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靜與刺激]《進入虛擬世界時》

504 回覆
109 Like 2 Dislike
2019-05-10 08:14:04
暫時咁多
喜歡故事,留言正皮
2019-05-10 08:42:28
先生加油!繼續支持!
2019-05-10 09:13:00
有得摸下巴啦
2019-05-10 10:28:21
2019-05-10 10:29:53
劉明
2019-05-10 13:36:59
劉明

歡迎
2019-05-10 13:51:13
好鍾意睇巴打既故 支持
2019-05-10 16:49:19
好鍾意睇巴打既故 支持

2019-05-10 19:05:50
啱啱去返睇黑白的世界個故 好好睇 係咪出左書?好想買
2019-05-10 19:35:56
啱啱去返睇黑白的世界個故 好好睇 係咪出左書?好想買

各大書店都有售
不過應該擺上了書架
可以去書店問下店員
多謝支持
2019-05-10 21:56:58
新讀者lm
個世界觀好正
2019-05-10 22:40:08
2019-05-11 00:12:04
新讀者lm
個世界觀好正

歡迎新讀者
2019-05-11 02:02:53
2019-05-11 02:05:48
2019-05-11 04:37:17
意料之外
2019-05-11 06:11:00
09 酒吧聚會


星期三晚上,陳明基打了電話給我。

「我沒有介紹錯吧!慘死鬼是不是很厲害?」阿基說,「怎麼了?有沒有被她迷倒?」

「嚇倒比較多。」我說。

「你不用騙我了,我已經看了你的遊戲影片。」他說,用不懷好意的聲音。

「影片?什麼影片?」我問。

「你不知道嗎?你們昨晚的表現,早上就被官網報導了,下午的時候更成為了官方遊戲直播平台的熱門影片,秒秒鐘幾百人在看。」他說。

「除了觸發『發狂的魔法元帥』劇情,你是首個走到地圖外的玩家,連官方都不知道有無聲國的存在,卻被你們找到了。」他說。

「什麼?連……官方都不知道?」我吃驚。

「詳細情況還在調查中。」他說,「總之今日下午開始,大批玩家都爭著要去無聲國參觀,要走一遍你的路線。有些人甚至要往西邊走,嘗試探索更多未知的國度。」

「總之你紅了。」他說,「只可惜目前還沒開放分紅制度,否則按影片的點撃率分錢的話,你就發財了。」

「阿基,官網寫明要通過五個AI任務,才可以在下次更新後申請分紅。」我說,「我沒有玩第一個AI遊戲,注定無緣了。」

魔法與槍械的戰爭,是第二個AI遊戲。
2019-05-11 06:22:54
「真可惜。」阿基說,「對了,你是不是今天開始要打比賽?」

「是的,還有十分鐘開始了。」我以肩膀夾住手機。

調大了冷氣,關了房間燈光,我坐回電腦椅上。

「大富翁稱號賽,好像……有二百多人參加?」阿基問,不太確定。

「243人參加。」我說。

第一屆大富翁稱號賽,每場都由三位玩家進行比賽,勝出的「一位」可以晉身下一輪,輸了的「兩位」就會淘汰。

「第一輪之後,會淘汰三分之二人。」我說。

「第一輪是243人,淘汰三分之二人,就剩81人。」阿基在計算。

「第二輪之後,就剩下27人,第三輪剩9人,第四輪剩下3人,第五輪就是決賽。」他說。

「好像的確是這樣。」我說,穿上體感手套。

「加油啊,阿清!去連贏五場,奪下冠軍!」他更加亢奮,又平靜下來說,「拿下冠軍獎品——『大富翁稱號』吧。」

我沒有回應,把另一手套穿好。

「有壓力嗎?」他關心。

「沒有,也就跟平常一樣。」我說。
2019-05-11 06:28:55
早起有文
2019-05-11 06:37:37
「金額不一樣吧,首輪的起始金額是二千萬,次輪就上升到五千萬,決賽只是入場就……需要五億。」

伸手開啟螢幕上方的傳感器。

「我平時進場,就是挑一億入場費的。」我說。

「不愧是財富榜第一位玩家……看來跟你玩大富翁的人都非富則貴。」他說。

「好了,不阻你準備,下次再聊吧。」他說。

「等等……」我留住他,「謝謝你關心我的比賽。」

「還有就是,你的角色三杯雞,駕駛熟練度高嗎?」我問。

「當然高,一會兒我又要賽車了。」他說,「怎麼了?」

「沒什麼,開車注意安全,拜拜。」我鬆開肩膀,把手機放桌上。

「哦……拜拜。」他聲音很遠。

通話結束,我露出了微笑。

雙手端起VR頭套,先對上眼睛,再戴到頭後。

就這樣,我再一次進入虛擬世界。

「歡迎玩家『清水』來到虛擬世界」系統提示。

角色再次睜眼時,是在第九層的人工智能遊戲世界。

我身上仍然穿著昨晚的軍裝,手上拿著船票。

昨晚太瘋狂了,淪落到要坐船回去槍械國。

我把軍裝衣服換成黑色露胸肌長褸,加粗金鏈和戴上三隻鑽石戒指,變成大財閥的樣子。

走進升降機,按下四樓——「策略遊戲世界」。
2019-05-11 06:45:25
現在是晚上八時五十五分,先前約了隊員在今晚十點半在地面層的酒吧街見面,會開個房間「交錢」給他們。

