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靜與刺激]《進入虛擬世界時》

504 回覆
109 Like 2 Dislike
2019-05-07 04:11:48
這時我再看小地圖下顯示的人數,減少至49人,又暴增了12人。

「61/50人。」我看著,猜測是有一隊人進場。

明明印象中是不能超出50人的,但我進入時按了Skip,沒有看到相關說明。

終於,可怕的事發生——

「人數超出上限,觸發『發狂的魔法元帥』,元帥會帶來增援的精英部隊,對抗過多的槍械國士兵。」系統警告。

「人數降至五人或以下時完結。」系統警告。

「這是什麼?發狂的魔法元帥?」獅弟恥笑,目中無人,「要把人數降至五人?來吧,出現在我的面前,我馬上就可以殺掉。」

一瞬間,有紅色從天而降。

「轟裂——」魔法元帥雙腳陷入橋面時,地面震動起來,氣勢逼人。

我的VR頭套和手套震動。

「就是你們這些人,殺了我國無數的士兵。」魔法元帥站起來時,十分哀傷。

他穿著紅黑色的法師袍,留著紅色頭髮和眼瞳。

——位置在獅弟和十二人隊伍中間。

漸漸地身上出現了火焰保護罩,保護罩在他一米外展開,包圍了自己。

「噠噠噠噠噠噠噠……」獅弟雙槍連發,不打算手下留情。

保護罩的厚度漸漸增加至一米,顯然是高熱。

百多發子彈進入保護罩後,明顯減速,在保護罩中溶解。

子彈都熔成金屬液體,滴在地上冒煙。
2019-05-07 04:16:56
「沒用的,區區子彈,不可能穿過這層火神的保護衣。」魔法元帥說,開始投擲火球。

「不用詠唱?」獅弟驚訝,連番退後。

「轟!」火球擊中橋面,無人被擊中。

「不用詠唱的話,難度就大了。」槍手13觀察。

基本上大家都停了手,都只是在觀戰。

獅弟、黑蝴蝶和十六名公會精英成員,一同開槍要射殺魔法元帥。

火箭炮連續發射、重型機槍不停噴出子彈空殼、多種自動步槍換新彈匣,加上有狙擊手捕捉空隙。

可以說是全伺服器最強的火力了。

仍然無法阻止元帥的步伐。

「仍然沒有悔意。」魔法元帥說,掌心向前匯聚法力。

此時我方的煙霧快將消散,樹上的敵人會看到我們。

「槍手13。」蠍子男妖用組頻呼叫。

「先離開這裡吧。」槍手13說。

然而,在魔法元帥放出火焰光束,造成大爆炸之際。

「轟隆!呼——」橋面有猛風吹來。

白霧樹林也出現「轟」一聲。

有魔法元帥帶來的精英,人數一名。

不單止這個位置,空中還有幾位精英落下,看位置相信會落在山頂、上山路和軍營。

直覺判斷,都是不應該交戰的強大NPC。
2019-05-07 04:24:14
灰色煙霧散去,樹上的十名獅子協會成員只剩六位。

「其餘的人呢?」藍頭髮金瞳的男人問。

「不知道,剛才好像……有鬼。」成員驚慌。

「鬼?」藍頭髮金瞳的男人說,不接受這個解釋。

他四周看看,發現了我和吉普。

「你就是鬼嗎?」他以獵槍對準了我。

「嘣——」樹幹爆裂,樹皮飛散。

我蹲下了,才勉強躲過。

「可惡。」他上子彈,準備開第二槍。

這次,他轉而瞄準了吉普。

「再見了,跟隨小鬼的吉普。」他笑說。

「別停下來啊笨蛋!」有人尖叫。

他扣下機板,槍口冒出火花——

「嘣——」中槍的是妹頭,她推開了吉普,背部中了一槍。

「妹頭!」我看著她,她背部一直流血。

此時真正的鬼出現,慘死鬼用繩子勒住了他的頸子。

刀疤強用散彈槍,開了一槍,把他打至殘血。

「我會記住你們。」藍頭髮金瞳的男人吐血,選擇下線。

其餘的五名成員,也跟隨下線。
2019-05-07 04:30:39
橋面上,獅弟、黑蝴蝶和殘留的八名成員,保持陣型地後退到盡頭。

十人仍然用槍對著魔法元帥,仍然充滿殺意,只可惜都受傷不輕。

再退一步,他們就踏入城鎮的界線,完成任務。

「先完成任務要緊。」獅弟理智地說,再退了一步。

全隊人退後一步,顯示「任務完成」。

「爆炸——」火球無法穿過界線,元帥只能看著他們任務完成後消失。

魔法元帥轉身,從城鎮界線開始向我們走來,踏著充滿戰鬥痕跡的石橋。

他的「過場動畫」已經演完,現在只是機械式的BOSS。

「妹頭。」我看著滿身是血的她,顯然避彈衣都破了。

「沒關係的,這個只是分身。」妹頭慘笑。

「妹頭!」大家都聚過來了。

十二軍人隊伍,現在只剩下九人。

「我們的吉普已經死了,任務注定失敗……」男軍人說,估計是隊長,「但你們的吉普還在。」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話,我們不介意幫手。」他說。

