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末日下的那些人:方舟爭奪戰》世界面臨終結,我們要奪取方舟

758 回覆
52 Like 5 Dislike
2019-10-23 23:09:46
其實唔想FANS向
你見好多係正傳講過既我都寫多次
因為我寫個時係假定讀者冇睇過正傳
2019-10-24 01:53:37
2019-10-24 09:11:51
2019-10-24 14:51:08
玩完detroit有無啟發到你寫情節 隻game都好針對人性e個問題
2019-10-25 00:10:19
看到許少傑出現在自己房前,向晴只是斜眼看看,完全沒有表露自己的心情,是意料之內還是意想不到,許少傑也不得而知。

「有決定?」

「赤柱監獄唔會走左去,而且要時間準備。但方舟藍圖難講。」

「唔驚係陷阱啦咩?」向晴放下唇膏,取下外套穿上。

昨晚一整夜的監視都沒有發現可疑的通訊或舉動,似乎清白,輕裝速行的哨兵也報告這附近和數碼港沒有異常。

「冇咩好驚。」明明完成了偵測的許少傑撒謊道,「有陷阱既就直接爆埋佢。」

「都唔知話你係蠢人定叻人好。」向晴站起來,「咁你係準備自己去?」

「同幾個人去,小隊模式。」許少傑道,「所以我要知道詳情。」

「詳細既話,其實唔難。」向晴掏出一隻USB 手指,「關鍵就係佢。」

「手指...?」

「呢一隻係硬件鑰匙,只要插入數據中心office 既機,先可以成功login, 呢隻USB 係配給俾總監級員工,可以存取所有數據。」

「好, 之後呢。」

「之後... 不如我同你去啦,你唔識用既話。到時你入到去點知連機都開唔到就好笑。」

「唔得。」許少傑斷言拒絕,「你要留係度做人質。」

「人質...?」

「邊個知係唔係真係陷阱,冇人可以講得埋。如果我一定時間內返唔到黎,飛同爆爆哥就會殺左你。」

「.....嘁,無聊。」向晴一直沒有表情的俏臉上終於泛起一絲波紋,「雖然話你地要萬事小心,但都太小心啦掛,我要出賣你地使唔使作方舟藍圖咁大個故事出黎?」

「邊個知。插左USB 手指後點樣做?」

「唔講。」這傢伙突然像小女孩一樣鬧牌氣,「你唔俾我一齊去,我唔講。」

「唔到你揀。」許少傑舉起手槍,即使是他在這樣距離後一槍爆頭還是可以,「講!」

向晴不但沒有被嚇怕,更是冷冷一笑:「我連恐怖分子都唔驚,連自己有份坐既方舟都可以出賣,我要驚你?」

這傢伙更膽敢...

「啊...屌!!」許少傑對空氣罵一聲後收起槍,「俾你去既話我地點確保唔係陷阱?你到依加冇出賣我地唔代表你唔會出賣我地,唔可以用黎做保證!」

「佢兩個呢?咁你又點解信佢兩個?佢地之前冇出賣你唔代表之後唔會。」

「佢地冇方舟登艦權,冇理由會出賣我!」

「我有方舟登艦權,所以就永遠唔會俾你信任?」

「係!你係既得利益者,我係...我係被體制拒絕既人,我點可能無條件咁信你!?」

「睇一個人只睇佢既背景同身份,唔睇佢既本質,你同佢地又有咩分別。」

面對著向晴職業級的詭辯,許少傑為之語窒,始終他不是牙尖嘴利的人,也不擅長與人打交道,相比起唇槍唇劍,他更擅長明刀明槍。

「咁講啦,你始終唔信我既話,你敢唔敢賭一賭?用自己既安危賭方舟藍圖。」

向晴一直冷靜的應對,更在關鍵時間打出了針對許少傑的激將牌,不愧是有膽訪問獨裁者的人。
「乜叫唔敢!?」

上釣了。

這就是為甚麼歐舜兒會見到大飛姐氣到發抖的原因,還把手上的名牌香水直接徒手握碎,難以致信的看著許少傑與向晴一起走進會議室的一幕。

為了不被波及,歐舜兒也閉上嘴和其他被叫來的人站在一角看著這場慘案的前奏。
2019-10-25 00:14:13
今晚有D野做字數少左
2019-10-25 00:19:54
有啟發但冇應用落呢個故
因為呢個故已經諗好左好耐
2019-10-25 06:38:09
唔緊要,
個對峙寫得幾好.

