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末日下的那些人:方舟爭奪戰》世界面臨終結,我們要奪取方舟

378 回覆
38 Like 3 Dislike
2019-10-05 19:59:22
為咗呢個故
我上個禮拜由221日翻煲咗一次
2019-10-05 20:38:43
多謝
2019-10-05 20:39:06
我都唔知, 可能寫得唔夠好
2019-10-05 20:39:18
多謝巴打
2019-10-05 23:03:36
2019-10-06 02:06:45
2019-10-06 02:37:18
2019-10-06 03:51:59
2019-10-06 11:09:45
2019-10-06 19:50:02
2019-10-06 21:47:05
2019-10-07 00:01:15
2019-10-07 04:10:37
楊芷欣與廣仔, 阿龍向外飛奔, 因為那四個都是比較年輕的學生, 除了悠悠外全是男生。在這負責星之曙光的小團隊中, 楊芷欣三人說是師兄師姐, 更像是大哥家姐一樣照顧著其他人。

「點解會俾人捉架! 係邊度俾人捉呀!」

「地下大堂! 佢地返黎個時俾人截住!」阿龍施展一邊跑一邊滴眼藥水的絕技, 「依加可能俾人帶走左!」

「帶?! 帶去邊?」

「鬼知咩...要你個時人又唔係度, 我地都係早你少少知道咋...」廣仔繼續抱怨, 楊芷欣心頭一緊, 感覺好像自己失職了一樣。

這座是方舟的科研基地, 在這兒出入的理應都是方舟最靈魂的科學家與工程師們, 護衛隊竟然...

「對..對唔住。」自己還是因為自己私事而失職..

「對唔住有撚用咩....」廣仔繼續說。

「收聲啦, 互屌又好撚有用咩!」阿龍收起眼藥水, 「依加最緊要知道悠悠佢地四個去左邊!」

從樓梯衝出, 已經可以看到人群圍著幾個方舟護衛隊的人在聲討:「佢地做錯咩呀!」

「放人呀!」

「放人呀屌你老母!」

「點解可以直接入黎捉人架!」

「佢地係....」楊芷欣問道。

「應該係方舟護衛隊, 朱雀部隊, 南方防衛既都係佢地既人。依加點, 打獲佢地? 」

「咪傻啦, 你夠撚打咩。」廣仔直接道破, 「硬碰無用, 呢班人恃住自己有權力係度牙斬斬, 阿欣, 你去大返佢地轉頭!」

裝凶作勢可不是她強項啊...

「點呀? 上唔上架?」

「我...我唔知點講好。」

「屌, 你跟我黎, 唔使講野, 阿龍你執生!」

說罷廣仔與楊芷欣與上前, 擠進正在起哄的人群中, 一邊由廣仔開路, 一邊逼近朱雀部隊的防線。吵鬧的人群正不斷聲討著朱雀部隊, 一個著藍色背心的人明顯的不同附近全副武裝的隊員, 是代言人之類嗎?

「大家靜靜----!!!」廣仔突然大吼, 在場所有人都靜下來看著他。

「你係方舟艦員關係科既人?」廣仔劈頭問道, 他似乎比較熟悉這方面。

「無錯....」

「咁岩啦!」他一下打斷那短髮女隊員的說話, 「被捉走既人, 係方舟計劃, 人工智能開發部門既核心成員, 可以話係方舟靈魂既創造者。而呢位係楊芷欣...博士, 係人工智能開發部門既負責人, 而係何樂悠既上司, 你地捉走左佢對方舟開發有巨大影響, 直接關係到人類生死存亡。」

這傢伙鳩Up起來還真是誇張-- 楊芷欣心虛地想, 因為自己只是在攻讀博士學位, 沒有考到, 而且她們負責的是星之曙光計劃, 與人類生死存亡的關係可說是...接近零。

「咁..咁樣呀...」背心女被嚇倒了!

