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6 Like 3 Dislike
2020-08-23 06:14:51
當年你不舉話要大叫俾成村人知嗰幕真認經典
2020-08-23 09:34:17
2020-08-23 10:29:30
感謝支持
2020-08-23 10:29:42
感謝幫推
2020-08-23 14:50:10
真正嘅巫王已經死咗,哩個係女人扮嘅
2020-08-23 15:11:42
真巫王無死,而且都係女人,但係俾女人扮既假巫王囚禁左係密室
等我執翻本四十二章經先
2020-08-23 15:28:01
哩隻故好悠閒,打場架就一年,老母都死咗唔駛救喇
2020-08-23 16:03:40
要苦練出山,無得十秒內救老母
2020-08-23 20:15:00
加速
2020-08-23 20:16:58
語音未落,堂下屏風斷成兩截,劍巫仗劍飛出,迅雷烈風劈下起雲子,擲劍直穿飛鳳子,再奪劍連砍三人,一氣呵成,嚇得其餘門眾不敢妄動,即使群鼠包圍持劍的猛虎亦無所為。

不過他們的目標也並非要取劍巫的命,此時大殿兩側又有淨壇公帶人馬破窗而入,呈雙重包圍之勢,就算劍巫有三頭六臂今天也難保琅的性命。

「找到了!」門人指向劍巫身後的木椅,「他們藏在木椅底下!」

埕姊抱著沒有知覺的琅,而劍巫則擋在二人前面。但她心知不妙,心想只能殺個魚死網破;忽然強光從窗外閃來,轟隆巨響,大殿屋頂就被轟出大洞,又有燒焦木頭掉落殿上剛好隔開了劍巫和淨壇公等人。

「是打雷?」淨壇公大驚,「這季節怎會打雷?」

劍巫馬上跟珵姊打眼色,珵姊便抱著琅從天花大洞一同躍走!淨壇公派人追截,可是第一批躍上屋頂的統統變成死人掉回殿內,大家都怕了劍巫不敢先行。只有六十門人不足夠攔下劍巫,結果淨壇公只能眼睜睜看著琅等人越過巫咸門的圍牆逃往峰外,遁隱林中。

巫山之大,一時三刻難以找到他們行蹤;除非是巫山神女,她遣山鳥為珵姊三人帶路,一路跑到谷中一處瀑布,瀑布下的山洞原來是瑤姬其中一處避暑聖地。

「總算逃出來呢,剛才真看得讓人擔心。」瑤姬懶洋洋說:「要是本姑娘指導的人這樣簡單死掉那就真的虧死。」
2020-08-23 20:24:13
珵姊小心翼翼把琅放在地上,懇求瑤姬說:「琅體內真氣決堤傷及臟腑,請神女大人救救他吧。」

「嗯,妳用內功穩住了他的真氣,不錯。但跨過鬼門關還得靠他自己調節真氣運行。」瑤姬偷看一下珵姊憂愁的臉,便自信滿滿地說:「不用愁,只要給他養氣就行。攝取先天真氣,煉製內丹,養氣益血,琅的內傷自然痊癒。」

珵姊無助地說:「可是琅如此傷勢不可能養氣益血……莫非神女大人有仙方可以救活他?」

於是瑤姬拿著一棵草在珵姊面前搖晃,該草青翠如玉,光澤洞窟。

瑤姬說:「這棵仙山瑤草吞日月光華,吸天地靈氣,用來補足琅真氣虛耗可謂綽綽有餘了。」

珵姊受寵若驚。「我聽說古人上山採藥,唯獨這株瑤草萬萬不能採,我以為這是神女大人的化身。」

「當然這棵草對我很重要,但琅比較……」瑤姬臉紅起來,嚷道:「總之人家不是因為待在山上太無聊難得有人陪我解悶又對我很聽話才不忍心讓他如此死去,快給他吃下仙草,而且要整棵吞下,別浪費食物。」

珵姊接過瑤草,畢竟洞窟中沒有炊具,她只有一種方法餵藥;先用口咀嚼瑤草,再親口餵給琅吃,如魚兒相呴以濕,相濡以沫。

劍巫則返回洞外戒備,防止任何人接近瀑布。這山洞無路可退,若被巫王發現,琅的處境就會相當危險。可幸劍巫擔憂的事情沒有發生,琅在洞中度過難關,翌日呼吸已經平復下來,瑤姬瑤草果然是仙丹妙藥。
2020-08-23 20:33:29
「──有發現巫王他們的動靜嗎?」

