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8 Like 3 Dislike
2020-09-27 20:25:24
2020-09-27 20:28:55
琅答:「應該是這樣吧。」

「那麼我有個問題想請教。」劍巫眼神閃避,吞吞吐吐問道:「假如有女子愛上琅大人,又不敢告訴大人的話該怎麼辦?」

琅答:「真奇怪,有什麼話不能當面跟喜歡的人說呢?像我喜歡珵姊姊和瑤姬和荇妹我也有直接告訴她們……不過想了想,在告訴她們之前好像先行了夫妻之禮,這樣雖然有違禮教,不過兩情相悅就好了。」

「原來如此……」劍巫仔細回想琅與瑤姬的第一次,當日在神女峰巫山雲雨,嚇了自己一跳。或者琅是行動先於說話的人,劍巫想到這點就心亂如麻,不經不覺一個時辰過去,練完劍差不多便要回客房就寢。

「琅大人!那個、那個……」劍巫有點慌亂地說:「我今晚也不好的預感,可能大彭氏那些人會上門找琅大人麻煩!」

「可是這裡岱門玉皇頂,就算大彭氏來犯,太山仙翁亦能輕易制伏吧。」

「或者太山仙翁、他老人家、突然……肚痛……之類的。」劍巫說:「總之今晚讓我守在琅大人的身邊可以嗎?」

「我是不介意,不過劍巫妳也要多點休息才好。最近妳好像精神恍惚變了另個人似的。」

「謝琅大人關心,劍巫沒事。」

如此說著,劍巫就跟隨琅回客房休息。琅更衣後便上床睡覺,劍巫則坐在旁邊,一言不發。琅感覺是有些古怪,不過遂劍巫所願就是了。琅已經下定決心要成為君王之器,王的器量是寬大的,岱山崩於前而色不變。
2020-09-27 20:38:56
夜晚玉皇頂十分安靜,就連葉片吹落的聲音也能聽見……

「唔!」

忽然有人掩住自己的口,正當琅驚醒過來,眼前卻是劍巫半哭的臉。

「琅大人,求求你快點明白我的心意吧……」

「劍巫……」

沒料到劍巫竟撲到自己身上,低頭猛地親吻自己。琅起初有點意外,但雙手情不自禁就把她摟住翻了半圈,上下逆轉,緊盯著劍巫雙眼不讓她眼神迴避,輕聲說:「原來剛才說有女子喜歡我而不敢開口的那位就是劍巫妳。」

「我、我不回答……」

琅追問:「可是劍巫妳喜歡我的話為何不直接告訴我呢?妳跟岱山其他女子又不同,我們可是一同出生入死的。讓我早一天知道妳喜歡我也好,就算早半刻知道都好。」

「因我曾經拒絕了琅大人的表白,如果我現在回頭又大人喜歡我,豈不是太過不尊重大人了嗎?大人可是我的王。」

確實近距離看見劍巫臉紅的樣子十分新鮮,而且琅跟她正好相反,很小的時候就在這方面毫不害羞。本來魚水之歡,互相取悅就是一件美事,況且劍巫也長得美艷,全身沒有贅肉,可能是每天習武的關係,劍巫的肌膚緊緻有彈性,琅抱起來十分舒服,很自然也有了生理反應,二話不說就扯下她的上衣,解開她的束胸──這算是第二次直接把手放在劍巫的酥胸上,第一次是在比武台;過了三年,劍巫還是耳朵發燙,面紅耳赤的想掙札著,不過還是被琅制伏下來,埋首胸裡。

「唔……琅大人正在舔我的胸!」劍巫抽搐了一下,望著琅說:「還在吸吮我的乳頭,好像孩子一樣,琅大人是孩子……嗯!」
2020-09-27 20:48:55
只見劍巫斷斷續續抖個不停,琅一邊寬衣,一邊替劍巫解帶,劍巫胴體潔白無瑕就像巫山的雪一樣,雪白山谷躺在琅的眼前,還有女子最神聖的地方。

