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末日下的那些人:方舟爭奪戰》世界面臨終結,我們要奪取方舟

758 回覆
52 Like 5 Dislike
2019-11-04 14:34:32
唔認自己係妹控嘅妹控加油
2019-11-04 14:42:15

2019-11-04 22:03:44
變質?

2019-11-04 23:57:56
2019-11-05 13:05:59
2019-11-06 11:20:46
我返黎了
2019-11-06 11:44:37
2019-11-06 16:11:24
2019-11-06 21:45:20
詠琳先是一呆, 接著大叫:「下?!?」

被追蹤了嗎?!

「我地一早已經到左, 只係係你地入左黎之後係附近搵跟蹤緊你地既人。」

「咁..佢係邊個。」

大師兄白眼一翻:「好明顯冇搵到啦下嘩!」

「咁..咁都係..」

「我真係唔明, 我地教左你咁耐, 點解你可以被人追住都唔發現!」

「好..好對唔住。」

一堆相片被大師兄扔到桌上,楊芷欣一看就知道是航拍機的手筆,看地點似乎是那時跟蹤詠琳和從她家中前來哨兵站中途拍下。

「睇到有咩問題?」

「呃....」

楊芷欣看到了,但是詠琳還沒,她就好像被老師攤開功課被問自己錯在何處,卻完全一頭霧水的學生似的。

「唉,攞命。」大師兄白眼一翻,掏出一支箱頭筆圈起圖中的一架電單車,詠琳與楊芷欣,和二人身後的一個人,每一張圖片一定有其中之一出現, 甚至同時, 明顯是在追蹤, 一路也其實楊芷欣也感到了, 只是沒有說出口。

「 你覺得係巧合定咩?仲有咁大架航拍機跟住你你都冇發現,你學乜撚野做哨兵?」

大師兄怒罵,抽出一張相片放到最上頭:「呢張係廿分鐘前影落, 我地咁遲黎就係想搵邊個跟緊你地,當然對家唔似你,馬上就走左!」

詠琳好像說過自己是很初級的哨兵,似乎言之成理。

她作為哨兵, 還有很大進步空間。

「對,對唔住呀大師兄,我,我會俾心機架啦...」

「俾心機?俾心機有撚用呀!?我地教左你咁多野你都係咁,你俾心機又點?」

「我...我...」她急的哭出來。

「我聽過你講咩,你話呢個Y 小姐有對赤柱監獄解放戰既重大線索,所以護送佢去傑少個邊,你真係搞鳩笑架Wor? 憑你? 呀Y 小姐華富村都未出就死撚左啦!」

「係...係...」

不忍了。

「唔係。」化名為Y 小姐的楊芷欣站起,「我唔知詠琳作為哨兵既能力係點,但係請唔好咁樣怪佢。」

「阿...Y 小姐,我冇事架,唔好意思要你睇到呢一幕...」

「你就係Y 小姐。」大師兄望望她,「你知唔知你到依加仲有命只係好彩。」

「唔係,我未死係因為詠琳保護我。請你唔好再鬧佢。」

「佢係我隊既人,我想點鬧就點鬧。」

「你又冇收你人工,佢唔係你條靚,你有咩資格鬧佢。」

火花幾乎在楊芷欣與大師兄之間的空氣爆出, 一開始說話還帶著「請」字的楊芷欣也決定掀桌反枱。

大師兄怒兗: 「我? 前高級督察,私家偵探,自由偵查式記者,無國界醫生野外定向比賽三年冠軍,童軍教練!」

「你...」

「點? 你又有咩資格質疑我?」

這一氣可不得了, 除了自己哥哥面前之外, 楊芷欣是打死不認輸的那種人! 這種硬要贏的精神是她的優點也是弱點, 但是看到詠琳被這樣痛罵她決定死活也要駁回去:「 電腦科學系博士生, 門薩學會成員, Google 香港最佳見習助理工程師, 奧林匹克數學比賽亞洲區金牌, 愛丁堡公爵獎勵計劃金章!」

