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6 Like 3 Dislike
2020-08-28 21:18:11
咁就好啦
幾驚又俾人打到半死要再修練
2020-08-28 21:26:29
以為會又唔夠打
2020-08-28 21:52:16
仲以為即刻變返龍身食左班兵
2020-08-28 22:28:07
個故仲有d 設定仲未講,應該可以變超長故
2020-08-29 20:13:36


劍影拳風,火光迸發,其實琅的巫山武功已經練得爐火純青,神女十二劍更是登峰造極,可是他每一劍都被封豨用拳頭硬生生地化解,兵刃對他居然毫無作用。

「哈哈!本大爺打了三十年拳,雙手早已長繭得無法再長,你的劍在我看來比那話兒還要軟!」

琅見封豨突然大開大合,豪邁揮拳,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內。琅立誓一定要讓看不起自己的人後悔,尤其封豨,要他在陰曹地府追悔莫及。於是趁封豨拉弓直拳,動作大破綻也大,琅伺機使出神女十二劍的「風起雲蒸」,劍影掠空整把劍刃磨出灼熱紅光,直砍封豨右肩。

──砰!

應聲砍下,可是砍不破他的獸毛大鎧,卻見封豨拳風已至;琅側身卸勁,連忙回劍再擋三拳,劍拳相錯反而是琅的手腕酸得麻痺。封豨乘勝追擊,這頭野豬以用不盡的力氣再轟三拳,而琅提劍時手卻不聽使喚──

「琅兒……」

拳間腦海掠過女姜的身影,還有夷陵木家三口,還有被封豨抓起來當奴隸的少女──即使無法提劍,琅亦拼盡力氣從左掌迫出真氣,隔空連接三招;琅是越戰越強,面對強大敵人反而讓他獲益良多。

「還是不足夠。」琅重新握著自己右腕,心道:「只有這樣不足以打敗封豨,封豨力氣比我強,而且刀槍不入,唯有克服這兩個難關才能殺死他。」

琅眼球急速上下左右轉動,把場上一磗一瓦統統刻在腦海,所有細節都記錄在心,小至一片落葉以什麼角度落在地上哪個位置都沒有錯過,就算是路邊小石只要能夠利用都要利用。
2020-08-29 20:18:44
2020-08-29 20:25:31
「對了!」琅心生一計,剛才御氣化劍,反其道而行說不定會有奇效。

不過琅喜形於色,惹來封豨懷疑,忖道:「微風……風向變了。那小子一定在盤算什麼。」

琅右手架劍,左手藏於劍後。他想起小時跟母親採蠶捻絲,二指攪轉,模仿當日瑤姬傳聲入密,指間捏出如絲真氣潛伏地上,成功瞞過了封豨雙眼。

封豨則先聲奪人:「哈!你以為我是巫山那些嘍囉只要耍些小聰明就能打發嗎?」

兩步震天地,封豨奔琅出拳──卻見琅全身纏霧,瞬間風雲變色,迷霧籠罩龍宮,同時琅影消失在雲霧中。

封豨停下腳步,耳聽八方,聽地上落葉飄動,立即旋身往聲音方向轟出一拳,拳風瞬達十尺之外,應聲有人慘叫倒下。

「你中計了!」

琅猛地從高空撲下,趁封豨沒有防備橫空出劍!可是封豨全身肌肉發達,任何在三步以外的攻招他都能夠以速度彌補破綻;手臂更有筋肉撕裂的聲音,封豨以超越凡人肉體的速度搶先出拳,即使琅收招橫劍格擋亦整個被擊飛半空,半空中琅伸出左手不斷想抓住什麼──

「抓到了!」

琅如砲彈被封豨轟飛,可是封豨身後同樣有旋轉凶光以相同速度飛襲!

而且那並非石刃的劍光,封豨心感不妙,打算迴身閃避,卻發現旋劍的速度竟不下於他自己,當看見青銅劍時劍刃已經打橫往脖子劈來!

