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靜與刺激]《進入虛擬世界時》

993 回覆
196 Like 6 Dislike
2019-05-16 01:28:14
死亡同退學
2019-05-16 05:53:21
「普通的學生?」「不像啊。」座位間竊竊私語。

我退後一步,跟大家並列。

總算完成了。

「好了,自我介紹到這裡。」睦老師微笑,「現在去自己的座位吧。」

遊戲提示:你們的坐位在最後一行。

眼前的學生桌有五行,每行有三人,全班共有十五人而已,完全是小班教學。

當然,加上我們後,就變成了二十三人。

這五行學生桌,是獨立的五行,沒有人跟旁邊的同學拍在一起。

我們八人走到最後,五人坐在大家的後面,較高大的刀疤強、紋身龍和蠍子男妖坐在再後一行。

坐下來後,我們才獲許自由活動。

蠍子男妖坐下來,就靠後,把雙腿放桌上。

紋身龍的雙肩跟學生桌同寬,強壯的他坐得有點委屈。

我就是坐在紋身龍前面。

面向黑板來說,是坐在中間偏左的一行。

流氓甲乙丙坐在我的右邊,右邊出去是走廊,站在走廊可以看到女生課室。

我的左邊只有香口膠,正在咀嚼香口膠。

刀疤強坐在香口膠後面。
2019-05-16 05:58:41
「大家剛才真厲害,資優、家暴、童星出身等都編得出來。」我按著右耳。

「什麼?我真的是童星出身。」黃髮的流氓丙按著右耳。

「我自小就被姐姐家暴,被她用刀劃花了臉。」刀疤強按著右耳。

「我是資優生,智商199……9。」紋身龍按著右耳。

「真……的嗎?」我十分訝異,按著右耳。

「開玩笑的。」三人齊說。

我無奈地坐著。

「男生們玩夠了沒有?快點跟對象接觸。」彎月的聲音。

一位灰色頭髮的男生,頭頂有一個箭咀,標示他就是目標人物——「李吉普」。

他坐在我的左前方,戴著銀色圓框眼鏡,是有點瘦的男生。

「就是他嗎?」香口膠看著前面的男生。

男生穿著白色短袖恤衫,米黃色的校褲。

他的抽屜放著不少紙飛機,是用白色紙摺成的。

他也正在摺紙飛機。

「各位新同學,稍後小休的時候,記得去校務處買一套校服喔。」睦老師叮囑,「你們現在的服飾都不符合規格。」

「知道老師。」大家齊說,像個小學生。

我們都明白,跟老師作對沒有好處,還是留下好印象比較有利。
2019-05-16 06:20:57
接下來,睦老師想跟大家聊聊畢業出路的問題。

有幾位同學表示想升學,也有人表示會到家人的店工作。

李吉普很安靜,只是在做自己的事,沒有參與課堂事務。

「他都不說話,我們怎樣套取情報?」紋身龍說,用軍刀削鉛筆尖。

「總有機會的。」蠍子男妖像是看著獵物。

課堂結束,下課前睦老師對一位長相不錯的男生說,「班長,你小休時去大樓A,把問卷調查收回來吧。」

「好的。」男班長說,露出陽光的笑容。

此話一出,吸引了我們全體的注意。

原來班長是可以去女生大樓的。

「這就是班長的特權?」我問。

「恐怕是了。」蠍子男妖說。

鈴聲響起,小休時間到,同學都湧了出去。

留下來的,都是為了認識我們。

「不好意思,我們要去買校服。」流氓甲說,有點尷尬。

「男校的人都這麼熱情的嗎?」流氓甲按著右耳。

「你真的當過童星?」兩人纏著黃髮的流氓丙,「你演過什麼電影?是什麼角色?」

「龍珠真人版。」黃髮的流氓丙,把頭髮抓成中間分界,「杜拉格斯。」

此時,李吉普默默起身,懷裡抱著一堆紙飛機。

香口膠吐出香口膠,貼在桌底。

我拉下墨鏡。

刀疤強放下書本。

李吉普走出了課室。

「各位,我們要買校服了!」我說,目光沒有移開。
2019-05-16 06:31:40
「清水同學,這是真的金鏈嗎?」有男生問我,想摸粗金鏈。

「借給你戴。」我把粗金鏈戴到他頸上,便匆忙追了出去。

七位隊員馬上跟隨出來。

「他們就是轉校生?」走廊上有不少人,是其他班的同學。

從三樓下去地面,一直跟隨著李吉普的步伐。

操場上,有人正在玩拋接球,是棒球的那種。

我們分散去找李吉普,很快就找到了。

「他在幹什麼?」蠍子男妖問。

李吉普躲在大樓後面,做出跟投球類似的動作。

提起左腿,右手拉後,把左腳狠狠踏前,轉腰——

右手把紙飛機投了出去。

「呼——」紙飛機滑翔起來,飛過牆壁陰影。

陽光下,三角形的影子追隨。

飛了好一會兒,才插在圍欄的鐵絲網上。

他手上還有八至九隻紙飛機。

「這是……什麼情況?」我問。

我們看著他,他真的很認真地練習投紙飛機。
2019-05-16 06:38:33
「同學。」蠍子男妖行動了,「我是新同學,叫蠍子男妖,剛剛有做過自我介紹。」

