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末日下的那些人:方舟爭奪戰》世界面臨終結,我們要奪取方舟

758 回覆
52 Like 5 Dislike
2019-10-08 06:49:13
2019-10-08 11:08:26
2019-10-08 17:07:15
寄葉
2019-10-09 10:01:01
pish
2019-10-09 16:21:57
2019-10-09 20:43:28
出文
2019-10-09 23:22:47
要是楊芷欣被補會怎樣? 要是她再晚來的話....不..已經晚了。

「對唔住...悠悠...」楊芷欣不理禁止身體接觸的命令, 抱住悠悠跪在地上, 「係我遲左黎..對唔住...」

「喂!」護衛隊員想要阻止, 但考慮到為二號和楊芷欣在背後撐腰的人也只是象徵式地喝一聲。

抱住悠悠的她, 用手按在悠悠背上, 有序地發力。大力, 代表1, 小力; 代表0, 以1和0組成ASCII編碼作秘密溝通, 只有對考試作弊和狼人遊戲曾有超認真研究的星之曙光團隊的人才懂的通訊--

0101 0011- S
0100 0001- A

「唔緊要...師姐...咳.咳..」

「我...我救你唔到, 對唔住....」

「我預左會有咁既一日...希望唔會連累到大家, 咳咳, 光復我城, 世代革命, 寧作飛灰, 不作浮塵...我係咪好傻?師姐...」悠悠辛苦的露出笑容, 旁人都不知道她現在混身都痛如火燒。

0101 0110- V
0100 0101-E

「對唔住, 係我地呢D既所謂組爸組媽既無能....令到所有野變成咁。」

現在有一件事, 比星之曙光更重要。

0101 0101 - U

SAVE U

「拯救你」

楊芷欣放開她, 意味著通訊結束。

悠悠嚇呆了。

悠悠知道她是為了不被監視而只能用這方式傳出訊息, 但...這風險...她連忙輕輕搖頭希望能阻止, 但是, 看到楊芷欣在眼鏡後的堅定眼神, 她便知道沒可能阻止這個笨蛋師姐。

每次當她露出這種神情時, 沒人能攔得住她。

一定要活下去-- 直到方舟抵達末日後的彼岸。

悠悠被押上豬籠車後, 車子馬上絕塵而去。知道二號會照顧楊芷欣的其他隊員們沒有理會二人也散開。

「對唔住, 我地真係咩都做唔到。」二號再次致歉。

「唔係, 你幫左我好多。」出乎二號所料, 楊芷欣眼鏡後射出睿智的光芒, 「首先請你話俾我知, 赤柱既所有野。」

「赤柱啊...佢地講緊既係赤柱監獄, 我諗, 話個度係集中營會貼切D。」

「集中營? 咦? 咩黎?」楊芷欣突然發現天空被一個黑影遮蔽。

「嗄? 嘩! 汽球?!」

遠方的山上, 許少傑看著大量汽球如計算一樣隨風飄向方舟建造區的方向, 滿意的點點頭, 點燃一根雪茄, 期待汽球爆破的來到。

汽球不只一個, 或是一紮, 而是如烏雲一樣從四方八面飄至, 汽球隨風從山脊向方舟建造區瀉來, 一時間幾乎方舟建造區內的所有人都被天上的汽球海吸引著視線。陽光和白雲從視野內消失, 一個又一個汽球淹沒方舟建造區的天空!

「落雨啦!落雨啦!哈哈, 哈哈哈哈!!」

許少傑迎住風, 西裝外套發出伏伏的聲音, 他手上的計時器倒數結束, 同時--

「啵」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

已經覆蓋了整個方舟建造區的汽球突然爆破, 天上傳來汽球破掉的聲音, 接著黑點從天上降下, 是大量...記憶卡和USB手指! 記憶卡之雨從天而降, 成千上萬從香港各倉庫和商店搜來的記憶卡和USB手指如雨一樣撒向方舟建造區, 還有傳單和在自動發射訊號的手機, 形成末日下怪異的畫面!

