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末日下的那些人:方舟爭奪戰》世界面臨終結,我們要奪取方舟

783 回覆
53 Like 5 Dislike
2019-10-21 23:35:45
本周日, 末日系列重大發佈
2019-10-22 00:24:23
B
2019-10-22 00:53:44
唔緊要啦

今個星期有啲忙 可能冇咁多時間上嚟留名推po
下星期補數推爆你
2019-10-22 01:05:09
以deadline fighter嘅思想嚟諗
B好似趕啲
藍圖遲啲攞都唔怕啦
2019-10-22 01:05:31
2019-10-22 09:35:54
2019-10-22 09:39:45
如果純理性選擇應該係A
一黎正如記者所講,
方舟先係最終目標,
有個機會攞到藍圖應該要把握,
否則個記者出咗意外就無咗個機會

二黎咪當係俾多d 時間,
等大家準備好d先攻赤柱囉...
2019-10-22 23:29:18
依加先返屋企...
出文
2019-10-23 00:30:25
高牆外的風景令楊芷欣既熟悉, 但又感到無比陌生。空空如也的道路上零零落落地放著幾架私家車和巴士, 交通燈因為太陽能自我供電的關係正在這廢城中發出份外孤寂的「滴滴滴滴, 滴滴滴滴」聲音, 但是已經不會再有人遵從其指揮。

「呼~」一陣冷風吹過, 楊芷欣拉緊了一點外套。

現在要去那兒去?

因為這兒接近方舟護衛隊的防線, 也在方舟建造區的警戒區內, 接近的話有可能被射殺, 所以這附近自然沒有末日下的流落者接近, 在視野內除了烏鴉外根本沒有任何活物。楊芷欣不發一言, 默默地往外走去, 盤算著日後的去向。

「離開方舟建造區後你就再無特權, 亦無任何保護。」二號這樣警告她, 「你咁樣, 可以話係自殺一樣既行為, 但係睇你眼神, 你都係要去架啦。」

不。

不能後悔。

也不會後悔!

在世界末日下, 並沒有出現資料搶奪的求生戲份, 主要是因為香港是這世界上最富裕的地區, 物資根本極度豐富, 即使新鮮食物在短時間內腐爛, 罐頭和乾糧都夠養活所有人。只是那些真正需要的窮人們一生也沒法食到這些東西罷了。

而且現在於方舟建造區的高牆外的, 十之八九都是沒有登艦權的人, 他們的人生只剩下等死一途, 因為他們連去團積居奇的動力也沒有。

真是可憐。

楊芷欣拉緊臉上的口罩, 沿著馬路前進。

這次離開的目標有二: 其之一是要找出解救被囚到赤柱監獄的悠悠, 其之二是按張副教授的地址去找設計方舟分配計劃的人, 查出方舟計劃中登艦名單上的人死去, 其位置會如何處理的問題。

那麼達成目標一的話, 最簡單方式就是去尋找那個叫許少傑的人, 借其力量攻陷赤柱.......

一個又一個問題, 一個又一個步驟在楊芷欣腦中組成流程圖, 天才的思考能力為她在重重難題前能有條理地找出通向正解的道路,如果條條大路通羅馬, 楊芷欣的天才就是在於可以找出最快到達的那一條。

一步又一步的走著, 末日下的香港雖說熟悉又陌生, 但是陌生也代表著新鮮感。原來華富村的瀑布落水的「嘩啦嘩啦」聲音能傳到這樣遠嗎? 原來香港有這樣多烏鴉嗎? 原來....楊芷欣如第一次走出鳥籠的翠鳥, 好奇地探索著這末日下的最後風景。

而她根本不知道末日下有多少危險潛伏著。

「嗯...過海既話, 果然都係船, 隧道應該唔行得...」

她沒有發現背後在跟蹤著自己的人。

「船既話.....」

她也沒有意識到自己大刺刺的從方舟建造區內走出來, 附近的幾個人都看在眼前。

這傢伙, 有登艦權。

這傢伙, 是和方舟政府一伙的。

這傢伙, 和殺了我們朋友和家人的殺人兇手, 是一伙的!

「嗯?」背後傳來異動。

「小心呀!」

「呀!」

一把大刀從楊芷欣身邊刺出! 她在千鈞一髮才避開, 不! 如果不是那把聲音提她的話她已經被刺中了吧! 大刀不但沒有寒光閃閃, 而是鏽跡斑斑! 知道何為破傷風症的楊芷欣更知其殺傷力!

刀的去勢未止, 馬上由直刺變成橫掃, 楊芷欣也沒想這樣多狼狽的向外摔, 外套馬上被砍破了一道裂口, 要是避慢了半秒後果不堪設想!

見沒有劈中, 旁邊三人馬上揮刀追殺!

槍..槍在那兒! 今天早上二號給自己的...