楊芷欣壓下心中的虛驚, 努力的裝出一個兇惡的表情。

「你唔好誤會, 我地唔係恐嚇你。」廣仔還諷刺地說出這句, 「只係無左佢四個既話, 方舟計劃可以有可能就咁玩完, 佢地D野我地都唔知SAVE左去邊, 好撚大獲。」

「...咁樣....你兩個可以過黎陪住佢地四個。」

「係三個。」楊芷欣道, 「佢都係我地既人。」她指向阿龍。

「三個...三個就三個, 但要過黎搜身先, 其他人, 我地已經放左佢地既朋友去見佢地, 滿意未呀!?」

「你都痴撚線!」

「話你點解你地可以入黎捉人呀屌你老母!」

「護衛隊大撚晒呀!」

「除裝隻抽呀毅進仔!」

三人沒有理會後面的罵戰, 連忙穿過防線接受搜身。

「男..男既?!」楊芷欣抱胸看著眼前的男隊員, 「有...有冇女隊員呀。」

「冇, 你可以唔搜, 但我地唔會放你過去。」

阿龍與廣仔已經完成了搜身到了第二條方線後面, 欲言又止, 不...說是敢怒不敢言吧。雖說楊芷欣的確可以拒絕, 但是...這根本是為難她吧。

「搜..搜! 咪亂摸呀!」

「拿, 你自願接受架, 咪屈呀!」

楊芷欣閉眼不想看, 只感到男隊員帶著手套的手在自己身上遊走了幾秒後, 突然一把推到她背上, 使她狼狽的向前撲去, 還好阿龍眼明手快的把她接住她才不至於直接摔在地上。

「走啦! 望乜撚野呀!」男隊員得意的看著三人, 敢怒而不敢言, 活生生把「你推乜撚野呀屌你老母」吞回肚中的三人。

「阿欣, 你無事?」

楊芷欣刷去自己眼鏡後, 眼角屈辱的淚水:「無..無事。快D行, 佢地一定好驚。」她關心他人的神色, 與某人如出一轍。

防線後護衛隊隊員比較少, 三人一直走向後方, 突然旁邊傳來兩下警笛聲--

「上車。」一個男人調下車窗, 「咪要我講第二次。」

「.....」三人面面相覤, 一時間竟然沒人敢動。

「我叫華SIR, 你地要去見何悠樂啦嘛?快啦, 咪阻住我收工。」他無力的揮揮手, 私家車後的門輕輕打開。

沒有其他選擇了--

三人戰戰兢兢的上車, 一副老差骨樣子的華SIR看看後視窗, 露出意義不明的冷笑:「扣安全帶, 好, 出發。」

車子微微震動一下, 便向前滑出。

「你地就勁啦, 方舟計劃AI負責人大駕光臨。」華SIR道。

「係咪衰呢..吹到咁大...」楊芷欣理下聲線道。

「嚴格黎講, 我無講大話呀?」廣仔壓下聲線回應。

對呀, 她的確是AI開發團隊的負責人, 只是方舟計畫不只一個AI。對呀, 她的確是博士, 只是還沒有畢業....不過, 也全靠廣仔這樣的胡說八道才能走到這一步。

「喂, 唔準係度滋滋岑細聲講大聲笑呀。」華SIR道, 「有咩光明正大講。」

「悠悠..佢地係咩事?」阿龍吞一下口水緊張的問道。

「嘿嘿, 佢地就大獲囉...」華SIR喝一口啤酒道。

等等, 他是在駕車...吧?!

(作者按: 絕-對-嚴-禁-酒-後-駕-駛!)
(更-加-絕-對-唔-撚-好-邊-渣-車-邊-飲-酒!)