「呢D係...」

楊芷欣把砸到自己臉上的記憶卡拿著, 陷入了思考。
2019-10-09 23:23:30
補量出完
大家睇完留個ICON推下對我已經係好大鼓舞, 多謝
2019-10-09 23:49:17
預 告


當我們以人生最後的時光, 去反抗........那比末日更令人髮指的暴行。

當我們放棄那舒適的安全圈, 去解放.....那些身處於地獄之中, 同為香港人的無辜者。

當我們決定張開眼,看清末世下人們的墜落, 去拒絕.....那些虛構的新聞和抹黑。

當我們否認末日下的存在沒有意義, 去對抗.....那個殘殺我們, 逼害我們的暴政。

「赤柱? 哦, 你講赤柱監獄。」那人呼出一口煙, 但煙沒法阻礙他恐懼的視線, 「個度,唔係監獄, 亦唔係集中營。」

「赤柱..係地獄。」

大炮已經上膛, 箭矢已搭在弓上, 槍的撞針被扣下, 需要的只是挺身而出的勇氣。

少年..最初, 也可能是最後的勇氣。

曾經我們以為這些真理不言而喻:

人人生而平等

造物主賦予我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

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


而然, 我們已認識到這些權利需要透過勇氣和戰鬥去捍衛。

Freedom is NOT Free.

上帝或許已死, 但是我們將拼死守護我們作為人的資格, 不論能否登上方舟。

「目標赤柱監獄就係我地前面! 同我一齊上, 全軍---」許少傑揮下大刀, 「破陣!!」

誰說這一句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 現在人人在吶喊這一句:不自由, 毋寧死!

《末日下的那些人:方舟爭奪戰》

赤柱監獄篇


[center]光復我城, 世代革命
寧化飛灰, 不作浮塵[center]
2019-10-09 23:50:06
預 告


當我們以人生最後的時光, 去反抗........那比末日更令人髮指的暴行。

當我們放棄那舒適的安全圈, 去解放.....那些身處於地獄之中, 同為香港人的無辜者。

當我們決定張開眼,看清末世下人們的墜落, 去拒絕.....那些虛構的新聞和抹黑。

當我們否認末日下的存在沒有意義, 去對抗.....那個殘殺我們, 逼害我們的暴政。

「赤柱? 哦, 你講赤柱監獄。」那人呼出一口煙, 但煙沒法阻礙他恐懼的視線, 「個度,唔係監獄, 亦唔係集中營。」

「赤柱..係地獄。」

大炮已經上膛, 箭矢已搭在弓上, 槍的撞針被扣下, 需要的只是挺身而出的勇氣。

少年..最初, 也可能是最後的勇氣。

曾經我們以為這些真理不言而喻:

人人生而平等

造物主賦予我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

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


而然, 我們已認識到這些權利需要透過勇氣和戰鬥去捍衛。

Freedom is NOT Free.

上帝或許已死, 但是我們將拼死守護我們作為人的資格, 不論能否登上方舟。

「目標赤柱監獄就係我地前面! 同我一齊上, 全軍---」許少傑揮下大刀, 「破陣!!」

誰說這一句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 現在人人在吶喊這一句:不自由, 毋寧死!

《末日下的那些人:方舟爭奪戰》

赤柱監獄篇


光復我城, 世代革命
寧化飛灰, 不作浮塵
2019-10-10 00:41:02
啱啱先知道原來出緊前傳 推

正傳之前睇到live 每日都好期待出文
2019-10-10 01:48:15
對寫故佬黎講, 最緊要有人期待

以下劇透

2019-10-10 01:50:18
2019-10-10 01:58:36
2019-10-10 07:24:45
加油啊
2019-10-10 07:25:16
2019-10-10 07:57:09
而家開始信集體意志真係會影響世界 可能真係瑪那嘅影響
2019-10-10 08:11:08
有人睇緊㗎
2019-10-10 09:18:00
堅持住呀樓主 你個個故我都好鍾意
2019-10-10 10:18:27
繼續推!!!

