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6 Like 3 Dislike
2020-09-08 20:40:24
琅搖搖頭,珵姊代為拒絕,並要告辭。

「真是可惜。不過我們應該還會再見吧。」雄水意味深長笑著送行。

從巢州一來一回,回到營地時已經夕陽西下。瑤姬使役雀鳥在附近打聽,聽八風之聲,很快就收集到必要的情報。

只見瑤姬神情輕鬆,雙手握著冰糖果邊吃邊報告:「聽鳥們說,在巢中死去的是彭蠡龍宮的公主。」

「原來如此。那我們可以向彭蠡龍君求情嗎?」

「不行,沒有希望。」瑤姬答:「那位彭蠡龍宮的公主同時也是震澤龍君的妃子,本來這個月就要嫁到震澤龍宮,卻在半路上被巢州的人分食了。」瑤姬把手中冰雪吃完,嘆道:「這冰糖果真好吃,可惜這也是最後一次能吃到巢州的冰果;巢州民一拼殺死了彭蠡龍公主和震澤龍妃,天王老子都保不了他們。」

琅於心不忍,說:「我嘗試跟彭蠡龍君求請看看。」

「不用到彭蠡宮,最近南方風雲變色,彭蠡龍君已經動身前往震澤宮,琅你可以去震澤宮跟兩位龍君見面,雖然我不太建議就是。」

但琅心意已決。「明天我要到震澤一趟。」

珵姊也猜到琅的心意。「畢竟琅宅心仁厚,這也是琅討人喜歡的原因。」

劍巫曰:雖然容易對女子發情,但也有值得尊敬的地方。
2020-09-08 20:40:37
聽晚繼續
2020-09-08 20:41:49
係新既危機,琅要拯救芸芸眾生
2020-09-08 20:42:57
屌魚
2020-09-08 21:15:12
嗰個係蘇哥
2020-09-08 21:51:03
龍呢嫁
2020-09-09 20:15:46


震澤在巢州以東大約五百里,琅騎上營地最好的馬,連夜趕路,三日後與瑤姬二人一同抵達震澤。然而瑤姬是長江中游的神女,下游地區並非她的地盤;她只知道震澤湖裡有龍宮,要具體說是哪裡的話她也辦不到。

琅概嘆,那他們要怎樣找到震澤龍君?

也不用瑤姬回答,震澤上空風起雲湧、雷電交加,便有薄霧浮於湖上,霧中有兩人影,亦有聲音傳來:「今天真是熱鬧,先有彭蠡龍君來訪,現在連巫山神女都遠路光臨,不知神女以及旁邊的男子有何賜教?」

這是龍君的投影之術,身處龍宮影在湖上。瑤姬對霧中兩個人影說:「瑤姬見過震澤龍君、彭蠡龍君。我身邊的是與巫山立約的巫王琅。其實我們聽聞彭蠡龍宮公主香消玉殞,特意前來表哀,聊表心意。」

彭蠡龍君答:「原來巫山神女專程為了小女的事而來,我也代表彭蠡宮感謝神女的好意。」

接著果然如瑤姬所言,震澤龍君脾氣較大,語氣比起痛失女兒的彭蠡龍君更加嚴厲。「不過巫山神女如此消息靈通,老夫看妳本身亦沒有待在巫山,知道公主仙逝之事只是巧合嗎?」
2020-09-09 20:26:02
瑤姬答:「實不相暪,我和巫王有些事需要離開巫山,幾日前恰巧經過巢州,只可惜公主遇害時我並不在場,無法幫上忙所以更加愧疚。」

突然湖上雲霧變得冰冷,霧中人影亦似有殺氣,震澤龍君扼殺感情質問:「巫山神女有看見巢州民如何對待龍公主嗎?」

「那是一場悲劇。我沒有親眼看見,但巫王琅在場曾嘗試阻止;可憐巢州民民智未開,以為天賜福魚,分一口能長生不老,因而鑄成大錯。我願意代巢州百姓向震澤龍君與彭蠡龍君道歉。」

「公主之事與妳巫山無關,何須道歉,除非另有隱情。」

瑤姬解釋:「我知道那些愚民犯下無法彌補的大錯,我跟兩位龍君同樣憤慨,願為兩位分憂。要不是震澤龍君寬宏大量,我想巢州早已不保。」

「混帳!」震澤龍君大喝,嚇得瑤姬整個顫抖。他斥道:「要是老夫對巢州出手,那不就成為在妳口中那個心胸窄狹之人?妳這小丫頭仙班位列幾位竟敢如此戲弄老夫!不過據我所知妳頭腦如草,如此狡滑辭令是誰教妳這樣說的?」

