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末日下的那些人:方舟爭奪戰》世界面臨終結,我們要奪取方舟

774 回覆
52 Like 5 Dislike
2019-11-01 09:04:05
作家係女人,喺正傳最後同n展結婚
2019-11-01 11:56:23
睇404小隊刺激D 其他兩邊節奏好慢
2019-11-01 16:37:42
2019-11-01 23:36:31
2019-11-02 10:33:04
2019-11-02 10:35:49
屌,自己7咗,
大家幫手洗25個comment,
洗走#301同我個 #305 劇透留言啦唔該...
2019-11-02 19:56:50
加油
2019-11-02 20:53:25
出版社已經報左價俾我

我: > > > >

2019-11-02 21:18:39
BTW 出文
2019-11-02 21:57:48
正傳定依家呢篇?
2019-11-02 22:25:44
應該係正傳la
未完成嘅故好難quote 到價
2019-11-02 23:10:00
正傳

因為太多字, 要出三冊, 而一冊大約係5位數, 500本
而我星期五糧尾Lunch, 窮到要食KFC R飯
2019-11-03 00:21:18
正如剛剛許少傑說的一樣, 這不是殺人。

而是要救人!

所以, 不可以膽怯!

舜兒想到這兒, 還在抖震的手便穩了下來, 雙目如雷的他拔出弓弦, 抽出名為「響箭」的箭矢搭上舉弓指向夕陽下的晚霞!拉弓, 放箭!

「嗶---!」

風從箭上的細孔灌進箭身, 如笛子一樣發出劃破末日的尖嘯! 這箭射了出去就不能回頭, 現在只能動手!

作為信號的響箭拔地而起, 飛越瑪麗醫院的上空然後消失在視野內。

「邊個!」

「個邊呀!」

來了, 那個人說的惡徒們。

響箭為舜兒吸引了所有注意力, 在停車場上的看守者馬上發現了自己, 果然沒有裝備, 也沒有武器, 不是方舟護衛隊的人。

「企係度!」

響笛除了是吸引注意力, 也是信號--

舜兒轉身拔腳就跑, 那幾個看守者果然上當急追! 兩個..不, 三個! 三個人朝舜兒追來, 他使出身法在私車車之間穿插, 輕盈的他一時間遙遙領先著三人, 直到他發現自己好像跑太快了, 才故意收慢腳步。

如計劃一樣, 他走到轉角位也沒停下,穿過柱子旁邊後裝成彎腰喘氣的樣子, 那三人也不妨有詐-

「嘿--哈!」

藏身在轉角中的女生揮動三行工人用的拆牆中鐵錘, 鐵錘如全疊打一樣從掩體後揮出, 轟然砸向跑最快一人! 那人臉接了這一錘, 發出一下極難聽的聲音! 不知是血還是鐵錘的鏽味揚到空中, 剩下的二人見狀大驚, 把手探向褲袋--

「呼!」

「做得好呀錘妹! 嘿---啊!!」一把豪邁的聲音吼起, 一個大塊頭從旁邊的圍欄後衝出, 使出欖球的擒抱高速衝向其中一人將其推飛, 其後腦擋一聲撞到燈柱後, 發出沉悶的噹一聲! 最後一人見狀, 已經嚇到失禁:「救命...有敵襲...有敵襲...」

被推飛幾步的他這一邊說著, 一邊爬向滑出了幾米的對講機, 可是一隻腳輕輕踩著對講機俯視著他:「你地就係個個乜鳩法庭?」

「你...」

那女生扣下機板, 槍聲的回音消散後那人便這樣倒在血泊中。

「勁呀打令!」

大隻仔抱住女槍手, 女槍手也刷一下變掉表情:「你都係呀打令, 好MAN呀!」

「......」舜兒不明白, 為甚麼殺了人後, 能這樣約無其事, 甚至能為此而感到高興。

雖說自己只是發出信號, 但...這自己開脫不掉責任吧。

「Calling 法庭! 呢度係西門! 我地有敵襲, 襲擊者有四個, 一個攞弓, 一個攞錘, 一個攞槍, 一個..空手! 呢隻係..」

「呼!」

「啪啦!」

銀光從舜兒手上飛射而出直擊其對講機, 對講機被利箭釘到牆上砸個粉碎, 但是以無線電波的速度相信已經太晚。

為甚麼不射頭?

射歪了?

還是...

