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末日下的那些人:方舟爭奪戰》世界面臨終結,我們要奪取方舟

758 回覆
52 Like 5 Dislike
2019-10-02 08:49:30
2019-10-02 10:32:40
繼續推

劇透討論注意
2019-10-02 17:08:27
劇透警告

2019-10-02 17:43:07
2019-10-02 20:47:45
2019-10-02 22:00:22
岩架啦, 重睇
2019-10-02 23:18:13
2019-10-03 01:05:32
「大飛姐!!我以為我地會低調D!!」因為襲來的風聲太大, 舜兒要用吼的方式才能令大飛姐聽到。

電單車在馬路上高速前進, 風聲呼呼, 大飛姐回吼道:「兵貴神速呀! 仲有襯依加D路仲未爛你俾我飛返轉啦!捉實啦!!」

這樣的速度不用大飛姐說, 舜兒已經緊緊的捉住大飛姐的膊頭!

「哎喲, 咁樣都只係捉膊頭呀? 真係有禮貌呀~」大飛姐看到舜兒害羞的樣子, 反倒加速起來, 「唔捉腰會FING你落去架?」

「呀呀呀呀呀大飛姐呀唔好玩啦!!」被戲弄的舜兒哭喪著臉叫道。

「嘿哈哈哈哈~!」世界末日逼近下, 大飛姐難得的展露笑容。

電單車終於在一間診所前停下, 診所的門外被人用油漆噴上了「還我方舟」四字, 但是當中似乎沒有被大肆破壞過, 除了玻璃有些裂紋外, 基本上還算原整。

「醫生既話, 通常都上到方舟既。」大飛姐脫下頭盔道, 「但真係唔知藥會唔會有, 你真係唔要槍? 」

「唔使。」舜兒指指自己背上的弓, 「我唔慣槍個種後座力。我入去搜一搜, 你..係度等我一陣?」

「哦, 好呀。」

舜兒走進診所中。

舜兒從診所中離開。

「大飛姐...你有冇電筒..?」

大飛姐掩臉失笑, 交出小小的黃色遠足用電筒。

舜兒抽出長弓戒備--

應該差不多看得見了吧?那具由大飛姐放置的屍體。

果然--

「嗚啊啊啊啊!!」舜兒慘叫著的從診所中躍出, 不, 說是摔出會較好, 他連爬帶滾的從只剩門框的診所正門跑出, 「死人呀! 入面有死人呀!!」

「死.....人..........呀..................」

回音在都市間回響,舜兒彎下腰踹氣, 雙臉發青, 對一個這樣的文青來說也許末日倒數這環境太嚴苛了吧。

「咁你要唔要藥呀?」大飛姐道, 「如果連死人都驚既話, 我諗...你家姐靠你既話, 死得。」

「......」

「點呀? 唔入去既我地走架啦。」

「點解..點解係要逼我....」舜兒抱頭蹲在地上, 「我...我....」

看到有點心疼的大飛姐壓下母性繼續說:「無人逼你, 從來都係環境逼人, 你只要講一聲, 我地就可以走。只係你家姐既死, 責任歸你。」

「........」抱住頭的舜兒全身為之一抖。

「同樣係罪惡....侮辱死者,同間接殺死自己家姐, 你想揀邊條路?」

人的成長, 往往只要彈指瞬間。

他們說, 世人皆是罪人。

而然我們卻可以選擇為了甚麼, 而成為罪人。

為了私利而出賣良心? 還是為了至親, 衝破自己的底線?

「屌那星.....」很少說粗口的舜兒為自己壯膽, 「上就上啦!有..有怪莫怪!!」

舜兒站起來, 拍拍身上的灰塵, 緊握著那張寫有藥名的小紙條, 呼一聲衝進了漆黑的診所中!

好快! --大飛姐心中暗嘆, 他認真時身手的確相當敏捷!

把藥名背下了的舜兒忍住不去看, 不去想角落那正在腐爛的屍體! 專注...專注....專注! 他的手指隨著電筒光柱遊走, 從A字開首, 接著是B, C, D.....會有的! 一定會有!

找到了!