看見瑤姬不敢抬頭仰視,琅連忙跪下請罪。「瑤姬所說是在下的主意,請恕在下不才。可是我真的不願看見百姓受罪,他們只是無知,不知者不罪,望龍君大人海量!」
2020-09-09 20:38:41
「殺人填命天經地義,好小子,難道你要代巢州的人賠命嗎?」

「就算把巢州民殺死也無法補償龍君的損失,不如賣個人情給巢州,如此一來巢州民肯定會更加敬重龍君的。」

震澤龍君駁道:「如今我的愛妃遭巢州民所殺,他們要怎樣賠我龍妃?就是你口中的敬重嗎?」

彭蠡龍君寂寞說:「小女最怕就是人多熱鬧之地,卻被巢州民集體分食,不殺巢民教我如何給愛女一個交待?」

天空忽下大雨,把瑤姬和琅淋得全身濕透,二人牽手跪在龍影前。此時震澤龍君宣告:「分食者死,沒有勸阻者同罪,七日後我要令巢州從大地上消失!」

震澤龍君義正詞嚴,語後身影消失,沒料到剩下的彭蠡龍君小聲對瑤姬和琅說:「你們真是多管閒事,尤其是你這小子,換著普通人大概已經被震澤龍君嚇破膽了吧。既然你們喜歡多事,我知道巢州有絕世佳人木末芙蓉,只要她前來本宮賠罪,我就有辦法將她獻給震澤龍君,保住巢州。」

「欸?」瑤姬一時反應不過來,他剛才不是跟震澤龍君站在相同陣線嗎?

「總之這是我最後的提示了。」語畢,彭蠡龍君的身影同樣消失在湖上,霧氣亦同時退去。

琅沒有辦法說服龍君,唯有回到營地,從長計議,這次只好前往巢州傳達彭蠡龍君的話。
2020-09-09 20:46:59
如此一來一回,七日之期已過四日,第五天琅與珵姊和荇姒來到巢州找雄水求助。

「雄水大哥,」珵姊說:「我沒有半句戲言,巢州民當日分食的確實是龍宮公主,你們得罪了龍王他肯定會來報仇的。」

「珵姑娘,妳這麼認真反而讓我為難。」雄水輕佻笑道:「那麼妳想我怎樣做呢?」

「可否通傳南巢氏我們有事求見?這關係到巢州千萬人的性命,我家大小姐宅心仁厚不願看見巢州遭逢悲劇才如此緊張。」

雄水又再露出商人的目光,全身上下打量著「大小姐」琅,思前想後,始道:「好吧,我帶妳們三位見城主。」

雄水在巢州神通廣大,他把琅等人帶到城中心的一棟高樓,樓高三層,外牆塗上朱漆金箔,烈日下好像另一個太陽在城裡發光,琅從未見過如此奢華的高塔;傳說有巢氏教民構木為巢居住,而南巢氏就是居於塔頂生活,彷彿古今呼應。

「請擱下刀劍。」塔樓的守衛在門前警告著琅。

雄水則代辯答:「她們是我的朋友,而且有重要事情要報告城主,不要阻礙我們時間。」

守衛收下雄水的玉幣便退後放行。雄水始終南蠻打扮,上身多裸露,露出手臂紋身可謂跟塔樓的金壁裝潢毫不相襯,卻無法否定他是貨真價實的商人。他帶琅一行步上木樓梯,走到塔的頂層,看見有幾位舞姬在殿上舞蹈,絲絹飄渺,樂聲繞樑,她們正在表演給殿上那名大腹便便的男子欣賞。
2020-09-09 20:51:12
肥滿男子放下酒杯說:「噢,雄水,聽說你有事情要見我,就是關於你身後幾位美女嗎?」

雄水答:「她們是我的行商朋友,得天啟,有事情要向城主稟告。」

「是什麼呢?」南巢氏聲音圓渾,不緩不急,大肚量也大胸懷的樣子。

珵姊亦大方得體,見慣了上流神仙,不亢不卑道:「民女在四日前做了個夢,夢中有彭蠡白龍相告,說當日在巢州被分食的是彭蠡龍宮公主,白龍悲嘆不已,並誓言要向食過龍肉的所有人報復。白龍警告在兩日後,當天空染血之時,巢州城同樣浴血而亡……只有獻上木末芙蓉小姐當彭蠡龍宮養女才能平息白龍的怒氣。民女如實轉告了白龍的話。」

「真是有趣的故事。」南巢氏爬了起來,走向大殿右側,撥開珠簾後是個開揚露台,能夠從塔頂俯瞰巢州城。「妳們過來瞧瞧,巢州繁華盛世,百姓喜樂太平,街道川流不息,哪裡像是要末路的城邑?而且妳們曉得芙蓉兒的價值嗎?帝太康答應以江淮十個城邑作聘禮迎娶芙蓉兒,兩日後就會派儀仗前來迎接芙蓉兒上都,誰都別想打她的主意。」