「那……替我們拖著他。」槍手13伸手,指著從白霧樹林走出來的一名「魔法部隊的精英」。
2019-05-07 04:33:48
魔法部隊的精英身上也有保護罩,只不過是空氣,不是火焰。

黑色頭髮,眼神無情,穿著黑色法師袍,雙掌有繃帶。

接著他迅速地詠唱,以近乎無聲的音量——

「小心。」有人大叫。

「呼嘯、呼嘯、呼嘯——」四方八面有空氣錐體刺下來。

我抱著妹頭離開,避開了攻擊。

「啵!啵!啵!」地面被轟開。

這個遊戲,似乎殘血到一定程度,身體就會失去控制。

「交給我們吧!」男軍人帶同剩餘隊員開槍射擊,為我們拖延時間。

「老實說,進入遊戲以來,現在才第一次跟魔法兵交手。」他語聲雀躍。

「不過,這對手是不是太強了?」女軍人反問,露出苦戰的笑容。

石橋上的魔法元帥一步一步地走著,到達六十米的位置,也就是位置X。

這時,大家都冒出了一個念頭。
2019-05-07 04:42:10
「我都差點兒忘記了我們的真正任務。」蠍子男妖說,聲音中帶著興奮。

「對啊,我們的真正任務只不過是要讓兩位美女的真身,到達終點線而已。」紋身龍說。

魔法元帥又走了兩步,已經離開了位置X。

位置X至到城鎮界線之間沒有任何人。

「只要等魔法元帥走出來,你們再用真身上線,走過去就可以了。」香口膠說。

「放心,我們不會讓他回頭的。」青頭的流氓乙說,握緊手上的衝鋒槍。

紅頭的流氓甲和黃頭的流氓丙的態度都一樣,滿身都是手榴彈和煙霧彈。

「你們……」槍手13看著大家,有點感動。

「就這樣決定了。我們引開元帥之後,你和妹頭就用真身上線,然後走完最後那四十米。」刀疤強說。

沒錯,這才是我們的真正任務。
2019-05-07 04:52:37
Lm
2019-05-07 05:01:48
好緊張
2019-05-07 06:33:32
暫時咁多
喜歡故事,留言正皮
2019-05-07 08:50:03
仲以為可以一齊完成任務
2019-05-07 12:55:33
2019-05-07 16:50:11
留名睇文

歡迎巴打
2019-05-07 17:49:30
加速
2019-05-07 20:13:58
2019-05-07 21:39:58
2019-05-07 23:01:33
2019-05-08 00:28:26
推 羅馬鬥獸場故的忠實粉絲!幾時再寫番第三季
2019-05-08 00:53:21
推 羅馬鬥獸場故的忠實粉絲!幾時再寫番第三季

下半年
2019-05-08 01:02:54
推 羅馬鬥獸場故的忠實粉絲!幾時再寫番第三季

下半年

係咪會見番雷穆斯!
2019-05-08 05:43:41
推 羅馬鬥獸場故的忠實粉絲!幾時再寫番第三季

下半年

係咪會見番雷穆斯!

