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6 Like 3 Dislike
2020-09-10 21:58:42
不如關心返木末芙蓉
2020-09-10 23:47:18
又收多條女?
2020-09-10 23:49:54
喵~
2020-09-11 00:33:59
聽日就知
2020-09-11 00:34:11
歡迎回來
2020-09-11 00:59:52
仲有無打嗰隻驚
2020-09-11 02:34:42
無啦
2020-09-11 09:55:41
專心寫故啦
2020-09-11 19:55:25
文呢
2020-09-11 20:07:30
2020-09-11 20:12:45


卯時,天尚未亮,雞仍在睡,琅避開街上更夫鬼祟走到南巢府邸,在圍牆外偷看塔樓。白天時他跟雄水來過拜託南巢氏,而木末芙蓉雖然是花茶坊的小姐,同時也是南巢氏的養女,同樣居於塔中。果然,塔樓朝東的第二層窗戶打開,窗框垂下白絹,似乎就是芙蓉小姐給琅的暗記。

琅馭八風,縱步躍上二樓窗台,就像飛燕靈巧潛入樓中閨房;房間同時亮起微弱油燈,柔和淡光充盈室內並照出一尊仙女神像正坐在前。

白瓷雕像栩栩如生,柳眉杏眼,明眸清澈如美酒醉人;高佻輕盈,披上天衣似仙靈飄逸;遺世獨立,同處一室亦怕俗氣沾污了她。

「奴家正等著妳呢。」

「咦?雕像會說話!」

「小聲點。」她拉近油燈,原來是個活生生的仙子,玄黑長髮襲地並非什麼白瓷雕像。她同時又感到怪異,問:「妳的聲音……」

「抱歉,其實我有苦衷,必須男扮女裝潛入巢州,請芙蓉小姐諒解。」

「男子,真想結識那位替你化妝的女史。」她又說:「對了,其實我不喜歡別人叫我芙蓉,我姓芈名紫,方便的話叫我紫芈便可。」

琅亦說了名字,並感嘆道:「芈姑娘真是女中豪傑,一般女子看見有人男扮女裝潛入閨房不可能像妳這樣處之泰然。」

「畢竟是奴家邀請你的,再者我只需動動手指就能使巢州萬民將你碎屍萬段,所以你無需盤算什麼,以免浪費大家時間。」

琅心想自己武功亦算不錯,應該不至於會被巢州民碎屍萬段。只是這種死法,令他想起可憐的龍宮公主。

「芈姑娘喚我來,是關於彭蠡白龍之事嗎?」
2020-09-11 20:19:09
「對呢,白天你說巢州要因白龍之怒而覆亡,聽起來不像說笑。距離天亮尚早,不如你仔細把事情告訴我聽。」紫芈全身都有種難以言喻的魔力,就像舉手投足都能攝人心魄,她的請求琅馬上照辦。

琅解說,一切都從彭蠡嫁女講起。話說當日公主死前,同一廣場有流氓調戲女子鬧出大禍,琅之後打聽過被調戲的女子驚惶失措尖叫便逃去,以後再沒有人見過她,大概那位女子就是龍宮公主。可是為何公主會在巢州出現?公主不但怕男人,彭蠡龍君還說過她害怕熱鬧多人,偏偏卻在巢州現身可見事有蹺蹊,可以猜想公主當日遇上她不得不進城的情況。就所得情報推敲,大概公主正在逃婚。

震澤龍君目中無人,地位比彭蠡龍君高,那麼彭蠡龍君把他的女嫁到震澤宮便是順理成章;只怪公主天生怕與男子接觸,逼不得已離家出走,為了逃避追捕自己的侍女而逃到巢州打算掩人耳目,卻遭流氓調戲,而且很可能因為那幾位流氓而死,因此白天他們才對珵姊撒謊,不敢說出真相。

「那些流氓我亦略有所聞,其實他們是來自陽都的畫師,還替我作羊皮畫獻給帝太康。」紫芈很認真地傾聽琅的話,沒有嘲諷,並仔細確認:「所以你的意思是說,有位公主同樣因為逼婚而離家出走,到巢州卻被夏后國的畫師不慎誤殺。死後公主化為龍魚,巢州民因為分食公主所以要受到龍王的懲罰。」
2020-09-11 20:24:17
「我認為巢州民只是無知,真正犯罪的人應該是夏后氏那些流氓才對,而且彭蠡龍君應該知曉。畢竟流氓作供說,他們調戲的女子後來有侍女到場善後,那些侍女想必就是彭蠡龍宮的人。」

「那冤有頭債有主,為何龍君沒有把夏后氏一同懲罰呢?」紫芈問。

「那些龍君說夏后氏是天命所歸,他們職責就是保護夏后天下繁榮,巢州就成了代罪羔羊。」

「原來如此,琅公子是因為這個原因在巢州東奔西跑。」紫芈道:「其實白天琅公子拜訪時我亦在場,知道彭蠡龍君想收我當養女,然後把我嫁給震澤,只有這樣才能救到巢州百姓。」