「........」三人不說話, 等待華SIR自己說。

「咁講啦, 你地都應該係方舟建造區入面最聰明既人, 嗝~~~」華SIR打一個酒嗝, 「我都唔呃你地, 你地知唔知道依加方舟建造區外面發生緊咩事?」

「唔...唔知。新聞話, 有集會, 然後又散左?」阿龍道。

「啊..新聞..佢地咁講, 咁樣講啦, 我地最大既挑戰唔係小行星, 唔係方舟進度, 而係來自外面。」華SIR感覺和那些方舟護衛隊不同, 「佢地想進攻方舟。而方舟護衛隊, 已經用武力鎮壓左, 死左好多人。」

「.....」三人雖說心中早已猜到這事,但由華SIR說出口, 還是叫人震撼。

「正當牆外面既人, 係咁想攻擊我地既時候, 如果牆內爆發咩內亂既話....」華SIR好像看著遠方, 「我地就真係玩完。」

「但...鎮..鎮壓..死人?! 唔係下嘩....」楊芷欣不太想面對這現實。

「就係。講真, 佢地點會呃到全世界呀, 個晚炮聲同槍聲, 都痴撚線...」華SIR又喝一口酒, 「但係..你地點睇?」

「咁梗係唔得啦! 痴線架!」想起自己的哥哥有可能已在鎮壓中死去, 楊芷欣大吼道, 「上唔到方舟啫, 佢地都係人黎架! 唔係咩曱甴呀! 活生生既人呀!!」

「梗係唔得? 唔係唔得..只係你地唔想, 唔想, 唔代表唔可以做。相反, 我地必須要咁做。」

「下..?」

「方舟有冇可能, 將780萬人全部載晒?」

「無可能。」廣仔道, 「絕對無可能。」

「無錯, 所以一定有人上唔到船, 所以一定有人會唔接受, 所以佢地一定會反抗....」華SIR嘆一口氣, 「鎮壓佢地, 200萬人得救; 唔鎮壓既話, 好人道, 好有人性....但係方舟升空唔到, 780萬人, 全部一齊死。你地會點揀?」

沒人拯救所有人的方法。

「所以, 為左方舟可以升空, 我地無得揀。」華SIR道, 「所以不理內外, 我地都要穗定, 對外, 我地用武力鎮壓, 對內---」

香港仔警署的路牌出現在視野盡頭, 但建築物的招牌已變成了「香港仔方舟護衛隊行動基地」。

「---就要..唉, 就係你地口中既維穩。我其他唔知點解要拉佢四個, 但我知道原因都應該同拉之前個D人差唔多。」車子停下, 親口把維穩二字說出的華SIR把酒喝乾, 直接扔到窗外的路邊, 「對唔住啦小朋友, 我地講緊係生死存亡, 方舟飛唔到, 講緊係780萬人一齊死。唔好講咩民主自由人權人道.....如果內外一齊出事, 我地就真係會玩完。」

「.......」明明自己一直信奉著的這些價值觀, 一程車卻好像完全崩塌一樣。

「好好諗下啦, 你地都應該係聰明人黎, 其實我地呢班上到方舟既人都無得揀...世界末日下, 無人有得揀。」華SIR按掣, 車門噗一聲打開, 「拿我卡片俾佢地睇, 佢地就會安排。」

廣仔代正在發呆的楊芷欣接卡片, 開門下車。

「佢..佢岩岩講既...」楊芷欣輕易接納他人觀點, 並會加以過份的思考--在這點上, 也和哥哥楊子平一模一樣。

「專心, 阿欣。」廣仔說, 「唔好迷失係佢既說話中, 即使佢岩定錯, 我地黎係要救人。」
2019-10-07 04:10:51
2019-10-07 04:12:33
請叫我洗白大師
2019-10-07 06:53:07
2019-10-07 08:59:21
2019-10-07 16:35:07
2019-10-07 18:48:44
2019-10-07 22:43:52
2019-10-07 22:48:30
出文
2019-10-07 23:57:28
2019-10-08 01:06:02
2019-10-08 01:36:02
「噗噗噗...噗........噗........」