無法回答
2019-05-08 05:50:57
07 我們不能死


魔法部隊的精英,隨手一揮。

「割——」空氣幻化成刃,割傷了男軍人,肩膀爆出一道血痕。

男軍人面不改容,流血退後兩步,接受隊員用繃帶治療。

「我們要把握時間。」妹頭說。

她被我抱著,想要下來。

「雖然你們的真正任務是護送我們的真身,但你們就沒想過完成遊戲的任務嗎?」她著地,面無血色。

「你們遇到生命危險的時候,就下線吧。」槍手13勸說,「只要留著性命,你們就可以在安全的時候再次上線,走向終點。」

「只有一個人不能下線。」妹頭看著我,「就是你,清水。」

「為什麼?」我問。

「因為吉普不會下線,如果你下線了,他就會傻乎乎地站著,等待被殺。」妹頭說。

「所以我們都能下線,只有老闆不能。」刀疤強看著大家,最後看我。

各隊員都看著我,要看我的反應。

「我明白的,大家放心。」我說。

「所以我唯一的工作就是不要死,以及確保吉普不死。」我說。

「沒錯。」「是的。」「對。」「嗯。」大家說。

總是一起,但不一致的回答。
2019-05-08 05:57:29
「好,那其他工作就交給大家了,讓我開開眼界吧。」我說,報以信任的眼神。

「收到。」「沒問題。」「好的。」「放心吧。」大家說。

大家商量對策,在十秒之內完成分工。

由火焰保護著的紅髮魔法元帥快將走到橋的盡頭,要走出來了。

「那我們現在下線。」槍手13右手按耳,在隱蔽的樹下。

「一會兒見。」妹頭對我揮手。

就這樣,兩人登出了,消失了。

「組員『槍手13』下線」系統提示。
「組員『妹頭』下線」系統提示。

等待她們用真身上線,大家就出去吸引元帥注意。

可是,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

魔法元帥並沒有走出來,他站在石橋的盡頭,就轉頭往回走。

「莫非,他不會離開石橋?要死守石橋?」我慌了。

「可能他的行動範圍被限制在橋上,目的是阻止任何人通過。」蠍子男妖說。

「所以有可能……引不出來?」流氓乙問。

「只有試了。」香口膠用狙擊槍瞄準,二話不說,開了一槍。

「砰。」狙擊子彈被火焰保護罩熔解。
2019-05-08 06:04:02
魔法元帥沒有轉身,繼續走了一步。

「啊啊啊!」青頭髮的流氓乙拿著衝鋒槍跑了出去,對著元帥開火,「噠噠噠噠噠噠……」

子彈都在進入保護罩後減速,慢慢熔解。

「大家出去吧。」刀疤強說,動身後用散彈槍轟了一槍。

「嘣——」十粒彈丸密密麻麻地熔化,在火焰保護罩中熔成液體。

這時,元帥才轉過身來,目露凶光地盯著我們。

雖然他的眼神和力量都很恐怖,但我們被他看著,卻反而微笑起來。

因為元帥身後的四十米,有兩位美女要現身了。

野性的褐色頭髮,隨風飄逸。

額頭有血流下,耳朵戴著「彎月」耳環。

穿著輕盈的灰色運動外套,連同具未來感的黑色緊身褲和鞋。

有著不屈的魅力。

另一位美女有著長長的粉紅色頭髮,只穿著桃紅色比基尼和下身露腿裙,把身材都表現出來。

「你們……在笑?」魔法元帥十分反感。

只是她們兩人都身負重傷,背部都是血,需要互相扶持才能前進。
2019-05-08 06:10:50
流氓甲、乙、丙都踏在橋上,吸引元帥的注意。

元帥的眼神充滿仇恨,右手匯聚法力,要展開大規模攻擊。

「我知道大家還想多看美女兩眼,可是……」蠍子女妖說話,喚醒大家,「是時候工作了。」

她投出兩枚煙霧彈,煙霧彈落在保護罩中,立即爆開。

「轟啵!」眾多煙霧一下子爆發出來。

現場馬上要被灰煙覆蓋,在失去視野前——

我看到獅姐和獅妹的回頭,都是金色瞳,而獅妹的眼睛旁有桃紅眼影。

掉以輕心之際,煙霧中有火光傳來。

元帥還是放出了火焰光束,落在流氓甲、乙、丙的身後。

「轟隆隆!」爆炸威力巨大。

首當其衝,流氓甲乙丙被炸了上前,伏在元帥面前。

「沒想到……第一發就是大招。」紋身龍也被炸開,避彈衣和軍服都被毀掉。

「他到底……是有多憤怒?」蠍子男妖輕傷,仍然舉著機關槍。

元帥走向流氓們,只要被保護罩碰到,他們就會被火化。

蠍子男妖和女妖接連開槍,但無法救他們。

流氓甲乙丙滿身是血,一同拿出手榴彈,拉開全部保險環。

「對不起了各位。」他們齊說。

火光四射——

「轟轟、轟轟轟、轟轟!」多個手榴彈爆炸。

「組員『流氓甲』下線。」系統提示。
「組員『流氓乙』下線。」系統提示。
「組員『流氓丙』下線。」系統提示。
2019-05-08 06:22:20
煙霧正在散去。

我看到遠處有飛行魔法兵,從天空飛來。

剛才獅子協會的成員,曾經把他們打下來,就像打鳥一樣。

「大家小心,新一波魔法士兵出現了,是飛行兵。」香口膠說,用狙擊鏡觀察天空。

「的確,觸發了『發狂的魔法元帥』劇情,不代表原本的士兵會偷懶。」刀疤強說。

「麻煩了,他們好像要襲擊美女。」香口膠說。

「能打下來嗎?」我用組頻問,「用你的狙擊槍。」

「老闆,我當然會盡力。」香口膠說。

身為飛行兵的目標,美女們好像早就預想到的樣子。

獅姐和獅妹背靠背,一人負責一邊。

「美女們好像要應戰。」香口膠說,狙擊槍一發不中。

十五人從左邊飛來,十五人從右邊飛來。

獅姐掏出了雙手槍,雙臂舉槍瞄準,槍口附近冒出螢光黃。

「砰!砰!」子彈的威力極大,把飛近的士兵打穿。

她的行動迅速,絲毫不像受重傷的樣子。

「我之前已經看過,現在再看仍然覺得很厲害。」香口膠說。

「什麼意思?」我問。

「拿雙槍的美女,是獅子協會出名的槍手,她在『雙手槍』活動中勝出,贏下了冠軍獎品——彎月耳環。」香口膠說。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