「.....」

沒想到楊芷欣回這樣沒頭沒腦吼回去, 而且吼回去的還是完全沒有關係的內容, 一時間大師兄竟然不知如何反應, 楊芷欣卻為自己的小學雞行為自鳴得意:「我唔理你有幾多獎, 我唔準許有人咁樣否定其他人!」

「方舟上面既人就係否定晒我地所有人!」

「....佢地做錯, 唔代表我地做錯。」作為有登艦權的一人, 楊芷欣心中卻抽搐了一下, 明明自己沒有這樣想過, 明明很多她珍視的人也沒法登上方舟, 包括那個人, 她怎可能去否定沒法登艦的人。

「我本來係想話, 由我地三個護送你去傑少個邊, 但睇黎唔使啦, 你對詠琳咁有信心。」

楊芷欣看看他身後的二人, 雖然還不認識, 但是看其樣子和剛剛與大師兄一同行動也知道二人一定是相當可靠的哨兵, 加上大師兄, 安全到達許少傑那邊應該不是問題。

但是--

「唔使!」

吵到這地步怎可能說出「咁又唔係, 都係你保護我好D」之類的說話。

倒是詠琳, 果然是個她:「Y小姐, 你都係由大師兄佢地三個送你啦, 可能....我真係未夠努力。」

「詠琳, 如果唔係你護送我, 我邊度都唔會去。」

「但...」

「呢三個人話就話係哨兵, 」楊芷欣一看到詠琳這抬不起頭的樣子就生氣, 「講穿左, 就係唔敢戰鬥既淆底獸, 企到無雷公咁遠影下相抄下筆記就當自己做左野, 其實貪生怕死!」

「啪!」大師兄怒拍一下桌子怒目圓瞪。

楊芷欣補上最後一句:「你係個班人刀口下救左我, 你比佢地所有人都勇敢, 一D都唔會差過佢地!」

自少被寵壞的楊芷欣發起脾氣也是非同小可, 瞪準哨兵們心底弱點說出的狠話對三人做成巨大打擊, 甚至連文宣也脫下了耳機以「條女去到咁盡?!」的眼神看過來。

外面的確有人在追蹤自己, 詠琳也的確作為哨兵而言而不強, 但是為了這一口氣, 為了她的默默付出和努力的尊嚴, 絕不能屈服, 也不能嚥這口氣!
2019-11-06 23:51:50
好 好 睇 呀
2019-11-07 10:16:48
而家好似好少人參加AYP(即係以前嘅愛丁堡公爵獎勵計劃)了...
2019-11-07 23:02:37
收工
2019-11-08 01:03:31
頂唔順就休多日
我地又唔係等你開飯...
2019-11-08 21:05:52
2019-11-09 22:18:09
終於出文
2019-11-09 23:46:29
等緊
2019-11-10 00:13:27
自稱為數碼港流亡街坊會的組織大約有五百人左右...吧?在這附近已荒廢的中學作為據點的人在許少傑號召下已經通通來到了操場,正交頭接耳的討論著到底發生何事。

「就係晒呢度?」

「係,無錯。」由其說是首領,更像是街坊保長的男子道,「其他人有D 去赤柱信左教,有D 已經自殺,更多被困係數碼港入面等審判,至於被審判個D, 十個中七個都話有罪,被處死。」

