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6 Like 3 Dislike
2020-09-14 20:14:58


雷雲暴,天地崩,撼天巨響摧毀了百姓的理智,地動山搖把高塔林立的巢州瞬間夷為平地,民眾赤腳踏著泥濘逃竄。此時琅聽見孩童淒厲大喊,看過去街上一整列房屋坍塌,尤其那些石砌的塌下來剛好壓住了走避不及的婦人。

琅冒著暴風雨跑到石屋殘骸,試圖搬開巨石,可是石塊交錯重疊不知有幾百斤重;琅遂拼盡渾身內勁大喝,力從地起,手臂每個關節幾乎扯斷,終於搬起巨石半寸讓小孩把他的家人拉出來。

「巫賊在那,給我上!」雄水窮追不捨,夏后國的士兵亦誓死要把琅繩之以法。兵戎交錯,一陣刀光劍影琅劈下數十人的同時又遇上大地震,甚至一次要比一次強烈,就連琅都站不住腳半蹲地上;他抬頭望天,耀目天叉轟聲砸在大街正中,頃刻巢州火光熊熊,倒塌的木屋變成木柴助燃,彷彿天空的雨越下得大,火就要燒得更猛烈。震澤龍君沒打算要放過巢州內的任何一人。

「不知珵姊和荇妹怎樣……」

娥皇劍答:「珵聰慧機警,琅公子請先顧好自己。」

說時遲那時快,又有軍隊從大街另一邊出現,但他們並非朝琅走來,而是風雨中護送著奢華馬車;琅看見馬車車輪卡在頽垣街上,要由其他士兵合力推車,他便想起這是夏后國來迎接紫芈的花車──

大地又再傳來巨響,街道如琉璃碎片破裂,琅忽然踏空竟墮進水溝中!突如其來的地震更令巢州大地沉沒,地面下沉同時洪水湧現淹沒半個城池,一瞬之間巢州變成澤國。琅好不容易才抓住浮木穩定心神,但其他浮木載著的時之前被木房壓死的巢民屍體。
2020-09-14 20:21:38
2020-09-14 20:22:27
就在琅概嘆的同時,地陷每分每刻都在擴大,如漣漪從巢州中心漫延,直至地平線的盡頭那些剛才燒成火海的廢墟馬上又要遭洪水吞沒。此刻琅猶如置身百里湖中,他想起剛才那輛馬車,便馬上游向水底尋人;原來地陷不止數十尺,而且泥漿水混濁纏身,水底伸手不見五指,反而令到琅冷靜下來。

「感受水的流動……」

就算救得一人也是一條人命,琅感覺到水底中有人掙扎,趕緊游去,抓到一個活人──對方不斷亂掙,尚有活力已經算很幸運,大概除了琅熟諳水性其他人都不可能在濁水中活過去。

不過對方亦漸漸無力反抗,琅摟緊她發現是女子的身體,隱約看見紫芈的輪廓。要盡快抱她上岸不然就雙雙溺斃水底了。可是地震不停,洪水湍急更有巨大的水漩渦,當琅抱著女子嘗試游上水面,立刻湧來斷木把他們撞回水底去。

呼吸越來越困難,想必那女子亦是相同。於是琅運起雲霧心法,以經脈呼吸吐納,再把女子的臉挪到眼前,用嘴巴為她送氣。

女子的求生本能亦驅使她使勁吸吮琅口中空氣,在水底纏綿良久,待女子鎮定下來,琅便抱著她再次試圖游上水面──

「呼呀!」琅和女子一同浮到水上,用力呼吸新鮮空氣,死裡逃生。

「果然是芈姑娘,妳還能繼續游嗎?」
2020-09-14 20:30:39
2020-09-14 20:31:21
「是你……」紫芈環看四周,驚訝不已。「看來你說的都對,分食龍肉觸怒龍王要把巢州淹沒。」

琅潛下浮上之間,巢州淹水範圍又大十倍,水淹千里,連城牆都消失了。洪水淹至城外農家,只有北方隱約看見陸地,琅便抱著虛弱的紫芈往北一直游、一直游。其實巢州郊外陸續沉沒,湖岸線漸遠,琅要比沉沒的速度游得更快才能靠岸;幾多人在途中溺水,就算是琅他自己體力亦差不多要耗盡。

「再撐多一會、看見陸地了、呼呼……」

琅只管伸臂划水,一手搭去,終於抓住湖岸,把自己和紫芈拖到岸上;身後倖存者相繼游來,一眾難民互相扶持撿回了性命。

──砰砰!