琅一邊做,劍巫一邊叫:「琅大人……琅大人的手指在下面打圈……那裡、快受不了了!」

同時琅又輕彈她的乳頭,劍巫嬌喘道:「那裡不行,琅大人的手把劍巫弄得快要失神了……這就是男女的巫山雲雨嗎……唔!」

劍巫弓身收腹,全身微抖,續喊:「琅大人的手指……放進劍巫裡面亂竄,好癢好燙!」

二人呼吸越來越急,琅亦把持不住,血脈沸騰,準備就緒,準備要把劍巫成為專屬自己的劍。

劍巫則一直旁述大叫:「琅大人、琅大人的長劍插進來了!」

琅邊喘氣邊命令:「劍巫、說下去!」

「嗯!嗯!琅大人的劍又熱又硬,不敢想像琅大人把劍插在裡面,還一直在頂!再深一點,啊!是這裡了!」

琅雙手按著她的大腿,虎腰使勁撞向劍巫深處,撞得她呻吟大叫,然後她連忙喘氣問著:「糟糕,山上其他人會不會聽見我們在喊?可是我忍不住,琅大人慢一點!」

琅偏要加快,汗水碰撞著喊道:「劍巫的裡面實在太舒服,我們一定是天作之合,怎能停下來呢?」

琅用盡全身把劍巫的嬌喘聲壓了下去,熱吻著劍巫,劍巫越是緊張他就越用力加速,濺起一輪水聲;撞斷了劍巫理智的束縛,她便遵從本能反應享受著與琅的交歡失神了一次又一次。

陌生的房間,隔壁的耳目,甚至還有娥皇女英都在房內看著自己的失態,反而令劍巫更加放蕩,跟白天的她判若兩人。她雙腿夾緊著琅的背,也不知被琅的精氣注滿了幾多次;畢竟琅受傷的這幾天對他來說已經禁慾太久,不小心就盡量發洩在劍巫身上,就算她武功再好也支撐不住,一直纏綿至夜深才全身無力的,躺著便睡了。琅亦緊抱著她入睡,只享受現在,完全沒想過明天會是怎樣。
2020-09-27 20:49:12
聽晚繼續
2020-09-27 20:53:14
得閒練下劍
2020-09-27 20:53:32
2020-09-28 00:34:42
2020-09-28 00:54:36
感謝巴打一直幫推
2020-09-28 02:26:04
我不能忘記你(劍巫版)
2020-09-28 09:52:31
等琅哥哥慰藉你
2020-09-28 20:08:34
仲未食飯,今日遲半個鐘
2020-09-28 20:09:12
2020-09-28 20:30:53
13