「有第四個人...依加點算。」錘妹收起鐵錘問道, 即使她手執這樣的武器, 但似乎心思不是粗枝大葉的那種, 看她的及肩短髮和吊帶牛仔工人短褲不說還以為她是在這兒的工程人員。

「你地死硬! 你地死撚硬! 」那人往後逃。

「大舊, 你搞掂佢。 喂, 傻釘你放開大舊佢啦!」

這名字還挺...復古? 感覺中學時, Facebook初興起才看到大量這樣的名字。

「打令, 我好快返呀...」大隻仔依依不捨的放開傻釘, 起步跑起最後的那人。

「錘妹, 你準備。」

「好。」錘妹放下大錘, 熟悉地找到了電錶房, 然後確認了後備電源的電閘所在。

「傑少, 我地被佢地發現左。」傻釘一看到男朋友遠去, 就回復港女特色的方向臉, 她掏出對講機通知傑少道。

「....鐵閘呢?」

「已經係手。」

「聽我指令。」

許少傑舉起手, 後方幾十人手執各種糟糕的武器屏息以待, 仔細一看手上都只是木棍鐵通之類, 最「精良」的已經是一把菜刀。

「準備...」

大飛姐啟動引擎。

「破陣--!!」

就在醫院內的人馬殺出的一瞬間, 隨著許少傑揮下左手, 錘妹同時拉下緊急電源的電閘, 醫院馬上陷進了一片黑暗中! 大飛姐壓下車子的油門以木棍卡住, 車子發出轟然一聲向前就衝, 她旋即在車子還沒全速前進的時候躍下車, 看著車向那群人撞去!

「砰!」

一下轟然大響, 幾個人形被車子掀飛!

避開車子盲撞的人一站起來, 便看到了許少傑的臉, 接著他手上的大刀一揮, 那人便已氣絕!

「舜兒, 響箭雨!」

「係!」

舜兒收到大飛姐的命令, 抽出一堆響箭曲弓猛射! 一支又一支響箭逆風而飛, 道道尖嘯聲從不同方向震懾著地上的眾人, 一時間如千軍萬馬掩至似一樣!

大舊, 傻釘, 錘妹這時已經增掩而至掃蕩, 大舊身上是強化了的欖球裝甲, 側撞, 擒抱, 投擲...動作又猛又快, 一邊發出著高昂的戰吼, 一邊把人好像公仔一樣擲向其他人! 傻釘手上雖有槍, 這時她卻選擇扔出--

「叮! 叮! 叮!」

飛鏢!

那些在酒吧中的飛鏢在傻釘手上如金屬的流星一樣為大舊開路, 特別是那些有火器會威脅到他的人總是第一個被人以飛鏢穿眉而擊倒!

身後的人本來只有勇武的心, 卻總不能行動, 現在看著許少傑一行人如此動猛, 膽子壯了起來! 隨著發出大舊一樣的怒吼, 他們也殺向醫院中衝出的人, 戰鬥持續了大約半小時, 直到許少傑把最後一人爆頭, 抹去自己臉上的血終告結束。

「正如我向你地講過, 你地欠缺既只係無人領導, 唔係..應該係話無人敢領導。」許少傑在爆炸的火光前展露猙獰的笑容, 他的耳垂下甚至還有別人的鮮血在, 「你地, 咪做到啦, 係咪?」

「....」舜兒沒能和應, 屍橫遍野的前門如地獄一樣。

「好!!」

「許少傑! 許少傑!」

「咔喀!」

許少傑看看放下相機向自己揮手的向晴, 看看她完全沒有懼色, 心中反而有點佩服。

「傑少, 向晴講得岩。」錘妹拖來了其中一手的屍首, 「呢個叫末日法庭既勢力, 佢地既武器, 有方舟護衛隊既標誌。」

「畜生...!」

向晴在前往數碼港的路上說出了更多那邊的資料: 現在方舟護衛隊除了四方部隊, 方舟防線外, 還在暗中支援著一些類似民團的組織, 他們在方舟附近任意作惡, 靠著有護衛隊的撐腰作出種種令人髮指的暴行, 而護衛隊給他們的除了支援外, 就只有一個指令: 不準威脅到方舟。

在末日前的香港, 警察與黑幫並非完全的對立, 反而更有合作: 黑幫會建立起地下的規則和秩序, 把犯罪行為壓制在其控制下, 使社會看起來更為安定, 因為相比起法律, 一些小偷小摸更怕江湖大佬的命令。

結果就是警黑一家, 你能說這是必要之惡, 但無論如何在法律道德上也說不過去, 不容半點洗白。

無論那惡的目標是甚麼, 惡, 就是惡, 不容半點洗白。

特別是知法犯法者。

而方舟護衛隊用的方法, 也是這樣, 始終他們本來就是維安部隊。在他們提供武器和資源下, 不少勢力崛起, 在各處為虎作倀, 甚至有方舟政府控制的刺客小隊:404末日小隊。而當中和護衛隊勾結, 佔領了數碼港一帶的便是這名為「末日法庭」的組織。這些組織他們不會與方舟政府為敵,更會令其他人不敢, 或不會, 或不能威脅方舟的安全, 所以即使他們如何無差別地襲擊其他人, 方舟政府也不會出手, 因為他們是維繫方舟安全的其中一道防線。

