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8 Like 3 Dislike
2020-09-29 02:17:03
最憎人屈弓
2020-09-29 02:50:32
mon hun 最鐘意玩弓
2020-09-29 20:17:38
14

──噠噠噠、噠噠噠。

戰場一片混戰,彭齊與親兵留守大營,看得焦急,卻見一騎突圍而出朝這邊飛奔。

「大家快看,是巫琅,巫琅來了!」

烏雲底下,千里平原,琅單騎而至,嚇得留守本陣的士兵雞飛狗走。彭齊亦只管喊罵部下:「敵人就在眼前,今次他孤身一人,你們在怕什麼!誰敢違抗軍令你們全家都要問斬!」

畢竟彭齊不過是靠氏族庇蔭的小輩,在他手下兵敗如山倒,眾將怯於命令而戰,實質軍心已破,士兵輪流衝向琅都是送死。

只見琅策馬馳騁,如流星撞飛攔路敵兵,勢如破竹,百人莫敵。彭齊見勢色不對便拉韁落跑,卻來不及琅已經拔劍衝往彭齊,在馬上大喝:「彭賊看劍!」

彭齊瞪眼拔劍硬擋,卻不敵琅騎之勢,砰聲被擊落馬下!琅亦從馬背縱身躍到彭齊面前一劍刺去,只插在土中,彭齊旋身站起回敬一劍則被琅刃擋開,連環過招後二人重整架勢。

彭齊暗忖:「巫琅武功高強,要贏他只有一個機會。」

他自知已經走投無路,唯有拼死一戰,衝步出劍!琅則以神女劍法打算替劍巫報一敗之仇, 劍走輕靈,步若飛燕,巧妙劍招騙過彭齊出手直取他的心肺!然而彭齊回劍救援,手腕劃圈,劍尖像旋渦捲住琅的娥皇劍,而且越轉越急──

彭齊可是拼了命的,全神貫注,想他這一招「力拔三垣」每次出手必見人血,皆因祝融八式是上古劍法,與當今劍招無一相似之處,現今已經無人可破。
2020-09-29 20:32:28
──噹噹噹!

一圈三響,彭齊劍如迅雷,旋圈無影,劃出的一瞬銀光卻被琅雙目牢牢抓住;琅目不轉睛,心裡拆解劍招,右手不其然模仿起來;見琅如水中倒影,可是一圈五響劍速反而凌駕彭齊,二人方圓百尺的先天真氣都被琅搶了過來,氣聚劍尖,蓄勢待發──

彭齊背脊一寒,驚道:「怎、怎麼可能……啊啊!」

平地一聲雷響,琅原地發勁,彭齊則被轟飛三丈,片刻失去意識。

「──臭小子豈容你在放肆!」

猛然有剛陽之勢從天空飛來,琅退半步,便有嵩陽掌勁打在腳邊燒出清晰一個掌印。

「來者何人?」

「嵩陽真人是也!」嵩陽真人半路攔截,他連環踏步每步都踏出火印,挾嵩陽氣勁使出嵩山八路掌法,簡樸有力,琅每接一掌他握劍的手腕都好像被千斤鎚砸下來般疼痛,是非常霸道的功夫。

「琅公子,」琅手中的娥皇劍說:「雖然不知何解嵩陽真人也參一腳,但他算是半個神仙,即使位階不高亦務必當心。」

琅兩眼發光,意氣風發說:「既然是神仙武功那就要領教看看。」

見琅越戰越勇,娥皇嘆道:「戰場上和床上琅公子都如狼似虎。」

「放肆!」當然嵩陽真人不忍自己被黃毛小子看輕,便催勁於掌,掌心灼灼,其光華映在琅的眼眸──琅即如醍醐灌頂,得意唸出三字:「山火賁。」

天下武功源出於道,見於形,重點在於無形;琅快速分析嵩陽氣勁,對應六十四卦的山火賁,急不及待要把自己的理論在本人面前測試看看──劍掌交錯,嵩陽真人突然全身冒火!連他都看不清琅的出手,娥皇劍帶著嵩陽氣勁便已在他衣服垂直割出一道破縫,霍的一聲便起猛火。
2020-09-29 20:41:24
琅喜道:「仙術能夠控制自然天象,把先天之火挪為己用,甚至轉化成後天真氣帶有火勢,隨心所欲。」

嵩陽真人面色蒼白,他無法相信只是交手數招自己畢生絕學就被琅偷走。這就是被命定為將星的絕對權力嗎?漸漸琅這小子就會取代夏后氏,成為受天命眷顧之人,難道已經無法阻止這小子?

