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6 Like 3 Dislike
2020-09-16 05:33:57
娥皇知道琅平日練武成效普普,卻在兩種場合武功能突飛猛進,生死之鬥就是其一。
2020-09-16 09:51:53
第二種未講
2020-09-16 10:13:20
2020-09-16 17:00:28
第二種就係享受完魚水之歡後
2020-09-16 17:51:03
兩個狀況都係關乎生死
2020-09-16 18:02:57
巫山雲雨功
2020-09-16 18:53:53
珵姊姊
2020-09-16 20:36:56
黃河下游戰雲密佈,帝丘之戰足以決定的整個夷族命運。至於琅選擇響應后羿號召,他們一行人離開巢湖北上,在淮水旁駐紮放牧一個月,期間琅在淮水修練十二經水神功的第三重。

──手太陽外合淮水,內屬小腸,而水道出焉。

淮水屬陽,對應手太陽小腸經,自小指少澤穴起始至目內眦聽宮穴,運氣能強化耳目;經脈別支進入體內連接心臟與小腸,臟腑皆屬火。十二經水功需實地感受不同水勢修練,琅與珵姊在淮水練習運氣近半月,終於精通手太陽經的氣法,二人內功更上一層。

「真是奇特的練武方式。」

夕陽西下,淮水岸邊螢火閃閃,與天上明月相輝映。蟬鳴聲中,紫芈步近岸邊,見今晚琅獨自浸在水中練氣,相當好奇。

琅答:「其實天地跟我們一樣也有生命,水流就是大地的經脈。帝嚳的十二經水神功可是天人合一之法。」

紫芈出乎意料之外。「天下群俠所爭奪的《五帝奇書》,其中之一竟然在琅少俠手上,難怪當日能夠與震澤龍君打成平手。」

「芈姑娘過獎了。」琅好奇問:「說起來,芈姑娘當日在殿上殺死南巢氏,那是什麼武功?」

紫芈想了想,既然琅都這麼坦白,她繼續隱瞞反而顯得胸襟狹小。「是一種叫祝融八式的武功,我就說過自己是祝融之後。」

「聽起來很厲害,能夠教我嗎?」

「不行。有種種原因,正如琅少俠你也無法把家傳武學傳授給我對吧。」

「──要是成為一家人就無分你我了。」

珵姊滿面笑容走來,轉了話題對琅說:「白天大家打獵收獲豐富,姊姊見族人高興打算燒一些鮮肉分享,琅你上水抹乾身體就來吃吧。」
2020-09-16 20:47:13
「哦!很久沒有坐下來跟珵姊姊一起吃肉喝酒了。」

「是啊,真期待。」珵姊微笑對紫芈說:「妳也來一起吃嘛,大家都想聽妳奏琴助慶呢!」

營火閃閃,漫天星宿;琴音、燒肉、馬奶酒真是絕配,眾人臉上掛著歡笑,圍圈營火隨音樂舞蹈。琅深受族人愛戴,大家都搶著跟他敬酒,喝得琅漲紅了臉。

珵姊負責烤肉,用碗盛起烤熟的鹿肉遞給紫芈,笑道:「隨便吃不用客氣。」

「勞駕了。」

油脂香氣撲鼻,但紫芈拿著肉碗遲遲沒有吃下。這時候剛睡醒的瑤姬走來嚷道:「好香喔!你們吃什麼我也要吃!」

珵姊苦笑便把剛烤好的鹿腿切片給她,瑤姬拿起放到嘴邊立即吐舌大叫:「燙死了!琅,幫我呼呼吹涼肉片。」

紫芈聽見便將自己的肉碗給她。「瑤姑娘,這塊肉剛烤好又不太熱,我先給妳吃吧。」

「嘿,果然聰明懂得孝敬巫山神女。」於是瑤姬接過肉碗,大口吃,大口喝,甚是暢快。

當晚所有人都吃得盡興,宴會過後,瑤姬發情扯著琅的衣袖小聲說:「琅,人家突然好想要抱抱……我們回帳吧……」

醉醺醺的琅摟著瑤姬甜言蜜語:「月下瑤兒真美。」

荇姒追上前說:「等等,婢子也得侍奉琅哥哥就寢。」

望見三人遠去,紫芈自言自語說:「瑤姑娘真是神仙生活,睡醒就吃,飽暖就睡。奴家待在煙花之地十年,從不賣身,亦沒有人買得起。偶爾有客人下藥都會被我識破。」

雖然是自言自語,但明顯讓旁邊的珵姊聽見。

「真是難應付的對手。」珵姊不悅,但沒有放棄攻陷紫芈。
2020-09-16 20:47:25
聽晚繼續
2020-09-16 20:50:35
珵好恐佈,龜婆黎嘅
2020-09-16 20:50:56
巴打有無讀中醫?
2020-09-16 20:51:48
唔准咁話珵姊姊
2020-09-16 20:52:05
2020-09-16 21:41:20
要是成為一家人
2020-09-16 21:46:44
四海之內皆兄弟
2020-09-17 01:02:53
襟兄弟
2020-09-17 01:25:57
唔好諗住著左我對西瓜
2020-09-17 19:52:04
2020-09-17 20:08:17


在淮水邊儲存了好幾個月的食糧後,琅率領遊牧民北上徐州,終於踏入中原腹地。

所謂中原主要指黃河與淮水之間的遼闊平原,平原橫跨豫州、徐州,官道四通八達,徐州更是咽喉之地,扼守王畿東門,北通兗州,東連青州,南接揚州,因此夏后氏對徐州各方國都看得相當嚴密,亦一直分封心腹支配徐州各城邑。

