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6 Like 3 Dislike
2020-09-23 21:00:03
下次女主角,擁有司馬幽如嘅智力,紫𦍋嘅美貌,玩弄天下男人於股掌之中
2020-09-23 21:01:18
叒叒有新女
2020-09-23 21:05:39
仲有新仔
2020-09-23 21:07:43
今晚專心寫文唔打機
2020-09-24 20:12:38


雖然擊退大彭國追兵,但琅依然躺地浴血,周圍雜草都染紅了,連劍巫身上也有腥氣。

姜蠡道:「要盡快把這位先生抱到床上,不然地上邪氣入侵會更加辛苦。」

姜蠡她長得比一般女子魁梧,輕而易舉就把琅雙手抱起,調頭走回山裡方向。

劍巫緊隨其後,問:「請問妳們是什麼人?森林裡面還有其他人嗎?」

「剛才林中雜音其實是寒先生的琴音,而飛矢則是本門機關。」姜蠡續道:「寒先生琴技出神入化,在先生十指之下猶如十面埋伏,人聲風聲栩栩如生,一人在帷中弄弦作音就把十里外的膽小鬼嚇得雞飛狗走。」

聽見姜蠡對寒先生讚不絕口,劍巫很想反駁說琅也是人中龍鳳,不過他為了救自己而寡不敵眾罷了。只是說這些也無補於事,劍巫只希望能夠保住琅的性命,祈望眼前這神奇女子能幫到她。

然後他們走到林中一間木房,門口有一美男子坐在琴前,劍巫想大概他就是姜蠡口中的寒先生,其實就是寒浞。

寒浞見姜蠡抱著重傷男子,連忙站起幫忙,合力把琅放到屋內木床休息。姜蠡看見劍巫愁雲慘霧守候床邊,便安慰說說:「放心啦,我是岱門太山仙翁的弟子,學過一點仙術,手頭還有師父煉製的鐵石仙丹,一定能救到妳這位先生的。」

說畢,姜蠡便仔細替床上的琅檢查傷口。「哎呀,我太冒失了,都忘記問這位先生該如何稱呼。」
2020-09-24 20:18:48
「單名叫琅。」

「琅,莫非是巫山的琅王?」姜蠡見劍巫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對。「原來是琅先生,作為南方將星當之無愧。」

寒浞在屋內找到一些麻布,遞給姜蠡,興奮說:「巫王琅,不就是在夷陵殺死六合將封豨的那位大人物嗎?沒想到能夠看見真人,真是榮幸!」

見劍巫一臉漠然,姜蠡便將她在岱山等待將星掠過之事告訴給劍巫;同時用麻布替琅包紮傷口、止血、服藥,並以內力療傷。姜蠡內力當然在劍巫之上,見剛才與彭齊對砍武功亦在劍巫之上,更會仙術醫術,劍巫感覺自己好像比了下去。

亦正如姜蠡所言,三日經過,琅總算恢復意識。當劍巫看見琅醒過來時高興得流下眼淚。

「琅大人早安。」劍巫笑道。

之後琅才從劍巫口中得知姜蠡與寒浞的事,包括太康帝星墜落,以及將星入紫微。雖然姜蠡說過奉太山仙翁之名考核二人,但沒有告訴琅和寒浞詳細,只是希望他們再留在山下數天。

這幾天琅與寒浞促膝長談,琅說他打敗封豨的事,寒浞則訴說戰爭歷史,讓琅大開眼界。他們無所不談,一直談論到琅為何身負重傷,卻令寒浞大感意外。

「什麼?你說你是因為要保護那些部落族人所以自己充當誘餌?」二人在樹下對談,寒浞聞言嘆道:「太不合理了。琅兄弟你是能夠殺死六合將的英雄,天下間有誰還能夠做得到?我不是說你部落的人不值得救,但就算一千個平民百姓都及不上琅兄弟你一人有用啊!應該留有用之軀,而不是輕言送命。」
2020-09-24 20:20:47
琅越黎越似大愛左膠
2020-09-24 20:24:18
寒浞今天說得有點莫名氣憤,把葫蘆的酒一口乾盡,又遞酒給琅,但琅身上傷口尚未痊癒所以推辭了。

