滑落到地上,烏黑長髮及臀。這是琅第一次看見他人的裸體,就算只有背影也太過刺激。

「狐、狐姊姊、妳要準備入浴嗎?我、我先出去迴避……」

「嘻,看妳慌成這樣,千川谷女子一同沐浴不是很尋常?」

狐轉身正面看著琅,讓琅看得發呆,良久回過神來。「但、娘親一直叮囑我不能跟其他姊姊一起洗澡。」

「為什麼呢?」

「娘親沒告訴我原因……」

話雖如此,琅始終相當好奇,視線離不開狐的裸體。尤其正面豐滿的胸部,在油燈下玲瓏曲線的陰影、透光的凝肌。琅把視點往下移,發覺狐的身體和自己很不一樣。

趁琅看得入神,狐便走近琅,竟脫下了琅的衣裳。

「果然小琅是男孩子呢。」狐打圈指著琅的胯下說:「看你這麼有活力,一直忍著很辛苦吧?要不要姐姐替你解脫?」

同時狐心想,琅身為男兒身自然無法學會浣紗功。可是女子國不應有任何男子,除非琅不是女子國所生,國母亦非琅的親母。那麼國母不惜隱藏琅的身份亦要把他養在女子國內又是什麼原因?

狐亦對琅的身世非常感興趣,琅對狐的身體亦十分好奇。二人互相吸引,但又有著女子國不能逾越的界線,於是狐弄熄了油燈,把琅抱進浴盆裡惡作劇了一番。
2020-08-03 21:22:38
等陣10點再繼續
2020-08-03 21:23:13
各位熟識既面孔,黑貓一次過同大家打招呼了
呢個故應該長故,之後大把機會吹水
2020-08-03 21:23:35
黑貓有幾長,個故就有幾長
2020-08-03 21:27:57
有鳩
you 竟然是個boy?
佢就係男豬?
2020-08-03 21:30:17
女校男生d fd
2020-08-03 21:31:13
2020-08-03 22:02:16


「起──床──囉──」

琅睜開眼睛,看見珵姊跟自己臉貼臉,俯身在耳邊呼喚自己。珵姊柔聲說:「昨晚一定很累吧?看妳睡得這麼甜,姊姊也看得很滿足。」

「對不起,我睡過頭了?」

「睡到差點叫不醒,所以我在床邊喚了很久,吸收了很多小琅可愛的真氣。」

珵姊微笑擺頭,從琅的角度看,寬鬆的衣襟下珵姊的雙乳一覽無遺。琅頓時想起昨晚與狐一起洗澡的情景,還有狐對他說過的話:「既然國母有意隱瞞你的性別,你也不能讓其他姐姐發現你是男兒身喔。呵呵,雖然對你這個年齡來說可能很困難……」

「──妳在看哪裡?」珵姊笑言:「還不起床吃早飯妳就長不高囉。」

「我知道了。」

「這就好。還有今天姊姊跟娘親有事情要辨,可能要晚點回家,妳一個人乖乖看門別亂跑喔。」

「嗯。」琅心想:「珵姊姊跟娘親又把自己留下來了,畢竟珵姊姊是娘親的親女兒。」

待珵姊出門後,琅又回想昨晚的事情。他一直以為女子國只有女子,也沒人告訴過他什麼是男子。可是昨晚狐給他看了一遍女性的胴體,確實跟自己不一樣。身體構造不同,體內練氣的方法可能也有分別,那麼狐姊姊建議的方法說不定有用,琅一想到這兒就跑到屋外,跑到村外的溪水旁練功。

浣紗功是用氣的功夫,大氣無色無形,要感受「氣勢」可以先從感受「水勢」開始。於是琅把手垂直伸往河溪,五指順從水流,細心感受,這是女子國練習浣紗功的方法。可是琅是男兒身,於是他按照狐昨夜提議,手掌放反,感受水勢衝擊,就像迎風而立,這是另一種氣的流動。

「咦?」

雖然一瞬即逝,但琅彷彿領悟了什麼,好像能夠捕捉到水勢。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