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8 Like 3 Dislike
2020-10-06 20:35:31
女娃把龍王子的長矛據為己有,然後把二人拖到岸邊,用粗麻繩綁起手腳埋在沙裡,背脊朝天。接著女娃又脫光他們褲子,露出屁股,並且用冷水潑醒了二人。

「妳這臭丫頭幹什麼?」「快放開我們兩兄弟!」

女娃召來村民,當著眾人大聲訓斥龍王子:「你們在海上興風作浪,傷害地上子民,我要代表神農氏來懲治你們的罪。」

女娃便拿起長矛,用力杖打二人屁股,打得砰砰聲響。龍王子無法反抗,只能趴在沙灘上破口大罵,一張開口滿嘴都是沙:「臭丫頭,妳竟然夠膽打我們!」

不過女娃越打越興奮,邊大笑邊罵二人:「你們害了幾多戶人破人亡?恃著自己有仙術就殺人如麻,現在只是小懲大戒,你們開口求饒保證不再危害人間本公主就放你們一條生路,哇哈哈!」

「呸!我才不會妳這死丫頭求饒,那些人我喜歡拿他們怎樣就是怎樣!」

「你們不認錯我就打到你們認為止。」女娃打得起勁,打得忘形,打得整個漁村都是龍王子的慘叫聲。

──砰!砰!砰!

「哇啊啊!我代替我哥認錯了!小女俠別再打我們啦!」另一龍王子屁股都腫脹出血,連聲求饒。

女娃厲聲喝:「以後別對漁民出手了,知道嗎?」

「知道、知道!」

「那你們就滾吧。」女娃三劃銀光隔著沙地把綁住二人的麻繩斬斷,放他們回東海。

一直寧死不屈的龍王子扶著屁股回罵:「的帳我們一定會找妳來算的!」

「哼,手下敗將不足為懼。」

往事轉眼已千年,今天琅等人終於登上發鳩山,找到女娃這邊來了。
2020-10-06 20:35:44
聽晚繼續
2020-10-07 20:13:45


發鳩山山高地險,人跡罕至,遍山桑木,幾百色的雀鳥棲息林中,白天千鳥爭鳴,熱鬧非常。琅一行六人摸樹登山,向鳥兒打聽精衛所在,很快便找到來一處碎石坑,精衛鳥就在那裡的桑林築巢而息。

「女娃姐姐,我們來探妳了。」瑤姬揮手叫嚷。

白喙赤足的女娃站在枝頭俯視眾人,道:「妹妹妳怎麼來到這兒,西王母不是讓妳住在巫山嗎?」

「是的,不過我已經跟新巫王立約,現在的巫王到哪裡,我就跟到哪裡監視著他。」

看見瑤姬微笑幸福的樣子,女娃瞄看在場唯一的男子,問:「那男人就是妳的巫王嗎?」

「在下單名曰琅,見過女娃姊。」

女娃心道:「確實是妹妹會喜歡的類型,呆頭呆腦,人畜無害,不懂欺負人的樣子。不過……」接著女娃問:「其他女子又是什麼人?」

「喔,一位是琅的姐姐,然後這位是我和琅的侍從,至於她是琅的婢女,還有她是……琅的什麼?」

紫芈答:「我不是琅的任何東西,我叫紫芈。」

接著瑤姬又拿出二妃劍,像變戲法一樣連同娥皇女英逐一介紹眾女的名字;女娃見瑤姬的笑容跟小時候一模一樣,也算感到安心。

不過瑤姬的臉很快添上幾分憂愁。「女娃姐姐這些年還是銜木石填東海嗎?」

「是。」

「我不明白呢,這樣不可能把東海填平?」瑤姬問:「還是姐姐有其他原因要執意填平東海嗎?告訴我們,我們一定能幫上忙的。」

女娃沉默不答。

瑤姬續道:「琅很厲害的,叫他做什麼他都會做得到。而且琅很好人,又有正義感……」
2020-10-07 20:20:42
「這世上沒有正義,正義都是騙人的。」女娃忽然拍翼飛走,揚起羽毛飄在空中,她便乘風而去,眨眼間把發鳩山拋到身後,琅等人亦追不到她的蹤影。