又是地陷!岸上民眾驚叫,他們已經逃無可逃,所有人都累得走不了;他們好不容易才逃過地震,已經沒有力氣再逃往山上。而且這裡農莊收留了千百受災傷者,如果連這最後一塊土地都沉的話,沒恐怕整個巢州再無活口。他不能讓震澤龍君得逞。

琅於心不忍,高聲疾呼:「震澤龍君!給我出來,我知道你現在一定高高在上看著巢州百姓蒙難!」

琅瞥見百步外的山丘有靈氣人影,必定是震澤龍君無疑。

「琅公子,你要向震澤龍君動手嗎?」娥皇確認問道。

「不能讓他放肆!」
2020-09-14 20:38:05
「礙於身份請恕妾身無法助陣,但劍都由你的。」

「我會用我的雙手,單對單制止他。」

琅救人心切,甚至忘記對方身分飛奔至山丘上,迎面馬上傳來龍嘯喝令:「愚昧之徒妄想與龍王為敵嗎!你回頭看看巢州已經淹沒成海,你憑什麼跟孤王鬥!」

「琅,別聽那老淫蟲胡說!」此時珵姊帶著荇姒趕來,二人都平安無事。珵姊說:「陷巢州是天道的力量,並非震澤龍君的力量,別被他假借天威嚇倒。」

沒有其他事情比起看見珵姊出現更令琅安心。他握劍出鞘,劍指震澤龍君;即使天空雷鳴,紫電鞭撻大地,亦無法阻止琅的決心。

他心道:「正如珵姊姊所言,雷霆地裂只是天災,縱使龍君能製造天災,卻無法隨意控制轟雷打在我身。我並非毫無勝算。」

下定決心便穿梭於電光間,琅急奔到震澤龍君面前橫揮一劍!龍君輕易避過,生氣怒道:「殺人賠命,孤王依天條懲治巢州,天經地義,你這個不肖之徒竟敢向劍向孤王有何居心!」

「彭蠡龍女死於夏后國人手下,彭蠡龍君知而不報,你視而不見,只懂欺壓百姓,放任夏后氏種種惡行為虎作倀,該收手的是你才對!」

「荒謬!巢州民分食龍女鐵證如山,你們諉過於夏后氏不過是想推翻凡間共主,自立為王,甚至連天廷都不放在眼內──」
2020-09-14 20:43:16
紫𦍋明明自帶救生衣,琅條友又喺度抽水
2020-09-14 20:44:48
琅搶道:「龍女龍女,我每位妻子都記得名字,如果你重視龍妃怎會喊不出她的名字呢?在龍女死後就馬上找另一龍妃果然是老淫蟲。」

震澤龍君惱羞成怒。「夷蠻化外之徒目無尊長不懂禮教,難怪乘天下大亂造反,今天不殺你勢必後患無窮!」

語音未落,震澤龍君瞬達出手,徒手運勁把琅硬推至三丈之外,盡顯仙凡之別正是天壤之別。莫說震澤龍宮是大江三宮之首,怎可能會敗給一個乳臭未乾的凡夫俗子。

「無能之徒不足為懼。」不過一次交手,震澤龍君已經摸清琅的底細,武功平平,身負神功但修行不足,仙術亦只懂皮毛。於是龍君急唸:「五雷正法!」

電光火石,琅認出仙術,想起當日瑤姬授予自己八風咒,但雷術卻凶險萬分──

「琅!危險,快逃!」

但見五雷從龍君掌心如猛虎撲出,再快也快不過雷電,根本無處可逃。

怎麼辦?