2019-10-10 14:41:18
2019-10-10 15:12:17
回應返先,我重睇完發覺係我錯
2019-10-10 21:07:42
出文
2019-10-10 22:00:01
「致,所有係方舟建造區內既香港市民。所有係方舟建造區內,睇緊呢一條片既你地,係時候去認清依加呢個香港發生緊咩事。」

身穿西裝的男子在鏡頭前,平靜的說道。

「曾經我地以為呢D 係真理,係不言而喻,包括,但不限於:人人生而平等,我地都擁有生命權,自由權同追求幸福既權利。」他以著名的獨立宣言為影片開首。

「但係,較早前係方舟建造區外既大屠殺,令我地明到呢D 權利係需要我地去自己去捍衛。我地堅信即使方舟無辦法載上所有人,但所有人都應該係平等,就算上唔到方舟,都唔代表我地係下等人,唔代表我地既存在無任何意義。

每個人既存在,都不容許任何人去否定,即使世界末日將至。」

看到這兒,楊芷欣感到眼角有淚花湧出。

「當日方舟護衛隊屠殺和平示威者既真相,就係呢度。」

接下來的十五分鐘,一幕又一幕血淋淋的畫面徹底震撼著她的腦海:在戰車下血肉模糊的屍體,斷開的人體軀幹,被護衛隊員好像獵物一樣踩在腳下拍照的小孩,沒有任何人曾想像過這樣的畫面會發生在香港!

在連串畫面和生還者聲淚俱下的訪問環節結束後,西裝男子再次出現。

「佢地既暴行,無法登艦者既絕望,你地已經睇到。依加既問題係你地準備點做?為左生存落去,對呢一切就手旁觀,助紂為虐,為左係末日下生還但失去作為人既資格;定係即使自己係得益者,都為左人道同正義,對抗呢一班屠殺同為香港人既畜生?」

聰明如楊芷欣也沒能馬上下決定。

自私自利, 卻能活下去。

對抗不義, 卻可能破壞自己可以登上的方舟。

「為左死去既人,為左被拋棄既人,為左所有被呢個體制否定既人, 我同埋所有做好一切覺悟既人會不惜一切,去對抗呢個方舟政府。我個名叫許少傑,代表所有被你地排斥同逼害既人向方舟852 同方舟政府宣戰。」

宣戰...?

「呢條片唔只係代表我地既憤怒,更代表末日下既希望。公義,身為人既權利以及尊嚴比生命更重要,香港既方舟,只可以屬於香港人。

方舟政府,同我聽住,聽好.....唔好以為你地既敵人只有我,你地敵人係所有香港人,只要仲有良知既,不論佢有冇登艦資格,佢都係你地既敵人,因為你地正同良知善良為敵。」

楊芷欣屏息以待,進度條顯示影片即將結束。

果然--

「我決定繼承之前和平示威者既四大訴求,並追加一個:剝奪所有方舟護衛隊既登艦資格。我唔會繼承佢地既手法,因為你地爪牙已經教識左我地和平示威係無用, 呢場方舟爭奪戰中,我會以一切手段討伐呢個暴政。

記住:我地上唔到方舟代表住我地冇未來可言。即係話我地無野好輸,無野好驚。」

突然,許少傑身後的白布拉開,展示出的是一個應該是會展的巨大室內空間。數以萬計的男女都站在他身後,有人手執武器,有人舉起旗幟,有人挺著盾牌!

好多人!

「寧化飛灰,不作浮塵。」

影片結束。

在黑暗的房間中,她只聽到自己砰砰作響的心跳聲,說是八感交雜也不失為過。身為登艦者,現在被宣戰,自然是害怕;身為有良知者,看到那屍山血河,自然是悲憤填胸;身為悠悠的師姐,看到武裝力量準備進攻,自然是感到希望。各種感覺在胸口交錯相抵,使楊芷欣一時間也不知自己應該如何應變。

「欣妹,你係度睇咩?」

「呀!」

「啪!」

楊芷欣好像被捉個正著的青春期少年一樣高速把電腦蓋上:「媽咪!?你入黎唔敲門架!」

「我敲左啦,你唔應我我驚你係咪暈左之類。你頭先睇咩?!」

「電影。」

「你雖然係聰明,但你覺得你呃到自己媽咪咩!?」

「哎呀呀呀唔好掐我耳仔我大個啦媽咪呀...」

楊母放開她的耳朵:「唔係同你玩,欣妹,你岩岩係咪睇緊今日D 記憶卡?」

「呃...」

「你知政府已經宣佈左任何呢D 卡都係違禁品架啦?你係咪傻左?你知唔知俾人捉左你會幾大獲?」

在記憶卡雨從天而降後,政府在兩小時後已經宣佈所有記憶卡,USB 和手機,以及當中的任何檔案都是違禁品,任何人管有,轉發,播放,甚至提及都會被定義為危害方舟安全。剛剛楊芷欣的行為已經會害她被關到赤柱直到世界末日。

已經背下...不,是已經忘不了那些內容的她從電腦中取出記憶卡,在楊母鼻子前將其折斷:「咁你放心啦?」

「唔好理卡入面d 野講咩。」楊母轉身道 ,「依加冇野比上到方舟緊要。出黎食飯啦。」

為甚麼那些人被這樣殺害,自己的母親也能無動於衷?

