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8 Like 3 Dislike
2020-08-07 09:00:57
人哋個故事一開頭就有個大姐姐幫佢破處呀!
你呢?
做做下前戲就叫小娜娜第二朝煮早餐咋
2020-08-07 09:10:54
前戲王
2020-08-07 11:29:13
報紙王
2020-08-07 12:04:26
剛剛睇完之前幾章,you竟然是個boy
2020-08-07 12:10:38
他有三條腿
2020-08-07 14:00:46
黑貓回來了
2020-08-07 15:39:04
本王冇咩,遲啲講出嚟啫
2020-08-07 17:21:42
今次主角真係正人君子黎
2020-08-07 19:34:49
正淫君子
2020-08-07 19:47:06
大姐姐
2020-08-07 20:10:57


又過了三天,夷陵人熱情簡樸,琅和珵很快就適應了當地生活,也了解到木爺爺一家的背景。

原來木爺爺以前也是行商的,學過記帳和會計,老年時存了點錢就來到夷陵邊陲定居江邊。白天有孩子來跟木爺爺學寫字,孩子會帶蔬菜水果給木爺爺,旁邊農家也會跟木爺爺分享米糧,生活寫意。至於桃兒,早上她會到江邊網魚,下午則帶魚獲到市集交換所需。由於夷陵位處南北交會,商旅往來頻繁,幾乎什麼古怪東西都能夠在市集交換得到;尤其一年前韋大人來到夷陵,把巫賊趕回山中,這城鎮就更加繁盛。難怪木爺爺行商走遍大江南北,還是喜歡這裡。

這幾天,珵姊都留在木爺爺家中幫忙教學生寫字,至於琅就跟桃兒一起到江邊捕魚,順便修練浣紗功。

臨江望見自己倒影幻象,琅內心自言自語:「琅呀琅,如今你應該感覺到何謂水勢,何謂脈動了吧。」

他半蹲,手掌平放水面,凝神屏息,突然厲聲一喝,運氣疾擊水花,擊出魚兒躍起三尺,他便收式把魚吸到手中。

「好厲害!」桃兒眉飛色舞問:「小琅哥是怎樣辦到的?」

琅把生魚放進水盆,答道:「這是我們家傳的武功,能幫上桃姐姐的忙就好。」

事實上琅每天每晚都會走到江邊拍打水花練習,每次擊水六百次,直到指頭起皺才休息。畢竟珵姊告訴過他,有天份的人可以成為一國高手,勤練武功的人也可以成為一國高手。
2020-08-07 20:14:34
「但要成為天下高手,天份與努力缺一不可。我一定要成為天下最強的英雄,才能保護到所有人。」

仍是小孩的琅思想單純,他一心想變強,當晚被逼離開女子國時就已經立下如此決心。

拍水聲不絕,一尾一尾魚被琅收到盆中,今天魚獲可豐富了。當琅要把水盆搬到木輪車上時,碰巧桃兒心有靈犀,二人互碰對方的手,桃兒害羞得把手交叉疊在心上。

琅在千川谷長大,不太懂外面的禮教。「那個……桃姐姐,我一直覺得妳好像有點害怕我,是不是我之前有什麼冒犯?」

「沒有呀,不關小琅哥的事。」桃兒內心掙札了一會,才不好意思地解釋:「你記得是我把小琅哥和你的姊姊搬回家的嗎?我還替你們更衣,因為當時你們真的全身都濕透……而且當時我還以為小琅哥是女孩子,只覺得可愛……啊!我不是說你不像男生喔!因為小琅哥也很強壯。怎樣說呢?又強壯又可愛。總之我替小琅哥更衣時看到你一絲不掛,我才知道你是男生……

「然後我本來想趕快替你穿回衣服了,不過小琅哥你突然撲過來抱住我,嚇得我心砰砰、砰砰地跳。你抱著我的時候喊著娘親,想必是夢中看見母親了吧……後來聽說你們被迫逃離家園,與母親失散,我也很難過。」

琅聽後還是有點愧疚。「原來我在夢中對妳做了如此失禮的事。」
2020-08-07 20:19:32
「不用自責,我不會告訴別人的。」桃兒低頭說:「因、因為男女授受不親……若然被其他人知道,不但損了小琅哥的名聲,我自己也──」

「只要桃姐姐不嫌棄,我會對桃姐姐負責任的。」

桃兒高興得舉袖遮臉,笑說:「我、我願意當小琅哥的妻子!之前我見小琅哥和你的姊姊這樣親暱,還以為小琅哥……不,是我多心了,我真笨。」

小琅不理解自己和姊姊親暱有何問題,不懂回應。

於是桃兒又說:「不過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果可以得到小琅哥的父母同意就好了。小琅哥想打聽家鄉消息的話,我可以陪你到鎮上問問看喔。」

琅心想,當日他離開千川谷後就不知女子國怎樣了。說不定自己娘親已經擊退敵人,等著自己回來呢?於是他便跟隨桃兒到鎮上市集交換所需,接著往茶館打聽消息;途中經過一所大宅,桃兒忽然停下,對大宅正門鞠躬行禮。