琅道:「我不覺得自己比其他人特別,而且既然上天賜我能力,保護弱小的人就是我的責任,當然是當仁不讓。」

寒浞失聲大笑。「聽夏后氏他們說還以為巫王琅是一頭心狠手辣的豺狼,沒想到居然是一隻綿羊。琅兄弟,我沒有惡意的,只是你這樣做最終吃虧的都是你自己啊。而且你們部落位置被大彭氏發現,很可能是有奸細通風報信,而你就為了那名奸細而犧牲自己,值得嗎?」

「部落的人都是陪伴我超過半年的同伴,有的更是認識數年的友人,假如有人真的出賣情報也一定有他的苦衷。這樣我會糾正他的犯錯,讓他改過自新,但不能見死不救。」

寒浞好奇問:「究竟你在什麼地方長大的?你這種性格這麼吃虧,能夠平安長大就好像我現在撿起一顆石頭,擲向樹頂,穿過三棵樹冠而不碰一片葉子般奇蹟,就算嘗試一萬遍都沒一次成功。」

琅無奈道:「那我就是活生生成功的例子。」

但無論如何,從寒浞看來,犧牲自己拯救部下那並非做大事的人之所為,從來沒聽過有將軍出陣是為了保護士兵的,應該相反才對。寒浞故意讓友人留在家中當自己替身拖延時間,固然是對不起那個人,但一將功成萬骨枯,改變世界的都是這些踏著屍體累累的帝王。
2020-09-24 20:27:43
寒浞說:「你想想三皇五帝有誰不是滿手鮮血的?但他們偉大並不是因為殺的人多。他們明白要有更遠大的志向,才能夠追求更崇高的目標。琅兄弟你擁有如此大能,應當是大鵬展翅萬里,翱翔三山五嶽,凌雲五湖四海,而不拘泥於地上草芥。琅兄弟你現在就像是一隻忘記怎樣飛的大鳥啊。」

琅從沒想過寒浞說的話,但感覺也不無道理,寒浞感覺就是個自由奔放的人,琅十分羨慕。

琅虛心請教:「假如換作寒兄遇到大彭國的追兵,寒兄會怎麼辦?」

「對呢,其實我覺得琅兄弟你一開始的想法就有些偏差。既然你身負神功,理應要設法打敗大彭氏,而非想著如何保命。換作是我的話,我就會帶領族人與彭齊決一死戰,取他首級,趁彭夷不在群龍無首直取彭城,一舉獨立復國,號召天下不滿夏后氏的人加入抗夏,在淮水的另一邊與有穹氏互相呼應,形成挾擊夏后國之勢,我看太康還敢安睡嗎?」

其他人如此說可能有點不自量力,但寒浞不懂武功卻以琴聲嚇退一千敵軍,他很可能說得出做得到,真的能夠替有扈氏復國抗夏。

寒浞補充說:「我當然無法保證能夠打敗夏后氏,但至少要向著打敗夏后氏的路走。」
2020-09-24 20:30:43
琅茅塞頓開,嘆道:「寒兄所言甚是,族人把生命託付給我,我反而選擇逃避更對不起他們。」琅一直覺得自己不是領袖的材料,投靠后羿很可能只是想放下重擔,豈不是一種逃避嗎?琅心想,從今天開始他要學習如何不負巫王之名,不能再拋棄自己的族人。

看見琅臉上雲霧撥去,寒浞開懷大笑。「琅兄弟你天生善良,本來要當仁人不是一件壞事,可是在亂世中仁人無用武之地,反而吃了虧更會助長惡人氣焰。」

琅附和道:「為俠者不只賞善,亦需要罰惡,尤其在惡人當道的天下。今天聽寒兄一席話真是獲益良多。」

寒浞說:「不必言謝。太山仙翁說過要考核我們,並按照結果分別傳授我們絕世神功,以拯助有穹氏推翻夏后暴政。以後我們就是好兄弟,我說話可能會比較率直希望兄弟你別介意。」