一個只有一千字嘅精彩橋段,
絕對好過三千字嘅廢話
2019-10-25 17:32:55
2019-10-25 23:02:15
2019-10-25 23:11:11
今日又OT到依加, 人少少偷懶一日
向晴既設定今日坐坐下車突然係個腦爆到九彩, 處理一下
眾籌出書有回音傾緊, 睇到要幾錢, 到時還請大家多多支持
2019-10-26 12:44:37
2019-10-26 19:02:11
出文
2019-10-26 20:51:31
晶盈的玻璃碎從大飛姐手上落下,還好這些玻璃做過特殊處理,即使碎開也不會化成利刃,可是大飛姐還是感到一陣淌血的痛,痛不在手,在心。

「我地唔係話,向晴要留係佢間房?傑少?」

「計劃有變,方舟藍圖係數據中心,要向晴先操作到。」許少傑細描淡寫。

向晴好死不死,又好像是故意似的道:「其實唔係啦,只係數據系統唔係個個識用,咁只好一齊去啦,你唔介意架可?大飛姐~」

大飛姐好像聽中腦中某些東西斷裂的一下。

爆爆哥不以為言:「數據中心應該係用硬件鑰匙啦,確認權限後自動login 主系統存取data base 目錄...」

「你識!?!?」 大飛姐咆哮道。

「係?」完全搞不懂狀態的爆爆哥現在才發現自己已經衰多口, 「識..識少少?」

「好! 你同傑少去, 向晴同我留低!」

「無可能。」許少傑冷冷的說, 「佢要幫手搞船廠個邊既事, 冇可能去數碼港。」

「係..係呀! 我唔識架! 我Major係化學個D呀唔係CS呀!」 爆爆哥如夢初醒。

「你..呀呀呀呀!」大飛姐抓自己的頭髮, 「尋日我地唔係講好左架咩?! 傑少! 如果佢唔係度, 我地用咩黎做人質?!」

「需要人質既前提係個邊係陷阱, 只可以講, 我依加相信個邊唔係陷阱。」

「你...」

「飛。」許少傑打斷大飛姐, 「夠啦。」

「......行啦行啦! 屌你老母! 屌你老母個老母! 屌你老母個老母個老母--!!」大飛姐一看到向晴和許少傑在一起, 和許少傑因為向晴而推翻自己的決定便理智全失。 本來她相信著「傑少決定了就不會有人能改變他」, 現在卻眼睜睜的看著向晴這女人....

「唔使理佢。」看著她氣鼓鼓的走出去, 許少傑淡然道, 「你地, 就係大飛姐講既, 幫到手既人?」

歐舜兒與其他一人點點頭。

「打得?」

舜兒苦笑:「叫..叫做得。」

「...大飛姐提得起你地, 相信有過人之處。向晴, 你有自己武器同裝備?」

她點點頭:「有, 基本自衛唔成問題。」

「好, 最後準備, 15分鐘後出發, 目標係-- 方舟藍圖!」

「好!」

出發者, 許少傑, 向晴, 氣得快瘋掉的大飛姐, 舜兒, 與另外三個被大飛姐指名的人, 目標是進侵數碼港的數據中心, 在後備電源耗盡前登入系統存取方舟藍圖, 完成後撤退回上環大館據點。

「家..家姐?!」

「細佬~」把弓箭背上的舜兒在外頭被自己的家姐叫住, 她沐浴在陽光下如柔弱的一朵花, 白色連身裙反映著光暈, 因病弱的聲音雖說楚楚可憐, 但也能說如旱天甘露。看到這個姐姐, 為何不知想起剛剛大飛姐的咆嘯聲。

「你..點解你係度既?」

「嘻嘻, 擔心你啦嘛。」貝兒輕撫舜兒的瀏海, 但明明舜兒比她還高上一個頭, 「邊個叫你個日喊到咁。」

舜兒的臉刷一下變成通紅:「咩..咩咩咩呀, 我我我...」

「我明我明, 你話教授講過永遠唔可以用弓箭瞄準人啦嘛, 個日你係間診所返黎呆左成日。」

可惡--

從沒有看過自己弟弟這樣沮喪--

想戰鬥--

為了他, 為了所有人,而成為--

「我..我無事架啦!」

「係咪, 重有冇夜晚偷偷地喊?」

「呀呀家姐你.你知道..你聽到?」明明已經用墊子罩住自己, 為甚麼還能..

「由細到大, 次次你喊我都知架啦, 我扮唔知咋嘛。 」貝兒取出飯盒, 「俾你, 唔好餓親自己。」

一直都知道?!