「哎呀!」太興奮的關係, 舜兒把手中的電筒掉了出去, 馬上光柱消失在視野中, 更因為光與暗的瞬間轉換而令他暫時失去視力, 馬上陷入一片漆黑中!

「救我...」幻覺再出現。

「點解你見死不救....」血手在地上冒出來, 不, 其實只是從舜兒的幻想中冒出。

冷靜..冷靜....深呼吸...張開眼...

角落的屍體瞪著自己看。

「啊.....」幾乎要叫出來的他,雙腳已軟得像果凍似的, 即將要被自己的恐懼擊到。但是, 他看到在另一邊陽光射進來, 在空中輕輕飄動的微塵, 而手中緊握住, 已經是貝兒需要用來救命的藥物!

可惡! 必需要在這兒把恐懼克服!

衝吧--!

舜兒大吼一聲往外爆衝, 幾米的距離對他來說就如飛鷹初次從斷崖上躍出一樣遙遠, 藥庫, 診症室, 派藥處, 兒童候診區, 候診區, 大門--

「---嘿啊!!」

重回末世的陽光下, 舜兒感到自己混身都被冷汗沾濕, 短短幾步好像跑了個馬拉松一樣, 抬頭看天, 太陽還照耀著這天地, 手中是被自己掐得有點變型的胖膠樽, 正是貝兒需要的藥物。

「大飛姐! 我攞到......」

「唔好亂郁, 細路。」一個長髮, 身穿豹紋上衣, 打扮得好像上一代廟街咸碟古惑仔的男人頭上帶著蜘蛛俠面具道, 「唔係呢條女就無命。」

他左手勾住大飛姐的頸,右手持刀指著她的太陽穴。

「....咁遲架, 歐舜兒。」

「你...放開佢!」舜兒喝道。

「咁放, 咁又點?」男子冷冷的道, 「依加我渣旗! 同我搞清楚!」

「嘁...」舜兒把手上的藥塞到腰包中, 「你想點。」

------------------------------------------

天才有一個壞處, 就是有了一些自己覺得超棒的念頭後, 連自己也沒法將其停下! 雖說楊芷欣甚少以天才自居, 但是這缺點卻是貨真價實的。難得有登上方舟的資格, 卻想自己離開安全的方舟建造區, 這絕對是笨蛋的行為, 但卻一直纏繞她的腦中。

卻-- 有一個問題必須要解決。

人工智能開發團隊的工作室不像其他實驗室一樣, 滿是各種的實驗器材與白老鼠之類, 這邊只有幾台電腦, 亂成一團的筆記, 已經封塵的遊戲機和被人用作壓杯麵的手掣, 吃了一半的三文治被扔在一邊, 已過期了不知幾天的牛奶放在雪櫃中準備變成乳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機械鍵盤發出清脆的敲打聲, 旁邊的蝴蝶式鍵盤發出回應, 電競滑鼠的點擊聲加以點綴, 方舟的靈魂就在這垃圾堆中被編織出來。

房中只有七人, 除了楊芷欣外其他都同樣是與人工智能有關的精英們, 說人類未來在他們手中並不誇張。

「諗諗下真係有D唔抵。」瓜子臉, 長得有點像小夫的男生廣仔抱怨道, 「我覺得我地開發阿當都夠資格啊, 點解要搞埋晒呢D野....」

亞當指的是在方舟中的主人工智能, 負責整隻方舟的運作與方舟自我演化。

「咪搞我啦.....」打扮得很日系, 名字是阿龍的男生道, 「星曙呢D細AI都咁撚煩, 搞大AI既應該唔使訓...」

而他們正在開發的, 是名為「星之曙光」計劃的AI, 因為在末日前方舟就會升空飛離這即將毀滅的星球, 由方舟出發, 至末日降臨期間人類歷史將會完全空白, 更別說時空背景是世界末日的這樣特殊。

人在末日下會發生甚麼事? 一切將會馬上終結, 人會怎樣行動? 社會在世界末日前將會演變成怎樣? 這些問題只會在那段空白期間得到解答, 所以必需要記錄下來, 傳到方舟上作為人類重要的歷史。