琅覺得奇怪,不止桃兒,就連其他行人經過都會駐足行禮。

「因為這裡是韋大人的官邸。」桃兒高興地解釋:「韋大人可是夷陵人的再生父母。你知道嗎?三年前江水氾濫,沖毀了很多田地和家園。重建家園需要人力和資源,這些都要錢,當時有位外來的富商說可以借錢給我們,但要我們抵押所有東西。結果是重建了,但很多農戶都欠下巨債,每年都要把所有農作物上繳給那奸商,農戶自己卻吃不飽、穿不暖。後來韋大人出現,他揭發那奸商心懷不軌,單槍匹馬闖入奸商的大宅,徒手擊殺百侍衛,擒拿奸商,並燒毀所有借據,把糧食分還給我們。你說他是不是上天賜給我們的大義人?」
2020-08-07 20:23:00
琅點頭。「而且他武藝高強,是名副其實的英雄,真令人羨慕。」他又心想,不知那位韋英雄能否替女子國主持公道,捉拿封豨。

想著同時,大宅正門打開,有位比琅還要小一點的女子在侍女陪同下步出門前。女子豆蔻年華,楚楚可憐,脖子側邊不知何刻有文字圖案;琅很在意那女子的表情,便站在一旁觀察。

桃兒說:「那是韋家的小媳婦。」

「小媳婦,這麼早已經嫁人了?」

「嗯。嫁給了韋大人的公子。韋公子就更年幼,好像今年才剛滿九歲?所以當韋大人出門時,都是由韋家的小媳婦負責派食物給小孩。」

語畢,果然有僕人把熱騰騰的饅頭推了出來,便有孩子圍著她要食物,十分熱鬧。韋家小媳婦亦大方有禮,沒有嫌那些孩子嘈吵,很有耐性地逐個孩子派饅頭。看來小孩都很喜歡她。

桃兒又補充說:「別誤會那些孩子家裡沒東西吃。其實夷陵衣食無憂,只不過韋大人說過自己吃不了那麼多,所以一定要跟大家分享食物而已。」

「難怪你們這麼尊敬韋大人。」

「真的。」桃兒笑逐顏開,還差點忘記要帶琅到茶館打聽他父母的消息。
2020-08-07 20:23:16
聽晚繼續
2020-08-07 21:28:16
佢會唔會以為係女都食得
2020-08-07 21:31:22
品性純良
2020-08-08 07:11:10
咁就出事
2020-08-08 09:18:25
等睇珵有乜反應
2020-08-08 10:23:53
後宮係要有付出
2020-08-08 20:09:16


桃兒帶琅來到茶館,茶館外十數張桌都坐滿茶客,在樹蔭下非常熱鬧。而且茶館就在市集附近,尤其受行商的歡迎,因此大江南北四方八面的消息都匯集在這兒。

「你們有聽說嗎?江北那邊的桑林大火,原來那是傳說中女子國的所在地耶!」

甫坐下琅就聽見有茶客在旁談論女子國,便細心偷聽他們的對話。

「是啊,幸好帝太康獲得天啟,先一步把女子民撤到陽翟,才沒有人命傷亡。」

「但我聽過另一種說法。」茶客壓低聲線,琅便聚精會神,御氣乘風把茶客的聲音吹來自己耳邊。「聽說呀,那些女子民實在固執迂腐,不願離開桑林,還跟帝太康派出的軍隊開戰,戰得整個桑林都燒了。」

「怎可能!」茶客忽然拍檯,破口大罵:「這是假的吧!怎會有人拒絕夏后氏的邀請呢?」

「所以就說是傳聞、傳聞而已,你又何必動怒?」

旁邊茶桌很快又恢復平靜。桃兒苦笑道:「這兒消息靈通,唯獨江湖之大什麼人都有,難免會起爭執,但都不會鬧出問題,只是讓小琅哥見笑而已。」

琅點頭。眼見女子國之事只成為好事之徒茶餘飯後的話題,而且眾說紛紜,琅有點失望;還有桑林大火,換言之自己娘親還是敵不過那些惡人。不過他堅信娘親和其他姊姊依然活著,大概被囚禁在那個叫陽翟的地方罷了。琅聽說那是夏后國的都城、帝太康的居城,在豫州河淮之間,與荊州這兒有點距離。同時他又不知道要怎樣跟桃兒解釋自己其實是從夏后國的士兵手裡逃出來的,唯有繼續佯稱自己住在江上游的偏僻村落,結果自然打聽不到任何消息,矇混過關算了。
2020-08-08 20:20:39
打聽同時,來的茶客越來越多,甚至不知怎的還擠到街道上,人聲鼎沸包圍著茶館。此時一位高佻男子出場,站在茶館門前,其他茶客紛紛坐下舉手歡迎那男人。

