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末日下的那些人:方舟爭奪戰》世界面臨終結,我們要奪取方舟

758 回覆
52 Like 5 Dislike
2019-10-28 16:50:54
2019-10-28 21:05:27
出文
2019-10-28 22:45:29
陌生的床, 陌生的房間, 陌生的鼾聲, 陌生的.....善待, 但使楊芷晴在黑暗中沒法閉眼。是從甚麼時候開始失眠? 她甚麼開始思考起「正常人一天應該睡多少?」的這種問題, 因為感覺自己好像已經忘了到底正常睡眠是怎樣的滋味。是怎麼甚麼時候開始? 是那天嗎? 是那天哥哥奪門而出的那天..........

「砰」

「嚇!」她不知第幾次被自己想像中的跳樓巨響嚇聲, 望出窗外, 寂靜無聲, 也沒有尖叫, 似乎又是自己的幻聽。

「唉...」她把頭埋進枕頭, 靜待破曉的來臨。

不知那個人現在在幹甚麼? 還有把手槍放到枕邊的習慣嗎?

閉眼, 開眼, 時光停濟不前。

末日, 時間還是照舊這樣漫長。

閉眼, 開眼--

--「砰」

「嚇!」

再度被自己嚇醒的她, 舉錶看看時間, 是早上五時多, 在冬日長夜, 太陽還藏身於地平線的另一側不打算露面。

「Kitty.」

「叮叮。」 Kitty進入聆聽模式。

「星之曙光計劃進行成點?」

「一切正常, 預計可以正常完成目標, 系統中既錯誤數為147項, 有待處理。」

「其..其他人點樣?」

「已經將你既口訊留左俾佢地, 進度良好。」

「咁呀...」

廣仔, 阿龍, 作為師兄一定會好好照料其他人的吧, 二人雖說間歇性冒失, 但還是值得信任的人。不過自從知道自己在名單內擁有特權, 二人看自己的眼神..好像有點改變。

為甚麼...

那眼神就好像那些沒有登艦權的人看自己一樣。

是多麼叫人感到陌生。

楊芷欣放下手錶, 手錶屏幕關閉, 手上傳來的只有金屬的冰凍, 沒有一絲睡不著覺和你談心事的溫度。即使已經攻讀博士學位, 即使已經廿多歲, 這一瞬間被稱為天才的楊芷欣竟然回想起小時候被哄睡的回憶, 真懷念那聲線和被稱為平平無奇的笑容...甚麼平平無奇, 明明最叫人安心。

「沙--」

有聲音, 是幻聽嗎? 不是!

「呀, 對唔住...」正自以為動靜聲音隱去的詠琳苦笑, 「嘈醒左你?」

「唔係, 咁早既你?」

「唔早啦, 我...我....」

難言之隱嗎?

還是, 想對自己不利? 楊芷欣還是沒法揮去這念頭, 但明明她想到自己不利早就動手了, 而且對自己不利也對詠琳沒有一絲好處。

「你去啦, 我煮早餐等你返黎。」但是還是醒著安心。

「嗄? 唔..唔使啦! 你唔使訓教咩?」

「我呀, 就黎要訓幾千年, 依加唔使訓住啦, 嘻嘻。」

楊芷欣揚開被子的那一瞬間, 看到詠琳收起了單桶望遠鏡到袋中, 還心虛的看看自己確認有沒有被看到。

「我好快返架啦, 你有冇武器? 要唔要支槍旁身? 我有支係執返黎既槍....」

「呀呀, 唔使啦, 唔使啦, 我留係度就得。」本身已藏著一支槍的楊芷欣著她收好, 「自己用黎防身啦。」

「哦...不過我唔係去做D咩危險野啦, 唔使擔心。」詠琳穿起黑色外套, 即使帥氣了一點點, 還是覺得很街坊。

「咁..你小心D啦。」

鐵閘又拉開, 又關上, 詠琳消失在走廊盡頭。

好吧, 出發!