珵姊走出洞外,今天天空放晴,萬里無雲,映照白山白樹都十分耀眼。

劍巫回答珵姊:「暫時看不到有人接近。琅大人情況如何?」

「好多了。都是託妳的福,昨天若非妳全程保護琅,琅也無法走到這裡。」

「我打傷過琅大人,現在算是賠罪。」

「妳還記住那些小事喔,真是個認真的人。果然琅應該要娶妳當老婆才對。」

「又是這種事情,等大人醒來再說吧。」劍巫攜劍站起,說:「我到附近打獵準備食物,山洞就拜託妳了。」

雖然她們不知道,琅在山洞裡剛好醒來。

「咦?這裡是什麼地方?」

琅睡眼惺忪,見自己置身洞中,還有瑤姬坐在旁邊半睡半醒,不知發生何事。

「哦,你終於醒了。」瑤姬也刷著眼睛,好像很睏的樣子。

琅問:「我怎會睡著的?」

「你忘記你在比武台上,因為真氣反噬差點幹掉自己嗎?」

「對耶……我中了巫蛇之毒,連走路都好像被蛇咬心肺,怎麼現在沒事了?」琅大力拍打自己身體,一點痛都沒有。

「因為你吃了我的瑤草啊,還不懂得感恩。」

琅連忙拱手低頭:「感謝瑤姑娘救命之恩,琅沒齒難忘,願意做任何事情報答瑤姑娘。」

「嘻、嘻嘻,很久沒有人這麼崇拜我了。」瑤姬托著腮頰盯著琅說:「那些山鳥純粹因為懼怕我,劍巫還好就是太過沒趣,始終是琅你討我歡喜。」

看見瑤姬笑得燦爛,琅想起瑤姬在虛歲十六就香消玉殞,之後葬身仙山魂依瑤草,單獨度過不知多少寒暑才得道還以肉身,忽然心生憐憫。
2020-08-23 20:37:53
「瑤姑娘一覺醒來已過百載,獨自在巫山上一定很寂寞。」

「欸?」瑤姬低頭嬌嗔:「是啊,有問題嗎?」

瑤姬不老不死,相反琅已經長得比瑤姬高,在他眼中瑤姬就好像是自己的妹子。

「好想知道更多瑤姑娘的往事呢。」

「我嗎?我可厲害了,我爹爹是神農氏炎帝,世人都尊稱爹爹作三皇的地皇。」瑤姬說起往事,表情變得柔和。「我也沒有丟爹爹的臉,我可是文武雙全,又長得漂亮;所以爹爹很疼我,瑤兒瑤兒的整天都陪我玩……不過十五歲那年,女娃姐姐不幸溺死,害得爹爹意志消沉沒心情陪我了。」

提起往事,瑤姬臉上總有哀愁揮之不去。她續說:「於是我告訴爹爹想嫁人,本來是希望爹爹會留住我的。不過爹爹沒有拒絕,反而替我招夫婿。爹爹招來的人不過趨炎附勢,只是喜歡炎帝的公主而不是想疼我,所以我又不想嫁了,弄得爹爹很生氣……我年少無知,離家出走,結果在野外被毒蛇咬到,身中炎毒而亡,死的時候也是孤苦伶仃。」

看見瑤姬楚楚可憐,琅輕摟她入懷,說:「放心吧,瑤姑娘已經不是一個人了。」

瑤姬手忙腳亂地推開琅。「別、別說這些令人高興的話!你是我的僕人,還要幫我殺死巫王呢。」

「嗯,我答應過瑤姑娘,一定會辦到。但不知我能否打得過巫王。」
2020-08-23 20:44:25
看見瑤姬楚楚可憐,琅輕摟她入懷,說:「放心吧,瑤姑娘已經不是一個人了。」

條友真係天生溝女王,同蘇梓我要成日振夫綱唔同。
2020-08-23 20:45:31
「你、你是巫山神女的僕人,怎可以對自己沒有信心!」瑤姬正坐望著琅說:「這樣吧,本姑娘傳授你巫山最厲害的武功心法,有此心法你就不用怕巫王了。」

琅大喜,追問:「是什麼武功呢?」

「聽好了,『巫山雲雨功』的口訣我只說一遍。」

「咦?『巫山雲雨功』嗎?我也會『巫山雲雨功』。」

「胡說,『巫山雲雨功』是我珍藏的不傳之法,我從沒告訴過別人,只有傳給你喔!而且不是因為你哄得我高興喔!」

琅覺得委屈,想在瑤姬面前炫耀,辨道:「我沒騙妳,我真的會『巫山雲雨功』,我還很擅長雲雨功呢!要是瑤姑娘不相信,我可以示範一次給妳看。」

瑤姬一臉莫名。「啊?你儘管試一次看看。」

琅再向瑤姬確認:「妳當真想試我的『巫山雲雨功』?」

「什麼嘛,又是你說要試的……唔──」

琅雙手輕撫瑤姬的臉,便親吻下去。瑤姬的櫻唇很軟,這也是她的初吻,一時間被琅嚇呆了,任由琅的舌頭入侵了瑤姬的嘴。

「──哇啦哇啦嗚啊呀呸呸呸!」瑤姬回神過來才推開了琅,臉紅質問:「你、你、你在幹什、什、什麼啦?」

琅真誠地向瑤姬告白:「我可以當妳的夫婿來疼妳,這樣妳父親在天之靈也感到安慰,我的瑤兒。」

「瑤兒?」瑤姬心動了一下,小聲說:「太卑鄙了,為什麼突然這樣叫我……這樣我會……」
2020-08-23 20:54:33
琅放在瑤姬臉頰的手輕輕滑下,輕撫她的脖子、香肩,然後順勢解開了瑤姬的衣襟。

