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後宮】疫劍

994 回覆
96 Like 3 Dislike
2020-08-21 07:44:19
腦魔都識擒拿手
2020-08-21 10:54:08
腦魔最勁係條脷
2020-08-21 20:02:17


「呼!好吃!」

寒冬下著大雪,起雲峰頂舖上厚厚的積雪迎接瑤姬,她就赤腳坐在雪地上吃冰雪糖果。

「瑤姑娘……」

「叫我神女大人!」瑤姬打斷琅的話,又說:「不過今天我心情好,不跟你計較。」

「所以瑤姑娘手上的是什麼東西?好像很冷。」

「這叫做冰雪冬棗涼水,最適合冬天用來消暑了。」

「一般不是在夏天消暑?」

「夏天當然在睡覺啊。」瑤姬怕被琅搶走冰雪,便趕緊把冰雪吃完。

「那個……」同樣在起雲峰頂參見瑤姬的還有劍巫。劍巫問:「神女大人用山鳥召見我們,請問有什麼指示?」

「沒錯,是我召喚你們來……可是我沒叫這女人呀。」瑤姬指著珵姊說。

「小琅到哪裡我就往哪裡,而且我也想多看巫山神女的容貌呢。」

瑤姬皺眉頭說:「妳好像很聰明,有點不喜歡。」

說畢,瑤姬仰天張口,馬上有四隻鳥叼住大蕉葉喂她喝水。這就是神女的生活嗎?珵姊有點妒忌。

「說回正題了。」瑤姬問劍巫:「妳在武祭上敗給了琅,妳可心服?」

劍巫點頭。

瑤姬續道:「那從今天起,消滅巫咸國的責任就交給琅了。」

「欸!」琅以為自己聽錯,追問:「消滅……巫咸國?」

「對。不過首要目標還得殺死巫王。」瑤姬輕鬆說著:「現在的巫王可是個大惡人,你不知道嗎?快說你不知道,我就解釋給你聽。」

琅皺眉答:「我、我不知道。」
2020-08-21 20:14:04
「聽好了。我直接告訴你,巫咸國和夷陵這麼多年的鬥爭只是一場戲,都是巫王跟夷陵當地富商串通的。而且自從夷陵新官上任,他們的行為就更卑劣。」

「新官是指封豨?」

「沒錯,就是那個豬頭。」瑤姬說:「那豬頭上任前先派遣商人充公當地農民財產,然後自己就以英雄的身分殺了那奸商,騙取民眾愛戴,成為那些愚民口中的大善人。」

琅搶著說:「我知道那封豨無惡不作,不過跟巫王有什麼關係?」

「現在的巫王跟封豨可是一夥啊。封豨把不聽話的人趕上巫山,留在夷陵的都是他的奴隸。偶爾有些人看不過眼,又或者沒存在價值的,就派他們攻打巫山去送死,減少人口增加儲糧。至於巫王,他表面上收留從夷陵叛逃過來的人,但也是一丘之貉,只想當個山寨王根本不是好人。」

琅凝重問:「那麼他們打仗的結果也是假的?」

「當然假,他們雙方根本不希望對方消失。你沒聽過養寇自重嗎?封豨手握青銅兵,要是真的想剿匪根本不用拖這麼多年。留敵人在身邊才能讓那些愚民擁戴自己,這樣武力才有用武之地。」瑤姬伸手讓鳥兒用腳替自己按摩,又說:「這個嘛,對於那些凡人來說也許是種幸福,但若然有些人沒那麼笨,或者不合群,封豨和巫王就會千方百計要鏟除那些人,即是你和劍巫。」

琅想起往事,巫咸國和夷陸打了這麼多年的仗,死了那麼多人,他們死前都是想保家衞國,結果戰爭卻是假的,那麼他們又為了什麼而戰死?其實夷陵人也不是壞人,巫山亦有很多人與世無爭只是農耕捕魚,消滅巫咸國之後他們會變成怎樣?封豨又會養新的山賊控制夷陵嗎?
2020-08-21 20:20:53
瑤姬打呵欠回答:「不管他們是否有罪,我就是不喜歡那些人打著本姑娘名號把我的巫山搞得烏煙瘴氣!失德敗行就算了,滿口謊言也罷,還要勾結那豬頭……嗚嗚,實在忍無可忍!」