楊芷欣確認了詠琳已經遠去後, 馬上披上外套和小斜背袋奪門而出, 需要用上奪門這樣的速度原因是因為她怕跟掉了詠琳。

終於有了, 可疑的舉動!

一直覺得詠琳的善待很不尋常的楊芷欣從那時間開始苦無證據, 這女生不但好人, 而且熱心, 雖說只是認識一天多, 但也太好人了?! 真的存在這樣的好心人嗎? 在末日下? 在知悉楊芷欣有登艦權的情況下?

不相信。

但不相信, 卻沒有找到任何證明她圖謀不軌, 現在這清晨出門的舉動, 就好像等了在餐廳餓了半天終於上菜一樣! 怎可能不跟上去看看!

無聲衝刺!

和教自己這招的人差..差太遠了!

楊芷欣踏著只是減輕了一點點的腳步, 從預計中的路線馬上找到了詠琳, 相比起爐火純青, 前進如沉默影子一樣滑前的真正無聲衝刺, 楊芷欣還是差遠了, 所以她還是不敢太貼近。

按計劃, 她應該是回去昨天的地方吧, 詠琳說過她會監視方舟防線的出入口...

為甚麼?

距離破曉還有一段時間, 黎黑前的深邃黑暗, 如非看到繁星正漸漸褪色, 實感受不到一絲光明。

楊芷欣切換在樹影, 轉角, 花圃的陰影中, 保持著和詠琳之間的距離, 似乎也沒有被發現。

「呼---」

一離開公屋的建築群, 冬日的猛風從北面捲來, 在空曠的石排灣道上風力強勁, 楊芷欣拉上兜帽, 還是這樣默默地尾隨著詠琳。

只見詠琳熟練地穿過大街小巷, 從馬路上零破的車子間穿梭, 馬上就回到了昨天救下楊芷欣的地方, 回到這兒, 楊芷欣也心虛的看看四周, 還好沒有看到昨天的人。

回首一看, 詠琳差點跟掉了! 這腳程也太快了吧!

楊芷欣馬上加快腳步追回, 只見她走到一個馬路上的大型路牌上, 熟練地拉開維修通道爬上去。

「我..我上唔到下嘩...」

有自知之明的楊芷欣找一個角落能看到詠琳, 便依在那兒監視著。詠琳掏出單筒式望遠鏡望向方舟防線的方向, 從楊芷欣角度只能看到一條深灰的線在視野的盡頭立著, 零零落落的方舟護衛隊成員在禁區內巡邏, 這..

..是哨兵?

為甚麼詠琳要這樣監視著方舟防線?

「叮叮叮叮叮......」時針搭正六時半, 方舟防線突然響起和楊芷欣離開時一樣的警號, 警號在清晨間一邊迴響, 防線一邊打開, 接著幾架車子出現在防線後。可惡, 沒有望遠鏡, 甚麼也看不見, 楊芷欣只能於事無補地托托眼鏡, 但根本沒有任何幫助。

「隆...」車群發出引擎聲, 接著揚起灰塵到晨光中, 咦, 天亮了呢?

車子向楊芷欣和霍詠琳駛來, 霍詠琳連忙拍上幾張照片然後伏下在路牌上的維修通道中隱去身影, 楊芷欣見狀也馬上閃身到路邊變壓站和鐵絲網之間作掩護, 聽到車子的引擎聲在末日下從遠至近, 又由近至遠消失後, 她才再探出頭來。

不..不見了。

霍詠琳不在路牌上, 更不在視野內任何地方!

糟了, 跟掉了! 是回去了嗎? 要比她快回! 不然就會被發現!