原來琅釋出迷霧擾敵就是想借封豨之手誤傷青銅兵,好像他的捻絲真氣在地上延伸盜劍,最後借封豨打自己的力隔空御劍一扯,就像扯線木偶般,青銅劍變成旋轉的飛刀從後偷襲,要把封豨的人頭砍下──
2020-08-29 20:38:30
「唔!」

應聲砍在封豨的脖子,他一時無法呼吸,就像被人掐住頸部,當場嘔吐,卻沒有被砍死。這不是他的頸硬,只不過旋劍砍來之際剛好是劍柄打在頸上,一半成功的機會琅卻賭輸了,結果沒有殺死封豨反而露出了馬腳。

「嘖,」封豨摸著自己脖子,運氣怒吼:「無處可逃了吧!」

語音未落,封豨已經逮住了琅,在面對面的距離往琅的心臟猛力槌去──

琅來不及格擋,一切已經太遲,沒有人能夠垂下雙手硬接封豨的拳而能活命。

然後一切景物都靜止下來,整個世界都褪了色,唯獨是琅嚇得雙腿發軟向後跌了一跤……他嚇得目瞪口呆,因為他坐在地上卻看見另一個自己站在面前,與正要拳頭揮下的封豨同樣全身靜止,彷彿魂魄出竅,琅心想自己是不是已經死了。

「琅!」

聽見有人喊自己的名,琅爬起來看見瑤姬撲向自己,她還差點哭了出來。

「發生什麼事了?其他人為什麼都沒有動?」

「不是人沒有動,而是太陽沒有動。」

單色的世界裡,只有洞庭龍君和瑤姬一樣正常,緩緩走來說:「封豨這一拳打下來你必死無疑,老夫把洞庭國的時間停住了,才得以這樣跟你談話。你現在應該知道什麼叫不自量力吧?」

「不,我差點就能手刃仇人,只是差一點點!」

「那一點就是絕對。封豨是夏后國的大將,夏后氏是上天選定管理萬民的王,如同天上太陽是絕對的存在,就算你武功再高都無法殺死封豨,因為他受到了天的眷顧。」龍君說:「受眷顧的人,無論如何都能死裡逃生,化險為夷,這是天意。你既然在巫山學過占筮,你應該很清楚天意不可逆的道理。」
2020-08-29 20:46:06
聽日休息,星期一繼續
2020-08-29 20:49:03
休息下 星期一晚見
2020-08-29 20:56:01
感謝支持
2020-08-29 20:57:15
2020-08-31 20:08:29


看見舜和二妃從陵墓走來,琅有點不放心地問:「幾位不是已經死了嗎,你們真的不是來接我上路?」

「蠢材。你以為自己是誰要予一人接你上路?」舜聲如洪鐘,氣宇不凡,畢竟他曾是天下的共主、萬王之王,彷彿在他身上散發著帝王的氣牆。他告訴琅:「封豨要你死,我要你活;封豨那拳你接不下,我替你接下。」

琅毫不客氣地笑納舜的好意,拱手道:「感謝閣下出手相助,此次我大難不死,接下來定必不負所託,手刃封豨。」

「真是蠢鈍如豬,你知道你已經犯了兩個錯嗎?」在舜眼中琅果然也是個乳臭未乾的小子,舜說:「首先我的目標不是那賊子的爪牙,我要整個夏后氏滅門。第二,你覺得你自己憑什麼能打敗封豨?」

「就算打輸,我也要打到贏為止。我有不殺封豨不行的理由。」

「好,唯獨不認命的這個眼神我最欣賞。」舜說:「就算能力再高,如果他沒有這種決心就不配我傳他武功,那人也於我無用。」

琅充滿期待地問:「那麼舜大人要親傳我《蒼悟遺書》上的武功嗎?」

「笨啊,那些武功你自己看就行,何必要我出手。我教你的,當然是遺書上沒有的功夫。」舜抬頭望洞外天空,皺眉道:「不過時間有限,太陽快要繼續上路,我唯有先傳你『龜蛇蟄神功』。」
2020-08-31 20:15:51
琅來不及反應,舜已經出手點他任脈的璇璣、紫宮、膻中三穴;再抓住琅的肩膀反到背面,電光火石又點他督脈的三穴。琅頃刻麻疹,好像身體變得不屬於自己那樣。