楊芷欣看看時鐘,暗中計算距離自己出發還有二十小時左右。

---------

看著計時器的還有許少傑。

三,二,一,零。

他看著台下的人們,露出滿意的微笑。他把最後的雪茄燃盡,扔到一邊,站起來。

「我岩岩講過,我已經向方舟宣左戰,我地呢個據點要馬上解散,如果你有覺悟同我一齊入陣既人先好留低...」他站起來,眼前密密麻麻的站著大約二,三千人,「 你地唔走,我當你地全部一齊打天下架啦!」

「好!」

「搶奪方舟!」

「傑少!傑少!」


「咁樣, 歡迎加入反抗軍。」許少傑點點頭道謝。

台下再次爆發喝彩, 過了一會兒, 他舉手示意眾人靜一下,待吶喊聲平靜了下來,他道:「我見到你地當中有老有少,但係我唔會拒絕任何人,係岩既位置上放岩既人咩人都幫到手。 依加我地撤離會展先,你地同自己相熟既人組隊,搵一個隊長出黎搵我,我話你知下站係邊。」

散發著梟雄魅力的許少傑迅速下達指令,所有人都馬上行動起來,大飛姐也穿過人群分別找到了舜兒與貝兒。

「大飛姐!」

「你地都係度呀? 咁就好, 幾鬼驚你地走左去。」

「我...我唔會啦, 依加唔會。」舜兒回答道, 「我地依加要走?」

「係呀, 會好亂, 你地有組隊?」

「未....」舜兒低頭道, 「家姐有病, 我唔想連累到其他人。」

「喂細佬, 你當我係包袱呀?」貝兒輕拍他腦袋, 「有毛有翼啦, 威啦。」

「唔唔唔係呀, 我唔係咁意思...」

「你家姐玩你咋傻仔。」大飛姐笑道, 「好啦, 你同我一隊啦, 等陣我同你地一齊行。你地係度等我先。」

「好..好, 唔該。」舜兒點頭道謝。

大飛姐還趕著去找下一個人呢。不過她看樣子大概連魚也沒殺過吧, 現在可以說是革命呢, 要殺人, 要開槍, 她應該跑了吧?對呀, 她一定跑了。

不過, 她跑了的話...就沒有了一隻可以進入方舟建造區的棋子了, 這樣的話萬一未來要用上她的話可說是少了一份靈活----大飛姐思考相當矛盾。

「大..大飛姐?」在角落中, 一把熟悉的聲音傳來, 回首一看正是帶著口罩和帽子的言寄葉。

都不知該不該高興...

「你..你仲係度呀?」

「嗯...我..我始終唔想走。」

「你...有冇同邊個組隊?」

言寄葉搖搖頭:「無呀, 你話唔好俾小傑知我仲係度嘛, 我廢事..有危險。」

「嗯...」真頭痛, 許少傑雖說人人都能出力, 但一時間實在想到不言寄葉能擔當甚麼位置。

「小傑都應該唔得閒理我架啦。」言寄葉失落的道, 「或者, 我真係應該走。」

以往常常是許少傑找機會希望能夠與言寄葉相聚,沒想到末日後情況卻反了過來, 言寄葉更沒想到原來別人的光芒下乾等, 希望那人在聚光燈中看你一眼是這樣困難, 這樣折磨。

「其實, 佢點解咁憎你阿爸?」大飛姐為了可以暗中利用言寄葉立下奇功來得到許少傑的認可, 可不能這樣讓言寄葉跑掉...對, 下定決心了, 不能給她跑。救她一命也好, 利用她也好, 只要言寄葉在, 大飛姐就能下出一著沒人能料到的神之一手。

「......」言寄葉沒有說話。

「如果只係普通階級差異既話, 應該未去到咁嬲。」大飛姐道, 反正她也想了解多點許少傑。

「我...我爸爸佢....」

直到現在, 言寄葉還覺得愧對他。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