「但為何瑤姑娘不親自解決巫山的問題?」

「要是本姑娘露面的話他們就不會再敬畏巫山神女了。」

「這樣說也對,畢竟只是個小女孩。」

「才不是這樣!」瑤姬生氣答:「要是神女露面就不再神秘,沒有神秘就沒有恐懼,沒有恐懼他們就不會敬畏我,那巫王說不定會起來造反呢!」

琅無奈說:「妳這樣也是想當山寨王吧……」

「是神女!神女!神女!神女!神──女──!」瑤姬氣得躺在雪地自言自語:「太激動,氣得有點熱。」

琅小聲說:「冰天雪地耶……瑤姑娘是有多怕熱。」

劍巫代瑤姬繼續解說:「總之巫王罪行滔天,不過神女大人曾與巫王的始祖立約,礙於神女的名聲無法親自收拾巫王,只好讓我們替神女大人除掉巫王。」

「就是這樣。」瑤姬躺在雪地,露出了肚臍,沒精打采說:「不過劍巫妳敗給琅呢。」

「十分抱歉。」

「不用道歉,劍巫妳只是練了幾年功夫,成果已經相當不俗。所以接下來就由琅代替我去收拾那不肖巫王吧。以後妳輔助琅便可。」

「我明白了。」

琅對劍巫微笑:「以後我們就相親相愛吧。」

劍巫閉目即答:「請別把公私混同,琅大人。」
2020-08-21 20:29:44
「你們兩個什麼時候這麼親密了?難怪琅還在台上扒走劍巫的衣服。」瑤姬嘆氣說:「不管你們了,只要不影響大事就好。」她又告訴琅:「總之以後我有心情就召你上山,傳你武功,讓你在下年的神女祭打趴什麼登龍還是登狗公。到時候那些愚民便不得不服你,最後再劈死那巫王整個巫咸國就沒了。」

琅想了想,搖頭答:「不,假如瑤姑娘所說屬實,那麼我們必需打倒的人是封豨才對。我打敗巫王之後下個就是他。」

「那個豬頭喔,他不容易應付呢。武功霸道,又握兵符,又是夏后氏的大將。如今半個天下都是夏后氏的天下,就算你和劍巫盡得本姑娘的真傳也很難對夏后國的六合將軍下手吧。」

「──那不如來場真正的戰爭。」珵姊突然插話。

瑤姬爬了起來。「真正的戰爭?」

珵姊答:「只要小琅當上巫王,就能傾盡巫咸國的全力攻佔夷陵,擒下封豨。反正妳也不喜歡現在的巫咸國,他們當中也可能有賊匪之類的,就這樣解散他們豈不是便宜了他們嗎?就用戰爭來判決所有人的罪吧。戰爭殘酷卻是最公平。所有人在戰場上都是同等的脆弱,隨時丟掉生命;戰場上亦無法再假手於人,生死由己;同時又無法預測結果,各安天命,最公平了。」

「重點是無論如何都想幹掉封豨。」瑤姬盯著珵姊問:「妳看來比我更憎恨那豬頭?」

「嗯,不共戴天。」珵姊小聲說:「傷害過小琅的都得死。」

瑤姬若有所思,良久,大笑道:「那就這麼辦吧!成功的話會很有趣。我也很想親自下山走一趟。」

琅問:「瑤姑娘有事情想下山辦?」

「時機成熟自然會告訴你,嘿嘿,畢竟你現在已經是巫山神女的侍從,有任務自然會通知你。而你現在只需要專心練武就好,別丟我巫山神女的臉。」
2020-08-21 20:29:58
聽晚繼續
2020-08-21 21:05:49
登狗公
2020-08-22 08:20:52
2020-08-22 20:12:13
10

琅白天跟劍巫對練,晚上與珵姊鑽研內功,有時候又上山接受瑤姬的指點,如此生活又過一年,如今已是琅待在巫山的第四個冬天,跟初來巫山時不同,琅臉上少了稚氣,面容清秀,深目高鼻,氣宇軒昂,加上本身爵位,讓他成為巫咸民口中的少年英雄。

而且今年神女祭可謂琅登龍門的舞台。琅向登龍公下戰書哄動了整個巫咸國,大家在去年見識過琅的武功,很多人尤其女性都成為了琅的支持者,所以神女祭琅登場時一眾女子蜂擁而上,擠得比武台下水洩不通,場面混亂。

──琅大人!

──今天很期待看到琅大人表演喔!