故此, 方舟計劃的最後一部分, 就是「星之曙光」。星之曙光將會由各地團隊收集末日期間的歷史, 並在末日前短時間內發射無人火箭, 將所有資料上傳到方舟, 保留這段歷史。

「你上左方舟後有排訓啦。」楊芷欣作為香港區的負責人, 是這小團隊的領袖。

「我依加就想訓......Zzzzz」阿龍咚一聲倒在桌上, 呼呼大睡。

真好呢, 一直被失眠困擾的楊芷欣竟然有點羨慕起這種瞬間入睡的能力。

廣仔繼續擔任負責抱怨的角色:「尋晚打左通宵機唔訓, 依加做正經野先黎訓, 有冇搞錯...」

「好啦, 都做左成朝, 大家都抖下先。」楊芷欣道, 再以防萬一的手動把進度儲存後蓋上電腦, 執起在燙斗和陀螺盤下的書繼續看, 霍金所寫的是時間簡史。

時光機...真的有可能嗎?

「阿欣,」旁邊的女生名字是悠悠, 明明已經是研究生, 身形卻小得如初中生一樣, 宣佈末日之前和她去馬會還會被查身分證, 「我地幾個想出去行下, 好快返。」

「哦?...好呀。」

好, 機會來了!

楊芷欣放下手中的時間簡史, 一聲不發地離開工作室。這附近都是科研中心,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 資訊安全和網絡技術部分的工作室就在樓上, 他們負責的是方舟計劃各電腦系統的安全--

--包括船票分配系統。

就是這兒了。

楊芷欣站到貼著「勿擾」的門前, 敲響了門。

有些事, 不能在可能已被監聽的電話或電郵中說。
2019-10-03 02:32:19
2019-10-03 13:15:47
2019-10-03 13:28:23
2019-10-03 23:14:33
2019-10-04 01:04:26
諗到個好撚正既IDEA~~!
雖然無咩人睇但係都講聲, 今晚停一停文俾我度一度橋先!
2019-10-04 13:13:06
2019-10-04 13:22:20
2019-10-04 20:29:24
2019-10-04 23:29:43
即使門上貼了勿擾, 楊芷欣也聽到門後傳來腳步聲, 寂靜的走廊反倒使她有點小緊張, 習慣性地輕輕一托眼鏡, 連窗外正在漸漸建成的方舟底座也成為她分散自己注意力的東西。

「邊個?」門拉開了一點點就被盜鏈拉住, 一張無神打彩的眼從縫中望過來。

「你係....張勵勤副教授?」

「我係...喂, 你睇唔到我寫住勿擾?」

「張教授!」楊芷欣一手壓住木門不給他關上, 「我係...」她心諗一動, 決定先介紹自己的教授, 再說自己是他的門生。

「喔? 星之曙光.....」成功勾起了他的興趣。

「係。」

「重有, 我係副教授, 唔係教授, 而且我係網絡工程同電腦工程, 但人工智能既話, 恐怕幫唔到你咩手.....」

「可唔可以...入去再講?」楊芷欣看看四周。

「......」

大門關上, 鐵鏈聲沙沙二下後再度打開, 走廊的燈光射進昏暗的辦公室中, 張副教授微微側身, 楊芷欣馬上走進房中:「其實...我只係想問個問題。」

張副教授是一個身形相當矮小的人, 楊芷欣身形在女生中雖說算是高挑, 但雖然是女生, 可是張副教授竟然比她還要矮上一截。年齡大約是50左右吧, 張副教授已經頭頂漸禿, 兩鬢漸白, 感覺很憔悴, 實在很怕他會突然吐血甚麼的。