「劍巫……」琅雙手撲空,砰一聲跌落床下,醒了。他左看右看,一大清早已經不見劍巫身影,於是琅更衣後便走到客房外,然後在廟前看見劍巫正在閉目冥想。

「劍巫早安!」

「琅大人早安。」劍巫則淡然回應,讓琅覺得哪裡奇怪的。明明經過昨夜夫妻之禮應該更親密才對,因此琅張臂想抱她,卻只抱到她的殘影,劍巫施展輕功就避開了。

劍巫勸道:「早上琅大人還要跟太山仙翁習武,再不去就失禮人家了。」

「是……不對,劍巫妳在刻意避開我嗎?」

「沒有這回事。琅大人是劍巫的王,劍巫是琅大人的劍。我願意替王披荊斬棘,掃平一切。」

琅歪頭不解,自言自語:「難道昨晚我做夢嗎?明明劍巫叫得那麼用力……哇!」

卻看見劍巫瞪眼自己,厲聲說:「昨晚的事請請別在人前提起,明白嗎?琅大人。」

琅聞言晴天霹靂,無奈道:「難道劍巫妳是那些玩弄別人感情的風流女子?騙走了我的精氣就不認帳的……」

劍巫臉紅喊道:「琅、琅大人你在說什麼傻話呢!總之白天的時候我們保持原本的關係,明白嗎?」

「晚上呢?」

「晚上……隨琅大人喜歡。」劍巫乾咳兩聲,「琅大人趕快登塔習武,別讓太山仙翁久等。」

「太好了,還以為劍巫要拋棄我。」

現在琅的心情非常好,不但學得神功,更抱得美人,珵姊她們又安然無恙。岱山作客的日子對琅來說都是十分幸福,如是者七天之期很快過去,琅與寒浞二人在太山仙翁的肯首下終於可以出山。所謂封禪不過是一種叫法,重要是伏羲氏的後人在玉皇頂替二人加冠傳書,待他日成為天下共主再來正式封禪給天下人看就好。
2020-09-28 20:38:38
至於姜蠡,她年過二十,學有所成,是時候下山傳道了。她決定追隨寒浞,跟琅等人一起前往兗州,與后羿會合。會合之前,當然要先跟珵姊和有扈氏等族人重聚。於是四人乘雲下山,卻看見有烏鴉飛來。喜鵲報喜、烏鴉報喪,琅聽烏鴉所說,原來大彭氏在山下埋伏千人守候著琅一行,一場腥風血雨在所難免。

「珵姊姊!」琅來到山下,第一時間見到珵姊便互相擁抱,還有荇姒和瑤姬都高興得抱在一起。

看見這溫馨場景,劍巫不得不冷靜下來,擔當鞭策的角色對眾人說:「大彭氏的追兵又至,同一招數已經不管用了,琅大人現在該怎麼辦?」

「──可以交給我指揮嗎?」

看見陌生男子,珵姊疑惑問琅:「那位先生是誰?」

「他叫寒浞,是我的義兄,同時亦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原來傳話中提及的寒兄就是這位大哥,真是相貌堂堂,一看就知道是英雄豪傑。」珵姊問:「未知寒大哥有何妙計能夠協助我家的琅擊退大彭氏追兵?」

寒浞瞄看琅帶來的部落民,說:「這裡撇除婦孺應該能湊到一百位英勇族人與琅弟一起奮戰吧。我在山上以千里之視觀察大彭氏的佈陣,平庸至極,一百人足矣。」

琅附和道:「珵姊姊,寒兄他讀兵法,亦得太山仙翁真傳,他是值得信靠的人。」
2020-09-28 20:48:35
琅聞言晴天霹靂,無奈道:「難道劍巫妳是那些玩弄別人感情的風流女子?騙走了我的精氣就不認帳的……」

我同時間諗起"你都有今日"同"頂你又扮豬食老虎"
2020-09-28 20:49:19
瑤姬說:「雖然我沒有見過太山仙翁,但他確實是個大人物,玉皇頂在天廷說話也很有份量。既然寒浞得太山仙翁認同,他就應該有真本領。」

寒浞爽快答:「感謝瑤夫人美言,其實琅弟也是太山仙翁認可的人,琅弟的武功可是比我高出一截,只不過兵法戰略我還算擅長……」

「瑤、瑤夫人!」瑤姬臉紅大叫。

「咦?不對嗎?聽說這幾位都是琅弟的娘子。」

「是的,請叫我瑤夫人,哈哈!」

珵姊莫名嘆氣:「既然琅都這麼說,我相信琅的話,族人就交給寒大哥指揮。」

「感謝珵夫人。」寒浞道:「那麼請吩咐所有人往山下集合,千步之外以山岳為背,左靠叢林,右方留白空地,再請五十壯丁在後方挖土。寒浞仔細分配工作,琅則帶領族人按照指示佈陣在岱山之陽,又把族內婦孺留在後方,能夠戰鬥的都披甲上陣,讓族人都知道這次沒有退路。

展現王的器量的時間到了,琅騎馬來到陣前,對面前這群以巫咸門人與有扈氏族組成的戰士鼓舞喊話:「事實已經放在眼前,大彭氏不惜一切都要對我們趕盡殺絕,任何妥協已經再沒有用。但他們有何資格要我族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我們要重建自己的家園,所以我在此命令大家,隨孤王與大彭國決一勝負,不能再讓夏后爪牙傷害我們的家人!孤王在岱山玉皇頂獲得太山仙翁加冠封禪,跟隨王的身後,王必引領你們戰勝敵人!」
2020-09-28 20:54:25
2020-09-28 20:55:51
屌,本王柒咗撳錯quote文對唔住
2020-09-28 21:01:28
有扈氏將軍失度喊令:「之前琅王以身拯救我們一次,該換作我們回報琅王,以獻上大彭氏的鮮血作祭!」

