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8 Like 3 Dislike
2020-10-03 20:10:48
七章 精衛填海



帝丘・鉏之戰以東夷聯軍的勝利落幕,夏后氏不但元氣大傷,更有損天威。諸侯間對太康頗有微言,短期內太康要號召與帝丘同等規模的四萬大軍已經成為不可能的事,太康需要想辦法挽回夏后氏的聲望。

另一個受害者則是諸侯國的大彭氏。國主彭夷在鉏地「戰死」,其弟彭齊亦在追殺琅的同時遭反殺,霎時間徐州最大勢力的大彭氏群龍無首,另一諸侯商國則乘虛而入,吞併彭城,大彭國滅亡。

同樣兗州的地區勢力亦重新整合。在戰爭期間,兗州親夏的部落被后羿所滅,其後太康反擊一路屠城至鉏;經過雙方反覆殺戮,兗州人口銳減超過一半,滅亡的小國不計其數。戰爭結束後,有穹氏奠定自己在東夷部落的地位,自稱是東夷的共主,並對諸臣論功行賞。當中有扈氏千里來投助后羿擊退夏軍有功,獲封地於西河,有扈氏得以復國並鎮守邊境要塞以防夏后國再次入侵兗州。

畢竟自從有扈氏造反被夏啟所滅,有扈氏與夏后氏就結下仇怨。他們部分人淪為奴隸,好不容易才在后羿幫助下在西河重建家國;其實有扈氏還有另一個旁枝早在造反失敗時流亡北方,改名換氏,在北方冀州的東海(勃海)附近落地生根,自稱有易氏。有易氏看見同胞有扈氏復國,便加入東夷的聯盟與有穹氏共同抗夏。有扈氏兩個部落就這樣成為了后羿聯盟其中一支最大的勢力,橫跨黃河下游的兩岸。
2020-10-03 20:31:53
說起東海地區,該地有兩大河川分隔。黃河以北是冀州,濟水以南是青州,河濟之間則是兗州。為了完全控制東海一帶,后羿拜寒浞為相,並讓他聯絡青州伯明國的夷人造反,推翻了伯明氏的管治,並建立寒國取代了伯明國。而寒浞以寒國為據點,數月之間聯合其餘同志的部落,一舉殲滅斟灌氏、斟鄩氏等夏后屬國,將夏后的勢力逐出青州,東海沿岸城邑亦盡數落入后羿一方手中。

男子問:「王,真的要走了嗎?」

西河城裡,百姓爭相圍在琅的身邊,所有人都不捨得琅離開。當中有扈氏的首領失度代表百姓說:「我們族人能夠重獲自由,並得以在西河復國,全部都是王的所賜。王又是荇姒公主的夫君,有扈國主非琅王莫屬。」

琅微笑回答:「雖然我也很喜歡大家,但我是女子國的人,我不想把有扈國當成替代品,所以無法長留在這裡陪伴大家。」

「我們理解大人的處境,但我怕夏后國會趁王不在而侵犯西河。沒有王的話我們真不知該如何對抗夏人。」

「這方面不必擔心,寒兄他正在青州統合各國勢力,東夷聯盟今後只會更加強大。而且失度兄你我是生死之交,有扈氏能復國不完全是我的功勞,你作為軍隊的首領功勞更大,你比我更擅長戰爭和管治才對呢。」琅說:「再者,即使我不當王,但日後大家有什麼危難我亦會義不容辭趕來幫助大家,我們永遠都是好兄弟。」

