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6 Like 3 Dislike
2020-08-17 12:04:27
尋日休息嗰陣整左珵既概念圖


整 rpg 有無得諗
2020-08-17 15:32:30
我當年都有睇!你咁講一講我先知係同一個作者 太好喇有品質保證
2020-08-17 17:58:51
大波到
2020-08-17 18:14:19
2020-08-17 18:58:58
lm
2020-08-17 19:03:38
感謝支持
記得以後認住黑貓
2020-08-17 19:04:04
歡迎留名
2020-08-17 19:05:05
加油,順便加多啲甜
2020-08-17 19:05:24
大家鐘意既話我可以整埋其他概念圖
2020-08-17 20:12:48


琅失落地回到家中,客堂傳來飯香,原來珵姊正在灶前煮飯。

「咦,珵姊姊這麼早回來了?」

珵姊把吊在牆上的肉乾摘下來,說:「抱歉呢,姊姊實在不忍心看下去。那個聚鶴伯耍劍就像蛭蟲一樣,真是掃興。」

「欸?至少也應該說是猴子啦,蛭蟲太不尊重師兄了。」

「小琅真是宅心仁厚。」

琅又問:「不過為什麼聚鶴師兄那麼弱?明明神女十二劍很強的啊。」

「往好處想,也許小琅青出於藍,把巫咸門的武學練得爐火純青,說不定很快就能打敗巫王,滿師出山呢。」

「要是這樣順利就好了。」

不過琅很快就忘記那個落在背後很弱的人。說到底琅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爬到巫山的最頂峰。只不過途中無法避免會把其他人擠下去,權力階梯從來都是同門相殘的遊戲。昨天琅輕鬆打敗聚鶴伯,就像在湖上投石,把巫咸門的秩序打亂,翻起的漣漪無法收回來。

一如眾人所料,翌日巫王召見琅到殿上,加封琅為聚鶴伯,即是奪走了原本他的師兄的爵位。在巫山,論武不論輩,就算入門幾十年只要被奪爵位一下子就變回名不經傳的普通人,沒有人記得他的氏名。大家只知道現在的聚鶴伯叫琅,琅封爵的消息傳遍巫山各聚落,搖身一變就成為國民景仰的大人物。

那可是貨真價實的大人物。巫山採用五等爵的制度:公、侯、伯、子、男。如今琅在巫山排行第六,整個巫咸國在他之上只有兩位公爵、兩位侯爵,當然還有巫王。
2020-08-17 20:20:03
巫王──就是琅要打倒的目標。

琅親身見識過巫王的武功,騰雲駕霧,御氣自如,更與封豨不分上下,來回數百招幾乎把巫山給炸掉了。他記得登龍公說過,巫王單靠雲霧心法就能成為荊州第一高手,因此琅有了新的練功目標,就是要把雲霧心法練得像巫王一樣,翻雲興霧。這樣才能有資格再次站在封豨面前。

畢竟琅貴為巫咸門爵,已經沒有師兄再指點他武功,他唯有獨創練功的方法,想到什麼就做什麼。於是他每天都在練武場朗讀一遍石碑上的心法口訣,甚至能夠倒轉背誦。然後他就會跑上山峰練習雲霧心法。立春時,琅能夠以經脈吐納,溢出雲霧真氣,把三尺外的樹葉震落。到了立夏,方圓三丈的樹都變成禿枝了。每當早上巫咸民看到峰上有大霧籠罩,就知道那是琅在練功。

因為琅有浣紗功作基礎,他修練雲霧心法比起任何巫咸門人都要快,別人花四年時間練成的,他兩年就好了。然而,結果琅只需一年時間就能達到別人修練四年的境界,原來除了浣紗功之外,另一個主要原因竟然是珵姊瞎編出來的巫山雲雨功。

話說這一年珵姊跟琅反覆練功,終於參悟到《十二經水書》的奧妙。想起浣紗神功一半屬清水部,另一半屬濁水部,本來就不能單靠女子民修練的;之前琅在江水修練浣沙功,打通了手陽明大腸經,然後只要跟琅一起練功就連珵姊也打通了手陽明的正經,這才是十二經水有六陽六陰的原因。
2020-08-17 20:29:33
光陰似箭,夏去冬來,又到了冬至的節慶,琅和珵正迎接他們在巫山的第二個神女祭。