「真人!今天一定把他置之死地,否則後患無窮!」彭齊恢復意識,再次握劍並向嵩陽真人提議聯手,嵩陽真人爽快答應。

二話不說,嵩陽真人與彭齊左右夾擊,兩位都算是武林前輩,琅不敢輕敵便左右拔劍應戰。

「琅弟!」此時寒浞策馬而至,喊道:「把嵩陽真人以及彭氏置於離位、震位,讓他們火雷相剋!」

嵩陽真人怒道:「就是你這寒浞賊子,等會我再收你的屍!」

但稍有遲疑,琅突然衝到嵩陽真人與彭齊之間,左右手以蒼悟劍法震開二人,打斷二人連攜。

彭齊大發雷霆:「可惡!別小看大彭氏──」

「糟了!」嵩陽真人驚覺剛才琅的一招已經把他和彭齊置於死門,還來不及提醒,赫然黑影從左邊穿過彭齊腦袋,右邊染血而出──背後寒浞趁在彭齊的盲位猛射一箭,彭齊當場血濺在嵩陽真人身上!

嵩陽真人退後數步,喃喃道:「好漢不吃眼前虧。」便化成陽炎人間蒸發。
2020-09-29 20:47:57
琅見彭軍大勢已去,便反手握劍,大力向彭營戰鼓擲劍,正中鼓心,牛皮大鼓爆炸橫飛,伴隨最後巨響灰飛煙滅。彭軍軍旗統統掉到地上,敗軍之將逃的逃,死的死,屍橫遍野。

原本殺聲震天的戰場轉眼變成蒼涼,在粉碎的戰鼓殘骸處娥皇帶劍回來質問:「琅公子,好端端一套劍法為何要把妾身丟來丟去呢?」

「咦,娥皇姐姐藏身劍中會感到不適嗎?」

「倒不會。」

跟著有二人騎馬趕來,珵姊高興報告:「那些混蛋全部收拾好了,接下來該如何──」

「琅大人!」劍巫連忙下馬謝罪:「在下不曉得琅大人與彭氏單獨決戰,作為琅大人的劍實在失職。」

琅笑道:「不用這麼拘緊啦,劍巫妳這樣在白天和晚上分別太大,我有點習慣不來……」

「白天和晚上……」珵姊瞄看劍巫。

「琅大人!」劍巫急問:「敵軍已退,接下來該如何辦?」

「由他們走吧,先治理我方傷者,生者比死者重要得多。」

「領命。」劍巫連忙砍下彭齊頭顱,便帶著其首級趕回頭,向族人宣告大獲全勝。族人振臂高呼,終於能殺死夏后屬國的士兵替死去的同伴報仇──

沒錯,即使琅的族人只有少數傷亡,但戰爭不可能完全避免死亡。歡呼聲中固然有勇士戰死沙場,但所有犧牲都不會是白費的。正因為要讓犧牲不能變成白費,他們的願望會交託在生者手上,延續下去,直至復國為止。

到頭來戰爭已不是個人生死的問題,而是整個族人團結作為一個整體,而琅就是這個整體的首領。琅漸漸理解自己作為王的意義。
2020-09-29 20:48:14
聽晚繼續
2020-09-29 20:51:20
外傳會唔會有琅運用先天六十四掛喺戰場以外
2020-09-29 20:57:46
你想睇琅一騎當千?
2020-09-29 22:19:19
2020-09-30 20:25:41
15

琅的族人離開岱山,越過濟水,終於抵達兗州有穹氏的封地;距離鉏城百里,這些日子琅無法打聽后羿與太康的戰況,他們只能加緊上路希望盡快親眼見證。

走到半路,琅看見一具男子屍體橫屍荒野,感覺不祥。於是劍巫下馬檢查,男屍尚未腐爛,血跡還是新的。劍巫報告:「似乎剛死去不久,背部有刀傷應是遭人所殺,殺人的可能沒有跑多遠。」

「難道是盜賊之類?」琅問。

「不像是盜賊,死者的行囊完好無缺,單純是殺人。」

「琅哥哥,」荇姒與琅同乘一馬,荇姒她眼力異於常人,在背後環抱著琅說:「前方也有人躺地,不如過去看看。」

結果,琅等人看到的是越來越多的屍體倒在路邊,烈日下屍體曝曬成乾,眼球突出似是死不瞑目,張開口像在申訴冤情。劍巫上前檢查,說:「死者傷口整齊,應是被鋒利劍刃所殺,很可能是夏后國的士兵。」