天上一直飛,飛了數刻鐘才回神過來。「為什麼我逃了出來……我還是沒有面目見妹妹嗎──唔!」

猛然心臟絞痛,一拍翼就像撕心裂肺,女娃慘叫一聲就從天上掉到樹叢壓斷幾根枝葉砰聲擲地。全身疼痛,但還沒有死,沒有失去意識,只是胸口痛得要命。

「果然我所餘下的時間……可惡!」

女娃躺在林中,此時日落西山,她把耳朵貼在地上,聽見有野獸的腳步迫近,自己偏偏動彈不得,連爬到草叢內躲藏都沒有辦法。

「是野狗?野豬?但什麼怪物都不重要,反正我都無法反抗,就像那時候一樣……」

灌木叢中有紅光眼睛盯著自己,而且不只一對、兩對、三對,不知不覺女蛙已被野獸的氣息包圍,她就成一隻待吃的鳥。女娃沒想到約定的日子來得這麼快。這狀況就像當年一樣。

當年女娃替漁村收搭兩個龍王子,不久後,數十仙童趁她獨自出遊時找到了她。

「妳就是炎帝的女兒,女娃?」

「是啊,但我不接受小孩子的戰書,你們長大之後再找我比武吧。」

仙童答:「不是比武,我們奉天廷之命要帶妳上天宮受審。」

女娃揚一下眉頭。「你們憑什麼要抓我上天廷啊?」

「炎帝是天授的地皇,妳是炎帝之女,自然不能違抗天命。請跟我們來。」
2020-10-07 20:44:52
「他們殺的是人,妳羞辱的卻是仙,輕重不一樣。」東海龍王指令天兵:「把女娃押到東海龍宮,要她嚐嚐被羞辱的滋味。」

「什麼?放開我──」

然而天兵只會聽從天官的命令,把被綁的女娃押到東海,潛到龍宮,引來海底眾多龍民圍觀,七嘴八舌。

「就是這娃頭欺負龍人!」「快脫光她的裙!脫光她的裙!」

「不,你們不能這樣對我──」說到一半,屁股感到涼意,女娃趴在地上在眾人前露出屁股,惹來一陣嘲笑聲。

「屁股真小,像沒飯吃似的。」「又醜又扁呢。」

龍王子徵拿著長矛走到女娃面前,不懷好意笑道:「我就說過當日的帳不會就此罷休。我要妳體會一下我當時受屈的心情。」

──砰!

「哇啊!」女娃忍著淚回罵:「你這無能的人,不能堂堂正正只靠父親庇蔭!」

「喝!」王子徵大力用矛毆打女娃的臀,笑道:「任由妳怎樣說我也不會留手的,除非妳向龍民認錯,承認自己傷害了龍民的尊嚴!」

「我死都不會向你們認錯!」

「那我就打到妳認錯為止!」

在海底裡龍王子把女娃的臀打到皮開肉綻,血水滲出,慢慢女娃整個人都有血水包圍,血腥衝鼻。女娃也靜了下來。

「怎麼不說話啦?不要以為妳不求饒我就會停手。」

「王、王兄!」另一位龍王子說:「那娃兒吐了很多血……她咬斷自己舌頭自盡了……」
2020-10-07 20:45:13
聽晚繼續
2020-10-07 20:45:19
又係本王嚟斷你JJ
2020-10-07 20:45:49
屌慢撚咗
2020-10-07 21:11:18
擋到
2020-10-07 21:31:26
本王會再嚟㗎
2020-10-07 21:32:40
等你
2020-10-07 22:05:00
琅變做雀仔就可以屌雀女喇
2020-10-07 22:14:32
咁你變做熊貓想點
2020-10-08 04:08:54
遲啲成班人都有神農藥體
2020-10-08 11:25:02
好似侵侵咁有晒抗體
2020-10-08 18:00:42
游同塵老竇同姬藻老竇是咪老襟?
2020-10-08 18:23:23
點解關係突然變到咁亂
2020-10-08 18:45:31
唔係嘅話佢外姓人點解會有神農藥體?
2020-10-08 18:53:04
感染源頭未必係同一人,可能係兩個群組
2020-10-08 19:31:23
又啱,兩千年前已經成車都係,兩。千年後死咗大部分都隨時仲有十打八打。
2020-10-08 20:16:40