「問題?」

「其...其實係我朋友問我啦, 我又淨係知道你熟船飛分配系統。」

「嗯...佢既防火牆同反入侵系統的確係我有份...但主系統, 」他輕輕停了一下, 「唔係我既作品, 就算係..我都唔會話你知。」

因為方舟政府嚴格封鎖這種消息, 方舟的設計者, 人工智能的源代碼, 方舟船票分配系統的創造者通通保密, 甚至傳出過方舟自己創造了自己之類的可笑傳言。

「唔緊要, 我想知既唔係呢D。」

張副教授緩緩的走回自己的電腦面前, 在鍵盤上飛快地輸入了一些字:「咁你想問咩?」

「我朋友問我, 方舟既登艦名單係固定架嘛。」

在楊芷欣看不到的螢幕上, 顯示著她的個人資料, 以她這樣的年紀就得到這些成就, 連張副教授也有點暗中吃了一驚。

「無錯, 末日宣佈後好快系統就完成左登艦名單, 有..咩問題?」

「我就直接講啦, 我朋友話, 如果名單既人係方舟起飛前死左或者登唔到艦---」楊芷欣吞一吞口水, 再提出最重要的問題:「咁佢個位會俾邊個頂上?」

方舟的位置是無比珍貴的。

發射時, 不會有空位。

那底當名單上的人死去, 方舟上空出的位置既然不會空置, 就會由某個人頂上吧。那麼, 這個人會是誰? 用甚麼準則去決定誰能頂上?有可能....是自己的哥哥嗎?

「原來係自己阿哥無得上船啊。」突然張副教授說穿了楊芷欣的心聲, 「真係感人。」口上雖然是這樣說, 但其實張副教授句子完全沒有被感動的起伏, 就將只是讀出計算結果一樣。但相反, 楊芷欣因為心虛, 再被他一句洞悉自己真正意圖, 結果被嚇得全身為之一震!

「你...你..唔好亂講, 我朋友問架咋, 我唔識答..咪黎問你囉, 你熟啦嘛, 嘻嘻。」她以笑遮醜。

「呢個問題相當有水準。」張副教授的語氣叫人沒法估計他的立場, 是敵? 是友?

「咁..........」楊芷欣竟然不敢正視臉部被螢幕照亮的張副教授, 「唉..有冇可能?」

「楊芷欣同學, 每個人都有想佢上到船既人, 我都有, 紮緊鐵個D人都有, 護衛緊方舟既人都有, 可唔可以講下點解只有你可以達成呢個願望, 而唔係其他人?」

「因...因為....」一向都能夠把老師所有問題解開的楊芷欣沒法回答。

「佢係專業人士中既精英, 可以為方舟效力?」

「都...都唔係..」

「做過好多善事, 所以值得上方舟得救?」

「又唔..算既...」

「佢有某方面既才能, 所以佢對方舟係不可或缺?」

「其實都唔係....」楊芷欣愈說愈小聲, 頭也愈垂愈下,「但係...ER...但係, 我阿哥佢係個好人黎, 由細到大都好錫我, 呢幾年佢搬走左, 間唔中都會搵我食飯....」

「個個親人都係咁。」張副教授卻冷冷地說, 「唔係咩賣點黎。」

真的沒辦法了嗎。

那時的那一別, 就是永遠了嗎? 不知道地球末日後還有沒有陰曹地府? 不知道相距光年之外, 在死後還有沒有重逢的一瞬?
「你阿哥, 叫楊子平?」

「嗯。」楊芷欣拿下眼鏡, 抹去眼角的淚花。

「我知道咩人幫到佢。」

「嗄? 但你唔係話.....」

「佢與別不同既地方, 就係有你呢個妹。」張副教授按下鍵盤幾個按鈕, Printer發出「咔咔咔咔」的聲音吐出一張A4紙, 他把A4紙交給楊芷欣, 她定眼一看竟然是地圖上的截圖, 分大至細, 加上一個地址, 「我相信以你既才能, 已經背左。」

說罷, 張副教授以火機點燃A4紙, 扔到鋁的垃圾箱中, 搖動的火光把他的臉照得一亮一暗, 他看著楊芷欣說:「個度有你需要既人, 就係佢創造出方舟分配系統。」

已經把地址完全背下來的楊芷欣兗道:「咁既野話, 咁咪....」

「方舟既系統存在後門, 我地根本唔使知佢以咩機制去決定咩人頂上, 我地要做既唔係要按佢既規則去玩, 令你阿哥成為被規則揀中既人。我地只要直接係名單上既名將姓名改成楊子平, 再填上佢既身份證號碼就係。」