電單車的引擎聲漸變細和慢, 舜兒從車背上躍下:「唔..唔該你, 大飛姐。」

「嘿嘿, 咩說話, 去搵返你家姐先啦。」

「咁你地話要搵我幫手既事....」

「啊, 到時會搵你, 你唔使分心住。」

「好! 今晚見!」

「拜拜!」

舜兒拿著藥向樓上跑去, 大飛姐脫下頭盔放下一頭紫髮, 掏出髮夾夾好瀏海便向許少傑的房間走去--這個時間, 大概在抽著雪茄研究著地圖吧。

第一次在爆爆哥穿針引線下與父親見到許少傑, 與爆爆哥的判斷一樣, 大飛鄧一眼也看出許少傑身上那梟雄一樣的氣質。許少傑說完成了連串行動後, 表明最終目標是要拿下方舟, 他不相信方舟包圍行動, 感動方舟政府的那一套。而大飛鄧同樣這樣相信著, 便發生他叫許少傑計劃救人, 以此來考驗他的能力。

那時的他..還真是..挺帥氣的。

許少傑沒有找甚麼最大, 最豪華, 最漂亮之類的房間, 他選這間房的原因是距離主要生還者遠, 即使這邊有甚麼意外或打鬥也不會波及到他們, 聽說在其他地區也有反抗方舟政府的勢力, 但是其頭目領袖已遭遇刺殺, 恐怕方舟政府手上還有一些類似行刺小隊, 特務之類的存在。

一接近大門, 卻聽到爭吵聲。

「......我..方舟..你..」

「...你..走...入去就...」

誰?

「傑少?」大飛姐敲響門。

「飛? 岩啦, 入黎!」

大飛姐推開門, 看到牆上一如以往掛著巨大的地圖, 地圖上被標記著不同地方, 角落放著幾樽在高級酒莊拿來的紅酒, 但是許少傑不會喝, 只是放在那兒裝一下樣子。許少傑眼界甚差, 所以也放了幾個假人當靶給他練習射擊, 可是最多彈孔的是牆壁, 自從他那次說過自己還是用散彈槍就好假人便一直在封塵。

「個靚仔無問題, 好掂, 會幫我地。咦, 佢係....?」

「....唔使你理, 幫我趕佢出去!」許少傑轉身執起啤酒猛喝一口。

眼前是一位少女, 夕陽從窗外照過來映在她一把長髮上反映著淡啡, 皮膚相當白晢而且細滑, 舉手投足都散發著高貴有禮的氣質。

「呃..小姐, 呢邊啦, 傑少發脾氣既話, 唔係人咁品。」

說起來奇怪, 明明許少傑要下手的話即使是女生她也不會留情, 為甚麼他不親自動手, 而是要大飛姐趕她出去?

她是誰?

「小傑唔會對我做D咩, 佢呃緊自己咋嘛, 係咪呀, 小傑。」

小傑? 這女生稱許少傑為小傑? 莫非她就是之前許少傑提過的---

「言寄葉!我警告你!你唔好再出現係我面前!」許少傑把喝完的鋁罐一下奮力扔出窗外, 在其怒火的推動下鋁侄一下子便消失在視野盡頭, 「死返入去你地既方舟建造區!」

「你知唔知我為左你見你...我同我爸爸嘈成點?」言寄葉眼泛淚光。

一向對父親言聽計從的她竟然...

「我理得你呀! 你仲好意思提個死老而不?! 」已決定要狠下心腸, 「唔好再出現係我面前, 返入去方舟區又好, 返你座山頂豪宅又好, 咪黎煩我!」

不然..你會死的, 許少傑忍著這句。

「但...」

「夠啦, 飛, 送客!」

大飛姐扯著言寄葉拖出去, 順手帶上大門。

「嗚..嗚.....」言寄葉哭泣不止, 但即使哭也好也哭得好像是那些韓劇女主角一樣優雅, 「佢點會咁....佢之前唔係咁架...」

大飛姐問道:「你其實係佢邊個?」

「女朋友。」抽泣的言寄葉回答道。

在言寄葉看不到的一瞬間, 大飛姐表情瞬間變得極為陰沉扭曲了一下子。

「你, 係有方舟既船飛?」

「係..係就係..」她竟然直接承認?!