琅拿出匕首,在手掌割刀,滴血在酒爵裡。失度同樣把血滴在同一爵中,二人交換飲下,歃血為盟。

失度作揖道:「假若王有任何需要,我族同樣義無反顧甚至捨命相助。大人永遠都是我們的王王。」

「謝謝你。」琅答。

荇姒在旁微笑說:「那麼有扈國就交給失度大哥了。」

失度叩首,「請兩位大人保重。」

在場其他族人亦一同向琅與荇姒下跪,恭送他們離開西河。
2020-10-03 20:39:36
城外有馬車正在等候,這時候密雲天空降下了白色雪花。

「呀呀呀──好冰涼呢!」看見瑤姬仰天張口,好像在吃天上落下的雪。終於又來到冬天,琅高興看見瑤姬「復活」過來。

然後劍巫回來向琅報告:「巫咸門人已經安頓下來,他們會協助有扈族人駐守西河。」

「很好,這樣我們就能安心出發。」

「出發吧!」瑤姬在旁大叫。

相反紫芈淡然坐在馬車上,不作一語。

珵姊好奇問:「說起來,芈姑娘今後有何打算?」

「我刺殺太康失敗,而且不是我自誇,任何人看過我的美貌都無法忘記,換句話說,我日後再無機會隱瞞身分行刺。真是可惜。」

琅好奇說:「芈姑娘真是很執意要殺死太康呢。」

「親眼見過他之後更確信自己的想法,太康淫邪,是天下女子的敵人,就連行軍打仗都夜夜笙歌。」紫芈說:「如今無法刺殺太康,唯有換下一個目標監視女子的二號公敵。」

「誰是二號公敵?」

「是你。」

「是我?」琅以為自己聽錯。

「不然是誰當日叫我在敵陣換衣,還要穿上那種不知廉恥的衣服在太康面前表演?」

「那、那只是權宜之計,畢竟要拖延時間讓敵人先吃飯嘛。」琅說:「不過冒犯了芈姑娘也是事實,很對不起。」

「總之暫時我還沒有其他打算,只好先跟隨你們上路。反正只要待在你們身邊就一定能再次見到太康。」紫芈道:「路上請各位多多關照。」
2020-10-03 20:44:34
珵姊笑言:「放心,姐姐會好好關照妳的。」

「唉。」紫芈抱著手臂說:「天氣越來越冷,我想要多穿點衣服才行。」

瑤姬高興答:「怕冷可以找琅發熱,琅可以說是人力的發熱機關,啪啪啪的又暖又舒服。」

紫芈嘆氣。「啊……沒想過你們已經墮落到這地步。」

「什麼!」

劍巫搭話:「我明白神女大人的想法。最初我也不習慣,但慢慢身體就會想親近……不對,剛才的事情不是白天能說的,請你們忘掉它。」劍巫催促道:「總之我們趕快起行,不然路上積雪會更不好走。」

瑤姬附和說:「沒錯,出發吧!」

琅問:「但我們要往哪裡出發?」

「咦?琅你不會忘記了吧!」

琅交叉手臂,自言自語:「我想應該要繼續遊歷十二經水,修練經水神功,這樣才能助我守正辟邪,鋤強扶弱。」

「不是喔……」瑤姬愁眉苦臉,用手指輕戳琅的肩說:「我們是不是有更重要的地方要去?」

「西河附近有十二經水之一的漳水,而漳水源於發鳩之山,山上有一神鳥,其狀如烏,白喙赤足,名曰精衛。」琅笑道:「是時候上山讓妳們姊妹重逢了。」

「琅!」瑤姬眉開眼笑。「果然是我的僕人,沒有忘記與主人的約定呢!今晚本小姐要好好獎勵你!」

琅曾答應瑤姬前往東海解救她的姐姐──女娃。最近他跟與附近的遺民打聽,得知女娃化身的精衛就住在發鳩山上;每天精衛鳥都銜山上木石以填東海,重複著不可能完成的事。君子言出必行,琅當然未曾忘記承諾,終於找到機會要上發鳩山尋找精衛看看。
2020-10-03 20:46:19
星期日黑貓想請假,同埋每章開頭需要一d靈感
我地星期一繼續
2020-10-03 21:24:41
發鳩山個名咁搞笑既
2020-10-03 21:31:55
山海經係咁寫
意思應該係有雀仔出發既山
2020-10-04 03:41:36
屌雀仔
2020-10-04 03:45:03
雀仔屌雀女
2020-10-05 20:13:50