「瑤兒妳好漂亮喔。」

「這樣我會……」瑤姬仍在自言自語,待她回過神來已經全身赤裸,不知為何與琅玉帛相見。

「哇!」瑤姬指著琅的下胯驚道:「又、又有毒蛇咬人嗎?」

琅也很認真的回答:「不會咬人,只會疼妳。」

「什麼……啊!」

二話不說,琅已經推倒瑤姬,吸吮她的身體;巫山神女的雙峰也算是神女峰,琅就由她的胸一直吻到大腿,瑤姬全身顫抖在嬌喘。她睜開單眼,盯著琅不知為何握住毒蛇在自己腿間磨蹭,弄得自己心癢癢的,心臟越跳越急。

琅耳語道:「瑤兒不用緊張,一切交給我就行。」

瑤姬莫名點頭,然後天人合一,瑤姬還是覺得被毒蛇咬了一口,忍不住大叫。琅抱緊著她,用舌頭塞住她的嘴,又用毒蛇探索她的秘密。

琅的「巫山雲雨功」講求腰馬合一,力隨腰動,雄蛇試探進出,終於衝破瑤姬的第一次。

「嗚……好痛……」

「瑤兒裡面好舒服喔,我們是天作之合,我也會讓瑤兒喜歡的。」

瑤姬夾緊雙腿反而刺激了琅,琅受不了快感,雙手抓住瑤姬的纖腰,自己虎腰同樣在動。

節拍越來越急,瑤姬後仰大叫:「琅──嗚──瑤兒不行了!」

「瑤兒不用怕,不用抵抗,我們互相配合才能功成,我最愛的瑤兒。」

「嗯!那裡!輕力點!」

琅抬起了瑤姬的屁股,換角度再戰。

「這樣比較舒服嗎?」

「嗯!嗯!琅──」
2020-08-23 21:02:33
琅很愛惜瑤姬,也喜歡瑤姬,二人一拍即合,漸入佳境。就像流水拍打瀑布洞,拍打的迴聲響徹洞窟,夾著著二人急速的喘聲,灑著香汗淋漓點綴。

琅抱起了瑤姬嬌小的玉軀,放在腿上,一邊擁吻一邊抱她搖晃,時而前後,時而深淺。琅心想這種快感前所未有,所以珵姊姊叫自己多認識女生是對的,瑤姬實在可人,清秀脫俗根本是仙女,很想跟瑤姬一起飛仙。

「琅!琅!瑤兒真的不行!」

琅聽得興奮,更是快馬加鞭,讓瑤姬也得到滿足。

瑤姬臉泛潮紅,嬌聲叫道:「瑤兒、瑤兒要化雨了!」便摟著琅的頸全身顫抖,大力吸氣。

同時琅溢滿瑤姬良久才分開,享受著餘韻十分滿足,他就說自己十分擅長巫山雲雨功。

──躂、躂,突然有腳步聲傳來,還有人影。

「神、神女大人……琅大人……」原來是劍巫與珵姊歸來,她們看見琅衣不蔽體抱住了瑤姬,且瑤姬眼泛淚光,還尿在地上,突然哭了出來。

「嗚……琅他欺負我……」

「咦?我沒有欺負瑤姑娘之意,我只是跟瑤姑娘練功……」

「嗚……總之是琅不對,劍巫幫我教訓他。」

劍巫拔劍盯著琅說:「不知發生何事,先得罪了。」

珵姊大概猜到來龍去脈,便趕在劍巫拔劍前把琅拉走了。

「嗚哇!別逃!」瑤姬大哭,突然烏雲蓋頂,一道旱天雷猛地劈在珵姊和琅的腳下,前方十尺雪地馬上變成焦黑,威力遠比昨天劈穿巫咸殿還要厲害百倍!

珵姊害怕琅真的闖出大禍,唯有先避鋒頭,拉著衣衫不整的琅逃離山洞。
2020-08-23 21:02:46
聽晚繼續
2020-08-23 21:04:03
今次主角係正氣大俠
2020-08-23 21:32:44
歡迎追故
2020-08-23 22:41:08
瑤姫個設定有啲似姫藻
2020-08-23 22:50:45
講起咁啱姬藻都同神農氏有關
2020-08-24 02:17:10
純情男主強姦人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