「怎麼會呢?寒兄你救過我一命,我們就是兄弟,以後有什麼事都不妨直說,我還需向寒兄多多學習。」

「琅兄弟你太謙虛了。我也敬重琅兄弟殺封豨是一條好漢,真是相逢恨晚!既然我們志同道合,不如結拜為兄弟,你我肝膽相照;以我對兵法的心得加上琅兄弟你的武功,推翻夏后指日可期!」寒浞笑道:「在下年行二十四,琅兄弟你多大了?」

「十八。」

「那若然琅弟你不介意的話,就讓我冒昧充當你的義兄吧!」

琅以行動回答,拱手稱呼「寒兄」。

說罷寒浞與琅二人回到家中,準備焚香結拜儀式。以黃天作見證,琅與寒浞一同起誓,誓要同甘共苦,共同完成代夏大業。
2020-09-24 20:30:56
聽晚繼續
2020-09-24 20:35:35
有呢種傾向,但都可以左而不膠
其實我最後係想整隻 open world 既 rpg,咁玩家就可以自由控制琅做愛做既事
2020-09-24 23:47:48
好有遠見既作者
幫推
2020-09-25 00:08:46
以前試過用 unity 一個人寫左半年 game
2020-09-25 00:29:28
每日睇完先訓
2020-09-25 00:39:32
等星期六外傳好瞓d
2020-09-25 12:14:13
琅係咪會變少康
2020-09-25 12:37:23
琅會變成傳說中既歷史人物,但少康好似有d距離,佢應該未出世
2020-09-25 20:10:49
10

又過了一日,琅以飛鳥打聽,依然打聽不到珵姊她們的下落,心裡甚是焦急。雖然寒浞博學多聞說話動聽,姜蠡又叫自己做南方將星,但琅仍恨不得立即離開,回去大彭國尋找珵姊。

「琅先生,寒先生。」今天朝早姜蠡與劍巫來到樹下,四人聚首。姜蠡說:「昨夜師父使役仙童給我三個錦囊,今天正是考核兩位先生的時機。雖然之前說過因由,但我再解釋一遍呢;師父太山仙翁掌管星象,無所不曉,凡人只需學得其中一種絕學已經獨步天下。寒先生和琅先生都是能夠翻天覆地的將星,師父希望能夠通過考核來檢視你們的命,以傳授你們各一絕學。」

姜蠡解說後,便把太山仙翁的三個錦囊平放在手上,分別寫有「天」、「地」、「人」三字。

寒浞輕鬆笑道:「真期待岱山的神仙會給我們什麼考驗,你說對吧?琅弟。」

「是呢,無論什麼考驗我也會全力以赴,請寒兄也不用留手。」

劍巫則走到琅身後默默支持。

姜蠡打開寫有「人」字錦繡,面色一沉,然後照著裡面的指示說:「作為君王之器,三皇五帝皆精通武藝,因此第一道考核的題目是比武。」

劍巫皺眉跟琅說:「琅大人傷勢尚未完全恢復,請小心注意。」

琅答:「寒兄未曾拜師學武,這題目反而對我有利,些許傷勢算不上什麼。」
2020-09-25 20:17:41
寒浞苦笑。「居然能夠跟手刃封豨的大人物交手,請琅弟別嫌棄我武功太差就好。」

姜蠡則有點替寒浞擔心,便對二人說:「比武不用兵器,點到即止就好啦。」

於是琅與寒浞站到空地對峙,寒浞大方拱手道:「請琅弟賜教。」

「好,寒兄小心。」

話說琅背脊和胸口都捱了幾刀,有刀傷深及筋骨,得靠太山仙翁的靈丹妙藥才能數天就下床;但右邊大腿中了大彭國將軍的一槍現在仍隱隱作痛,身手難免大打節扣,倒是沒影響內力運功──

琅先推掌隔空打在六尺外,霍霍風聲,幸好寒浞夠眼利便在地上滾了一圈避開掌風,然後箭步衝琅無招亂打。就算寒浞沒有學過武功,但所謂盲拳打死老師傅,寒浞一拳便勾向琅的左臉──只見琅原地不動,寒浞卻不知為何自己出拳打偏,反而露出破綻被琅輕易以二指壓背,將寒浞壓在地上制伏。

