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8 Like 3 Dislike
2020-09-26 09:48:29
不過會有報應
2020-09-26 10:26:08
2020-09-26 20:17:29
11

岱山天下最高,玉皇頂更是最接近天空之地,終日隱於雲中,山高莫測,凡人連看都無法得見其山,莫說要用雙腿登山,猶如登天。但姜蠡悠然自得的,一邊哼歌一邊帶琅和寒浞還有劍巫上山。

琅也沒有質疑,就是擔心自己腿傷未癒,怕會拖慢腳程而已。而且深山之中,人跡罕至,只見茂林樹梢一直重複,腳踏落葉走了十里路還是相同的景色,幾乎麻痺了琅的視覺;只有抬頭望日,見太陽漸漸爬到頭頂正上方,才感受到時間的變化。

「琅大人,」劍巫輕聲問:「請問需要休息嗎?登山我看並非一天半天的事情,無需急於一時。」

姜蠡插話說:「沒有這回事啦。」

忽然風吹草動,樹上枝葉抖個不停,沙沙作響,然後那些樹木居然像列隊的士兵一般,一排一排的在地上橫移,猶如打開屏風;屏風後的樹木排成左右兩邊,一直路朝向山頂。

寒浞讚嘆不已:「山中竟有如此陣法,真是大開眼界。」

姜蠡道:「岱門玉皇頂只開門給有緣之人,其他人絕對無法登山。」

語音未落,琅驚覺四周白茫茫一片,山中忽然變冷,地上雜草更是結了霜。此時姜蠡續說:「至於師父所邀請之人,只要抱著信念一直往山上走,就會不知不覺登上玉皇之巔,而不必在意山中八卦陣法。畢竟天上仙術凡人不可解,師父正是用此迷陣守住山上岱門不讓世人知道。」
2020-09-26 20:24:35
2020-09-26 20:27:06
「有必要保持如此神秘嗎?」琅想起瑤姬也有命令鳥皃佈陣封住神女峰的路,跟太山仙翁比則是小巫見大巫。

想著的時候柔風拂面,四周雲霧消散,一道絕壁在林中現形,而且崖上竟見瓊樓玉宇,還有一些穿羽衣的人在雲中來回,好比雀鳥。

「姜蠡師姐回來了!」

幾位孩童跑來,他們綁辮子,衣著輕逸,身高只及姜蠡的腰,眼裡充滿好奇的打量著琅和寒浞。其中一位男童對琅說:「你們就是天上的將星呢!居然同時有兩顆將星入宮,真是聞所未聞!」

另一位女童搶著說:「你猜他們二人誰通過師父的考核?」

「肯定是年紀大一點的大哥吧,你看另一個呆頭呆腦的。」

「金童木童,不得無禮。」姜蠡問:「師父現在在哪裡?我把寒先生和琅先生帶過去。」

金童說:「在塔上!」木童說:「在書房!」

姜蠡答:「好,我明白了,現在我就帶先生過去。」

接著金童木童揚手各吹出四朵白雲,並躍到雲上;姜蠡示意琅等踏上雲朵,眾人便乘著雲遠離地面,迎著風,慢慢飄往崖頂仙宮;居高臨下,才發現玉皇頂上住了不少童男童女,姜蠡算是當中最年長的了,因此她被太山仙翁點名下山輔助兩位將星,是時候要出山。

琅一行人乘白雲降落在玉皇頂,腳踏玉石舖成的路上,聽見絲竹圍繞兩側神廟,有童男童女在廟中打座,或在廟外修行武功;正前方則有一座宮殿,工整莊嚴;殿後面有木造高樓,岱山一切景色對琅來說都十分新鮮,岱山的人看著琅亦非常好奇。
2020-09-26 20:32:09
冇喇?
2020-09-26 20:38:13
姜蠡得意笑道:「岱門現時有弟子三十人,卻能主宰天下命數。當你們見到師父的時候就知道為什麼了。寒先生,請你到正宮書房見師父;琅先生,麻煩你要登上高樓,師父大概在樓頂恭候多時了。至於劍巫女俠,妳跟我一起到周圍走走吧,妳也是有緣之人,山上的師兄弟很久沒有見過客人登山一定有很多話想跟妳說。」

「琅大人,那我們等會再見。」

「嗯,回頭見。」琅與劍巫分別後,便隻身前往崖邊的高樓。話說此樓臨崖而建,高六層,遺世獨立;登上高樓,漸遠繁喧,樓外一望萬里,真是神仙住的地方。看來這位太山仙翁又要比瑤姬地位高出不少。琅一方面感到奇怪為何如此神仙要召自己來見面,另一方面則聽聞仙翁會傳授自己絕世神功而莫名期待。

