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6 Like 3 Dislike
2020-09-06 20:41:43
聽晚繼續主線
2020-09-06 20:45:34
會唔會凍親

連精氣神都出埋
2020-09-06 20:50:02
凍就互相取暖
琅精氣用之不竭,無問題
2020-09-07 01:45:54
見到精氣神諗起wu cfu
即刻笑左
2020-09-07 10:42:30
輕鬆娛樂一下
2020-09-07 13:30:26
舊讀者留名之前有追等級一
2020-09-07 13:43:58
歡迎
2020-09-07 20:08:02
2020-09-07 20:13:58


巢州城的宏大,從街道佈置可見一斑。通往城門的大街寬百步,路上馬車駱驛不絕,甚至四車並行亦十分常見。一街有商戶百里,看不見盡頭,喧囂繁華。大街四通八達,十字街連接巢州各個坊里,每個坊都闊四百步,井然有序,高樓並起。時值仲夏,鳳凰花開,街道上一株株火紅樹點綴巢州,就像遊走在巢州大街的火龍同樣連綿百里。

更誇張的莫過於廣場上的人造池塘,不少居民趁夏天來浸腳消暑,如此景色琅也是第一次看見,只能讚嘆巢州的工匠鬼斧神工,簡直是陸上的奇蹟。

可想而知巢州市集萬人空巷,那些商人穿金戴銀,都看不起琅拖著乾肉毛皮來交易這麼寒酸。事實上巢州有四個市集,琅只能牽著馬車到平民的市集交易,那裡都有琅想要的。因為琅沒有行商的經驗,一切都交由在夷陵做過小當家的荇姒負責。

遊牧生活,草原上不缺肉食,缺蔬菜香辛,缺布料衣服。交換所需後載滿了馬車,在離開巢州前琅一行人來到茶館歇腳,順便看看哪裡有賣瑤姬喜歡的冰雪。

「替這幾位姑娘上最好的茶。」

琅等三人甫坐下,就有一個古怪男子同時坐到同檯。男子三十出頭,剪短頭髮,手臂刺著蛟蟒花紋,所謂斷髮文身,態度亦很輕佻。男子故作友善笑道:「三位好,我叫雄水,我沒有惡意的。只是見幾位生面孔,加上女子跑商十分好奇,想看看有什麼能夠幫助姑娘而已。再者我看中間這位姑娘有配劍,想必是武林人士吧?我完全不會武功,妳們也一定看得出來。」
2020-09-07 20:22:39
珵姊上下打量這個叫雄水的男子,又跟荇姒對望。荇姒擁有讀人眉眼辨別真意的天賦,行走江湖也許這種本事才最有用。在荇姒看來那位男子所言非虛,便跟珵姊點頭。

看見三人稍為放下戒心,雄水又說:「妳們人生路不熟,來酒館想必有事打聽。我作為這裡的老前輩,妳們有什麼問題儘管問我,我都一定幫上忙。」

珵姊簡單介紹自己,並問:「聽大哥你的口音好像也不是本地人?」

「姑娘真細心。我是於粵人,妳們有聽過於粵這地方嗎?」

珵姊搖頭。於是雄水用指沾茶,在桌上寫字作圖解說:「於粵寫作於越,越地在大江下游,附近有浙江、震潭(太湖)、會稽山,山明水秀,是個好地方。幾位姑娘又是從哪裡來的?」

「夷陵。」

「夷陵喔,幾年前我也去過夷陵做買賣,那地方在荊蠻亦算繁華,但對比巢州就差遠了。」

巢州實確有很多東西琅他們都沒有見過,坐著品茶,有人在賣冰雪,又有人在賣唱。這時候有男人提鼓走來琅的檯前打鼓唱歌:「水滔滔,百姓苦,大禹治水分天下,太康就請了六合將來治九州。六合將有猰貐、有鑿齒、有九嬰,還有呢?修蛇、大風和封豨。誰知荊州有毛狼,毛狼大口將日吞,封豨死,毛狼遁,從此天下無安頓。」

「唔!」琅聽見說書人在唱自己的事跡,差點打翻茶杯。雄水則打賞那個說書的一碗茶水便打發他走,並對琅說:「姑娘無需驚訝,這種唱書的就喜歡把故事誇大,嘩眾取寵。之前還聽過那巫琅全身長滿長毛,口有獠牙,根本不是人模樣了。不過天狗食日倒是真的,巫琅用巫山妖法陷害封豨說不定也是真。他們說巫琅在夷陵大開殺戒,妳們不是從夷陵來的嗎?妳們應該比我更清楚吧。」
2020-09-07 20:35:23
荇姒欲言又止,怕泄露身份。豈料珵姊激動駁斥:「巫王琅才不是壞人,相反封豨那豬頭無惡不作,巫王殺他是替天行道罷了。」