「呀,彭議員呀可?」向晴擠到許少傑和彭議員之間,「我叫向晴,係記者。」

「你...你好。」

「我想知道末日法庭,佢地係點發跡?佢地一開頭係點樣...」

「你問乜鳩啫你!」大飛姐擠到許少傑向向晴之間,「我地要打爆佢地啫嘛,知以前D 野做乜啫!喂!彭議員!」

「係?」這瘦削男生被二女嚇窒。

「個個數據中心,你熟唔熟路?我地要去!」

「熟...熟既!我自細係呢區大。我睇睇地圖先,呢座呀...嗯... 呢座野係...」彭議員望向地圖,又對比卡片上的地址,「有D...麻煩。」

許少傑聞言連忙推開二女:「係咩事?」

「數據中心有自己既發電系統,結構亦比普通建築物穩固,所以...」彭議員以眼尾偷看向晴一下,「個度係末日法庭既基地。」

「下?即係冇可能潛入啦!」大飛姐道,向晴就是不發一言。

至於許少傑,他只是攤攤手:「咁咋?」

彭議員沒有料到他是如此淡然:「係...係咁囉。」

「我本身已經計劃左要將呢個乜鳩法庭完全破壞,我地要做既野本身冇變,反而更方便我地一石二鳥。」

「咁...咁就好。」

人群還在聚集,這時黑壓壓的人海對岸出現了騷動。首先是人群散開,接著是倒抽一口涼氣的聲音, 接著是有人叫出不同的名字, 伴著歡呼, 喜極而泣, 笑聲, 道歉, 人群向那邊聚集而去, 為首的人帶著身後被包紮好的傷者們緩緩穿過操場, 來到了許少傑數人的眼前。為首者是大舊, 傻釘追在他身邊, 錘妹背著大鐵錘走在中間, 舜兒則是牽著兩個小孩子在最後, 四人身後的傷者大約有200人, 不少人正在與家人朋友擁抱, 歡呼, 哭著笑著!

「報告傑少-!!」大舊按向晴計劃, 向許少傑敬禮, 並大聲宣讀講稿, 「俱樂部小隊同數碼港流亡街坊會, 成功完成任務! 由方舟護衛隊撐腰, 自稱「末日法庭」既恐怖組織, 佢地位於瑪利醫院既據點已經被解放, 本來等待審判既被囚者204人已經全部被救人! 醫療資源亦已經全數回收! 一共擊斃末日法庭恐怖份子34人! 活捉3人! 我方只有14人受輕傷! 報告完畢!!!」

那個「畢」字在大舊的大嗓子下, 即使是空曠的操場激起了幾下的回音, 眾人看看正在與自己親友擁抱的傷者, 又看看在台上的許少傑--

「做得好。」他走向前, 「大家, 俾D掌聲一班勇於挑戰末日法庭既手足!!」

台下響起如雷的掌聲, 大家又驚又奇: 這人是誰? 這人為何會幫我們? 救世主終於誕生了嗎? 他是如何做到的?

而然, 他們卻不知道眼前身穿西裝外套的男人不是英雄, 而是瘋子--梟雄, 已經是相當客氣的說法了。

「大家好, 我係許少傑。」

因為記憶卡之雨只是對方舟建造區內撒下, 建造區外那些被遺下的人, 特別是港島北以外的人, 沒有在包圍戰後被許少傑的手下救走的人們並不知道他是誰。

略略介紹了自己後, 許少傑道--

「我提出既條件好簡單, 你地有力量, 只係欠一個夠膽做出頭鳥既人, 我同我既.....俱..俱樂部小隊好樂意助你地一臂之力, 徹底擊潰末日法庭, 解放數碼港。我要既野好簡單, 你地全部加入我地, 加入反抗軍, 我地要奪下方舟, 令所有人都可以公平得救!」