「阿Yan.」一把聲音叫停了一如以往一出現計劃以外意外就手忙腳亂的楊芷欣。

「........」她回頭, 看著眼前的霍詠琳, 無言而對。

「呃...我...」

「你點解會係度?」
2019-10-28 22:50:04
呢排CEHCK錯字愈黎愈EHA
2019-10-28 22:50:16
HEA
2019-10-28 22:53:36
2019-10-29 09:19:24


2019-10-29 13:04:19
2019-10-29 20:32:22
2019-10-29 20:56:50
出文
2019-10-29 21:51:37
當場斷正- 就是指這種情況吧。

「我...呃...」

「你冇武器黎咁遠好危險架阿Yan. 行, 呢邊!」

詠琳帶住楊芷欣離開馬路旁, 走進大廈之間的一個小公園:「你唔係話係我屋企等咩?」

等等, 這態度...

「我呃..」

「想落黎同我講啦嘛, 你又唔熟外面, 唔記得尋日咩事?」

她..在擔心自己?

她以為自己是自己下樓, 剛巧走到自己身後?!

楊芷欣看著眼前這街坊裝的女孩, 一時間反而更加不知所措, 這女生不但沒有任何不軌意圖, 竟然還這樣相信著自己?! 到底是多麼單純才沒有發現自己被跟隨, 而是視之為巧合?!

「乜你做咩都要理由先去做既咩?」 昨日的話再次在她腦海中響起。

那霍詠琳身上, 楊芷欣好像看到那個熟人的影子重疊在其上。

真是的....自己從甚麼時候開始變得這樣疑神疑鬼? 是從方舟建造區中的種種使自己也神經質起來了吧。

「我...對唔住, 詠琳。」首先, 是道歉。

「嗄?! 做.做咩?!」

「我..我係跟蹤你而黎。」然後, 是坦白。

「竟然?! 我無為意呀...你睇到晒?」

「嗯..你..你唔嬲既?」

詠琳苦笑道:「無咩好嬲啦, 我行動咁可疑, 你跟蹤我都係正常既。」

真是不知道說她笨還是純真好。

「唔好放係心啦, 我無嬲。」

反過來, 被安慰了。

無地自容的楊芷欣寧願霍詠琳大罵自己一頓, 最好加上一記耳光, 也不想看到那如冬日太陽的笑容, 閃爍著最無邪笑容的她使不知甚麼時候築起重重城府的自己看到了自己的醜陋。

「我..我可唔可以問下你..你頭先係望緊D咩?」

「嘛, 反正我尋日已經講過我會監視住方舟防線出入口, 其實都唔係唔俾得你知既, 我今朝唔講你知就係怕你自己跟黎, 危險啦嘛。」霍詠琳取出一本筆記本, 上面係是日期, 方舟倒數日, 時間, 和--

--出入方舟防線的記錄。

「嘻嘻, 呢個就係尋日你出黎既記錄。」霍詠琳指指昨天的記錄 , 寫著女, 一人, 步行, 向西, 的字樣, 還有相片?!