冬天陰雲禿樹,暗啞色的野草地上一層薄雪,然後馬車輾過。這是一架兩匹馬的大馬車,琅與荇姒坐在車頭握韁,車上珵姊、劍巫、瑤姬、紫芈,四人分開坐在兩側,旁邊還有一些糧水,但吃的東西所剩不多。戰爭過後,天蕭瑟,人蕭條,戶口大幅減少意味著糧產下降,人人都要節衣縮食;更何況夏夷反目成仇,雙方都加緊儲糧準備下次開戰,因此琅能夠帶上路的乾糧都十分有限。

為了補充食糧,同時紫芈不喜歡受人因惠,她便自告奮勇去打獵回來。雖然不會武功但靠著祝融八式的唯一一式,獵物手到拿來,黃昏時就把戰利品丟到營火前。

「妳、妳打了什麼回來?」瑤姬連忙退避兩步。

紫芈答:「野雞。」

「妳這個蠢材,妳不知道我們上山要做什麼嗎?我看見被妳打死的鳥兒,就想起女娃姐姐……」

紫芈有點錯愕。「抱歉,我確實沒想到這一點。不過我保證牠們只是野雞,不是精衛鳥,神女妳可以放心食用。」

「牠們的腳都是紅色耶,跟女娃姐姐一樣!」

「我記住了,紅色的腳可以食用。」

「才不能!」

紫芈淡然道:「我在開玩笑罷了。野雞一事是我考慮不周,不過我還不至於見到什麼鳥都會打下來。」
2020-10-05 20:14:52
2020-10-05 20:21:09
瑤姬盤膝飄在眾人頭上三尺。「誰管妳說笑還是認真。況且本神女跟妳一點也不熟,根本沒聽過妳說笑。」

「不過我有些意外,這麼看神女妳從來都沒吃過雞肉囉?我看百姓祭神都會斬雞。」

「沒有呢!你們拜神都沒有問過神明想吃什麼。」

紫芈追問:「但這也說不通。神女妳自己也是一棵草變出來的,那妳平日為何吃素菜?那些素菜才是妳的同族。」

「本神女是千年瑤草,不是菜心耶!」瑤姬鼓腮。「哼,妳這妖女強詞奪理,不跟妳說了。」

這時候琅插話說:「其實我明白瑤姬心情,因為在女子國長大的都會學習跟鳥兒溝通,能聽懂鳥兒說話,因此我和珵姊從來也不會狩獵野鳥來吃。」

「琅少俠這樣說我就懂了,分別在於能否溝通,草是無法通人心呢。」

「本姑娘才不是草。」

紫芈續道:「不過為何神女的姊死後會化成鳥兒,又是令人十分好奇。」

「其實六十年前我在天廷見過女娃姐姐,但她也不肯告訴我究竟當年發生什麼事,只知道她一直對溺斃東海的事耿耿於懷,想要把海填平。」

紫芈思考一會,自語自語:「如果是海邊棲息的鳥,海鳥以捕食海中魚為生,那麼神女的姊想報仇的對象也許不是東海,而是住在東海裡面的人。」
2020-10-05 20:30:26
瑤姬答:「東海的人?東海裡面大概就只有東海龍宮,但東海龍王算平易近人了。妳都沒見過大江三宮的龍人脾氣多古怪,恃著自己是龍族就目中無人。」

「如果東海龍皇是男人的話也不得不提防,天下間所有男子都要提防。」

琅苦笑說:「芈姑娘對男子好像有一番獨特的見解呢。」

「也不是你們男子的錯,只是天下如此;當所有君王都是男人,女人就只能受男人支配,甚至成為商品供買賣,我在花茶坊見過太多了。不過我也不完全針對男人,有些婦人為了分享從男性手中漏給她們的權力反過來迫害女性,她們更令人厭惡。」

「所以是世道的問題嗎。」琅似乎懂了。「芈姑娘思想獨立,見解深刻。我開始明白為何芈姑娘要執意殺死太康。」

「假若我繼續待在花茶坊供男子觀賞,即使我沒有害人,但當我默認這套制度的時候,我就會變成制度的一部分,間接地逼害更多女子淪為娼妓。反抗制度是必然的,必須以身作則,反對女子變成男子的附屬品。」

