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6 Like 3 Dislike
2020-09-21 20:46:56
村內隨即嘩然,有人概嘆后羿戰死,有人則大讚后羿死得好,這樣終於平息戰亂,被徵召的男子也能夠回村團聚。

騎馬長官喊道:「這就是彭夷大人為百姓帶來的喜訊,大家還不感謝?」

零散聲音被逼回應:「感謝彭夷大人。」

官兵聽罷滿意,便策馬離開,趕往其他村落傳訊。而琅則不敢相信后羿已死,那麼世上還有誰能夠對抗夏后國,自己何日才能夠到陽翟見娘親。

「不一定是這樣……」老翁喃喃自語:「后羿大人不會輕易被殺,一定是彭夷在自誇罷了。」

琅無言望著老翁,這裡雖屬夏后國土,但包括老翁在內也有不少人默默支持后羿,把希望托付在新王身上。這些人將不會聽從官兵命令,反而要在門外掛上黑緞,以哀悼后羿戰死。

同樣事情亦在伯明國內發生。

「伯明大人。后羿大敗,東夷大勢已去,我們只能順天而行。以後夏后氏一定會把叛亂勢力連根拔起,所以今天才昭告天下,命令家家戶戶張燈結綵,表面普天同慶,實質暗藏殺機,好一招笑裡藏刀。」

伯明君召來謀臣商討,大家看法一致。「夏后氏的意思我懂。只要有人不掛紅彩,就算只是同情后羿戰死,其心亦可誅。明日子夜,先從城南里坊下手,以紅彩為記,把所有不遵命的人全部抓起來以儆效尤。」

如是者,一夜之間城裡就有百戶人家遭投獄,或流放城外徭役。其他臣屬夏后氏的方國亦加緊步伐抓捕同情后羿的人,要把任何潛藏造反的思想扼殺於微。
2020-09-21 20:47:09
聽晚繼續
2020-09-22 09:56:37
寒浞: 係各位網友
2020-09-22 11:10:15
都係神黎
2020-09-22 20:18:56


第二天,琅又拖來一車乾肉來到農村,但今天村子看不到人,家家戶戶都在門外掛著紅布,閉戶不出。無人的廣場氣氛詭異,遠處的田地傳來惡臭,引來一大群烏鴉在密雲上空盤旋鳴叫。

琅有點不安,便在村內徘徊一會,突然砰的一聲,他看見有戶房子大力關上木窗,大風吹起門前一塊骯髒紅布;至於隔鄰的房子正門沒有掛上紅布,反而門外存水的陶器統統被砸碎。琅放眼再看其他村屋,有的大門打開見到裡面雜物散落一地;還有一戶牆上血跡斑斑,血痕從門口拖到村口,沿路泥面更留下激烈打鬥的凹陷痕跡。一想到烏鴉最喜歡吃腐肉,琅便不敢走近田地察看。

「一定是那些村民沒有聽從命令,被官兵抓走……」琅喃喃自語,世道無常,自己卻無力阻止。昨天他回到部落探望剛出世的嬰孩,但如果他投胎偏一點生在農村,可能就鏡花水月掠過短暫一生。

此時一間石屋牆後有男孩探出半邊臉,一直緊盯著琅,鬼鬼祟祟。小孩以為琅看不見自己,就一直保持相同姿勢躲在牆後偷看。

琅看見連孩子都不敢接近自己,他只好遺下裝滿乾肉的木輪車便離開村子。

如今后羿生死未卜,但琅把消息隱瞞起來了。部落裡大部份都是有扈氏的遺民,琅答應過他們要助有扈氏復國,君子言出必行。而且琅看過農村那模樣之後內心不安的預感就更強烈,因此回到營地便馬上吩咐族人收拾細軟,明天再次起行,不能停下腳步。
2020-09-22 20:28:24
「孩子你不該出現在這裡。」

營地外的樹林裡,劍巫發現有位不速之客,正是剛才躲在牆後偷看著琅的農民孩子。孩子雙眼天真無邪望著劍巫,卻言又止,良久,才點頭道謝。「謝謝你的食物。我和媽媽已經餓了很多天。」孩子率直說。