舜解說:「入冬,龜蛇伏蟄土下,竟冬不食,卻能定氣養神,延年益壽。只要封住剛才那幾個腧穴,就能像龜蛇那般佯死,保住性命,這樣我才能傳你更厲害的功夫。」

「佯死……」琅第一個想起珵姊,說:「如果珵姊姊見我死了,她一定會陪我上路,我不能欺騙她。」

瑤姬答:「我會說服她的。只要琅你把她的秘密告訴我,然後由我傳告給她,她就明白這是琅你的意思。」

時間所剩無幾,舜一直在旁催促,琅立即想到便召瑤姬過來耳語,瑤姬聽見所謂珵姊的秘密便臉紅起來。

「這、這個真的有效嗎?」

琅答:「嗯,珵姊姊聽見一定知道是我。」

「閒聊夠了。」龍君說:「老夫的法力只夠撐到這裡,三聲後太陽就會繼續轉動。一、二、三……」

說時遲那時快,世界恢復色彩,琅的魂魄歸位,同時封豨的拳頭已經打到胸前,琅卻來不及格擋!

──砰!
2020-08-31 20:24:07
一隻無形之手從琅的心臟穿出,接下封豨的拳後煙消雲散!琅胸口劇痛,他分不清究竟帝舜有沒有出手相助,只是覺得自己呼吸困難,腳步輕飄飄的,雙眼反白就後仰倒地……

「真弱。」封豨走近琅,用腳把琅踢反轉身,然後蹲下取走他綁在腰間的《蒼悟遺書》。

「不會吧……琅!」珵姊激動斥喝封豨:「竟敢傷害我家的琅,就算你把洞庭屠光我也不管,我要跟你同歸於盡!」

「哇,琅的姊姊別衝動!」瑤姬連忙抱住珵姊,卻差點被珵姊摔倒。

「別擋我,即使我無法與封豨同歸於盡,我也不能讓琅獨自上路!」

「慢、慢著,妳聽我說!」瑤姬跳到珵姊背上,用盡九牛二虎之力捉住她,並對她耳語:「妳右邊的乳頭特別敏感對吧?興奮時還喜歡吸吮手指……那樣真的會舒服嗎?」

「妳拉著我就是要我聽妳說……這些……」珵姊才冷靜下來,不過封豨似乎意猶未盡。

「不是要來殺我嗎?妳不出手就輪到我了。」

正當封豨想著如何處置洞庭國逆賊之際,忽然有士兵跑來傳話,而且封豨聽後神色凝重像是發生什麼大事……
2020-08-31 20:30:07
此時的琅,他只感到身體往下沉、往下沉。他看見有氣泡浮在眼前,飄浮的氣泡漸漸變小、遠去,不經意間自己被湖水包圍,同時琅感覺背脊著地,看來已經沉至湖底。

「哈哈。雖然思考愚鈍,但資質不錯,身體馬上就記住了『龜蛇蟄神功』。」

突然間,原來清澈的湖水變得混濁,捲起密集氣泡的牆,咕嚕咕嚕的有巨大黑影游來;氣泡散開,竟見蛟龍騰飛,氣吞萬丈,凌駕在琅的頭頂。雖然是蛟龍模樣,不過琅認得出這是帝舜的聲音。

「昔日虞舜已死於蒼悟之野,在你眼前的是湘水神,這才是我現在的名位。」

湘君舜化身蛟龍,龍鱗閃閃散發五彩光華。雖說琅不是第一次看見神仙,但親眼看見蛟龍真身,不禁肅然起敬。

「湘、湘君閣下,請問現在是怎樣了?我被封豨打暈,那其他人呢?」

「時局已經變化,那賊子奪去《蒼悟遺書》便離開洞庭,你不用擔心其他人,先顧好自己吧。雖然我替你化開那賊子的拳勁,但你亦非毫髮無損,尤其拳勁入血;普通人就算沒有硬接封豨的拳,拳頭打在身前半分也也得死了。只不過你身負神功才能保住性命。」