由於琅去年把巫山十二爵的聚鶴伯拉下來,今年幾位侯爵公爵都十分緊張。事實上,在祭典前一個月,淨壇公與他的同黨就在內堂商量該如何應付琅這小子。

事到如今大家都知道當日琅說要打敗巫王是認真的。而巫咸門規定只有公爵才能向王下戰書,因此黨人都建議淨壇公先下手為強,把琅除掉。不過淨壇公另有圖謀,他不但沒有除掉琅,更在自己五十歲的壽宴邀請了包括琅在內的十二爵以及巫王,趁機打探琅的口風。

「琅兄弟,畢竟你年紀小我就把你當作親弟弟看待,所以不想太過拘謹,以兄弟相稱就好。」

旁邊的巫王取笑他說:「淨壇你這個年紀可以當琅兄弟的父親了吧,呵呵!」

巫王一笑,席上眾人都大笑起來,氣氛融洽。反而琅有點不知如何應對這麼多位前輩,雖說同門但又好像不太相熟,年紀相差太遠又沒有什麼話題。

淨壇喝了幾杯酒,紅著臉跟琅說:「對了,就快是神女祭,記得去年琅兄弟平地一聲雷,震懾四方,不知道兄弟你今年又想挑戰在座哪位呢?」

淨壇舉杯,視線在周圍繞了一圈,其餘的巫山十二爵都假裝笑著。然後淨壇的杯停在登龍公面前,便打趣說:「不如挑戰登龍公吧?琅兄弟英雄出少年,除巫王大人以外,恐怕只有登龍公能夠指點你的武功啦,呵呵。」

巫王把一整埕酒倒進口裡,開懷大笑說:「這個提議真有趣!登龍你怎樣看?」
2020-08-17 20:40:18
登龍公亦微笑著。畢竟淨壇公是今天的主人家,總要給他面子,自然難以拒絕。淨壇公也是看準這個機會,心想如果琅這小子幫自己除掉登龍公,然後明年自己親手收搭這小子,那麼繼任巫王就非自己莫屬。好一招借刀殺人。

登龍公拱手稟報巫王:「雖然在下也很想跟琅兄弟切磋武藝,不過我知道有另一位同門亦有相同想法,要跟琅兄弟比武。」

淨壇皺眉問:「是誰呢?」

接著那人物就在登龍公的引荐下出現,跟席上的十二爵與巫王逐一請安。

「徒兒劍巫見過巫王大人。」劍巫躬身說。

淨壇面有難色。「怎麼會是劍巫呢?她只是普通的巫咸門人,與琅弟比試的戲碼怎及得上登龍公呢?神女祭不能讓巫山神女掃興嘛。」

「那、那個……」琅好不容易才找到機會插話。

巫王也看見了,笑說:「我們都忘記了琅兄弟自己的意願,不如先讓他說說嘛。」

琅點頭道謝,並道:「其實我之前已經很想挑戰一個人,就是劍巫師姐。」

登龍公得意洋洋,摸著下巴鬍子說:「琅兄弟有眼光。其實劍巫她的劍法在巫咸門人當中屬數一數二,我相信神女在上也對劍巫與琅兄弟的比劍很感興趣。」

一切如登龍公所料。他在秋天時已經拉攏劍巫來應付琅。他知道劍巫是個武癡,眼裡只有劍法,一定不會拒絕任何比劍的機會。只有劍巫幫自己除掉琅,這樣也能提升自己聲望,他早就看淨壇公不順眼。

至於琅其實跟劍巫一樣,就單純喜歡練武。琅當日在巫山會戰更被劍巫的劍法迷倒,早就想跟她一較高下,讓他忘記那個很弱的師兄。

於是來到神女祭正日,珵和劍巫在台下熱烈歡呼聲中踏上了比武台。第二年的武祭即將開始。
2020-08-17 20:40:36
聽晚繼續
2020-08-17 22:02:10
新女?
2020-08-17 22:44:00