「咁..咁樣既話...」

「問題係, 你一定要離開方舟建造區。」張副教授還是叫人摸不著他的真正立場, 「先唔講依加根本唔俾人出去, 無人知出面變成點...出左去, 就有可能會返唔到黎。」

楊芷欣知道。

「到時不但你阿哥上唔到船, 連你都上唔到。咁樣, 你係咪都照去?」

楊芷欣這次卻爽快地回答:「咁梗係要去啦! 我每次唔掂個時, 佢都會黎搵我, 今次我點會放棄佢!」

「好....咁祝你好運。」張副教授笑一笑, 輕輕拉開大門後, 「你係咩人? 我唔識你, 我咪寫左勿擾, 仲唔出去?」

她知道張副教授的意思, 輕輕點頭後便離開房間。

本來計畫是確認好楊子平能登船才離開方舟建造區才出去, 雖說現在計劃有點不同, 要開建造區才能為他取得船票, 不過要做的事--根本沒分別。

離開房間後, 楊芷欣把為防止偷聽而拆掉的手機電池安回手機中開機, 才一進入主畫面, 便看到17個未接來電。

出事了?!

「喂? 廣仔?! 發生咩事?」

「你去左邊呀欣!」廣仔那平日只會抱怨的聲音在電話對面傳來, 「悠悠佢地俾方舟護衛隊捉左呀!!」
2019-10-05 14:09:06
2019-10-05 16:34:46
2019-10-05 18:02:49
面對著被脅持的大飛姐, 一時之間舜兒也不知所措, 只能呆呆的看著二人。

「你..你想點!我地無得罪你!」

「無得罪? 你手上既藥咩黎?」豹紋男指指舜兒手上的藥。

「係..係俾我家姐用, 我地黎攞藥, 唔關你事, 放左佢, 唔係..我就..唔客氣啦!」

「哈....」豹紋男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 我睇你地完全唔知呢兩條街係由我睇啊! 呢度係我地盤, 呢度既一磚瓦係你話攞就攞既咩!?」

「我...我唔知有D咁既事..對唔住....」

這傢伙, 竟然道歉了! 大飛姐差點把白眼翻到後腦勺!

「....但係...」舜兒握緊藥樽道, 「我一定要呢D藥, 請你只係比呢一樽我!」

「唔比! 不問自取, 仲想我可憐你?! 同我扔左樽藥佢! 如果唔係...」他把刀尖輕輕壓向大飛姐, 「我就殺左佢。」

「......」舜兒把手上的藥樽握得更緊。

大飛姐的命。

歐貝兒的命。

不用說也知道最合理的選擇是那一邊吧。

「舜兒...走..」大飛姐道, 「佢得刀, 你地距離咁遠, 你走既佢追唔到你...」

「收聲!」豹紋男大喝道。

「嗚...」似乎受了傷的大飛姐閉上眼, 不知道是靜候死亡還是昏過去了。但她說得沒錯, 以這樣的距離, 豹紋男手上也只有一把短刀, 舜兒逃跑的話幾乎可以說是絕對能活命, 藥也能繼續留在自己手上, 只是--犧牲大飛姐的性命。

大飛姐那天在逃出南區時救了二人一命, 又特地載舜兒來找藥, 這樣的人情, 實在沒法...

「家姐, 對唔住....藥, 我要遲D再搵。」 反正診所不只一家, 現在怎能自己逃掉!舜兒自言自語後, 把藥放在地上, 高舉雙手後退三步:「我比返你, 藥我唔要, 唔好傷害佢。」

「哼。」他一把推開大飛姐, 走向地上的藥樽, 「算你識做。」

大飛姐被他推開幾步後, 卻馬上瞪開了眼:「死--啦--你!!」

說罷, 大飛姐撲向豹紋男, 二人就這樣一起向舜兒那邊滾出!

「八婆!」豹紋男馬上發勁以蠻力推開大飛姐, 然後轉身把手探向不遠處地上的尖刀!

電光火石, 人的決定就是反映其本性。

正因為沒有時間進行理性的思考與分析, 彈指間的行動就是其靈魂本質的寫照。

是戰? 是逃?