「砰!」

一下槍聲向天發射, 鳴槍示警生效, 三人馬上抱頭扔刀落慌而逃, 大概經過那場屠殺後對槍聲有陰影了吧。

「嗡.....」

第一次近距離聽到槍聲的楊芷欣陷入了耳鳴, 只見眼前一個女生舉槍指天, 槍口有硝煙冒出, 還因為怕槍聲而掩著耳朵。

「.嗡..嗡....事...嗡..」

「你講咩話? 我.咩..咩都聽唔到...」楊芷欣爬起來, 但看看她手上的槍又馬上後退幾步。

「嗡..我..嗡..我問..嗡..我問你有冇事呀?」

那女生喘著氣, 手也抖震著, 明顯自己也害怕得不行。

「我..我無事。」楊芷欣驚魂未定, 還摸摸自己的背後, 確認只是外套破了後才鬆了一口氣。

「你傻架? 係建造區行出黎就算, 仲行大路?」

「.......」楊芷欣打量著眼前這人思考她是敵是友時, 突然她發現在角落中人影一閃, 已經空無一人, 是錯覺?

「你睇緊咩?」女生回首看看, 「有人咩?」

「冇..冇..我錯覺。」

「快d起返身, 呢度唔安全。」

楊芷欣連忙站起來, 手探到暗袋中握住槍柄:「你...多謝你, 頭先。」

「嗯...我..我都係盡力, 試下盡做。」女生苦笑道, 「好在佢地驚左。」

「佢地係咩人黎?痴線架?」

「唔知呀, 附近好多人盤踞, 因為呢邊近水塘。」女生收起槍, 似乎相比起楊芷欣也沒甚麼警覺性, 因為她完全沒發現楊芷欣的手還握住袋中的槍, 「末日呀依加, 邊個唔痴線。」

「.....咁..你又係?」

「我呀, 嗯...呢度唔方便自我介紹, 你信我既, 跟我行?」
2019-10-23 02:52:28
2019-10-23 09:25:39
2019-10-23 12:09:45
舊末日故讀者第一次留名 故台E家真係冷清左好多
2019-10-23 16:29:02
Ture
2019-10-23 16:38:49
因為而家香港發生緊嘅事,比故台嘅故更荒謬...
2019-10-23 18:22:35
係個政府做既野荒謬 我地係為左公義而戰
2019-10-23 22:49:22
槍聲會引來注意,留在鳴槍現場並非上計- 楊芷欣被眼前這街坊look 的女生如此說教。二人馬上離開現場,走進附近的屋村內迷惑潛在追蹤者的行動。

末日倒數的初期,似乎不少人還是窩在自己的家中,雖說這附近鄰近方舟包圍戰的屠殺現場,
但是自己家中總比外頭安全,也有一定的儲糧與食水,走到大廈和大廈之間靜心傾聽,可以聽得出沒有外面看的這樣冷清, 在不知甚麼單位傳來人們的聲音, 有笑聲, 交談聲, 哭聲....

「我...我地依加去邊?」現在在計劃之外,這點使楊芷欣相當不自在。

「我屋企呀。」女生隨意地說,「唔係仲有咩地方好去。」

「呃...我仲有地方要去...」

「我知,我睇住你係方舟建造區入面出黎既,你當然有地方去。」

「下?」這時楊芷欣才發現一個問題,「係wor, 點解你會係個度?同埋...點解你會救我?」

「我住呢附近,一直都有監視住方舟防線既出入口。」女生揚揚手上的單筒式望遠鏡,「見到你出左黎後一D 危機意識都冇,知你實出事就跟住你先。」

「多...多謝。」

「至於救你啦wor, 見到人有危險,自然要幫手呀,要咩理由啫。行埋邊, 唔好行露天位,頭頂唔好太近大廈外牆。」

楊芷欣苦笑,的確是簡單卻沒法質疑的理由。話說末日會有高空擲物嗎?

「你俾我感覺好聰明,我睇得出,但係你唔識係末日倒數下求生,你要去邊都好,我驚你會出事,你真係唔黎?」女生拉開樓下鐵閘,眨動水汪汪的眼晴看著楊芷欣---是邀請她內進的意思吧。

面對這樣子,楊芷欣實在不好拒絕,也走進地下大堂中。

「我叫霍詠琳呀嘿嘿,你呢?」

竟然是全名,也很普通, 人好普通, 住處也很普通。

「阿Yan.我叫你詠琳啦咁。」

「哦,好呀。依加冇𨋢呀,我地行樓梯啦,阿Yan.」

楊芷欣和詠琳拾級而上至四樓,從防火門轉到窄長的走廊內,便看到了她的家。詠琳走到鐵閘前掏出鎖匙打開木門和鐵閘,隨著「沙啦」一聲,楊芷欣總算看到她的家。

普通。

沒法用甚麼字去形容,就是佈置相當普通的一個公屋單位,廉價傢俬和雜物使這兒沒有特色,感覺好像走進了博物館一樣,標題大概是「末日前香港公屋單位模型 1:1」 的樣子。

「呃...有D 亂唔好意思,前排冇咩心機執屋。」

想起悠悠她們的研究室,這兒實在不算甚麼。

「唔緊要。」

「呀,呢度西斜架,我去落窗簾。」

「我黎啦!」看著詠琳在忙過不停,楊芷欣也不好意思了。

太陽開始西沉,在這兒過一晚也許也不錯。

正當楊芷欣心中正準備好好欣賞一翻這夕陽時--

「呼」

「呀---!!!!」

「啪架喇!」

.....一個黑影從楊芷欣眼前飛過, 在交錯的一瞬間她看清楚那男人臉上將死的恐懼表情, 接著就是一下巨響, 伴隨一下非常怪異, 好像甚麼截斷和爆開的噁心聲音。

那..那是...