「是嗎,湘君說的神功是什麼呢?」
2020-08-31 20:35:27
「哈哈,封豨那賊子也是胡塗,明明他們的目標是《五帝奇書》,卻只拿走本王的《蒼悟遺書》,對高辛氏的《十二經水書》則視而不見。」

「咦,原來母親留給珵姊的寶物竟是《五帝奇書》之一?」琅追問:「湘君也讀過《十二經水書》嗎?」

「我沒有見過其書,不過昔日我有臣子跟你們呼吸吐納如出一轍,他正是高辛氏帝嚳與有邰氏姜嫄之子棄,所以我對於十二經水運氣方法亦略知一二。十二經水取自天下十二名水,對應體內十二正經,想必湖湘之水亦包括在內。」

琅附和道:「足太陰外合于湖水,內屬于脾,湖水對應的是足太陰脾經。」

「小子,你這樣隨便把家傳武學告訴我可以嗎?」

「湘君也不是授我武功嗎?晚輩不明白有什麼問題。」

「好吧,小子你愚笨正直,亦毫無機心。既然湖水對應足太陰脾經,脾臟主血,能淨血活氣,那我就替你打通足太陰經,助你經水神功再上一層。」

語畢,湘君舜咆哮龍嘯,湖水化成一道一道真氣,從四方八面穿插琅身上穴道;琅頓時血氣沸騰,猛地醒來──

「琅!」

睜眼第一個看見的人是珵姊,她憂心說:「嚇死我了。見你沒有脈搏,我真的不敢想信你還能夠醒來。」

琅回神過來,緩緩回答:「我好像在夢中看見湘君帝舜,他傳了我佯死的功夫,能夠延緩脈象,就像冬蟄的野獸能不吃不喝近乎死以過冬。」
2020-08-31 20:41:12
珵姊緊張追問:「那位還大人還說了什麼?」

「他更授我湖水水勢,助我修練十二經水功。」琅反問:「封豨他們呢?」

「抱歉,姊姊保護不了你,《蒼悟遺書》被那廝搶走了。不過夏后國好像發生了事,我看他匆忙離去,我們才倖免於難。」

琅捉住珵姊的手說:「不行,不能讓封豨離開!要是夏后國得到《蒼悟遺書》肯定變本加厲,封豨肯定更加肆無忌憚!」他又轉向告訴瑤姬:「瑤姑娘,拜託妳馬上以飛鳥傳訊,告知劍巫率領巫咸壯士下山,我要在夷陵一決雌雄!」

珵姊問:「可是琅你才剛受了重傷……咦?」珵姊替琅把脈,不但脈象正常,內勁比以前更加雄厚,看來琅真是遇到神仙奇遇。

「別忘記帶上這個。」

洞庭龍君打斷二人,並命令兒子荊遞上雙劍贈予琅。「這是舜的配劍,以二妃命名,即娥皇女英雙劍。舜希望你能夠用這雙劍砍下夏后氏的首級。」

琅接過了劍,左右揮舞娥皇劍與女英劍,劍鋒凌厲,削鐵如泥,劍身更有靈氣。

「喔,是娥皇和女英耶。」瑤姬在琅身後說著。

於是琅轉身回來,竟看見兩名姣好女子,身體卻仿若透光;長紗飄逸,裙擺卻浮於地上數寸,嚇了琅一跳。

「妾身是奉夫君之命來監看琅公子,確保公子不會走上歧路,請勿見怪。」二妃如是說。
2020-08-31 20:41:22
聽晚繼續
2020-08-31 21:52:15
珵姊緊張追問:「那位大人還說了什麼?」

係咪多咗個還字?
2020-08-31 22:12:00
2020-09-01 01:24:45
收鬼魂入後宮
2020-09-01 02:20:22
牛鬼蛇神觀世音菩薩都收
2020-09-01 03:14:27
同本王一樣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