「又是夏后氏……」珵姊嘆。
2020-09-09 20:53:42
南巢氏續道:「多得雄水作媒,妳們不相信可以問他。」

雄水笑言:「奴才只是引荐夏后氏在七夕前來巢州,主要還是木末芙蓉小姐的琴藝能俘虜人心。」

「所以妳們說的事情我就當作沒聽見。」南巢氏道:「本王已經是南巢國王,除了巢州還有其他城邑管理,不能整天聽信妖言惑眾。幾位請回吧。」

雄水安慰琅一行說:「不好意思,姑娘好心亦太多心。今天就此作罷好嗎?」

琅無奈接受,畢竟他也沒有證據說服到南巢氏,唯有離開高樓。

「雄水,」待琅一行消失後,南巢氏問:「你把幾個荒唐之徒帶來見我,想必有因。」

雄水躬身答:「王英明,其實我早就留意她們行蹤怪異,而且她們盯上木末芙蓉小姐,肯定受人指使。夏后國的軍隊兩日後就要來巢州,假如有賊人妒嫉王,很可能會在當日對王不利,請王多加小心。」

「原來是引蛇出洞。」南巢氏道:「那幾個女子就交給你處理,我很看重你呢。」

「謝大王。」

此時木末芙蓉俏俏回房,殿上的事情她也看見,另有想法。
2020-09-09 20:53:53
聽晚繼續
2020-09-10 14:44:10
2020-09-10 15:25:11
2020-09-10 20:06:13


琅一行在巢州投宿,翌日朝早,琅被客棧窗外的擺賣喊聲吵醒。見幾架馬車走過大街,巢州城如此熱鬧可能只剩下今天,琅在客房中苦惱如何阻止明日慘劇。

不過珵姊有點無奈。「既然那些人不領情,反而當我們笑話,不如直接放棄他們吧。」

荇姒道:「珵姐姐說得對,他們無視琅哥哥的好意,朽木不可雕。」

琅沒精打采說:「昨夜又夢見與女子國訣別的那一晚,我不想再有人在我眼前受傷了。」

珵姊慨嘆:「這四年間確實發生了很多事,包括夷陵木家,還有巫咸國的假道學亦死了不少人。」

琅悶聲不響,娥皇浮到他背後說:「別忘了洞庭國龍人亦因為琅公子而被封豨所屠。」

「這樣說的話,夷陵的戰爭也死了不少人……」荇姒看見琅面如死灰,連忙安慰他說:「不過都跟琅哥哥沒關係!琅哥哥始終是大英雄。」

琅開始懷疑自己。「莫非所有慘劇都因我而起?」

「流動的天災。」女英如此評價。

「才不是這樣。」珵姊滿臉笑容打氣說:「只是每次有災難琅都挺身而出,就算他們不領情,琅也沒有放棄那些人,這才是琅偉大的地方。」

荇姒笑道:「珵姐姐說得對。琅哥哥走到哪裡,仁德就照到哪裡,就像參天大樹庇蔭萬民。」

琅又嘆氣。「我不在乎自己的名聲,只想救巢州民於水火。可是他們不願相信又有何辦法?」

珵姊答:「他們不相信因為我們沒有證據。不如我們調查一下當日發生的事,也許能夠找到關於龍宮公主的證明。」

「珵姊姊這是個好提議,怎麼我就想不到。」

「每個人都有擅長和不擅長的地方,琅不擅長想辦法,動腦筋的事情交給姊姊辦就好。」
2020-09-10 20:14:17
支持
2020-09-10 20:19:57
眾人亦認同珵姊提議,於是把握時間動身到廣場,那裡正是當日大魚曝屍之地,接著很快就找到當日負責分食的其中一人來問話。

「你們問在龍魚出現之前有什麼怪事嗎?記不清啦,每天廣場上人來人往……啊,或者最近有幾個從王畿來的男人經常在廣場調戲婦女比較麻煩吧。妳看,就是他們。」

說話的人指向蔬菜攤,攤前有三個高大男子正纏繞著少婦。琅二話不說就跑到他們當中,卻被對方鄙視,淫笑道:「哦!今天真幸運,又有美人送上門。」

琅二話不說立即推開那三個流氓。

「南蠻女子真是欠缺調教!」流氓一手抓住琅的腕,卻不知琅默運真氣,霎時震退他的手。

「會武功的!」三個流氓互打眼色,同時箭步衝琅!