雄水大笑道:「跟我想的差不多。有次我見過封豨真人,長得真像野豬,還有夏后國的其他六合將都是鼠目獐頭,偏偏兵符卻交付在那些人的手上,就知道夏后氏也是一群野蠻人。」

荇姒慌張地左顧右盼,並小聲問:「在巢州城說夏后國的壞話不會有問題嗎?」

「夏后氏說整個天下都是他的,實際上哪管得到這麼遠。」雄水把一碗茶乾掉,再說:「而且巢州是個發財地,誰管什麼夏后國、三苗、東夷。賺到錢,還要看那些目不識丁的匹夫的面色嗎?」

「賺錢是什麼?」荇姒好奇問。

「賺錢就是用錢生錢,生更多的錢。」

「存一堆貝幣來買牛羊嗎?但養太多牛羊也不夠牧草給牠們吃。」

雄水笑道:「不是買牛羊,是買人。買人替自己辨事,買人替自己賺錢;賺更多的錢,連國家都能買起來,像那些守門的不就是為錢賣命嗎?」

他還沒有說城南的花茶坊,肯花錢就能買到少女初夜。巢州夜夜笙歌,從來不愁沒地方花錢,亦不愁沒地方賺錢。

雄水瞧了瞧琅。「說起來中間這位姑娘都很安靜,沒有東西要問嗎?」

荇姒代答:「姐姐她身分高貴,不習慣跟陌生男子搭話。」

「是這樣嘛。妳們知道跑商最重要是眼光嗎?有什麼事情隱瞞都逃不過商人的法眼……」

這時候廣場方向傳來歡呼,見幾十人爭相跑去。雄水又笑道:「同時商人也不能錯過任何機會,我們去看看發生什麼事吧。」
2020-09-07 20:43:29
於是雄水和琅一行隨著人群急步走到廣場,廣場人山人海擠得水洩不通。只見雄水灑了幾個貝錢就開通一條路,琅便穿插群眾中走到前排,並看見難以置信的畫面。

在池塘旁邊居然放置著一尾巨魚,魚身幾乎有十個人躺下來那麼長,橫放的高度也是成年人的兩倍!而且魚鱗有彩光,卻沒有氣息,看起來巨魚已經死了。於是有十幾個人站在魚肚前,拿著小刀分其肉食。

雄水似乎跟那些人相識,友善地問他們究竟發生何事。那些人回答自己也不清楚,只是回神過來就突然有巨魚憑空出現,而且魚體巨大,就像是傳說中的龍魚。天賜神魚,豈有暴殄天物、不吃之理?

「大家不用急!所有人都能分到龍肉!」站在魚肚前的人也知道他們無法獨佔這頭巨魚,只好賣個人情,親自割魚肉分派巢州民,人人一口魚。圍觀的人都滿心歡喜,期待吃過生龍魚片也許能夠長生不老,是上天眷顧。

「琅哥哥……怎麼辦?」荇姒旁觀眾人分食巨魚,似乎有點不安。

其實琅亦覺詭異。他看廣場裡只有池塘,池塘本身卻容不下這頭巨魚,巨魚究竟從何而來?只知巨魚無故死在巢州。此時他腰間配劍說:「公子不如盡早離開,回去營地。」

娥皇女英雖然寄宿劍內,卻甚少發言。她們不愛干涉凡人之事,除非有什麼重大變數。於是琅的內心更覺焦慮。

「噢,珵姑娘妳們不吃嗎?」雄水回頭問。

「謝謝大哥好意,我們交換了一些糧食和冰雪,要趕著回家。」

「這樣啊。既然大家都是同行,在行商的世界我們很快就會再見。」

於是琅一行便跟馬車與族人會合,離開巢州返回營地。
2020-09-07 20:43:39
聽晚繼續
2020-09-07 22:50:30
究竟咩大事
2020-09-07 23:01:15
究竟又會拐走咩良家婦女
2020-09-07 23:02:39
又有蝦條食
2020-09-08 06:00:49
一陣原來係雄水俾琅吸引,You竟然是個boy?
2020-09-08 10:06:59
嘔心HEHE
2020-09-08 13:26:59
no三條腿
2020-09-08 20:07:58


晚上返抵遊牧營地,琅洗去臉上脂粉,回到帳篷休息,對白天在巢州的奇遇始終感到不安。

他把雙劍放在几上,謙恭請教:「娥皇姐姐、女英姐姐,妳們知道巢州的大魚是什麼回事嗎?」

二妃浮現半空,其實她們終日困在劍裡也很苦悶,沒有外人的時候都偏好魂魄出劍。娥皇回答琅:「他不是魚,他是龍人,而且看其體型絕非等閒龍人。」

「龍人?但我以為龍不是長那樣。」

旁邊瑤姬捧著冰雪邊吃邊說,口齒不清的。「龍人大多都是半魚半人,嗯嗯,只有經歷千百年修行的才能化成蛟龍。」瑤姬大口吞下剩餘的冰雪,問:「所以琅你今天在巢州看到大魚嗎?他怎麼了?」