「青銅劍嗎……」

寒浞說:「前方應有村落,我們可以派幾個人前往偵察,最好是找到生還的村民,最壞的狀況則是遇見夏后國的軍隊。」

結果兩者皆不是,當琅一行人來到村落,惡臭嗆鼻,更多村民陳屍地上,有男有女,有母親,有孩童,血流成河。村內所有房子都被亂翻一通,明顯是夏后國的軍隊來了搶掠村莊,並屠殺了所有的村民。

琅看得心痛莫名,捏住胸膛幾乎跌了下馬,要由荇姒把他扶到地上休息。

「這裡太可悲了……」琅嘆道。

其他女子亦不忍看見村莊慘況,唯獨寒浞冷靜思考著,自言自語:「既然可以推斷是夏后氏所為,那他們為什麼要屠殺村落?把人全部殺掉對他比較好嗎?」

珵姊嘲道:「太康他可是畜生,不是同類殺人怎會有感覺。」
2020-09-30 20:40:23
你盛意拳拳,拒絕你的話實在太唔俾面
2020-09-30 20:49:21
武羅作揖,盔甲鐵片琅琅作響。「末將一生馳騁沙場,不懂政治,只知道戰場殺敵,一生從未向夏人低頭。假如大人向太康稱臣,那末將便可以跟隨死去的兄弟在黃泉重聚了。」

伯因答:「武羅將軍說出了我們的答案。」

連同熊髡、尨圉都是同一回答。他們四人文武雙全,名聲響遍兗州,在東夷族內舉足輕重,所有人都稱呼他們作四賢將。后羿聽見四賢將所言,便轉頭問:「老師,你認為如果我向太康投降,太康還會留我性命嗎?」

老先生低頭答:「只能保住有穹氏族的血脈。」

「若我不降,即使戰敗為寇,我亦能抬頭面對先祖,而我的子孫亦能繼承抗夏之志。」后羿道:「相反若我在九泉之下,看見我的子孫降服夏人,苟且偷安,我二話不說肯定會把他的頭砍下來!」

后羿怒斥嚇得眾人差點忘記呼吸,殿上鴉雀無聲。此時剛好有士兵向武羅報告,武羅則轉告后羿:「宮殿外有二人急事求見,他們自稱是伯明氏的寒浞和巫咸國的琅王。」

「巫王琅聽聞他殺了封豨便一直在荊州、徐州流竄,居然來到兗州這裡了?還有伯明氏的寒浞,我聽過他的名字,他在伯明國內頗有聲望,是反夏志士。」后羿道:「若真的是巫王琅與寒浞,豈有不見之理,傳他們來。」

於是琅與寒浞上殿,拜見后羿,后羿卻冷漠地打量二人,問:「你們兩位自稱琅王與寒浞,何以證明?」

寒浞提議:「素聞有穹氏四賢將在戰場一夫當關,萬夫莫敵;可是巫王琅不止能打敗士兵,更能打敗將領,天下間只有巫王能夠以一人之力與四賢將平分秋色,后羿大人可以測試一下。」
2020-09-30 20:59:46
后羿隨即讓四賢將測試琅的身手。眾人移師殿前空地,武羅持鉞,伯因握戟,熊髡手執流星錘,尨圉拿起月牙鏟,四種兵器前後左右包圍著琅。

至於琅毫不虛怯,反而滿心期待。「四位將軍,請。」

四賢將則以行動回答。武羅的金剛鐵裝鉞重八十斤,為天下最重,的長柄橫風一掃震懾人心;至於伯因的玄鳳戟,戟身有利刃雙翼,削鐵如泥,殺人無數。但見琅瀟洒雙劍在旋轉,人在飛舞,蒼悟劍法狂風掃落葉,左右兩劍竟完全沒有破綻;二人征戰沙場二十載殺人二千,竟完全找不到方法接近琅半步。

於是熊髡發力轉圈他的乾坤流星錘,牽動天地星斗;加上尨圉的太陰月牙鏟溢出白銀凶光,加入戰團。四支神兵從四方施襲,琅卻舞於四兵之間,穿梭凶光殺氣,劍刃游走四者虛位,就算有四雙眼睛都無法捕捉琅的撩亂雙劍,四賢將盲目追隨雙劍卻被琅以無形劍氣應聲擊中,四人同時震飛!