許少傑以自己在記憶卡之雨中的宣言為基礎改寫, 向晴以專業記者的角度修飾, 理應反應不會太差, 特別是在大舊帶領傷者們登場後, 卻---

「呃..」

「彭議員, 有冇咩問題? 你應該可以代表佢地?」

「..傑..傑少, 我地去埋邊傾傾。」

「我唔接受暗中摸底。」許少傑在台上斷言拒絕, 「要講, 係度講。」

「咁...」他面露難色, 政治式的暗中談判暗中摸底這招對許少傑竟然沒用, 「我地其實有打算。」

「講黎聽下?」

「解救左被捉既人之後...我地打算去西貢。」

「西貢? 點解?」

「個邊, 山多, 人少, 天然資源多, 比較安全, 我地可以好好咁過埋剩低既日子。」

許少傑看看台下點頭的群眾, 有人生怕眼前的親人會突然化灰似的抱住她, 又看看在台上的彭議員:「安全...我睇, 你地係想遠離是非。」

彭議員道:「無錯, 因為我地戰力唔多, 而且我地好辛苦先係數碼港中走得甩, 實在唔想...」

「講得好聽, 係遠離是非, 講得難聽, 係逃避。」

「咁...所謂逃避可恥, 但有用嘛。」

「如果西貢個邊都有勢力盤據呢?」

「嗄?」

「到時點?」許少傑把臉壓向彭議員, 「又走?」

「咁....都只好走..」

「西貢下一個地方又有惡勢力呢? 再走?」

彭議員的苦笑正在崩塌:「咁..咁都冇計架。」

「邊度有難, 就走; 邊度有事, 又走; 走, 走, 走, 除左走咩都唔做, 只求下一個地方安全, 呢個就係你...」許少傑轉身把目光從彭議員投向台下所有人, 「同你地所有人, 人生最後日子既渡過方式?」

長久的安逸, 把人們天生的棱角磨去。

相比起戰鬥, 逃跑往往是更輕鬆。

台下沒人承認, 沒人否認。

「流亡街坊會, 定係叫逃亡街坊會?」

一定有, 台下的人一定有兩種。

「成功係醫院返到黎一家團聚個D人, 望下你身邊握住拳頭個D人, 你地係幸運既人, 依加已經一家團聚, 可以去西貢玩煮飯仔, 你望下你身邊喊到對眼紅撚晒既人, 佢地仲有屋企人, 情人, 朋友係數碼港入面, 你地係咪想就咁一走了之? 呢個就係你地既收成期? 自己係得益者就唔再理其他人---」

許少傑舉起散彈槍對準台下:「-- 你地同上到方舟既人有咩分別?」

沒有。

但這是人之常情吧?

我的家人回來了。

我的朋友回來了。

我的另一半回來了。

我想逃。

我想割禾青。

想逃, 想逃, 想逃, 想逃, 想逃。

台下的人驚呼, 許少傑舉起槍:「放心, 我唔會浪費子彈係你班人身上。」

「傑少, 唔好衝動, 我地從長計議。」向晴從許少傑手上拿過槍, 「你屌佢地都冇用。」

「唔使咩計議, 而唔使咩講稿。」許少傑輕輕推開向晴, 「呢班人仲活係自己既幻想之中, 唔記得左依加係世界末日, 走呀? 陷球產, 地球滅亡, 你地最後可以走去邊? 除左方舟, 你地冇任何地方可以走。」

「.....我加入!!」一個正流下眼淚的女生大吼, 「我加入! 呢班人, 佢地自己屋企人返左黎就想走! 我地呢? 我地呢?! 你地要扔低我地?! 同方舟D人一樣?」

許少傑一眼看穿了這群人之間的差別, 分化正在人們之間漫延。

「我地咪話救埋剩低既人一齊走囉!」

「傑少話打完佢地後要加入反抗軍呀! 走乜呀!」

「點解唔走呀! 護衛隊既武器比末日法庭仲痴線呀! 打得贏咩! 送死呀!」

「我地橫又死掂又死架啦! 驚閪呀!?」

「我加入! 老豆, 對唔住, 我地一家團聚左, 但係我唔可以就咁走左去!」

「仔, 老豆同你一齊打! 同班仆街死過!」

「你地有冇人性架! 我男朋友仲係數碼港呀! 仲有其他人呀! 你地一家團聚左就話要走?! 我地呢?!」

「喂, 一人少兩句先啦!冷靜D啦!」

「痴線既! 送死都去! 我唔去! ON99!」

「你就收皮啦! 你屋企齊晒人先咁講, 你老母都係傑少救返黎架咋!」

許少傑在台上看著下方吵作一團, 甚至開始有推撞, 正符合自己心中的預期。末日下的眾生相似乎和昔日沒有差別, 而向晴也把這一切看在眼中, 心中得出一個結論:假如許少傑不是在現代出生, 大概會成為將軍, 甚至是革命家之類的人物吧。