「死了,還曝曬在廣場上被巢州民分食。」

「欸!」瑤姬眼睛睜得不能再大,驚呼問:「那龍人化成魚身有多長?」

「大約有十個人躺下來那麼長吧。」

「哇哇哇!就算在洞庭宮亦只有龍宮皇太子如此龐大,難怪娥皇說那龍人來頭不小,那麼吃過龍肉的人肯定死了。」

琅面色一沉,再三確認:「一定要死嗎?」

「你想想如果我們的孩子被人分食,你能夠嚥下這口氣嗎?更何況那是堂堂龍宮皇太子,龍君發火起來不堪設想。」
2020-09-08 20:17:50
「那麼……如果巢州百姓都以為食龍肉能長生不老,每個人都分一口來吃呢?」

瑤姬概嘆:「那些百姓不但無法長生,反而全部都要跟龍皇太子陪葬喔。」

娥皇冷靜搭話:「把所有吃過龍肉的人遂一殺死不符合效益,要是震澤龍君,他肯定會把巢州滅了。」

「請教震澤龍君是?」

瑤姬解說,大江流域有三大湖三大宮:洞庭龍宮、彭蠡龍宮、震澤龍宮。越是下游,水勢越凶,龍君發脾也越大。震澤龍君可算是最暴戾的。

瑤姬補充說:「不過嘛,巢州剛好在彭蠡和震澤之間,死去的也不一定是震澤宮的皇子。」

琅憂心忡忡,欲吭聲時卻被娥皇截住說:「別牽涉其中比較好。所以妾身才勸公子速速離開巢州。」

「但巢州城內幾千戶人家,還有附近的農家,我總不能眼睜睜看著萬人死。」琅說:「瑤姑娘,麻煩妳明天打聽一下死在巢州的龍人身分,我明天也會再到巢州一趟,看看最後龍人怎樣了。娥皇姐姐,這樣可以嗎?」

娥皇答:「妾身的任務是確保公子達成舜君的心願,若果有任何與討伐夏后氏相抵觸的情況我會全力反對。目前妾身管不了公子。」

商量之後,翌日,琅又化妝潛入巢州城一探究竟。
2020-09-08 20:19:42
2020-09-08 20:23:55
重臨巢州,琅、珵姊、荇姒三人心境與昨日不同;可是巢州繁華依舊,甚至每個人都比昨天更忙碌的模樣,百姓來回奔走於大街上,彷彿吃過龍肉精神百倍。

「大姐姐,要買冰糖果嗎?」有位小妹妹提著藤籃,裡面裝滿用糖水冰鎮的蘋果。

珵姊見小妹妹可愛,想掏錢卻身上沒帶什麼東西能買。這時候有熟識的聲音在後便說:「我代這幾位姑娘買了,小草妳到裕和坊領錢吧。」

雄水把貝殼丟給那位妹妹,妹妹就鞠躬說:「謝謝雄水哥哥,謝謝大姐姐。」然後笑著離開。

珵姊回頭道謝。「雄水大哥早,我們真是巧合呢。」

雄水開懷笑道:「這可以說是緣份了,哈哈!妳們今天也是來買賣嗎?」

「不,我想看看昨天的大魚現在怎麼了。」

「哦,那條龍魚我們分食了啊,所有巢州民都能分到一口,非常滿足,就連我也從未吃過這麼鮮嫩的生龍片。而且我們還把龍骨賣給南巢氏,賣到個不錯的價錢。」

雄水又解說南巢氏即是巢州城的城主,也是巢州最富裕的人家;傳說是有巢氏之後,來到南巢建城,城裡很多商戶都是南巢氏開辦。

珵姊問:「你們不怕吃了龍肉會得罪龍王嗎?」
2020-09-08 20:31:21
雄水一笑置之。「太誇張啦,又不是真龍肉,只是頭大一點的鮮魚罷了。」

「可是那麼大頭的魚,說不定活了幾百年也有靈性喔。」

「那又如何,難道說那些魚會回來報復嗎?珵姑娘真是太仁慈。」

珵姊嘆道:「我也是第一次被人說太過仁慈呢。」又或者是對方太過天真,大禍臨頭也不知道。這樣大概是救不了,反正珵姊對雄水也沒有好感,不過其他巢州百姓又是怎樣想的?

看見街上人群又集體湧向同一方向,珵姊想起昨天的事,問道:「今天又有什麼事情發生嗎?」

「哦,因為花茶坊的木末芙蓉小姐獻演琴技。」

「木末芙蓉?真是有趣的名字。」

「南巢氏在城南興建了一個瑰麗庭園共文人雅士消遣,是為花茶坊。花茶坊所有小姐都以花作名,其中紫小姐花名玉蘭,號木末芙蓉,乃江淮第一名妓,南巢氏還把她收作義女。她不但有傾城之貌,且琴藝絕世,奏琴時花香洋溢,林中鳥兒亦羞愧於琴前而噤聲;所謂百鳥朝鳳,木末芙蓉小姐就是鳥中鳳凰,百花之首,千金不得一見,唯有每月的初七夜才會在花茶坊奏琴助興。」

「但現在還是大白天呢。」

「花茶坊一席難求,其他人只能在坊外傾聽芳澤,所以白天就要佔位置。」雄水說:「不過我昨天把龍骨賣了給南巢氏,換得花茶坊的坐席,感興趣的話今晚我可以帶妳們去看表演啊。」
2020-09-08 20:38:48
新女出現了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