「如果你地要去數碼港, 一定會同末日法庭既人結怨。」向晴如此道。

「我地..我地唔知點反抗呀..」從數碼港一帶逃向許少傑一行人的人如此道。

「唔使驚, 你地講晒所有數碼港現況我知先。」掏出錄音筆的向晴如此道。

「我幫你地可以, 但係人情一定要還。」抽出散彈槍的許少傑如此道。
2019-11-03 00:44:48
打遍廢文先
2019-11-03 03:11:51
大家好我係VantaBlack 打呢篇野主因係有D野想同大家講下咁, 睇開我既故都知我D故出出下就會咁樣既

首先一定係多謝所有巴絲既支持先啦, 我寫故最想既一定係大家既回響, 上面叫我加油個D 真係係真用, 要知呢個故唔算多人睇 (可能好多人睇但冇出聲呢), 每一個回覆, 係APP睇到個POST有人回應我係好興奮

好啦講下個故點黎既先。

話說我係寫正傳既時候, 就係前期, 我睇返反派既塑造, 發現許少傑同某人係非常非常非常少, 呢個時候, 前傳既念頭就係我腦中形成。唔知有睇過正傳既大家有冇發現, 呢個前傳中既許少傑似乎有同正傳中最初登場既有D唔同, 反而更貼近後期既佢, 中間發生咩事, 就係「前傳」要交代既事。

前傳一定有兩條路線, 許少傑線同楊芷欣線, 楊芷欣線既出現係我想由另一個角度, 亦即係方舟政府既一方講返發生既故事而唔係我係妹控, 你先係, 因為講緊係末日下的那些人, 我都想探討一下可以上方舟既人, 佢地心態係點。

於是, 許少傑線同楊芷欣線就咁決定左。

有關節奏問題, 我認! 我認呀! 因為我其實係根本未諗到點寫, 就好似依加咁, 其實我連聽日要出咩都未知 同埋的確呢個故係動作場面前, 初期係比正傳少, 因為我希望可以唔使睇正傳都睇得明, 同埋想更加好好咁塑造角色, 因為似乎打打殺殺, 係好睇, 但角色打完殺完係冇立體左, 反而食飯飲茶對話我發揮會好D,而我亦可以寫包單節奏只會愈黎愈快, 但我亦唔想係咁打打打打, 令角色有血有肉先係我既目標。

方舟爭奪戰同正傳有好大分別, 就係有好明確既目標, 主線, 而唔係被人暗中利用捲入唔同事件之中, 所以會遇上既唔同人會少左, 我都諗緊點搞呢個問題, 但暫時進度係幾好, 腦入面構思都清楚既

最後關於出書, 我研究下眾籌點搞先, 50萬字既正傳要出三冊, 而每冊出500本就要5位數咁上下, 成事既話我大概可以用死而無憾黎形容

最後多謝大家睇呢個故, 依加進度係15%左右, 預計3-4月左右完故, 之後會出個原創故, 再係魔法師, 先係末日3, 至於末日三部曲係咪真係得三集呢, 就太遙遠了, 已經講緊2021既事, 但要知道想像力係每個作者無限既資源, 敬請期待

再三多謝, 連載繼續

作者FB: https://www.facebook.com/vantablackstory/
2019-11-03 13:50:46
但你分紅會分到幾多?好奇問下
2019-11-03 17:16:39
妹控加油
2019-11-04 01:39:50
Keep住寫落去啊
加油

我唔係妹控,你先係
2019-11-04 02:34:52
就在末日倒數開始後, 有這樣的一群人: 他們沒法登上方舟, 於是便聯群結黨地以強大的火力控制了南區一帶, 方舟防線外的地方。他們不知為甚麼得到了很多人的個人資料, 並以末日法庭自稱, 對被捉住的倒楣鬼作出自己的「審判」。

「有罪!」

那人被扔下了海。

「有罪!」

那人被吊死。

「有罪!重罪!」

那人被處以火刑。

在熊熊的烈火中, 那人發出慘絕人寰的叫聲而漸漸低頭, 沉默, 化成焦炭。

------------------------------------------------------------------

解放了瑪利醫院後, 許少傑一行人與他們回到了臨時據點, 從數碼港一帶逃出的人們結聚成類似遊民的勢力, 在公園, 運動場等夠逃跑的地方過夜, 但是被捉的人卻是愈來愈多。他們被法庭的人囚禁在醫院中, 等候被送到數碼港中接受審判。