劍巫示意圖
2020-08-17 23:31:08
個樣唔夠正
波可以再大D
2020-08-17 23:47:58
發覺唔記得撳留名,心諗點解咁耐都見唔到個post彈上去
2020-08-18 00:05:28
已經大過晒你玩嗰d手機game
2020-08-18 00:06:45
明明黑貓日日都有更文
2020-08-18 01:45:44
收後宮?
2020-08-18 11:03:31
呢個星期可能有外傳
2020-08-18 19:04:19
江山美人圖(測試,置頂用)

第一章


第三章
2020-08-18 20:11:04


──武祭開始!

「劍巫師姐請多多指教。」琅先禮後兵,提劍迎戰。

「我們以劍代話。」劍巫亮出石刃,凌厲眼神胸有成竹。

「來了──」台下觀眾當中,珵姊緊盯著二人腳步,見琅和劍巫同時發招,明顯劍巫的步法更快。畢竟女子國的身法講求以靜制動,語音未落,劍巫已經起手劈下,琅被打斷劍招唯有以守代攻。

但琅萬萬想不到,劍巫一開場就幾乎要置自己死地。頃刻間,琅看見劍巫的刃光織成天羅地網,劍招如行雲流水,琅要擋下全部劍招就像要擋住浪濤一般,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太快了!」琅應接不暇,只在劍招空缺間有零碎的感慨,「明明是相同的劍招,為何劍巫師姐的劍法好像完全不一樣?」

雖說劍巫不愛多言,但她以劍代言確實勝過千言萬語,琅越是化解劍招,越是感到煩躁,耳邊傳來吵耳幻聽,原來只是怒濤劍嘯。

加上琅的身法本來就及不上劍巫,大概他的劍亦不可能追上劍巫──可是劍巫怒出十招,招招都被琅勉強擋下。

劍巫眼中沒有琅的身影,全神貫注在他的劍上,就像商人鑒定珍品一般,馬上恍然大悟,心道:「真是一手好劍,他並非盲目追隨我的劍招,而是洞悉先機,早一步截在前頭。」

坦白說連琅自己也嚇了一跳。

「劍巫師姐出手快如無影,到底我是怎樣接招的?」

不過台下的珵姊就傻笑著。「原來如此。這一年小琅把石碑劍訣背得滾瓜爛熟,甚至抱著什麼都試的心態把劍訣倒轉來背,想不到有此奇效。」
2020-08-18 20:20:41
原來琅一邊倒背劍訣,同時想像劍招逆行的模樣,每個畫面都不知在腦內重複了多少遍。因此只要劍巫任何一動,甚至只是劍招中途的小動作,琅都能馬上猜到是何招何解。琅的腦筋轉得快,彌補了劍招慢的劣勢。

劍巫暗嘆:「既然如此,換成這招如何?」

毫無前兆,劍刃突然刺破琅的衣袖!若非琅會牛羊不踐的身法,這下突擊恐怕他連動都沒動就被斬斷手了。琅大難不死避過要害,回神過來嚇得膽戰心驚,完全無法理解剛才劍巫什麼時候發了招。

台下珵姊看得緊張。「不妙,小琅太過依頼劍訣招式,卻太過缺乏實戰經驗。」

劍巫大概也知道這是琅的弱點,於是每劍都衝著他的弱點攻擊。這劍舞,舞出來的不是婀娜多姿的巫山神女,而是殺氣凜冽的冷酷霜女。這不是琅能夠應付的。

其實,當劍巫還是琅的年齡時也不過是個普通的女兒家,沒有練過任何武功,也不是什麼天才。她亦有自知之明,所以入門後只練劍法,雲霧心法她學不會就索性不學,全心全意鑽研劍技劍意。缺少雲霧纏劍,她的劍光卻鋒芒畢露,沒有半點拖泥帶水,而是像一把打磨開光的凶刃;即使劍招相同,劍意不同,她的神女十二劍就自成一格,成一家之劍。

「──小琅。」

琅突然想起昨晚珵姊告訴他的話。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