「又一個。」詠霖淡然道, 其樣子與楊芷欣目瞪口呆完全是天淵之別!

「死..死左人呀!自.佢跳樓呀! 詠..詠琳!!詠琳!!」放下窗簾的楊芷欣嚇到心膽俱裂! 與看影片不同這可是活生生死在自己面前! 鮮血和腦漿爆裂, 馬上就化成地上的一灘污血。

「我知我知, 你冇見過?啊, 方舟建造區....」詠琳從窗邊拉開楊芷欣, 「咁唔怪你, 你有冇嚇親?」

「...」她很想說沒有, 但發現自己的手在抖著, 剛剛的一幕已印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真係無見過架Wor...我地呢D無辦法登艦既人見慣晒架啦, 係諗緊會唔會有朝一日係自己既啫。」

「自己...?」

「自殺呀, 日日都有架啦, 平日呢度每日就幾單, 夜晚就再多D, 都麻木晒。」詠琳把暖水塞到楊芷欣手中, 「末日都未到, 我地可能已經自殺死晒。」

「點..點解咁多人自殺..」

詠琳先是一呆, 然後說:「小姐, 世界末日wor, 我地上唔到船係等死架咋Wor.自殺有幾奇, 反正做人只係等死, 做人仲有咩意義-- 佢地大概係咁諗掛。」

「....唔應該係咁..就算上唔到方舟, 生命都應該有意義!」

「例如?」

「呃....」一時間楊芷欣答不上, 「依加..依加唔使返工, 起碼可以做下自己鐘意既野掛!」

「但係我地做幾多自己鐘意既野,都係避唔開末日, 我地既人生得返300幾日, 唔係個個捱得住。」詠琳望向窗外, 「特別係黃昏到第二朝日出, 夜晚無電, 無電視, 無網上, 人就會胡思亂想。」

「......」楊芷欣發呆。

「我第一次見到個時, 同你差唔多, 我明既。你今晚係度過夜架啦?」

「係..唔該..唔該你, 點解你要對我咁好? 你..係同名單有關?」 好像二號那樣優待自己, 就是因為自己不明不白的在所謂的名單之上。

詠琳露出不解的神色:「咩名單呀? 話說, 你係咁問理由, 救你又要理由, 對你好又有理由, 乜你做咩都要理由先去做既咩? 不過啦, 至少我唔係先, 嘻嘻。」

沒有理由下採取行動?

楊芷欣不明白。

救悠悠, 是因為她是自己師妹, 自己有責任去照顧她。

尋找方舟分配機制的後補方案, 是因為自己不會放棄從少最疼自己的哥哥。

但..楊芷欣, 對她來說只是個陌生人吧?

只是看到陌生人陷入危險, 即使自己怕著也要去救她, 真的有這樣好的人?

楊芷欣看著一邊開罐頭, 一邊洗米用柴火煮飯的霍詠琳, 心中生出種種質疑, 但是又沒有任何證據說明她別有用心, 甚至連自己也沒法說服自己。

「反正做人只係等死, 做人仲有咩意義」

「乜你做咩都要理由先去做既咩?」

兩個問題好像有些矛盾, 有沒有活下去的意義就會自暴自棄甚至自殺, 但是她又不同意做任何也要目的, 理由, 意義.....細想下二者矛盾, 但又沒法說出那兒不合理。

我們為何要活著?

生命必有盡頭, 即使能登上方舟也沒法避開這點, 我們在有限的時間內存在其意義何在?

感覺頭要裂了- 楊芷欣拍拍自己的頭, 恐怕今晚也沒法睡吧, 本來已經受失眠困擾的她現在更難入夢, 即使入夢那兒也只有夢魘等著自己的靈魂罷了。

夜裡, 末日倒數下, 香港。在夜幕後又有幾多生命正在自我了斷?
2019-10-23 22:54:57
已經唔知自己寫得好唔好
2019-10-23 22:55:28
每日都刷新我認知中痴撚線既定義
2019-10-23 22:55:50
大家加油
滴水穿石
2019-10-23 22:56:30
監獄唔會走
藍圖唔知
2019-10-23 22:57:06
Deadline Fighter 會係火箭升空倒數先諗今次點撚算
2019-10-23 22:57:18
好呀黎呀
2019-10-23 22:58:12
寫得幾好 無咩問題 但e家係前傳既一開頭 我諗小人都正常
2019-10-23 22:59:56
節奏係慢既
正傳一黎就打傑少, 前傳仲建構緊世界觀, 我覺得正傳有D戰爭向, 前傳想細膩D
2019-10-23 23:03:49
e個故作為前傳比較fans向 小人睇都正常 唔駛介懷 睇開d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