「唉, 你都係走啦。」大飛姐心中只急著把這叫言寄葉的少女送離許少傑身邊, 有多遠得多遠, 如果她與許少傑之間的關係不是這樣的話大飛姐大概會把她帶到某個暗角裡殺掉吧。

「我..我都唔知走得去邊。」

「返方舟建造區啊?你有船飛, 唔去個度仲可以去邊?」

「依加話入左去就唔俾出返黎, 我入左去既就出唔返黎架啦。」

正合大飛姐心意。

「咁你都無理由留係度架, 俾其他人知道你有船飛, 唔知會對你做咩...」

「會..會咩?」言寄葉停下了哭泣問道。

這女生, 竟然還問甚麼「會咩」? 到底天真成怎樣子? 一群被方舟政府追殺的人, 自然是對有方舟船票的人敵視至甚, 不是連這點也想不到吧?!

「梗係會, 」大飛姐毫不客氣的直接說穿, 「你以為依加係咩時勢?」

「對..對唔住...」言寄葉道歉。

「總之, 我唔理你去邊, 離開呢度, 離開會展, 唔好再返黎。」

「.....」言寄葉低頭不語, 因為她心中根本不知自己應該去那兒。身為言家大小姐的她, 自小都是父親為自己決定好一切, 第一次自己做決定是那時反抗自己的父親, 離開山頂的家, 沒有跟隨家人進入方舟建造區。

這對她來說, 已經是生平最勇敢的一夜。

「我送你出去。」

大飛姐為防言寄葉再折返, 親自把她送到會展以南的防線外, 在穿過防線時, 那些本來效忠於大飛鄧, 現在成為許少傑手下的大漢們無不望向言寄葉, 看到這一幕, 大飛姐還是軟下了心腸。

「你有冇武器?」

「武器? 我有把刀仔...」言寄葉掏出一把行山用來切生果的小刀。

大飛姐看看她的表情, 看看那小刀, 足足花了三秒才認知到這女生是認真的!

「救命..你都係返方舟建造區啦, 唔係你好快就會死。」她掏出一把之前從警局搶來的手槍, 「俾你防身, 小心走火射中自己。」

「....唔使, 唔該。」言寄葉看起來還是相當低落, 「我唔會殺人。」

和歐舜兒一模一樣, 難怪有人說其實全民服兵役是好事。

因為其身份的關係, 大飛姐本來已看這女生不順眼, 所以也沒多說甚麼把手槍收回:「咁你自己小心D啦。」

「多..多謝你。」言寄葉展露出笑容, 對關心自己 (她認為) 的大飛姐道謝。

接下來她應該會回去方舟建造區吧。

突然, 大飛姐想到了一點--

--日後如果進攻方舟的話, 如果有一個能進出方舟建造區的人, 辦事的話不就方便多了嗎?

這樣說吧: 把言寄葉拉攏到反抗軍的一方, 將日後的計劃是絕對有所幫助。

「言寄葉。」大飛姐叫住了她, 心中思念飛轉, 在幫助反抗軍勝利的大我, 和不想言寄業接近許少傑的小我上掙扎。

「咩..咩事? 你係叫阿飛?」

「叫我大飛姐...呃...你等我一陣先...」大飛姐不擅長用腦, 甚至比許少傑還差, 「你...你留係度唔係唔可以既, 我覺得。」

「大飛姐?」言寄葉天真的眨眨眼問道。

「嗯, 傑少佢呀口硬心軟架咋, 如果你可以留係度, 佢應該都會開心既。」大飛姐拉住言寄葉膊頭。

「但你頭先先至話....」

「頭先還頭先嘛, 試下你咋, 嘻嘻。我幫你安排, 上面應該仲有地方俾你休息, 不過你記得唔好同任何人講你有方舟既船飛。」

「唔該你呀!」言寄葉真誠的相信。

「但係傑少呢排會好忙, 你就唔好去搵佢先啦, 呢層我都會幫你安排, 哈哈, 唔使擔心。」

也許不是這末世太邪惡, 而是言寄葉太單純。

而單純, 這末世下往往意味著-----
2019-10-08 01:36:18
出完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