「末日審判....感覺, 就好似一堆宗教狂熱分子咁。」向晴不斷在自己的筆記本上書寫, 營火的光穿過微黃的書頁映在她的臉上, 使其多了一份神秘感。

「好似赤柱個邊..?」舜兒問道。

「赤柱個邊冇乜野, 反而佢地係以烏托邦為目標, 似乎唔太理外事。」向晴道, 「反而呢個末日法庭, 佢地有護衛隊既軍火, 係呢種情況下, 武力, 就等於權力。」

「權力...」

許少傑從黑暗中現身, 背後還有大飛姐, 在卿卿我我的傻釘和大舊微微分開了一點點, 正在以鐵杯喝咖啡的錘妹放下, 以目光迎接許少傑前來。

「佢地被法庭捉左, 但係似乎無受虐。」許少傑一邊說著, 一邊把散彈槍放下靠到牆邊, 「估唔到。」

「無事就好。」舜兒笑笑道。

「傑少, 點解我地要幫佢地。」

「因為, 我地要所有人幫手。」他坐下, 掏出雪茄截好, 輕輕點在火舌上點燃, 「我地最終目標係方舟,記住。」

向晴眉毛一揚, 在筆記上不知寫下甚麼。

大飛姐倒是心中不是味兒, 馬上坐到許少傑和向晴之間:「我地會唔會太多事。」

「如果我地要對方舟範圍做任何野, 呢D以護衛隊支持既勢力, 一定要破壞, 所以...算係順便。」

營火上正在烤著從超市取來的廚師腸, 受熱力的灼燒下發出「啵」一聲。

一時間, 眾人之間沒人說話, 末日的星空下只有炭火的焦味和飄散的肉香, 香港原來也能看到這樣美麗的星空。

「你地, 今日做得幾好。」大飛姐向四人微笑。

「打令做得最好。」

「打令先係啦。」

「......」錘妹只是眨眨眼。

「我想講....對唔住。」舜兒道。

「舜兒, 點解要道歉?」

他握緊了拳頭道:「我始終都係下唔到殺手。本來個第四個人我係可以一箭爆頭, 但係..我都係無殺到佢。」

大飛姐道:「舜兒, 唔使怪你自己。」

許少傑看看他, 似乎有點嗤之以鼻。

「我.....」

「呢個只係開始, 未來將會有更殘酷既戰鬥。」許少傑沒看著他, 這話而是看著星空說出來, 「世界就係咁。」

「....」

「好啦, 講埋晒D咁沉重既野~~!」大舊豪爽的喝下一口酒, 「話說呀, 我地叫咩名好?」

「反抗軍呀?」錘妹狐疑地說, 「唔係不嬲叫呢個?」

「都係既, 但係反抗軍係講緊我地所有人, 我係講緊呢個小隊啦! 嗝~~~~」

「唔使名啦...?」許少傑明顯對這事了無興趣。

錘妹把眼珠看向上:「如果係D 小說, 動畫之類, 應該有D好似好普通, 但又好神秘既名, 協會, 基地, 聯盟...嗯...」

向晴沒有參加討論, 她似乎很享受樂在一旁, 擔任旁觀者的角色。

錘妹喜歡看小說-- 舜兒記下了這一點。

「係呀係呀! 呢排D 咩咩咩聯盟都好興! 超型!」大舊也興奮起來。

年輕就是要這樣吧- 許少傑看看他們只是一笑, 放任他們繼續討論。

四個性格各異的年輕人, 大舊, 傻釘, 錘妹, 舜兒七嘴八舌的討論起改名, 在末日難得平靜時光, 就讓他們這樣吧。

討論似乎隨著大舊倚著傻釘沉沉睡去而完結, 最後結果是「俱樂部」, 許少傑也沒打算會報上這名字, 只是一笑置之, 默默記在腦中。

「你點睇佢地?」四人沉沉睡去, 向晴向許少傑問出這問題。

「法庭? 哼, 佢地只係....」

「唔係。」

「嗄?」

「我係話佢地四個, 你既俱樂部小隊。」
2019-11-04 02:36:47
幾時有分紅既幻覺
2019-11-04 02:37:12
冇呢個人
2019-11-04 02:37:22
多謝
2019-11-04 09:47:39
原來俱樂部E個名舜兒有份改
2019-11-04 13:46:16
我有種不祥預感
2019-11-04 14:27:45
"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的妹控加油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