劍巫嘆氣,便拿出水果放到孩子手上,叮嚀說:「快回家吧,你父母會擔心的。」

「謝謝姐姐。」孩子便急步回頭走了。

其實劍巫有俠客心腸,她想成為正義的劍,賞善罰惡,鋤強扶弱;她想把更多食物送給那孩子,不過自己只是部落的僕人不能自作主張,幸好琅今天一大早就跑去賑濟農村。

「劍無法選擇主人,但至少我十分幸運。」

相比起大彭國的暴君,抑或夏后國的霸王,琅就是亂世中的奇珍異類了。

夜幕低垂,部落族人過了最後平安的一晚。到破曉時分,琅的不安預感終於成真。

「琅大人!神女大人!」劍巫喊聲驚醒了琅。琅睜眼起床,看見她驚惶地說:「大事不妙,南邊山頭十里之外發現了大批官兵,很可能是衝著我們來!」

琅他們駐紮在大彭國與緡國交界,從南方而來即是彭城的軍隊,他們千里迢迢進軍此地不會是偶然。

「立刻打鑼喚醒所有人。」琅扶醒床上荇姒說:「荇妹,妳去找珵姊幫忙,部落先交由妳們指揮了。」

「琅哥哥你要到哪裡?」

「我去看看那軍隊的規模。」琅吩咐劍巫:「妳帶我去發現軍隊的地方。」
2020-09-22 20:40:33
鐺──鐺──鐺──

天色剛亮,銅鑼警鈴便在山中迴響,嚇得天上群鳥亂飛,地上眾人赤腳跑出帳篷,始知道大禍臨頭;才剛產子的婦人一拐一拐抱著嬰孩走出空地,其他人則大力呼喊叫其他族人起床。亂世之中,任何人都可能隨時丟掉性命,有扈氏被罰為奴本應很清楚才對,只是半年的自由日子讓他們忘記了危機,現在被喚醒了。

「戰爭……戰爭之神終於找到我們了。」

「夏后國真的不肯放過我們嗎?」

眾人擠擁到營地中間,不安的情緒夾雜吵鬧的銅鑼響聲,百人圍在荇姒面前求助。荇姒回答:「婦女和小孩先幫忙收拾輕便行裝,我們要放棄營地離開了。」荇姒又對部下的失度說:「你召集族內所有男子備戰,這是為了家族而戰,這將會是一場光榮的戰鬥。」

「──不必備戰。」琅與劍巫速去速回,回來空地告訴族人:「大彭軍旗浩蕩,是正規編隊千人以上,我們即使應戰也毫無勝算,徒增傷亡罷了。」琅安撫眾人說:「但你們無需擔心,既然大家把性命託付給我,我不會讓你們任何一人有事。我本人才是夏后氏的眼中釘,大彭國的目標也只有我一人,我決定單騎引開敵軍,你們所有人就把握時間往相反方向逃跑,一定不會有事的。」

族人面面相覷,有人喊話說要奮力一戰,但強弱懸殊更多人選擇退後。雖然對不起巫王琅,但這是聽起來最能保命的方法了,畢竟他們只差幾步就能離開徐州進入東夷領土與有穹氏會合,而且不知道后羿已經戰敗。

珵姊推開人群大叫:「琅,這樣做太危險,姊姊要跟你一起共存亡!」
2020-09-22 20:50:23
「珵姊,妳我有鳥兒溝通的方法,待我們分頭行事,便得靠妳留在族中聯絡。」琅握拳起誓:「相信我一定會平安回來的。」

「琅……」珵姊內心掙扎,「姊姊一定相信你,但我又很擔心。」

劍巫自告奮勇說:「我會誓死保護琅大人平安歸來。」

而瑤姬亦感不安。「我、我也要保護琅。」

琅搖頭道:「瑤兒妳是天廷的神女,如果向夏后氏動手一定會被天廷責怪,我不想妳在龍君面前被教訓。」琅輕拍瑤姬的頭,笑言:「而且妳們真的太擔心了,我把經水神功練至第三重,還精通了蒼悟劍法,五帝奇書學了兩本,那些人傷不了我。人多反而會有顧累。」

「真的嗎?」

「千真萬確。妳們把握時間往西面逃跑,我們再用飛鳥聯絡。」

此時劍巫已經挑選了兩匹最快的馬,琅翻身躍到馬背,拉韁便踢起灰塵揚長而去。

雌雄雙馬奔馳,琅對劍巫說:「千萬不要戀戰,我打算擾敵一番便立即退卻,作誘餌轉移大彭軍隊的視線。因此我們要在馬背上作戰,不能停下來……」

「對不起琅大人。」劍巫打斷了琅的話,愧疚說:「大概是因為我的不慎讓敵人發現了我們營地。昨天那農村孩子追蹤我們來到營外,但我不以為然放走了他,他可能把營地位置報告給官府……」