銀光閃爍, 一支箭瞬間插進豹紋男的手與箭之間, 發出咚一聲, 箭尾不斷震動!

「嘿啊!!」豹紋男怒上加怒看看正手執長弓, 迎著風與陽光俯視著自己的舜兒, 發出一下憤怒的咆哮執起小刀向他撲去! 即使被拉近了距離, 只見舜兒不慌不忙拉動弓上的機關, 弓弦放鬆, 曲身的弓變成畢直的棍棒迎刀刃接去!

「砰!」

刀, 弓, 互格! 火花在二人之間噴出, 舜兒不等招式使老馬上借力旋腰卸勁, 豹紋男馬上從舜兒身側摔出, 失速向舜兒身後衝去! 距離一拉遠後, 舜兒馬上拉動弓弦, 弓弦把有彈性的弓身收緊成弧, 他拔箭, 搭箭, 開弓, 拉弦--

「呼!」

瞬間發射的箭直飛豹紋男, 箭發出尖嘯的破空之聲奔向豹紋男, 他連忙側身一閃, 箭就在他鼻子前擦過! 他心中抹了一大把冷汗, 因為他知道這不是自己身手敏捷, 而是舜兒故意射偏!

正當他從震驚中回復過來望向他, 舜兒第三箭已經搭在弓上! 而他身後的大飛姐與藥都在其背影的守護下, 箭頭反映著太陽的炫光, 寒光閃閃卻又威風凜凜, 拉緊的弓弦低鳴著舜兒的勇氣。

「好啦, 夠啦。」大飛姐突然道, 「再玩落去你變箭豬啦, 爆爆。」

「嗄?」舜兒一時間腦筋轉不過來。

「你唔叫停我都停啊大飛姐, 頭先個一箭我差D就無命, 小啦叭下次叫傑少黎得唔得呀?」豹紋男把頭上的面具拿下來隨手一扔, 「我身手無佢咁好, 頭先真係, 真係差D死好唔好?」

「嗄?!?!」

「無事啦, 歐舜兒, 放鬆D。」大飛姐把手揉在他的頭髮上, 「佢係我地既人, 對唔住, 呃左你, 但係我地只想試下你係唔係我地需要既人。」

「試..我?」舜兒把弓收回背上, 「但..點解..」

「我地係準備要做大事, 個日既接放學行動只係第一步。」大飛姐認真的說, 「而我地四圍都搵緊幫到手既人, 個日你識得一槍打爆裝甲車既車燈, 我就知, 一定要拉你入局。」

「哦...」舜兒一時間沒法接受眼前的變故, 只是呆呆地點頭, 「..但入咩局?你地想做咩?」

「好快你就會知。」爆爆哥道, 「所有人都會知。」

「但..你知架啦, 文弱書生咁, 又成個喊包咁, 所以就試下你到底係咪真係打得.....對唔住啦, 嘻嘻。」大飛姐輕拍他膊頭。

「喂, 你乜野呀嘛細路。」爆爆哥走近察看發呆的舜兒。

「我無..事, 只係有D攰。」

「嗯, 係咁架啦, 睇黎你都係未咩打過交架啦。」

「我...我第一次用箭射人...」舜兒苦笑道, 「你俾我冷靜下。」

「大飛姐, 你睇住佢啦, 我唔返去住, 要去睇下汽球個邊先。」爆爆哥向大飛姐道, 輕拍舜兒肩膊後便慢慢離開。

「我地返去先?」大飛姐靈活地躍上電單車, 「你家姐應該擔心你架啦。」

看著大飛姐的身影, 又回想起學習弓道時教練說過「永遠不能用弓瞄準別人」, 但正因為舜兒打破了這一戒律, 她才能..得救? 不, 那是他們自己演的一場戲吧, 那算不算是救到了大飛姐?

但, 總感覺自己做了件好事。
2019-10-05 18:09:44
繼續推
2019-10-05 18:53:20
2019-10-05 19:58:40
再幫你推
2019-10-05 19:58:51
狠狠咁幫你推
2019-10-05 19:59:01
咁好睇嘅故點可以咁少人睇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