「大家冷靜D, 大家冷靜D先!!」彭議員舉手向台下喊話, 「聽我講幾句, 聽我講幾句好冇?」

還好彭議員作為區議員本身都是這區長大, 也做了不少實事, 算是個少有的好議員, 由尋找失蹤寵物到建橋之類都有出心出力, 他的說話在街坊之間算是有份量。

台下的人也漸漸靜下來, 看著這議員, 他道:「我明白, 已經一家團聚既人既心情, 我亦明白有親屬仲係數碼港內既人既心情。」

你明撚- 許少傑差點就忍不住這句了。

「大家都冇錯, 大家都有自己立場, 大家講還講唔好出手打人先。」

鬧得臉紅耳赤的人, 也算停下了手來。

中立者, 這種人噁心死了, 許少傑也把這句吞回。

「我地俾大家冷靜下先, 聽日我地會舉辦論壇...」

「砰!」散彈槍向天開火, 巨大的槍聲打斷了彭議員的發言, 把他嚇到整個人為之一縮!

痴撚線-- 不少人產生這種想法。

「夠啦。」許少傑道, 「我俾一晚時間你地考慮, 聽日正午, 加入我地既人去間中學既七樓禮堂集合, 記住, 每一個人都重要, 你或者一家團聚左, 結果你唔黎, 我地唔夠人, 結果團滅, 責任就你都有份。飛灰, 浮麈, 碎玉, 全瓦, 自己揀。論乜鳩壇, 晒時間。」

許少傑嗤之以鼻的看看彭議員, 從台上走下, 只剩下空氣中的硝煙酸味。
2019-11-10 00:15:14
今日呢篇冇交打
但係係我自己幾鐘意既價值觀衝突, 唔知大家點睇
我希望唔使下下打先刺激/節奏快
星期五我係OT出唔到文, 但尋日的確係我心情唔好所以走數
原因大家都明
「飛灰, 浮麈;碎玉, 全瓦, 自己揀。」
2019-11-10 19:39:04
2019-11-10 20:30:46
一路都有睇緊架加油
2019-11-11 02:33:06
楊芷欣與詠琳從哨兵站離開已經是過了半天時間, 但看詠琳的樣子似乎還在生氣。但話說如此, 她在設定小休地點時, 還是仔細地偵察了四周, 觀察了附近有沒有危險才著楊芷欣坐下攤開便當。

「對唔住啦詠琳, 頭先係我錯既, 咁我睇唔過眼嘛...」楊芷欣也是少有的低頭認錯, 在街外她被視為天之驕女, 沒幾個人敢和她吵架, 在家中父親基本上不理會她, 而哥哥則是被別人指是自己被寵壞的罪魁禍首, 這樣向別人道歉還真是少見。

「......」還在生悶氣的詠琳繼續採取最低限道的溝通, 一路上除了「小心」「呢邊」「停」「跟住我」之類的說話外根本上完全不和楊芷欣聊天。

明明受害人是她, 明明楊芷欣是為她而出頭, 卻生氣了。

「佢地真係好過份囉, 明明你已經好努力架啦嘛, 係咪先?」

楊芷欣扔出問題。

「......」繼續無視。

「....唉, 你點先同返我講野?」她遞出蘋果汁, 「講明先, 我..我唔返去認低威架。」

詠琳看看她, 又看看蘋果汁, 嘆氣道:「唉, 阿Yan, 你.....你可能太聰明。」

「多謝。」

「我唔係讚緊你....我呀, 成日俾人話我蠢, 被人罵好平常架咋, 被人罵先會進步架嘛..依加搞到咁, 我以後點返去?」詠琳苦笑著扭開蘋果汁喝, 「我除左個度, 咩人都冇。」