琅一本正經拱手答謝厚愛,引來圍觀女性更大迴響,當中更有大娘推開他人擠到琅的面前毛手毛腳,其他人亦圍著琅想摸一下他。琅感到身體有點刺刺的,這時候劍巫才架開眾人維持秩序。

珵姊則在背後看著她的琅越長越帥,至於瑤姬同樣窩在雪山中以千里之視觀賽。

幾經擾攘,琅才步上了比武台。擋在他面前的是對手登龍公,這位頭髮花白的武者穩重且陰沉,雙手疊在背後,眼神剛毅緊盯著琅,像是要看穿琅的一切。

「琅兄弟,看來你很得巫咸女子的歡心呢。希望你沒有擔耽武學就好。」

「感謝登龍師兄的關心,在下未敢忘記師兄的教誨,每天鑽研雲霧心法。」
2020-08-22 20:22:06
2020-08-22 20:28:29
「怎會這樣?」琅想起之前淨壇師兄表演過的刀槍不入神功,再望自己手中斷劍,難以置信;只頓感噁心作嘔,琅連忙後退與登龍公拉開距離。

──笨琅!

此時耳邊傳來少女喊聲,難道還有幻聽了?

「別大驚小怪,本姑娘只是在千里之外傳音入密,把聲音捻成絲線乘風送到你耳中,你想學我之後再教你,但你現在危機可大了,這樣下去你不只丟了本姑娘的臉,打倒巫王的計劃也要延後不知幾多年。」

琅心道:「那該怎麼辦?」

「你回答我也聽不到的,你又不會傳音入密,乖乖聽我說就好。你中的是巫蛇之毒,巫蛇毒循經脈游走,寄宿在五臟六腑,噬咬真氣。一定是那些台下女子拿毒針刺你啦,你這個大蠢材以為自己真的這麼受歡迎啊!」

琅步履不穩,又傳來瑤姬聲音。

「糟了,我好像說得太久。總之此毒會在你運氣時反噬入心,你越是催動真氣就越痛苦。傷勢跟普通內傷相似,外行人無法認出是毒傷,所以不用花時間指罵那登狗公;專心一致,要一擊打倒那隻公狗,在你倒下前要先讓他打橫躺下去。」

只用一招、一次機會。琅心想自己沒有武器,有什麼招式值得他孤注一擲,能一招收拾登龍公?

──砰!

登龍公卻沒耐性等琅,一出掌,琅腳下的石板就爆炸冒煙,猶如妖法。琅跌跌碰碰迴避,卻見登龍公又再原地出掌,整個比武台都像地震般劇烈搖晃,一陣頭重腳輕,眼冒金星,爆炸亂飛的尖石擦傷了他的臉,令他更覺眩暈。琅會浣紗功擅長運氣,每步都牽動真氣如今反成負累。
2020-08-22 20:35:57
「看不清、聽不見……」

琅的五覺漸失,四周迷霧漸濃,忽然霧裡透光,像有點點露水飄浮半空──

「這是!」

登龍公霧中大喝:「接招!」

殺氣衝來,但隱藏在登龍公背後有一顆明星,如霧中火炬,點亮了琅的眼睛。琅舉二指捏出氣刃,模仿珵姊使出「寒氣清光」,湧泉真氣從指端商陽穴射出,彈指間登龍公口吐鮮血,隔空被琅轟到的觀眾席上!台下圍觀的爭相走避,唯獨珵姊沒有動,盯著倒在腳下的登龍公踐了他一腳。

雖然有點卑鄙,但珵姊毫不介意,而且琅亦馬上理解珵姊的提示把登龍公打出台外。

「琅大人!」劍巫跑到台上攙扶琅,琅舉手示意勝利,台下報以雷動的掌聲,劍巫就趕緊把琅扶走了。

巫蛇之毒是反噬之毒,真氣越強,巫蛇噬咬的力量越強。這下把登龍公打至重傷,琅的傷勢絕不比對方輕。

「琅怎樣了?」珵姊跑來問劍巫。

劍巫答:「琅大人脈象湍亂,猶如心肺俱裂……不盡快療傷恐怕危及性命。」

「扶他回聚鶴殿,我替他運功療傷。」

趁武祭台下擠滿湊熱鬧的人,珵姊和劍巫本想掩人耳目偷偷把琅運往殿裡,卻不曉得整個會場都是巫王的耳目。
2020-08-22 20:37:14
聽晚加更係兩倍既文
主線+外傳,估下邊個係第一個外傳女主角

聽晚繼續
2020-08-22 20:49:02
本王全都要
2020-08-22 20:59:52
珵姊
2020-08-22 21:06:03
乜撚都好啦
唔好求求其其蘇哥派報紙咁就得
2020-08-22 21:06:51
琅唔同蘇哥,唔係咁隨便既人
2020-08-22 21:07:29
珵姊姊
2020-08-22 21:08:19
琅已經同珵姊身經百戰,同蘇哥唔一樣
2020-08-22 21:42:34
運功療傷
2020-08-22 22:14:52
無咁容易估到黑貓既
2020-08-22 23:10:25
本王啲女都唔只一百條
2020-08-23 04:25:48
手機正皮來留名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