穿過朱欄玉階,登上最高樓,琅便看見有一位白髮長鬚的仙翁站在丹爐前等候自己。琅連忙躬身請安:「晚輩見過太山仙翁。」

太山仙翁雙目重瞳,炯炯有神,仔細打量琅一番,並不帶語氣地問:「你叫什麼名?」

「琅。」

「琅,你現在用盡渾身解數向我出手看看。」

「欸?那麼晚輩就獻醜了。」

見太山仙翁開門見山就考驗自己武學,應該是個很嚴格的仙人。琅亦認真起來,凝神運氣,虎步向仙翁連環出掌,皆被仙翁所避。仙翁身法飄渺,於是琅雙手捏出劍氣縱橫,左右劈去;同時仙翁面不改容,凝氣於掌,溢於四方,反噬劍氣繼而打在琅前;琅大喝一聲使勁隔空擋下,頓時火花四起,整座高樓都震了一震,太山仙翁便感到滿意收招。
2020-09-26 20:48:49
「原來如此。看你的基礎內勁發於體內經水,屬《十二經水書》功法;出招時雙手劍氣迸發,則與蒼悟劍法異曲同工。這樣勝出比武理所當然。」太山仙翁撫長鬚道:「可惜你身負神功卻沒有拜得一個好的師父。你一身雲霧之氣師承巫山神女,那小娘子武功不俗,但太過年輕,吊兒郎當;至於娥皇女英,她們只是陪伴舜君練劍,劍法尚可,可是無法指點你武功。如此一來,好比山中猿猴取得寶劍,雖然能恃劍橫行,卻不得其精髓,浪費了一身神功。」

琅答:「小時候家母不喜歡我習武,我只能夠偷習祖傳的浣紗功。之後正如前輩所言,所有武功都是誤打誤撞拼湊學來的,只有巫山神女正式傳授我仙法。」

太山仙翁道:「我家姜蠡有告訴過你將星之事吧。聽說你在山下不敵百人圍攻,那就太過失禮,有負將星之名,叫我們伏羲氏族顏面何存?」

「前輩是傳說中伏羲氏的後人!」琅大驚,又不解,問:「可是我聽其他神仙說當今天下是夏后氏的天下,為何前輩會認為太康將亡,天下更替呢?」

「天意難測。」太山仙翁答:「當今天廷認為盛德在金,夏后氏如日方中,都是在揣摩天意。至於岱門相傳伏羲氏所傳的《龍馬寶典》,本山人觀天百年,為的就是遵循岱門祖訓,先於天下洞察帝王殞落,扶植新的將星入宮,以確保天意得以執行。我們與天廷的信念一致,只是對天意的詮釋不一樣罷了。」
2020-09-26 21:01:51
聽太山仙翁解說,才知道伏羲氏的後人在岱山設立岱門,原來就是守護山上的《龍馬寶典》,選定將星之人,難怪姜蠡說岱門主宰天下更替。

太山仙翁續道:「既然你是天意點名的將星,那麼我就不能讓日前你那種醜事再發生。幸好你武學資質不俗,那麼我就傳你『伏羲先天六十四卦大法』,只要你把此法融會貫通,天下武學再也難不倒你;登峰造極者,甚至能夠學盡萬法,看破所有武功,就像我剛才測試你的身手一樣。」

所謂天人合一,天地與我並生,伏羲氏觀乎天地秩序,以乾為卦,天為象,造八卦,八卦相錯組合六十四卦象,生生不息。日夜有時,四季有時,武學亦如是,只要理解八卦萬象更替,天下武功都是同出一源,始於天道。

太山仙翁解說道,真正武功並不拘泥於有形之物,而是無形之道。因此武功不在乎兵器,只在乎武功的「意」與「勢」。意有死者、有生者、有融者、有斥者;勢有動者、有靜者、有剛者、有柔者。譬如卦象,天為生,地為死,澤能融海,風能斥邪;剛如火,柔如水,動若雷霆,靜若深山。

臨陣對決,敵我八卦兩兩相疊,生出伏羲先天六十四卦大法;依據卦象看破對方對方武功,更能以彼之矛攻彼之盾,天下再無敵手。此乃《龍馬寶典》當中所傳的武學之道,並非武功招式,而是萬象的基本道理。琅身負神功,獨欠運用之法,「伏羲先天六十四卦大法」正好彌補不足,太山仙翁曰:「他日就算遭百兵所圍亦不足為懼,此乃千人敵之大法也。」