男人朗聲說:「上回提到縉雲氏有不肖子饕餮,貪於飲食,冒於貨賄;少昊氏有不肖子窮奇,毀信惡忠,崇飾惡言;帝鴻氏有不肖子渾沌,掩義隱賊,好行兇慝。此三人謂之三凶,無惡不作,殘害黎民百姓。於是帝舜領兵征伐,把三凶驅至彭蠡與洞庭之間、苗蠻之地,其後人自稱三苗,自立三苗國,繼續為非作歹。」

彭蠡湖與洞庭湖都是長江南岸的湖泊,十二經水中的「江、湖」所在之地。

至於眼前男人原來是個說書人,他今天要說的是禹誅三苗:

話說帝舜崩於蒼梧之野,帝禹即位立夏后國。豈料三苗國的首領有苗氏趁立國初期混亂,居然出兵滅了夏后國周鄰的友邦。起初帝禹打算以德服苗,奈何三苗乃三凶之後,冥頑不靈,殘害夏民,反道敗德,帝禹遂召集群雄組織二萬軍隊南伐,誓要替天行道,懲治三苗,伐其罪。

可是三苗亦非等閒,他們迅速滅掉夏后國的鄰邦,遷奴隸到苗地開墾、替苗人製造武器,連同奴隸兵竟在短短一年間湊成六萬大軍!以三倍兵力會師江淮之地決戰。

三苗驕兵,自恃人多勢罪,先發制人,卻不知當年大禹治水,在洛水見有神龜負文而出,其龜背有九宮之數,悟出《洛書》。因此帝禹早佔先機,在山丘上排出九宮陣法,毫無破綻,令到三苗大軍進攻時吃盡苦頭,損兵折將,大快人心!
2020-08-08 20:29:17
有苗氏見形勢不利,竟泯滅人性,火燒山林農地圍堵山上夏軍。夏軍被逼退守山下,途中卻冒出三苗伏兵,於是帝禹使出絕學『禹王鎖蛟索』,一時間血如雨下,助夏軍殺出重圍,退守淮水重整旗鼓。

見夏軍退守水邊,有苗氏又想出詭計,適逢初夏暴雨,遂命人拆毀河堤,企圖淹沒夏軍。帝禹識破其計,立刻召神巫通靈,求上帝賜來六月飛霜,冰封淮水,破解有苗氏的陰謀。

有苗氏氣急敗壞,同樣佈置妖壇施法,以天狗食日,使晝日不出。頓時戰場遭黑暗籠罩,伸手不見五指,有苗氏立刻親率士兵直搗夏軍大營,摸黑屠殺夏軍,血流成河,嗚呼哀哉!

在坐茶客聽到這兒都十分傷心,或咬牙切齒。但說書人突然笑了起來,繼續說著:

正當三苗大軍以為自己大獲全勝之際,夏軍主營的一棵樹頂站著一人,正是東夷有穹氏的首領!有穹氏以善射聞名於世,帝禹賜他神箭,招募他作為夏后國的神弓手。有穹氏亦不負厚望,手執彤弓素矢,拉弓引出紫雷翅膀在背;霎時天空雷電交加,電光映出有苗氏的臉──有穹氏當機射出一箭,穿雷削電,萬軍叢中轟殺有苗氏於百步之外!

有苗氏死後,天空重見白日。眾奴隸兵看見有苗氏燒焦的屍體,知道奴役自己的惡人已斃,紛紛倒戈投靠夏軍。帝禹見機不可失,揮軍橫掃三苗殘兵,大敗苗師。
2020-08-08 20:32:24
說書人最後總結:「自此三苗退出淮江之地,莫敢侵我夏后半土。」

在場茶客興奮得手舞足蹈,高聲叫喊;驅逐三苗、還我河山之聲此起彼落,大家都恨不得手刃三苗民。

說書人便安撫眾人情緒:「我們夏民純樸敦厚,愛好和平,與苗蠻不同,應當以禮服人。若苗蠻侵犯,屢勸不聽,戰爭也是逼不得已的手段。自古邪不勝正,濁不蕩清。如今三苗國已亡,但我們亦不能忘記苗亂,時刻警惕,奮發自強。巫賊的威脅依舊近在咫尺,幸好韋大人即將回歸夷陵,三天後就會召募義軍準備再次伐巫,如果大家有志保家衛國不妨考慮。」

桃兒聽見,便笑著告訴琅:「對了,小琅哥你會武功,可以加入韋大人的義軍,剿滅巫賊,成為夷陵的大英雄。到時候韋大人一定會幫小琅哥報仇,伸張正義的。」

「嗯……」然而琅不太理解眼前發生的事,只是看見圍觀群眾仿若變成另一群人,感覺有點兒不舒服。幸好桃兒依舊是桃兒,她的笑容讓琅回神過來。

「桃姐姐,你們都很討厭巫賊對嗎?」

「當然是。巫賊無惡不作,這裡無人不想除之而後快。」

琅心想,也許除掉巫賊,就是報答木爺爺救命之恩的方法。雖然他不肯定這樣做是否正確,果然外面的世界太複雜了。
2020-08-08 20:33:10
本來星期日休息,但第一個星期黑貓勤力d寫多一篇,聽晚繼續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