紫芈邊說邊望向珵姊,珵姊嫣然笑道:「我可沒有偏好男子喔。我只喜歡琅,就算琅是女子我也喜歡。」

荇姒抱著琅的臂搶道:「就算琅哥哥化成鳥我也喜歡。」

「化成鳥的話不止女娃姐姐,我想全天下的雌鳥都有危險……咦?」瑤姬指向珵姊說:「妳怎麼開始在拔野雞毛啦?」
2020-10-05 20:37:07
珵姊答:「我是弄給劍巫和芈姑娘吃的,我們吃車上野果就好。」

珵姊她擅長做菜,兩三下工夫就把野雞架在營火上燒烤。把雞烤熟後,香氣四溢,珵姊便把烤雞遞給紫芈享用。

紫芈卻禮讓道:「我還是認為神女應該品嚐一下野雞的滋味。」

「我才不要呢。」

「如果神女認為吃雞肉是不好的事,那麼妳讓我吃就是容許我在作惡;但若果制止那就是浪費食物,是對生命的不尊重。」

「妳這妖女真的很囉嗦。」瑤姬亂抓頭髮說:「但好像找不到說話反駁,真令人氣憤!」

琅勸說二人:「我想吃肉也是天理循環的一部分,生命孕育生命,談不上作惡吧。只是每個人口味習慣不一樣,不必勉強……」

「好啦,說得我好像在挑食的樣子。反正牠們又不是女娃姐姐,這一點我分得很清楚。」

於是瑤姬搶過烤雞咬了一口,馬上面紅耳赤。

「琅……我突然覺得身體好燙……」

「又來了嗎?每次妳吃芈姑娘給的都會這樣。」

瑤姬邊說邊磨蹭著大腿。「總之今晚你要陪人家睡。」

「好,包在我身上。」琅信心十足回答。

營火旁的眾人融融樂樂,此時天空有飛鳥掠過月光,白喙赤足,凌雲而飛,傲視世間萬物,包括地上愚蠢的人。

「那是……」女雀心道:「轉眼已經六十年,看來我所剩的日子不多。」
2020-10-05 20:37:28
聽晚繼續
2020-10-05 20:38:40
2020-10-05 20:39:14
有好多外傳hold住左
想幾時找清條數
2020-10-05 20:48:25
今個星期日
2020-10-05 22:32:36
你姐姐係雞黎
2020-10-05 22:37:40
神鳥
2020-10-05 23:36:39
2020-10-06 02:01:34
食雞有姐姐味
2020-10-06 20:15:45


春天繁花錦簇,花雨下兩個女孩舞劍弄矛,引來百鳥圍觀。長髮女孩木劍橫出,孖辮女孩挑矛連消帶打,木矛頭架在對方面前點到即止,勝負已分。

「姐姐的武功太厲害啦。」

「才不是,妳的天賦其實稍高於我,只是我學武比妳快而已。」姐姐說:「而且妳太過善良,跟熟識的人過招都手下留情。這樣可不行呢,我怕妳長大嫁人會被夫君欺負。」

「那我找一個只會疼我的人嫁給他就可以。」

「那樣的男子很沒出色耶,我只會挑父親大人那樣的人當夫婿。」

就在一千多年前,神農氏率領部落民東征,擊敗東夷的伏羲氏,一統黃河流域各部,以火為德號稱炎帝。炎帝有幾個子女,當中兩個女兒都遺傳了父親的天賦,都是練武奇才。尤其女娃年紀輕輕已是一流高手,她父親手下的將軍無一不是女娃的手下敗將,人人都稱讚女娃是個神童。

十五歲的那年,女娃跟隨父親來到夷地。她基於好奇心的驅使偷偷溜到外面,到處跟夷地的人比武。每贏一人,她就把對方的武器拿走,重鑄成百夷鳳頭矛,有紅羽繫在矛首,揮矛如舞血,煞氣過人,人稱鳳凰兒。