「詠琳. 你...」其實楊芷欣一開始已經發現了, 只是不敢問, 「你..屋企人佢地..點樣?」

「死左。」她倒有點輕描淡寫, 「受唔住末日倒數個種..壓力, 自殺既。」

「對唔住...」

「唔緊要啦, 我都接受左。」詠琳揮揮手, 「你呢? 你屋企人點樣?」

「我..我好彩少少啦, 我父母係方舟入面做地盤, 至於我哥哥...佢...係出面。」

「出面? 哦, 上唔到方舟呀, 佢..點樣?」

「唔知..我聯絡唔到佢, 未有消息。」

她心中最大的恐懼, 就是從沒有消息, 變成壞消息。

這樣的話, 即使從末日中活下來, 也毫無意義吧。

「咁呀...」

「不過, 佢未死。」楊芷欣道, 「一定未!我...我感覺到。」

鐵皮屋, 樹林, 碼頭, 總感到這些湧入腦海中的畫面是來自那個人。

「你對佢有信心就好, 哦..所以你出黎就係為左見佢呀? 你真係..幾痴佢。」

「嘻嘻, 幾啦。」一提起他, 楊芷欣便變回個小女孩一樣傻笑, 「不過都唔係既, 我仲有..其他野, 係世界末日前做。」

「例如係..?」

「我唔可以講住, 對唔住。」 就是那個地址, 那個能找到設計出方舟分配系統的人, 搞清楚到底如何才能令自己哥哥可以得到死掉的登艦者本身擁有的登艦權。

「唔緊要, 我明既。」

「咁哨兵站個度...」

「唉。」詠琳又嘆氣道, 「唔緊要啦, 完成今次任務後..我再向大師兄佢地道歉啦。」

「.....」楊芷欣把那句"唔使同D咁既人道歉」吞回。

「但我地依加, 唔會再前進。」詠琳把目光投向北方, 「我地要解決左追蹤者既問題。」

他在。

她?

還是他們?

經大師兄提醒後, 詠琳也馬上注意到有人正在跟隨著自己, 就是一離開哨兵站附近街口時, 就看到了從角落閃過的人影, 不止那時, 三小時前, 兩小時前, 一小時前, 30分鐘前都似有還無的看到, 跟隨者技術不差, 雖說還比不上404末日小隊中代號「文雀」的刺客, 但已經足夠使詠琳抓不著頭腦。

「解決?」

「捉佢出黎, 問下佢點解要跟住我地, 話說呀, 佢會唔會係你阿哥?」

「絕對唔會, 佢見到我實嬲到癲左, 竟然自己走出黎, 佢會即時將我扔返入建造區入面。」

「咁佢都幾錫你呀。」詠琳雙目變銳利起來, 掃視四周的街道, 電話亭, 郵筒, 電箱, 燈柱, 以至被風吹得沙沙發響的樹林, 好似處處也有人在瞪著自己看一樣, 叫人心底發毛, 「我地唔搵到佢出黎, 唔會再向北。」

更別說要穿過末日法庭的勢力範圍了。

而且, 跟蹤者可能想對許少傑不利, 不能把他引去反抗軍據點。

「的確。」楊芷欣擔憂的看看附近, 「咁樣落去, 遲早會出事。」

「我有個計劃。」詠琳回想起一直的學習和研究, 全身散發出自信-- 基於努力和勤練而產生的自信。
2019-11-11 02:33:22
多謝巴打
終於有人
2019-11-11 09:57:07
2019-11-11 19:41:43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