舜兒接過裝著三文治的飯盒:「多..多謝家姐。」

「小心D啦, 如果唔戰鬥唔得既話就唔好遲疑, 幫我保護其他人好唔好?」

「....我會。」舜兒收起飯盒, 明明只是塑膠飯盒卻感到傳來一陣陣暖意。

「..有心事?」貝兒看穿了。

「我驚, 如果要殺人既話...我唔知自己做唔做到。」舜兒低頭, 背景的光影人物與其他雜音恍如把他隔離出末日之外。

爆爆哥演戲時, 舜兒也故意把箭射歪, 萬一到了不殺不行的時候, 能下手嗎?

能嗎?

「咁你可以拒絕?」

舜兒搖頭道:「方舟藍圖, 我希望可以盡一份力, 我唔知家姐..我唔知自己到底想點。」

貝兒溫柔的笑笑道:「細佬你一定會做到。」

「你指..殺人?」

「唔係, 細佬你到左關鍵時候, 一定會知道點做先岩。」

「但如果係要殺人呢?」

「就算你做左咩都好, 你永遠都係我既乖細佬, 你係個好人, 如果無必要你一定唔會濫殺無辜, 我就係咁信你, 所以你做左咩都好, 我點都會支持你。」

「家姐....」讀了大量小說動漫電影的貝兒, 能說出相當動人的台詞, 但這些也代表著她自己的真正想法。

「加油, 小心。」貝兒輕擁舜兒, 然後指著遠方, 「過去啦, 大家等緊你啦。」

「咦? 係Wor! 咁..咁我去啦!」

舜兒收起飯盒, 走向正裝備好武器的眾人, 貝兒看著他與其他人消失在石屎森林中後, 眼角的淚光才泛出。自己身為長女, 實在太過窩囊, 即使有病, 也應該能做多一點點吧?

貝兒執起路邊的一塊小石子, 旋腰蓄勁扔出, 石子輕輕飄出幾米, 軟弱無力地噗一聲跌在草地上。

「有冇三米...」貝兒苦笑, 這樣的手勁, 連流浪狗也打不過吧。

不應該讓他一個人戰鬥的。

不應該讓他背負一切的。

不應該....這樣窩囊的。

想要力量, 想和他一起戰鬥, 這是末日, 這是終結, 如果現在再不去戰鬥, 去成為自己最仰望的英雄, 恐怕..便再無機會了吧。

末日就是這樣的殘酷。

一切終結, 萬物滅絕, 本來想花一生去完成的事, 只剩下404日的限期。

「可惡...」貝兒握緊拳頭, 印去眼角悔恨的淚花。

還好, 長女偷偷哭泣可不會給弟弟發現呢。
2019-10-26 23:07:11
2019-10-27 00:00:33
2019-10-27 02:16:41


2019-10-27 20:50:16
2019-10-27 20:59:50
2019-10-27 21:05:13
萬物失序, 一切存在意義灰飛煙滅之時- 史稱為世界末日的那404天已經成為記憶中遙遠的夢。

在時空的彼岸, 跨過終焉的男人卻沒有被拯救的慶幸, 也許被人稱為幸運兒, 也許被人稱為倖存者, 作為在舊地球中, 數以億計的死者中活下來的三人之一, 他卻.....漸漸迷失自己。

家人, 朋友的再遇, 種種人, 種種事, 卻只是不斷的把他驅逐出這新天地, 使他不斷明白到--
--死在末日下, 才是他本來最好的歸宿。

本.來.

本來不應如此。

即使逃到時間軸的另一邊, 即使避過了世界末日, 即使活下來--

末日卻在心中揮之不去。

「創傷後壓力症? 唔係..唔係咁..我係覺得, 我有一部分既自己..」那個活下來的人呼出一口煙, 「....已經係末日下同其他人一齊死左。」

所熟悉的一切已然消逝。

過去結下的一切羈絆已成飛灰。

何為生命?

何為存在?

為甚麼, 只有我們從末日中活下來?

末日的結局, 是尋找之旅的序幕, 星海的彼岸, 他們的故事將走向最終幕。

末日三部曲最終篇章

《末日後的那些人》

作者: Vantablack

2021年 上演
2019-10-28 01:19:48
2019-10-28 03:02:17
頂 一上返嚟就見到啲咁正嘅野
好想快啲睇啊
2019-10-28 03:02:59
推爆你
2019-10-28 12:53:16
2019-10-28 16:02:19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