正是如此霸道的武學必須謹慎保密,所以伏羲氏的後人都隱居山上,不輕易出關,直至天下大亂,扶植將星入宮登天,讓天道運行不止。
2020-09-26 21:02:24
聽晚繼續,應該出外傳休息下
2020-09-26 21:02:59
而家黑貓已經學左反擊技
2020-09-26 21:03:26
黑貓點止咁短
2020-09-26 21:34:26
外傳同邊條女練功
2020-09-26 21:40:50
練劍
2020-09-26 21:43:04
唔係練巫山雲雨功咩
2020-09-26 21:47:49
係時候學新招
2020-09-26 22:02:49
終於又可以吸到黑貓啲文
2020-09-26 22:09:25
2020-09-27 06:41:31
八八門
2020-09-27 11:45:10
仲有最勁既招數未出
2020-09-27 15:52:33
黑貓
2020-09-27 16:00:51
夢巴好耐無見
2020-09-27 20:15:20
12

太山仙翁邀請琅他們在玉皇頂作客七天,讓他們在短期內增進武功學識,不負將星之名。第一天的晚上,琅滿心歡喜把劍巫拉到一處空地說要一起練劍實踐。

「可是琅大人的傷還好嗎?」

「不用擔心,太山仙翁親自傳功替我療傷,我現在好多了。而且我答應過劍巫要與妳分享劍法,以報答妳一直待在我的身邊。」

劍巫反而覺得慚愧。「要不是我沒有聽大人指示,擅自與大彭氏纏鬥,琅大人也不必為了保護我而受重傷。應該換作我報答琅大人才對。」

琅笑道:「這樣妳也得陪我練劍,我看妳使劍的樣子最好看了,也只有妳才能陪我練習。」

「好,既然是琅大人的吩咐,我一定配合。」劍巫向琅敬禮,「請大人賜教。」

於是琅在地上撿起兩根樹枝,純以劍法拆招對練。二人只用神女十二劍對拆,交手三招,琅的樹枝就打正劍巫手腕;原先以為仙翁傳授他的伏羲先天六十四卦大法真的如此厲害,但看了看劍巫今晚好像神不守舍似的。

「妳有什麼煩惱不妨告訴我喔,管理眾人情緒也是王的責任。」琅拍心口說。

至於劍巫一向善於控制情感,喜怒不形於色,可是今晚她臉上卻有忐忑不安的感覺。劍巫反問琅:「大人你記得我們第一次在比武場交手之前你說過什麼嗎?」

「咦,難道妳一直有記住嗎?那時候我年少無知,但已經認真反省過了,果然世俗有世俗的禮教,不能隨意輕薄女子。所以我也不會纏著劍巫妳要當我妻子啦,妳放心就好。」
2020-09-27 20:21:24
「嗯……那我就放心。」劍巫忽然催促說:「琅大人我們繼續練劍吧,剛才是劍巫一時失態,我們再來一次。」

如是者,琅夜晚與劍巫對練,白天則登塔跟太山仙翁學習武功心法;然後琅不想自己在岱門白吃白喝,下午時都會幫忙岱門其他弟子做一些瑣碎雜務,不論打獵還是煮菜琅都很擅長。很快琅就與岱山弟子特別是女徒混成一片,琅就是特別受女子歡迎,由六歲到十六歲都圍在琅的身邊聊天說笑。

「琅大人,」晚上又在空地對練,劍巫對琅說:「岱山的女子好像很喜歡大人呢。」

「嗯,我也喜歡她們喔,她們都很友善。」

劍巫婉轉追問:「或者不是那種喜歡,而是夫妻之間的那種愛。琅大人認為岱山女子她們不愛琅大人嗎?」

「欸?這個我也不清楚。而且一日尚未打聽到珵姊的下落,我也沒心情談兒女私情。現在我只想盡快找到我現在的妻子們而已。」

「對、對不起!是我太不謹慎了。」劍巫彎腰鞠躬,儘管她一向男性裝扮,衣襟低開露出上半胸部,不過琅也習慣了不為所動,只是奇怪劍巫為什麼突然向自己道歉。自從自己在岱山醒來劍巫就好像變成另一個人似的,難道眼前的是假的劍巫?

幸好的是,到了第三天,一隻喜鵲前來報訊,終於找到珵姊的下落,原來她們全部人都平安無事,琅才放下心頭大石。

當晚,劍巫又趁練劍的時候問琅一些問題。

「得悉神女大人無恙,琅大人應該有心情談情了嗎?」
2020-09-27 20:21:35
要獻身了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