──悔恨嗎?不甘心就這樣離開嗎?

是的話,那就睜開眼睛吧──

「王母娘娘!」

女娃抖了一抖,看見周圍火光,自己被抱在別人懷裡十分溫暖。這些人和瑤姬正圍在營火旁閒聊著。

「啊,女娃姐姐醒了。」

「我……這裡是什麼地方?不像是天廷呢……」

琅答:「這裡依舊是發鳩山的山林,剛才看見妳倒在地上嚇了我們一跳。」

瑤姬附和說:「是啊。幸好琅有追上去,然後我們也一直追著姐姐的身影跑,跑到半路就看見妳倒在林中,還被野獸包圍,差一步姐姐就變成野獸的食物了!姐姐怎會這樣不小心的呢?」

「我、我……」女娃欲言又止,只感覺到琅替自己掃背;女娃體型跟烏鴉差不多,抱起來剛剛好。「喂,瑤的巫王別再這樣摸我了。」

「咦?妳不喜歡嗎?」琅停了手。

「不是喜不喜歡的問題,而是我沒有被人這麼摸過,摸得我心煩意亂。」

「那妳快回答瑤姬的問題吧,瑤姬她可是很擔心妳。」

瑤姬一雙大眼睛望著女娃,說:「難得可以跟姐姐重聚,姐姐卻一言不發飛走,還差點被野獸吞下肚我們就無法再見了。」

女娃內心一沉,想起自己總是不辭而別,心中愧疚。「對不起,可是我本應就不該存在,是王母娘娘拾回我的性命罷了……」

琅輕拍女娃的鳥頭,斥道:「沒有任何生命是不應該存在的,我不知道在妳身上發生什麼事,但既然妳的心還在跳,還能夠跟瑤姬面對面說話,就應該好好珍惜這些機會。」
2020-10-08 20:33:22
2020-10-08 20:34:40
琅聽畢,便道:「我帶妳去東海討回公道。」

「你有辦法?」

「我有信心,放心交給我辦。」琅又把女娃交回瑤姬手中,微笑說:「妳們今晚早點休息,明天清早我們上路往東海。」

瑤姬抹眼淚接過女娃,兩姊妹就回到一邊休息了。而琅則拿起竹片刻字,翌朝一吹口哨,召來各方雀鳥替自己傳達簡訊。有寄給西河失度的,有寄給鉏城后羿的,有寄給青州寒浞的,把竹片背在鳥兒身上,信鳥四散,琅就像是東夷百鳥的小頭目那樣。

接著,琅一行人從發鳩山出發,兩天後到黃河渡口,便有后羿派來的官兵相迎。

「琅大人,共主大人已經備船來接各位渡江。」官兵對琅恭敬有加,這時候琅又收到從青州來的信鳥回信。

「煩請琅弟忍耐,數日內東海必異,伺機而動。」

琅帶著寒浞寄來的竹簡,渡河前往冀州有易國,該處同樣有眾人列隊相迎琅的光臨。

「琅王大人,公主大人,小的終於有幸見到兩位恩公!」

一位五十來歲的男子激動地跪拜自己,琅馬上鞠身扶起對方。

「老先生太客氣了,我們反而是有求於先生呢。」

「兩位拯救了有扈氏族,莫說只是暫住數天,就算赴湯蹈火我們有易氏亦在所不辭。」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