數徐州最強勢力就是大彭國。當年帝啟在位,啟子武觀在西河起兵叛變,彭君壽帶兵平亂立下大功,深得夏后氏信賴,政治往來最為密切。

「彭城人口數萬戶,軍隊規模亦是徐州最大,大彭國要對付我族猶如獅子撲兔,我們行蹤需要更加隱密才行。」

紫芈在帳內講解地理形勢。她以前在花茶坊招呼達官貴人,每天就是聽他們吹噓見識,因此紫芈對天下事都略懂一二。以往琅的遊牧民在苗蠻地流竄,揚州山林容易隱匿,可徐州就行不通了,大片平原而且商兵往來更密,可以想像大彭國不會任由幾百個不明來歷的人接近國境而不知道,偏偏彭城是交通樞紐更是通往東夷的必經之地。

紫芈續道:「如今夏后氏下令討伐有穹氏,徐州邊境肯定是駐重兵包圍兗州,因此我們只能繞遠一點路前往青州抵達兗州後方與有穹氏會合。」

琅問:「現在青州是什麼情況?」
2020-09-17 20:13:55
「青州位處最東邊,自古為東夷部落之地,不過他們並非所有人都支持有穹氏起兵叛變,當中有效忠夏后國的,也有保持觀望的;但至少青州防備沒那麼深嚴,我們繞路那邊比較安全,就一定要路經彭城就是。」

琅慨嘆:「天下勢力眾多,芈姑娘能夠背誦如流真是厲害。」

「天下方國數十,小國數百,趁現在能記得就記住她們吧,萬一夏后國統一全土,其他國家的歷史也會隨之毀滅,以後再沒有人記得那些小國的存在,就連他們後人數典亦忘其祖,以為自己生來就是夏民。」

「芈姑娘好像很討厭夏后氏有什麼原因嗎?」

「總體來說我對男子都沒有好感,尤其是那些把女子當成貨物看待的。太康荒淫無道,擄獲各國公主幽禁宮中,我只是代替天下女子向他討回公道。」

「那真是太可惡了!珵姊姊說過要多娶妻,但絕不能用卑鄙手段霸佔女子。」

紫芈睜大明亮雙眼,驚訝道:「你姊姊真的這樣說嗎?」

「對呀,難道芈姑娘不同意?」

「同意,只是出自你姊姊口中有點有趣,尤其後半句。」

琅不太明白,只好換別的話題。「聽芈姑娘說起先祖歷史,芈姑娘知道自己是祝融之後,但我連自己生父母都沒有見過,我也一直想打探他們消息。」

「我聽過你的往事,說你的生母只給你留下一件寒光玉,就是那位神女睡覺抱住的東西對吧?」紫芈在花茶坊見過不少稀世珍寶,但沒見過類似的,大概這不是現在中原的東西。

「好像聽見有人喊本姑娘的名字。」在帳篷角落剛醒來的瑤姬抹去嘴角口水,伸個懶腰,滿心歡喜對琅說:「琅!我聽聞彭城有種美食叫涼水白蜜,是透光的蜂蜜喔,而且清涼可口,你買來給我試試吧!」
2020-09-17 20:15:52
就連他們後人數典亦忘其祖,以為自己生來就是夏民。
2020-09-17 20:18:35
紫芈搭話道:「剛才我說了,我們正途經彭城,行蹤需保持隱密,萬事小心為上。」

「琅……」衣衫不整的瑤姬水靈雙眼凝視著琅。

琅站起來答:「我順便到彭城收集情報,我不會泄露身分的。」

「可是你化女裝覆滅巢州之事已經傳遍天下,同一技倆無法用第二次了。」

「我可以陪同琅大人前往彭城。」劍巫自薦道:「保護大人本來也是我的職責,而且是巫山神女之命,我也胹要侍奉神女。」

紫芈說:「記得你們不能帶武器進城喔。夏后國頒佈禁刀令,巢州可以用錢疏通,但在徐州尤其彭城這可是殺頭之罪。」

劍巫放下兵刃回答:「感謝芈姑娘提醒,亦請放心,就算沒有劍我也能駕馭神女劍法,就算賠命也誓死保護琅大人。」

就這樣劍巫貼身護送琅,二人光明正大來到彭城,也沒遇到什麼刁難。

彭城的城牆要比巢州更高更寬,但不及巢州繁華,反而有種肅殺氣氛,街道蕭條冷清,亦難怪琅的部落來到彭城外數十里都沒有被發現。

「士兵都去了打仗嗎?」琅站在空曠街上自言自語。

「琅大人。」劍巫看見客棧前有公佈板,道:「原來彭城附近有妖怪作惡,你來看看。」

公佈板有羊皮畫,畫中妖怪是長毛走獸,頭有一對山羊角,卻長著妖人的面孔,兩頰更塗滿鮮紅胭脂;嘴角有血,齒如虎牙,四腳有狗爪、有魚鰭,後腿之間還露出生殖器官,是一頭奇形怪狀的食人水妖。」

琅義憤填膺道:「世間竟有如此可怕妖怪,百姓怎能活得安落,我一定要為民除害!」

劍巫指向羊皮畫下方。「這裡寫了妖怪的名字。」

「叫琅?真巧合,跟我的名字一樣。」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