琅感愧疚。「不暪姑娘,我見過彭蠡龍君,他對女兒的死十分平淡,感覺就只想找個替代品送給震澤龍君罷了……我也不贊成這樣做,所以我在想其他方法阻止震澤龍君。」

「巢州的夜晚特別短。」紫芈從二樓窗外望去,街上始有零星行人。「尚有時間,琅公子要聽一下奴家的故事嗎?」

琅還是不明白紫芈喚他來的用意,只好點頭。

「奴家芈姓,出身揚州一個小農村,那裡的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但平淡生活日子在我六歲時就結束了。南巢氏在揚州擁有十數支商隊,什麼生意都做;農民對奇珍異寶不感興趣,他們就賣女色,最後父親為了跟花小姐共度春宵就把我賣到花茶坊作婢,當時奴家尚未懂事,然後很快就懂事了。
2020-09-11 20:33:32
「但我並非唯一一個,單是花茶坊就有十數個與我相同遭遇的女孩。她們在花茶坊作婢,只要做錯什麼就會被女主人毒打;聽說花茶坊的女主人小時候也是被父母賣掉的,她們為了生存而阿諛奉承,最終於奴婢變成奴婢的頭子。

「幸好煙花之地的達官貴族都思想單純,目光狹隘,猶如腦袋容不下名利以外的東西,比想像中容易應付。可悲的是只要聚集夠多這樣的小人,就像巢州一樣形成慾望的漩渦,沒有人能夠置之度外。我不願被他們吞噬,唯有拼盡力氣打扮自己,琴棋書畫禮樂無一不精;我要讓那些人配不上我,就連南巢氏看見奴家都自愧不如,只好把奴家獻給太康。」

紫芈冷若冰霜,就像雕像一樣沒有悲喜,淡然道:「假如南巢氏是一棵邪惡的蔽日大樹,那麼整個巢州都是孕育惡樹的土壤,巢州民則是他的養份。所以巢民性命與我何干?若然琅公子說得對,我慶幸龍君替我覆滅巢民;若然琅公子說錯了,我也會親手殺死南巢氏,結果一樣。」

琅瞪眼問:「姑娘要殺死城主……可是妳怎麼辦得到?」

「小時候我無法選擇自己命運,如果現在還不能選擇那我還算是活人嗎?」紫芈說:「聽聞琅公子會武功,想必能察覺奴家沒有半點內力,並非習武之人。但別這樣看我,我也是祝融之後。」

想起當年,花茶坊一位客人傳授紫芈一招,便改變了她的一生。

──叩叩。

門外侍婢傳話:「早上城主設宴餞行,奴婢進來替小姐更衣。」

紫芈瞄看琅,讓琅怦然悸動。她叮囑琅:「你藏起來比較好,尤其不想身分遭揭破的話。」
2020-09-11 20:41:24
「咦?那、那我接下來要怎麼辦?芈姑娘喚我來又是為了什麼原因?」

「我討厭欠別人恩情,也討厭那些人把女子當作商品買賣;不過奴家的身體屬於我自己,這樣就當打平了。」

外面侍婢推門,同時琅鑽到牆角布簾後躲了起來。隔著布簾,侍婢替紫芈脫下衣裳,油燈下紫芈婀娜身段投在眼前布幕,觸手可及,彷彿能聽見絲綢大衣與她凝肌碰擦的聲音;拿掉褻衣,豐滿的乳房的一雙剪影刺激著琅的感官,感覺紫芈是故意給琅偷看的,更衣時特別強調她天賦的胴體,這可是抵上江淮十城的天妃,琅只能靠著理性把持到最後房間只剩自己一人,紫芈和她的侍婢已經出門準備餞別宴。

窗外亦見日出,今天應是震澤龍君執行天譴之日。
2020-09-11 20:41:37
聽晚繼續
2020-09-11 20:42:00
文呢


黑貓出名準時
2020-09-11 20:49:30
睇完就要試下味
2020-09-11 20:54:53
好似唔係咁簡單
2020-09-11 21:27:09
芈 點讀
黑貓好叻仔做好多功課寫文
2020-09-11 21:32:28
讀「美」,個姓係有意思,聽日會解釋多d
我想寫d奇怪d既故,所以有少少偏
2020-09-11 21:43:12
請問下黑貓點樣research到咁多史料/所羅門神話
2020-09-11 21:51:49
以前會睇書,而家上網實在太方便了
本身識日文,搵資料除左中文英文仲可以搵多一種語言
不過古風野都係睇古文多
2020-09-12 06:29:22
琅懂事咗咁耐都係儍更更咁
2020-09-12 08:21:13
為食女立志做傻仔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