「也只是妳的猜測。」琅說:「再者也不是劍巫的錯。任何人看見那孩子骨瘦嶙峋,都不可能對他懷有戒心,只會想如何幫助那孩子,這才是人們之間最原始的關係,大家互相信任。看看今天爾虞我詐,大彭氏嚴刑峻法動輒處死平民百姓;百姓不信任王,王也不信任百姓,那國家已經病入膏肓。我想建立一個大家不用猜疑,能夠彼此信任的新天地,這是我這半年來所得的感想。所以我信任劍巫,妳也應該信任我的決定。」

「琅大人……」劍巫醍醐灌頂,望著琅颯爽策騎的背影,深呼吸後把煩惱拋諸腦後,現在只需要成為琅的劍替他披荊斬棘,把一切交給琅。
2020-09-22 20:50:33
聽晚繼續
2020-09-22 21:26:59
游同塵蘇梓我同琅三位主角各有不同,但我最頂唔順琅。有咩理由個人咁純真但講嘢句句都正中班女下懷扼到咁多人上床
2020-09-22 21:34:02
本王先係有血有肉嘅真英雄
2020-09-22 21:45:07
所以無呃,全部都係真心
2020-09-22 21:53:13
蘇哥係反英雄
2020-09-23 02:51:03
發現追兵係女人,姦哂佢地
2020-09-23 04:17:18
係時候要出外傳
2020-09-23 05:17:42
大壞蛋
2020-09-23 12:01:58
咁就live咗
黑貓太短滿足唔到我
2020-09-23 12:59:04
you are fake news
2020-09-23 20:16:02


百支軍旗在山丘線上起伏飄揚,甲冑方陣整齊列隊,軍中將領向彭齊報告:「彭大人,巫賊營地有兩騎正往這邊,其中一人正是巫賊首領。」

彭齊是大彭氏君主彭夷之弟。在兄長輔助太康征夷期間,當發現有荊州來的遊民時,彭齊便派人收集情報,收買部落族人,鎖定了琅的存在。

「巫賊頭子凶狠狡滑,他單騎而至必然有詐,全軍準備!今天一定要見到賊頭屍首。」

將領命令:「弓箭手上前!」

大彭國士兵訓練有素,腳步聲一同踏前,在號令鼓聲下搭箭迎戰;看見兩騎山下橫出,半月弓弦斜向天空齊放!千矢掠空,箭如雨下,琅左手執韁,右手劈劍一陣狂風掃落箭雨,身後劍巫亦以石劍織出密集劍軌擋住一波──

突然劍巫的坐騎嘶叫踢蹄,劍巫拉韁驚道:「糟了,馬兒牠!」

始終並非見慣戰場的戰馬,馬匹驚惶失控使得琅與劍巫如同身陷泥沼。彭齊見狀,下令乘勢追擊,在第二波的箭雨掩護下百騎兵分兩路包抄二人,連同剩下的步兵列陣衝向琅和劍巫,千人齊發,大地震動。

看見人浪撲來,琅遞劍給劍巫說:「帶上女英劍殺敵吧。」

「好!」

敵軍殺到,女英銀光出鞘,劍飛馬翻,勢如破竹。琅則召來八風雲霧,霧隨劍起,以雲霧劍氣見敵殺敵,以一敵百如同斬瓜切菜。
2020-09-23 20:30:27
趁尚未陷入混戰,琅喝:「準備撤退!」

時機恰到好處,二人與彭軍先鋒稍為接戰便立即拉韁調頭,脫離步兵追擊。山上彭齊見狀大急。「怎麼兩個人都抓不到,全部人給我一起上!」就連他亦親自策騎,伴隨數十精騎出陣。劍巫瞄見到敵方首領,心想機不可失,便回頭躍起踏著彭軍人頭,跨百步劍指彭齊!