但見琅施展牛羊不踐的身法,原地避開三人淫爪;乾坤一轉,三人頭下腳上仆倒在琅的裙下。高下立見,三個流氓企圖逃走,卻不寒而慄,手腳不聽使喚、不停顫抖,他們爬在地上卻逃不了。

「我家小姐只要一個念頭就能取你三個首級。」珵姊慢步前來恐嚇,問:「你們是從王畿來的麻煩人……莫非是替帝太康選妃的官吏?」

「沒錯!知道我們是夏后氏的命官還敢動手嗎!」

「確實對夏后國人動手有麻煩,但夏后國的屍體就不會有問題吧?」珵姊在三人面前投下三枝竹籤,竹籤皆半截插進土中,鋒利如箭。看見三人頭額冒汗,珵姊追問:「發現龍魚當日你們亦在廣場調戲婦女,我說得沒錯?」
2020-09-10 20:31:51
「對!」「沒有!」「不記得!」

三人答案都不一樣,明顯有人說謊。可是都被逮個正好,還有什麼好隱瞞的,除非……

珵姊怒目問:「那位被你們調戲的女子是誰家姑娘、有什麼特徵?限你們三聲內回答!」

「別、別殺我,我說了!而且我發誓我們什麼也沒做,當日那女子有病,只要有男人靠近她就驚惶大叫,我們連碰都沒有碰她啊!」

「之後呢?」

「之後她家的侍女……」

「──住手。」突然雄水現身,「珵姑娘,當賞個面子,別再為難他們好嗎?」

「雄水大哥。這三人在光天化日調戲良家婦女,罪有應得。」

「確實他們的行為惹來爭議,我會如實轉告夏后國。不過他們是夏后國的命官,夏后命官只有夏后氏能夠處置,妳們不行。這是天下的規矩,珵姑娘妳總不能不守規範。」

爭吵期間吸引越來越多旁人目光,琅一個分心收起內勁,三人立即手腳並用爬走。

至於珵姊,她覺得委屈,這些愚民什麼都不懂,便對廣場眾人警告大喊:「龍王報夢,吃過龍肉之人必遭天譴;當明日天空染血,巢州就會覆亡。就算大家不相信我的話,若見明日天空異象,必然後悔。」

眾人駐足,對珵姊等人評頭品足,議論紛紛。

雄水有點不高興。「請別妖言惑眾了,明日是木末芙蓉小姐出嫁的大喜日子,別破壞巢州民和木末芙蓉小姐的幸福好嗎──」

「咦?」聽見雄水的這番話,珵姊恍然大悟,又黯淡失落。「原來如此,我猜到當日發生什麼事了……」於是珵姊牽著琅的手,輕聲道:「琅,我們回客棧,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琅?」雄水腦海重覆一遍珵姊的話,總覺得可疑。
2020-09-10 20:36:56
而琅一行回到客棧,珵姊把剛才的想法交待一遍更令琅莫名悲憤。龍宮公主的死也許比自己所想的更加悲哀。這樣琅更立定決心要阻止震澤龍君屠殺巢州。

──嗖!

「琅小心!」

電光火石間,一箭窗外飛來,珵姊撥袖將之擊落。

荇姒察看:「咦?箭桿綁了一塊竹片。」

她便把竹片撿起,竹片正面和背面分別寫著:「事關存亡,卯時」以及「單獨往東窗相見,芙蓉」。

荇姒說:「芙蓉……難道是南巢氏的木末芙蓉?那位小姐明天出嫁,卻放箭傳信是什麼回事?」

琅總算有點安慰。「芙蓉小姐在竹片上寫事關存亡,肯定是聽見我們的警告,說不定她也想出一分力拯救巢州萬民。」

珵姊半信半疑。「她叮囑只能單獨前往南巢府見面,不知對方意圖,亦可能會有危險。」

琅胸有成竹道:「就由我去見芙蓉小姐吧。我有信心能夠說服她。」

「說服她做什麼?要她當彭蠡龍君那混蛋的養女,然後再送給震澤龍君那老淫蟲嗎?」

琅無言以對。假如珵姊之前的推論正確,兩位龍君確實都不值得尊敬。他有點愧疚數日前帶瑤姬向龍君求請,但看來天廷的等級位列比起凡間更為絕對,瑤姬在龍君面前連半句都不敢反駁。

「怎麼辦?」珵問。

「坐以待斃不是我的性格。珵姊姊,我要單獨跟芙蓉小姐見面,這兩天請妳代替我照顧荇妹。」
2020-09-10 20:37:08
聽晚繼續
2020-09-10 20:37:24
感謝支持
2020-09-10 21:45:38
說服佢
2020-09-10 21:56:55
雄水咁醒,今次真係you竟然。。。
2020-09-10 21:57:57
未到星期日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