寒浞趴在地上苦笑:「果然琅弟武功蓋世,這方面我鬥不過你。」

「謝謝寒兄承讓。」

「好,這一題琅先生稍勝一籌。」姜蠡馬上打開第二個寫有「地」字的錦囊,總算鬆一口氣。她照著錦囊說:「作為君王之器,除武藝外亦要兼具才智。昔日帝堯造圍棋以教丹朱,正是寄予厚望丹朱成才,管治天下。因此第二道考核的題目是鬥智。」
2020-09-25 20:23:04
錦囊裡面有羊皮,羊皮上畫有殘局:黑子十面埋伏,白子困於棋盤中間似乎沒有生路。於是姜蠡按照羊皮以黑白小石在地上擺下相同殘局,考驗二人手執白子有否破敵之法。

琅有聽說過圍棋規則,但他看著棋盤腦袋一片空白。相反寒浞笑了。這殘局不就是涿鹿之戰嗎?蚩尤以濃霧圍困黃帝,黃帝則以指南車找出唯一的生路。於是寒浞撿起白色小石,不怕黑子故佈迷陣,反而在迷陣中間下子,連結白子,往棋盤上方衝破包圍,輕易解開涿鹿殘局。

姜蠡喜道:「這跟師父所註的破局之法一樣,寒先生果然才智過人。」

琅深感佩服。「論兵法果然是寒兄本領高。」

「琅弟承讓了。」

如此一來二人各勝一題,姜蠡便十分緊張。因為在場只有她知道這三道考題的真正用意。將來不會是太康或者后羿當王,而是眼前二擇其中。姜蠡固然希望是寒浞能夠當上萬王之王,得仙翁傳授絕頂神功;於是她戰戰兢兢打開第三個寫有「天」的錦囊,看見裡面寫的字不懂如何反應,呆愣半晌,始道:「凡事講求天時、地利、人和。既然打開到第三個錦囊,想必兩位各勝一題,平分秋色,那麼第三道考題就是由天決定。」

姜蠡回到家中湊出一梱乾蓍草,把蓍草分開兩束,其中一束握在手中,問曰:「我右手手上的蓍草之策數,是陽數還是陰數?」
2020-09-25 20:30:14
奇數為陽,偶數為陰,果真是聽天命的題目。寒浞覺得自己一生人運氣不錯,神色自若,便對琅說:「請琅弟先選一邊,我選另一邊就好。」

寒浞就是有大哥的風範,琅便接受了他的好意,盯著姜蠡右手。只見她不斷以姆指翻弄蓍草,應約有四、五十策,但無法數清策數;而且蓍草用作占筮,天機本來就不應洩漏,不過琅想起他在巫山學習占筮,莫名有點親切,便有陽數浮出心頭,作答陽數。

「好,那我就選陰數。」寒浞爽快道。

於是姜蠡仔細地把手中蓍草,一策一策地放在地上,陰、陽、陰、陽……手中蓍草漸少,姜蠡故作泰然,偷偷把把手裡其中一根握成兩半,混入地上蓍草堆中,唸唸有詞:「陰、陽、陰、陽……」姜蠡把最後一策放下,喜道:「是陰數,寒先生說對了。第三題寒先生勝。」

琅祝賀道:「果然寒兄才是實至名歸呢。」

寒浞自嘲:「琅弟過獎了,琅弟武功才是真才實學,我只能靠運氣追上琅弟。我猜太山仙翁肯定要傳我利用運氣福緣才能夠打遍天下的神功,哈!」

此時秋空放晴,有仙風飄渺,姜蠡便道:「看來師父已知悉結果,正呼渙我們上山見他老人家了。登山之後,有什麼問題問師父就對了。寒先生、琅先生,三位請跟我來。」

自古帝王封禪的岱山,太山仙翁自夏禹帝星橫空出世而閉關百年,如今正是為了琅與寒浞而出關,就在玉皇頂等候二人。
2020-09-25 20:30:29
聽晚繼續
2020-09-26 01:24:15
出術
2020-09-26 02:07:20
女人好恐怖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