眼裡一切流逝變慢,彷彿昔日封豨快要一拳打死自己的一剎那,但他肯定再沒有人能夠救到自己;如果連自己都救不到,還說什麼救人。

仙術──五雷術──八風術──關鍵字不斷在琅腦中閃過。

「沙沙沙……」琅腦海忽然湧現當日巫山起雲子傳授自己作筮之法,易經卦象。琅見紫雷如見三爻,最底的初爻為陽爻,一劃直線代表大地萬里,往上二爻三爻皆為陰爻,斷續四線,代表地上不測之風雲。

──震為雷。震驚百里,不喪匕鬯。

比起念動,琅右手先動,瞄準閃光將雷劈成兩半在身後掠過!震驚所有人,不失寶劍握在手中。
2020-09-14 20:45:06
聽晚繼續
2020-09-14 20:45:48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2020-09-14 20:48:13


感謝斷文支持
2020-09-15 17:55:11
push
2020-09-15 20:14:10


琅劈斷紫雷,握劍五指尚有麻痺,但換來震澤龍君驚訝的表情也值得了。

震澤龍君瞪眼道:「不可能,這小子只懂風咒皮毛,何德何能破我五雷正法,一定是巧合。」

娥皇待在琅的腰間差不多半年,很清楚他的資質。「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先天真氣看似一體,實有八面。震為雷,卦象『陽陰陰』,三爻皆變『陰陽陽』正是巽為風,風雷實乃一體兩面。熟會仙術當然清楚陰陽變卦,但無師自通甚至舉一反三絕對不是巧合能夠解釋。」

娥皇知道琅平日練武成效普普,卻在兩種場合武功能突飛猛進,生死之鬥就是其一。

「晚輩琅領教龍君高招!」琅提劍使出神女劍法,挾巫峽山勢險峻,劍招峰迴路轉,卻沒料到遭龍君盡破。

話說劍乃百兵之君,仙人好劍,震澤龍君旋玉劍破招,大喝道:「吃我雷震神劍!」轉守為攻,龍君仙步飄渺,劍光神鬼莫測,劍鋒更發雷鳴;如雷電先見其光,再聽其聲,而後紫雷落;一劍三招,奪去琅耳目之後,劍刃更從詭異角度襲來,琅不得不冒險用劍柄擋下龍君玉劍勉強化開攻招。

「是有點急才,但終歸這小子的劍法師承巫山丫頭,那丫頭本來就不是老夫對手。」

剛才龍君只是試探琅的底蘊,知道琅的實力以後不可能再有意外,心想十招以內必致琅於死地。

「五路雷霆,風雷招來!」
2020-09-15 20:27:11
震澤龍君的雷震神劍極奇霸道,而且仙人之劍琅未曾領教,處處受肘、處於下風。此時龍君使到第七招,劍如迅雷,勢如電軌,正當琅拼命擋下這一劍時卻發現龍君左手五指掐動,大感不妙──

鐺!兩劍相撞同時龍君喊咒:「吃我五雷!」

又有要死於龍君手下的預感,但琅手中劍被龍君壓住,要化解他雷咒只有一個方法──

說時遲那時快,驚雷掠空直奔琅面,琅拼死出劍劈正電光化招!

「左手劍!」龍君訝異,「而且二度破我雷咒!」

相反琅沒有停手,手握娥皇女英雙劍連劈,密集劍招逼退震澤龍君。

龍君怒道:「你手握是舜的雙劍,使是舜的劍招,快說究竟是從哪裡竊來!」

「雙劍是湘君舜給在下的,可是在下並無偷學湘君舜的劍招,《蒼悟遺書》正是被夏后氏盜走,他們才是賊子!」

「哼,賊喊捉賊,你使的分明就是舜的招式,你以為能夠瞞過孤王法眼?」

震澤龍君把四方先天真氣轉化為雷,雷勁隨劍而發,迅擊琅的四圍,卻被琅雙劍化解。

就連琅都無法解釋他為何能隨心舞雙劍。記得當日《蒼悟遺書》在他手中被奪,琅感愧疚,遂承諾湘君舜待他尋回劍譜才敢修練譜上劍招。琅從不說謊亦不會騙人,更何況娥皇女英幾乎整天監視著琅。