然後有一天,打遍東夷的女娃來到最盡頭的一個漁村,漁村愁雲慘霧,她看見有戶人家正在海邊灑紙錢和燒香拜神,當中的女兒都哭得很淒厲,旁邊圍觀的村民個個神色哀傷。
2020-10-06 20:22:33
「有什麼事情能幫忙嗎?」

一個丫頭拿著二丈長矛周圍走,十分突兀,很快就有人猜到她的身分。

「小姑娘妳就是炎帝的鳳凰兒嗎?」

「正是。有困難儘管告訴我。」

於是村民向女娃訴苦,說最近東海氣候反常,好幾次漁民出海捕魚都遇上龍捲風暴,已經有幾艘船的人一去不返。可是這漁村只能以捕魚為生,今天輪到這戶人出海捕漁,他們的家人都在燒香祈求龍皇息怒。

女娃聽見感到生氣。「我要去親自看看,到底是誰敢在我們的土地興風作浪。」

於是她隨漁民出海,舳艫載著女娃與六位漁夫,漸漸遠離岸邊,漁村的房子慢慢變小。直至駛到海中心,頓時烏雲密佈,船身左搖右擺,遠處即有漩渦更有兩個少年冒出。他們臉上有鱗,腳脛有鰭,拿著長矛嘲諷船上眾人。

「真是不自量力,就算來幾多次,我們兄弟都要把你們沉到海底。」

「好大的口氣。」女娃站在船邊上反問二人:「你們是誰竟敢用這態度跟我說話?」

「妳這丫頭才是嫌命長了,我們是東海龍宮的王子,這裡是我們的地盤。」

「好笑。我是炎帝的公主,炎帝大還是東海龍皇大?」

「當然是龍皇。」

「我父親統一中原,西至太華,東及東海,全部都是炎帝的土地,比起你們那小小的一個池塘大得多呢!」

兩位王子怒斥:「東海才要比你們的土地都要大,還要更深!」

「海再深都不及天高,你們真是名副其實不知天高地厚,還有臉在我面前用矛。」

「我們不但要用,還要教訓你這丫頭!」
2020-10-06 20:27:30
兩位龍王子滑水而至,才剛起步女娃已經攔在面前,以鳳凰矛劃出半月浪花打斷二人招式。三雙腳印在海面點出漣漪,互相交錯;龍王子連環出矛,二人四手,如蒼蠅纏擾女娃;女娃則逼出灼熱內勁,一時間蒸發方圓八丈蒼海,白霧裡升起一頭火鳳凰直衝天際,撥開烏雲,背著太陽衝矛而下,轟聲擊起千尺巨浪,無論兵器抑或內功都凌駕龍王子,龍王子氣得咬牙切齒卻拿她沒轍。

「哈哈,什麼東海龍宮真弱!」女娃大笑,縱身刺矛。同時龍王子以指劃符,大叫:「吃我這招吧!」

突然紫色邪氣冒起,這是龍宮七種秘法之一,逆倒乾坤,邪氣能傷人體臟腑,卻對龍民無害。

女娃掩鼻盛怒。「你們技不如人居然放出沼毒,真是卑鄙。」

「哼,跟妳這種野丫頭何需講禮。受死吧!」

龍王子左右凶矛穿雲而至,正當要刺向女娃之際,卻忽然停住腳步嚇呆。他們看見女娃雙眼冒火,照得鳳矛通紅,與海面金光輝映,整個空間都是女娃的赤炎真氣!

「愚蠢至極!神農氏百毒莫侵,該認罪的人是你們才對!」

女娃大口吸下毒氣,氣焰凌人,騰空迅雷轟出兩招便將兩個龍王子打昏。

而且女娃也很小心保護同行漁船,所以她才主動出擊,更吸走毒氣,避免波及無辜。最後船上眾人平安無事,不過漁夫看見女娃把龍王子抓起來都有點害怕。

「女娃大人,妳想對兩位龍人做什麼呢?」

「當然要懲罰他們。」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