圍觀眾臣目瞪口呆,四賢將可是東夷最強的武者,但四人聯手居然不敵眼前這位少年。

「來人!」后羿立刻飛奔琅前,捉住琅雙手激動說:「琅王武功果真名不虛傳!快,你們還不拿最好的美酒和美女來招呼琅王與寒先生!」

后羿激動得說話走調,然後手舞足蹈的跑回殿上,並邀請琅與寒浞坐到席上,急不及待,洗耳恭聽二人來意。

「──自古我們居於黃河下游,他們居於黃河上游;我們以伏羲造字,他們以倉頡造字;我們拜玄鳥,他們拜禽獸;我們是夷人,他們是夏人。夷夏禪讓本來就是傳統,夷夏能分立,能共存,但絕不能被吞併。伏羲不能亡,玄鳥不能滅,此戰關乎東夷存亡,只有戰,沒有降。」

寒浞手持竹笛,侃侃而談,出口成詩,風雅姿態懾走眾人心神,后羿亦點頭認同。

后羿問:「那麼寒先生有何妙計化解當前危機?」

寒浞答:「這個簡單。大人知道嗎?荊州翻天覆地,商隊壞滅;徐州則有蝗災,彭城更頒佈禁食;至於夏后氏侵略兗州,屠城不計其數;當中揭示了夏后軍隊的大忌,猶如死門,只要給我一千人,我就能擊退夏后國四萬人。」
2020-09-30 21:00:03
聽晚繼續
2020-09-30 21:01:02
收返最少六十四個囡囡先
2020-10-01 00:58:33
一個打四十個
勁過葉問
2020-10-01 01:28:02
見到葉問打埋佢
2020-10-01 20:16:39
16

牢房中三名囚人閒聊。臉上長有濃密鬍鬚的男子說:「真是荒謬,鉏城都快要易手,那些官兵不打夏人反而把我抓進來。」

對面大叔問:「喂,你犯了什麼事?」

「不過是偷了隔鄰的雞,但我好幾天沒吃肉啦,都是戰禍害的。」男子問大叔:「你又是犯了什麼事被關進來?」

「強盜。」大叔笑道:「還有那邊的少年則是個殺人犯。所以牢房裡你容貌最凶,犯的罪卻是最輕。」

「你們三人安靜點!」兩個獄卒還有一位公子走來,獄卒敲打囚房木柵威嚇道:「你,鬍鬚的,出來。」

鬍鬚男子有點愕然。「哦?應該不會有這樣的好事,說放我出牢吧?」

牢外的公子笑道:「要說的話,能夠為國捐軀也是一件光榮的好事。」

「呸,就知道兵荒馬亂,連囚犯都要徵召打仗。」

公子則向獄卒示意,獄卒點頭回答:「是的,寒大人。」二話不說就砍了那男子的頭,砰聲掉落地上滾動。

當晚,鉏城大火,火勢猛烈把夜空燒得通紅。鉏城的西門卻偷偷打開,一隊馬車還有近百人趁亂溜出城外,往山坡下去。當中琅以及他的幾位女伴亦混在人群裡。

「琅弟。」寒浞策馬而來,與琅交代數句,並道:「有時候我很羨慕你武功天下無敵,自在於江湖。琅弟你有想過『俠』的意義嗎?」

琅答:「身為俠客,應該鋤強扶弱,儆惡懲奸。」

「不對,那些是官兵做的事。遊俠要做的,正是朝廷無法做到的。」寒浞說:「若稍後有機會,不用猶疑,斬首太康。」
2020-10-01 20:19:16
2020-10-01 20:38:37
彭夷答:「風夷氏舉家來降,若然太康大人不計前嫌,更賞他黃金美絹,以展示大王氣量;賊羿其他臣子看見定必棄暗投明,東夷臣民亦會爭相投靠我夏。」

太康聞言大喜:「你這個提議甚好!快傳風夷氏一家,由孤王親自驗證他的真意。」

「──罪臣風夷參見天下共主。」

數刻鐘後,風夷帶同幾位家眷來到太康的大本營前,一同叩首請安。

太康緊盯風夷雙目,問道:「據聞先生今早在鉏城大殿與后羿意見不合,因為走投無路才想要投靠夏后國嗎?」

「罪臣認為,天下是夏后氏的天下,普天之下莫非夏后王土,本想勸羿棄暗投明,奈何那幾位將軍為了保住自己兵權而主張必敗的戰爭,徒使生靈塗炭。今夜,武羅將軍更想取我性命,幸好我及早察覺,先發制人把他殺掉。」

太康訝異道:「那個名滿天下的武羅將軍居然能輕易被殺?」

風夷答:「犬兒自幼便跟武羅將軍學武,青出於藍,但武羅忌才而不重用。今晚總算是出了口氣。」

風夷介紹他的「兒子」,正是由琅喬裝假扮的。隨即琅將布囊打開,一個滿面鬍鬚的人頭應聲落地。太康曾在戰場親眼見過武羅,便高興地指著人頭說:「這確實是武羅的頭,哈哈!真是太好啦!做得太好!」