有扈氏公主荇姒朗聲說:「今場勝仗將會記載在我們復國的史冊當中,以琅王之名!」

有扈氏族同喊琅王,巫咸門人亦高呼巫王的名字,在戰前士氣高昂,彷彿能夠打敗任何敵人,更要給夏后國還以顏色。

「吉時到。」寒浞策馬跟琅說:「白日太陰入天市,必吹昌盍西風。馬上命令士兵帶弓逼近彭軍五百步,記得即使任何狀況都不能退縮。」

「我明白了。」琅對眾勇士說:「所有人帶弓隨我前進,任何人沒有我的命令都不得離開崗位半步!」

同時後方有人吹響號角,琅舉劍策馬帶令勇士隨響號出征,在前方平原的地平線上終於看見大彭氏的軍旗;敵人整齊排成方陣,如同箭在弦上,但琅想起寒浞的命令,遂繼續命令眾人前進。

忽然戰雲密佈,烏雲間有大量黑點,正是敵軍箭雨射來!霍霍連環聲響掠空,但琅感覺到氣的流動,馬上拉韁喝令:「不用慌!我們是天命之師,奉天道來懲治大彭氏。」

說時遲那時快,箭雨襲來,卻有西北大風把箭雨往反方向吹,漫天箭頭調頭紛紛落在琅的面前五十步,猶如神風護體傷不到琅軍一人。

琅心道:「寒兄早就察知風勢,真料事如神。」

正當琅內心佩服之際,彭軍營地跑出百乘快騎,趁琅離開陣地從右路偷襲後方營帳!後方雖然有珵姊留守,但同時有扈氏的婦孺都留在營中,琅怕他們會陷入混戰,卻想起寒浞吩咐自己任何情況都不能退縮──
2020-09-28 21:07:47
2020-09-28 21:10:54
果然,後方馬上傳來戰馬的嘶叫聲,寒浞早就利用地形誘敵中計,百騎掉進陷阱,就遭有有扈氏的族人投火活生生地燒死。

接著寒浞策馬與琅會合,笑道:「後方的問題全部解決,現在大彭氏損兵折將,肯定不耐煩要傾巢而出與我們決一生死。」

一切有如寒浞的計算,琅看見彭軍洶湧而至,琅問:「敵軍眾多, 寒兄有何妙計?」

「所有士兵前後分隔五步排成兩列鶴翼,並在原地待命。」

琅隨即命令巫咸門人在前,有扈氏眾在後,排成兩列鶴翼,按兵不動。但不久見彭軍來勢洶洶,不需一刻鐘就要殺到面前,連琅都感到焦急,急問寒浞:「敵軍快要殺來,我們快要沒時間準備了。」

寒浞冷靜回答:「準備是雙向的,我就是要殺彭軍一個措手不及,所以請吩咐大家再忍耐多一會。」

琅唯有制止眾人守住崗位,眼見彭國大軍迫在眉睫,甚至見到敵兵個個面容凶狠,都把自己當成民族仇人般喊殺聲震天──

「前排弓手搭箭!」時機已到,琅復令弓箭手搭箭,再令:「放箭!」

鶴翼箭羽交錯,嗖聲把彭軍前排統統射倒!相比起彭軍亂射,寒浞耐心等到必中的距離才允許族人射箭,箭無虛發,一片慘叫聲中彭軍自亂陣腳,然後第二波弓矢又來。

只見鶴翼前排蹲下搭箭,後排站起再向彭軍齊射!前後交錯,箭矢一連六波,尚未接戰彭軍先鋒已在原地潰散,寒浞以最有效的方法把手上所有的箭都送在敵人身上,不過好戲在後頭。

「琅弟,我的工作到此結束,接下來就要靠琅弟斬首敵將。」

琅胸有成竹答:「感謝寒兄,如今戰場已經沒有人能夠擋我去路。」

語畢,琅策馬繞過戰場,突襲大彭氏的二當家彭齊──揚起紅塵去了!
2020-09-28 21:11:15
聽晚繼續
2020-09-28 21:12:00
琅從來都無扮豬食老虎
佢天性純品係真心的
2020-09-28 21:13:00
蘇哥不嬲成日都柒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