「我……」李吉普慌了,像是很怕被發現似的。

「我們想找校務處,你能帶我們去嗎?」他問,臉上是蠍子紋身。

「可以。」他緊張地回答。

「放心,我們不是什麼壞人。」紋身龍說,頸上有著龍字紋身。

「你們不要嚇人好不好?」紅髮的流氓甲說,耳朵有三隻銀耳環。

李吉普向我跑來,像是求救的樣子。

「你不用怕。」我平靜地說,「我……」

結果他只是逃走了。

也離開了大家視線。

「我們……還是先換校服吧。」我有點汗顏。

「我也這樣認為。」刀疤強說,「我們現在的打扮,不利於行動。」

「等等。」蠍子男妖走到遙遠的盡頭,摘下鐵絲網上的紙飛機。

紙飛機的底部,有鉛筆字。

我們打開來看,是空白的紙張,只在右下角寫著「小惠」。

「該不會——」香口膠說,「他想把愛意寫在紙上,摺成紙飛機,再投給對方吧。」

我們都訝異起來。

「看他剛才膽怯的樣子,要直接開口說,可能真的太難了。」紋身龍說。

「那怎麼辦?」流氓乙問,悶搔胸口。

「總之,先去買校服。」我說。
2019-05-16 06:51:50
兩分鐘後,我們都在男更衣室。

我更換衣服,換成白色短袖恤衫、米黃色校褲和皮鞋。

流氓甲乙丙在此之上,添加了米黃的長袖毛衣。

香口膠加了一條領帶,可是沒綁緊。

蠍子男妖穿著背心毛衣,正在照鏡子。

我換好後,看到大家都穿那麼多,就把領帶都戴上、背心和長袖毛衣都穿上。

「你不熱嗎?」紋身龍問。

他跟刀疤強只穿上白恤衫和校褲,沒有買加大碼的毛衣。

「怎會熱呢?」我問,也照照鏡子,毛衣左胸有著K-AI字樣。

突然,傳來緊急聯絡。

「男隊員們,李吉普那邊有進展嗎?我這邊出了點問題!」粉紅妹頭的聲音。

「什麼問題?」我問,按著右耳。

「小惠根本不認識他。」彎月沉重地說。

一片驚愕。

「什麼?你……再說一次。」我說。

「小惠是我們的班長,是個很熱情、很可愛、很會照顧人的女生。」彎月說,「她負責帶我們參觀,我們便套一下她口風,問她有沒有喜歡的男生。」

「我們還藉著機會,說早上認識了李吉普,他幫了一個大忙,不然就遲到了之類。」粉紅妹頭說。

「但她居然一副不認識他的樣子。」蠍子女妖說話了。
2019-05-16 06:55:19
「現在她人呢?」蠍子男妖緊急按著右耳。

「她正在跟你們那邊的男班長聊天,還聊得很開心。」蠍子女妖報告,「糟糕了,她的動作和神情,好像有點驕羞。」

「為什麼你們班上的男班長,長得這麼陽光和帥氣?萬一小惠喜歡了他,怎麼辦?」蠍子女妖不滿。

「再說了,為什麼男生可以過來?」她再問。

「是班主任叫他過去的,負責收問卷調查。」香口膠回答。

「一般男生不能過去,但『班長』可能是例外。」刀疤強說。

「我不管那麼多,男生的事歸你們負責!」蠍子女妖說,十分生氣,「本來的情況已經很糟糕了,我不想再添一個第三者。」

「放心,我們會處理。」我按著右耳。

結束了這次聯絡。
2019-05-16 07:01:33
照鏡子的我轉身,面向大家。

「大家聽到了吧。」我說,「你們說說看,該怎樣處理?」

「沒想到會被罵……」刀疤強惆悵。

「看來,班長要換人了。」香口膠說。

「換成李吉普當嗎?」我欣喜一下,「想法不錯。」

如果是他當了班長,至少可以偶爾去女生大樓,刷刷存在感。

「但……怎樣才可以再選一次班長?」我問。

「只要班長不在了,就自然會選一個新的。」蠍子男妖回答我。

「這麼大的一個人,怎會突然不在呢?」我搖頭苦笑,覺得他們太天真,「就算要他請病假……」

「喀——」彈匣上膛。

「其實不難。」大家都掏出了手槍。
2019-05-16 07:09:07
暫時咁多
2019-05-16 07:51:53
先生究竟有幾鐘意吉普車
2019-05-16 07:56:55
先生會唔會去今年書展
2019-05-16 08:41:28
2019-05-16 09:09:40
掏出手槍
2019-05-16 09:27:08
2019-05-16 10:19:59
成班都殺人唔眨眼
2019-05-16 13:08:36
先生會唔會去今年書展

會的
2019-05-16 16:54:05
2019-05-16 20:01:49
2019-05-16 20:39:52
2019-05-16 22:01:29
又係吉普
2019-05-16 23:55:30
推啊
2019-05-17 00:57:04
先生保重身體
2019-05-17 00:59:10
先生會唔會去今年書展

會的

會唔會再出書
2019-05-17 02:09:23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