「你..你係..」

「我係哨兵, 反抗軍既哨兵。」詠琳突然一臉認真起來說道, 「你..你會唔會好憎我?」

聽到這如此可笑的問題, 楊芷欣先是一呆, 然後笑道:「痴線, 點會! 你知道...你知道我係方舟建造區入面既人仲救我, 我無可能憎你啦!」

反抗軍的哨兵--

--與方舟計劃的科學家。

「...多..多謝你..阿Yan..我其實好驚你知道我係哨兵之後會唔理我...」

楊芷欣苦笑道:「我咪話左囉, 你知道我係方舟政府既人都救我, 我想帶埋你上方舟添呀!」

「錯啦, 我地搶到方舟後, 係我帶你上方舟先岩呀, 嘻嘻。」詠琳再次以無垢的笑容把楊芷欣震懾。

「你呢度, 係全部係出入記錄?」

「嗯, 我負責既其實唔係呢段時間, 尋日見到你個時先係我既當值時間, 依加...算係我既私人調查。」

從西部出入口離開方舟建造區的人, 起碼有有幾百人。

那麼, 他們離開了建造區後去那兒了?
2019-10-29 21:53:18
禁錯,仲有
2019-10-29 22:22:41
「私人調查?」

「嗯, 你有冇諗過佢地被護衛隊既車運離開左建造區後去左邊?」

有呀, 三秒前。

「無。」為了哄她說出情報, 楊芷欣搖頭道, 「佢地..會去邊?」

「赤柱監獄。」詠琳說出預期中的答案, 「進入赤柱區域既護衛隊車數, 人數, 大致同我地哨兵班觀察到既數字一樣, 我呀...其實係好低級既哨兵, 所以只係係特定時間睇住方舟出入口既情況, 有異動先通知其他人, 但係我都係無辦法無視一車又一車, 每日朝早6點半, 夜晚6點半被運離既人。」

「佢地都有方舟登艦權, 你都....咁擔心佢地?」

「梗係啦! D人成日話登艦權, 登艦權, 真係勁煩囉!」霍詠琳收起筆記本, 「有冇登艦都好, 我地都係香港人黎架嘛!」

這女孩, 善良如此, 竟然沒法被方舟拯救, 實在太..太殘忍了- 楊芷欣看著她, 不禁湧出這種想法。

「詠琳, 我無同你講過我離開建造區既原因, 係我既錯。」楊芷欣從眼鏡後閃耀出堅定的眼神, 「依加, 我想你好好聽我講一講。」

赤柱監獄必須被解放, 逼害--必須被終結。

楊芷欣離開了號稱堅若金湯的方舟建造區後, 終算打開自己心房。她向霍詠琳解釋自己和悠悠之間的事, 並最後如此說:「我唔知最後我同你會唔會企係對立面, 但係解放赤柱監獄呢件事, 我地係同一陣線。」

「係....」

「所以, 你可唔可以帶我去見叫許少傑既呢個人?」

「....我本來唔應該離開哨兵崗位。」詠琳道, 「但係, 如果我話我有重大線索既話, 相信佢地會有人黎頂我個位既, 始終唔係D好難既工作。」 言談之間, 似乎帶點自卑。

「真係既?!」

「嗯, 我聯絡一下佢地, 聽日出發!」

解放赤柱監獄, 事在必行。

之後呢?

那兒的人很多都是本來有登艦權, 來個極端例子吧:100個有登艦權的人之中有99人被捉了, 方舟不可能只載一人就飛離地球的, 那麼空出來的99個位置怎麼處理?

這是問題之一。

之後, 現在有反抗軍解放赤柱監獄, 99個被捉的人自由了, 卻因為被捕而遭剝奪了登艦權, 那麼現在方舟政府除了99個空出的方舟名額, 還有99個逃犯要處理。

他們不但憎恨方舟, 更失去了登艦權, 而且--他們非常了解方舟建造區的系統和構造。

要如何處理這99人, 是為問題之二。

由其使這99人倒戈加入反抗軍使他們如虎添翼, 方舟政府要不殺光他們, 要不就是回復他們的登艦權, 求生的他們一定會馬上回到方舟建造區。

而悠悠就屬於這99個人之1。

請一定要活下去。

自己也是。

只要解放赤柱監獄, 悠悠很大機會就能回到方舟建造區內。

以後的事, 以後再說, 總之現在解放赤柱監獄是最優先。

楊芷欣一瞬間制定好所有計劃, 思考好先後次序和應急方案, 決定暫時加入反抗軍, 協助許少傑解放赤柱監獄。
2019-10-29 22:27:17
2019-10-30 00:43:17
2019-10-30 06:47:48
2019-10-30 13:06:16
Pish
2019-10-30 23:05:32
依加先收工 停文
2019-10-31 09:25:10
Push
由末日下正傳睇到而家,終於有ac黎同你講聲加油了,我真係好鍾意你寫嘅故㗎
2019-10-31 13:25:05
由揸住水槍打喪屍開始追,加油
2019-10-31 22:16:27
加油
2019-10-31 22:33:52
加油啊
2019-10-31 23:15:09
收到, 出文
2019-11-01 03:06:07

原來作家係女人?????

BTW 我成日會直接將視后當咗係FYY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