風夷續道:「羿氣數已盡,因此罪臣星夜趕來只為獻上一計;如今武羅已斃,鉏城守備混亂,共主大人只需趁夜色掩護,起兵而至,日出時必定能拿下鉏城,易如反掌!」
2020-10-01 20:47:02
「不愧是有穹氏的軍師,不過……」太康欲言又止,似有難言之隱。

風夷道:「罪臣不才,不明白共主大人為何按兵不動,這樣反而給了羿苟延殘喘的空間。」

彭夷立即厲聲斥喝:「你在懷疑共主的判斷嗎!共主是先佔領周邊城邑和村落,做好萬全之勢……」

「──但為何要屠村呢!」琅聽見佔領村落之事,忍不住質問彭夷,嚇得風夷連忙下跪賠罪。

「犬兒一介莽夫,愚笨無知,請共主大人恕罪!」

太康反而沒有生氣。他嘆氣說:「屠村之事實屬萬不得已,我能夠理解他的心情。」

「咦?」琅很意外,沒想過太康會這樣說。

太康續道:「只是因為我們兵糧不足,養不起那麼多人啊。為了早日平亂,恢復天下秩序,只好犧牲那些村民。」

果然如寒浞所料,太康召募大軍,大量壯丁離鄉參軍,農民人數大減,偏偏遇上蝗災更令到今年收成幾乎化為烏有。本來黃河一帶米糧失收,仍可以從荊州運糧補給,但巢州覆亡摧毀了商隊和道路,令到太康四萬大軍寸步難行,唯有一邊搶掠夷人糧食,一邊威逼東夷其他部落上繳糧餉。

「居然只是這個原因而屠殺村民……」

「戰亂越長,戰死的人就越多,為了早日終止戰亂恢服秩序這也是必要之舉。況且村民沒有糧食只會淪為寇匪,無論如何對社稷有害。」太康說:「我是天下的共主,奉上帝的旨意維護百姓最大的利益,必要時只能犧牲少眾。就像如果我說殺一人能夠救萬人的話,即使是無辜的人你也只好下手對吧?」
2020-10-01 20:52:27
風夷搶答道:「共主大人所言甚是。不過兵糧方面大人無需憂心,因為夏軍駐紮之地附近的山洞正好是有穹國的一個備用穀倉。正值秋收季節,這裡一帶的稻穀收成後會先暫存在那裡。」

以洞外兩棵大杉為記,洞外有車轍,有站崗;夏軍來到時所有官兵已經撤走,就是來不及運走洞內稻穀。根據風夷的描述,夏軍回報太康確實找到洞內有稻穀千斛,並已經把稻穀搬運到軍營。太康大喜,解決兵糧之急,遂下令軍營四萬士兵炊飯備戰,打鐵趁熱,趁天亮之前揮軍進攻鉏城。

「風先生,」太康心滿意足,說:「今晚辛苦你了,在開戰前可稍作休息,待剷平鉏城之後必定重重有賞。」

「謝共主大人。」風夷與琅等人一同叩首拜謝,唯獨一女子鶴立,月光灑在佳人臉上,讓太康看醉了。

「這位姑娘是先生的女兒嗎……」

「小女子見過太康大人。」亭亭玉立的女子正是紫芈所扮。一切都是寒浞的安排,由風夷獻計把下藥的稻穀送到夏軍營中。另外為了騙取太康信任,必需以女色裝扮成風夷的家眷,紫芈聞言則馬上答應。

「風姑娘真是漂亮……孤王從來沒見過如此美人。」太康儘管見過三千美女,亦不得拜倒在紫芈裙下,垂涎說著。

風夷順水推舟說:「我家小女擅長歌舞,不如讓她替表演舞蹈,給眾將士餞行。」

「好、好啊!」太康目不轉睛盯著紫芈身材,幾乎忘記要準備打仗。

可是琅卻心感不妙。記得紫芈跟隨自己就是要親手殺死太康,難道她又要用舞蹈刺殺太康嗎?寒浞的計略還未成功,如果夏軍沒有用到那些下藥的稻穀炊飯那就前功盡廢,壞了寒浞的大計。

「那麼小女子就獻醜了。」紫芈掠過琅的目光上前。所謂越是求不得的女子越吸引人追求,冰霜凜花才不理會旁人所想,準備上前獻舞。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