「果然如此。」娥皇暗忖:「雖然我和妹妹以蒼悟劍法配合琅公子迎敵,琅公子身體應該記得劍招,但能夠隨心所欲劍招行雲流水,必定有人把劍法口訣傳給琅公子才對,而且只有一人能夠辦到。」
2020-09-15 20:40:25
但琅沒有機心,也沒有多想,心中只有阻止龍君殺戮的信念,雙劍起舞,有如娥皇月英劍比翼雙飛,蒼悟劍法之精妙與震澤龍君的雷震神劍分庭抗禮,平分秋色。這使龍君更感不悅。

「龍君先生!」忽然傳來瑤姬之聲,劍巫亦陪同趕赴現場。瑤姬在二人戰圍外大聲勸說:「巫王琅與巫山有約,也算是半個天廷的人,請兩位不要再打免得傷及和氣!」

震澤龍君瞧看瑤姬,心道:「確實這小子能使舜劍又是巫山神女的人,身分有點麻煩。假如我今天置他死地難免會招人話柄說我以大欺小,看來小子命不該絕。」於是龍君冷笑道:「不殺小子也罷,多行不義必自斃,你很快也會受到他們制裁。」

「你說什麼?」琅不解。

不過震澤龍君來去如雷,一陣閃光就化雲消失,剩下雷電交加的巢州遺跡。

珵姊鬆一口氣,衷心替琅高興:「姊姊就知道你能夠打贏那老頭!」

但琅打到一半被打斷有點無法釋懷。「要是跟龍君繼續交劍,誰勝誰敗尚未可知。」

還好至少保住了巢州最後的土地。假若能像震澤龍君騰雲駕霧,從天空俯瞰,原本的巢州已經變成一片湖澤,湖形如「凹」字,凹陷的地方就是琅保住的最後一片地,名副其實是覆巢之狀,後世人大概要改稱此地為巢湖吧。巢州每十戶死九戶,倖存的人都是琅所救的。
2020-09-15 20:45:57
2020-09-15 20:51:09
「──就是他!」忽然有衣衫襤褸的巢民指琅大喊:「巢州塔樓遭雷劈斷,當時此人就在樓中刺殺南巢大人,其心可誅!」

「看他不男不女,穿女裝化妖顏,我親眼看見街上衛兵喊他作毛狼,他光天化日還殺死不少人!」

「就是那個巫山妖道的賊頭子嗎!肯定是他用巫術招來天災來陷害我們巢州!」

「之前就聽說他帶巫賊屠夷陵,如今還滅了巢州,真是個大瘟神!」

巢民聚集撿起石頭丟向琅,邊丟邊喝:「你這妖人快把兒子還給我!還給我!」

珵姊一時氣憤,琅卻捉住了她的手說:「確實我沒有保護到巢州,他們憤怒也是可以理解。」

「那究竟我們為了誰差點掉命的?這樣太不值了!」

「我出手只是不忍蒼生受難,即使他們不理解,就算再選擇一次我也會照做我認為對的事情。」琅解釋給珵姊聽:「而且他們痛失家園至親,一時之間說什麼都聽不入耳,會生氣至少說明他們尚有人性,只不過被夏后氏盲目雙眼。罪魁禍首始終只有夏后氏。」

荇姒仰慕琅說:「琅哥哥的話真是發人深省,他們不知道琅哥哥的好都是那些人的損失。」

劍巫冷靜道:「正如琅大人所言,跟小人爭執浪費時間。族人的車隊已經停在附近安全的山上,在下前來恭迎琅大人返回營地。」

那些百姓繼續丟石頭,琅沐浴在噓聲中撤退。不過這趟琅也並非白行,至少在生死之間領悟了八卦術變、蒼悟劍法,還交上一個同伴。

「琅少俠。」

「是芈姑娘。」

芙蓉出淤泥而不染,正在遠處等候著琅。「我前往陽都的馬車已經不在,你們要取夏后氏人頭的話,不介意算上我一份嗎?」

(五章 完)
2020-09-15 20:51:19
聽晚繼續
2020-09-15 20:57:33
又cow到新女
2020-09-15 20:59:16
英雄既責任
2020-09-15 21:05:12
又有新女
2020-09-15 21:05:19
同本王一樣
2020-09-15 21:09:37
仲要刷一下好感度
2020-09-15 21:10:23
蘇哥魔王黎
2020-09-15 21:20:34
兩者冇衝突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