「領劍!」

彭齊瞪眼,馬上拔劍撩天,與凌空劍巫對砍三招,不失氣勢。劍巫沒料到大彭氏二當家的劍法竟與自己不相上下,可是她有女英劍鋒利無比,數招就把彭齊手上的青銅劍砍出崩口;她再回身踏著其他人頭,繞圈又向彭齊出劍,這次招招瞄準彭齊死穴,彭齊殘劍逼於救援處於被動,看起來並非高明劍招,可是劍巫的本能反應卻在警告──

「劍招變快了?」

節奏驟變,彭齊劍尖迴旋打圈,一圈三響,捲起猛烈迅風,轟聲震開劍巫手中劍!劍巫右手手腕登時腫起,整個人打轉倒地,十數長矛已經交叉襲來攔在她身上。

「留她一命。」彭齊朗聲道。

琅擔心得下馬跑來,彭齊便道:「看來這女人是你的相好,如果不想看她被當眾凌辱,就棄兵投降吧。」

其實彭氏就是祝融八姓之一,剛剛彭齊使出的就是祝融八式的第三式「力拔三垣」,一招凌駕神女十二劍。

結果琅遭百兵包圍。他因為劍巫遭挾持而無法反抗,只好默不作聲,指頭按壓劍柄,始道:「巫王琅在此,你們目標只是本王,用不著傷害他人。」
2020-09-23 20:32:01
唔知點解冇咩動力追
2020-09-23 20:36:23
琅拋劍於前,劍身著地,旋即娥皇執劍躍起,轉身劈開劍巫身上刀槍!同時包圍琅的士兵發難,琅即運功震開二人,浣紗捏氣連環擊退四人,但又見八刀襲來;琅提臂擋刀,彭國大將在亂軍中刺槍插在琅的大腿,琅當場跪下──

「琅大人!」當劍巫與娥皇女英趕及驅散敵兵時,琅已經身中多刀,全身浴血。劍巫連忙抱起虛弱的琅,二妃則在旁開路,好不容易才把琅抱近坐騎,馬兒又遭亂箭射殺,在眼前砰聲倒地。

劍巫只好背著琅拼死逃跑,而二妃就在左右掩護,二人交互使出蒼悟劍法,天衣無縫,助劍巫總算拋開追兵,可是又有騎兵追來。她慶幸逃到林中騎兵才慢下步伐,但早晚也會被追上,該怎麼辦?每過一刻,琅的身體好像就變得更輕,就像輕煙那樣快要在自己背上消逝。

「琅大人!不要死!你還要活著救回母親呢!」劍巫背著浴血的琅邊走邊喊:「還有神女大人、珵姊、荇姒姑娘……」

忽然森林傳來鼎沸人聲,而且不是身後,竟是前方,難道已遭敵兵包圍?

「──放箭!」雄渾女聲從深處喝出,同時叢林間有木矢迎面飛射,掠過劍巫射向身後,便聽見慘叫迴聲。

究竟發生什麼事?有另一批人埋伏在森林裡面嗎?但儘管如此劍巫亦只能硬著頭皮往前衝。

她不知道其實彭齊同樣動搖。明明巫賊就在眼前,只差一步就能取他人頭立功,彭齊邊追邊道:「提高警覺,可能是巫賊伏兵,你們──」
2020-09-23 20:42:09
聽見士兵嚎叫倒地,彭齊馬上凝神察看,感覺叢林危機四伏,更有半月刀勢橫空劈來──彭齊即豎劍格擋,卻被對方蠻力硬生生打退數步,居然是一個雄赳女子攜刀攔路。

「妳是誰竟敢攔官兵的路!」彭齊出劍,女子則抱刀迎劍;刀勢凌厲,招式變化猶勝神女十二劍,更何況彭齊只會一招。雖然這一招是他的殺著,出招必見血;彭齊蓄勢待發,內力貫注劍尖加速──

但見長身女子步法飄渺,她使出的正是「八卦刀法」,蘊藏伏羲先天八卦的精妙,記於《龍馬寶典》,由太山仙翁親傳──

「乾字訣!」

女子刀法迅猛,彭齊卻因為之前與劍巫交鋒,此時刀劍交錯青銅劍竟被應聲劈斷!彭齊面色蒼白,趕緊退後。

「可恨!」彭齊踢開身邊侍衛奪劍,意圖再戰;卻聽見森林傳來百人迴響,隱約更有戰鼓鳴動。

「又是伏兵!」彭齊青筋暴現卻束手無策,他察覺危機,痛恨巫賊詭計,只好帶兵撤退。

劍巫才鬆口氣,雙腳一軟便趴到地上。女子走來說:「我叫姜蠡,你們不用慌,已經沒事了。還有妳背上的是南方將星,一定化險為夷。」

姜蠡得意笑道,看她無心說謊,但劍巫不知道為何姜蠡如此自信。她亦聽不懂什麼南方將星,但至少對方救了她和琅的命。
2020-09-23 20:42:22
聽晚繼續
2020-09-23 20:44:44
可能主角太單純
每次寫新野都係挑戰,黑貓諗下有咩可以改進下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