每人底薪一千萬,兩位美女都完成任務再加一千萬,吉普也安全抵達,要加五百萬。

慘死鬼幹掉了四位獅子協會成員,再給四百萬。

「我應該會跌出財富榜吧。」我平常心面對。

轉身看著玻璃外面,正在下降——

天空降到地面,天空降到地面,天空再降到陸地……

「如果要最大限度地榨乾對手的資金,不能讓他們剛剛好破產。」我放空時想。

「要讓他們一點一點地賣出地皮,一步步走向貧窮,最後我再一下子把物業升級到最高級的摩天大樓,讓他們在快沒錢的時候才來個大欠債。」我不自覺地盤算,「應該能多賺兩千萬。」

「呲——」機門打開,有叫我出去的提示。

我點擊小地圖,轉移到大富翁的入口,直接進去比賽。

比賽的時候,由於我們還沒解除組隊,右耳偶爾會有隊員說話。

「老闆呢?他什麼時候到?」香口膠的聲音。

「他不會潛水了吧。」蠍子男妖用組頻說。

「約了十點半,現在才九點半,再等等好不好?」刀疤強說。

我擲下骰子,無視所有聲音。
2019-05-11 06:54:48
「你們都到了嗎?我可能會遲十分鐘。」紋身龍說。

「要先開房間嗎?」分不清是誰的聲音。

「你們安靜點好不好?時間明明還沒到!」我大聲說,生氣了。

也許聲音有點大,兩位對手比我嚇到。

「抱歉,不好意思。」我向兩位道歉。

啊,忘了按著右耳,聲音被他們聽到了。

真……難為情。

首場比賽結束後,我在入口處看公告版,下一場是在星期五。

「很好。」我滿意地看著。

賽程是星期一、三、五比賽,跟我過去的習慣一樣。

「老闆還沒到嗎?十點四十分了!」蠍子女妖用組頻宣洩不滿。

「抱歉,我剛剛有比賽,現在過來了。」我按著右耳。

「我們在酒吧開了房間,正在等你們呢。」流氓乙的聲音。

你們,意思是除了我之外,還有人沒到?

「誰還沒到?」我問。

在升降機中,按「地面層」,機門自動關上,開始下降。

「兩位女主角都還沒到。」慘死鬼用組頻說。

「分身沒有上線,應該是會用真身來吧。」流氓甲用組頻說,「我和流氓丙在酒吧街,如果發現她們,就會帶她們進來。」

「別著急,可能女孩子要化妝。」刀疤強說。

「呲——」機門打開,有叫我出去的提示。

我踏出升降機後,馬上轉移到酒吧街。
2019-05-11 07:00:15
天色是夜晚,人來人往的酒吧街,有著不同類型的玩家。

很快,我就看到紅髮的流氓甲和黃髮的流氓丙。

「老闆來了。」流氓甲用組頻通知大家。

「哪家店?哪個房間?」我問,剛才只顧比賽沒有留意。

眼睛卻在尋找她們。

「我帶你進去吧。」流氓丙領走了我。

我進入了一個派對主題的房間,天花吊著一個鏡面反光球。吊球慢慢旋轉,把不同的光點遍佈房間。

但是燈光明亮,光點不太明顯。

「老闆來了!」有人歡呼,有人只是微笑。

「大家都完成任務了嗎?」我問。

上一次看到大家,大家是受著重傷,在AI遊戲中。

「我們是在清晨……六點半左右,偷偷走過橋的。」流氓乙站在我身旁,「那時還看到香口膠。」

「魔法元帥呢?」我問。

「好像六點就解除了。」香口膠說,坐在沙發上,「那個時間上線人數最少,大家都下線了。」
2019-05-11 07:07:40
「沒有元帥和精英,其他都只是雜兵而已。」蠍子男妖帶著傲慢,搖著威士忌酒杯。

「你應該加上一句,沒有獅子協會的人。」慘死鬼指正,穿著染血的白色裙子。

「想吵架嗎?」蠍子男妖問,「雖然我知道你們去了無聲國,現在出了名。」

「我也想去,可惜早上過關時,還不知道有那個地方。」紋身龍說,「要不然,即使重傷也想去一趟。」

「明明我們這麼辛苦,為什麼旁人都看得這麼高興?」慘死鬼悄悄問我。

「因為他們是『旁人』,只是在吃花生,沒經歷過那種迷失和恐懼。」我仍歷歷在目。

「她們還沒來,是不是遇到麻煩了?」香口膠說,吹出了膠。

「莫非是被獅子協會的人纏住?」我緊張問。

「聽說獅子協會內部出現了很多問題,她們可能牽涉在內吧。」刀疤強說,也在沙發上,「昨晚美女上線的時候,她們的瞳色是金色的,證明還沒離開公會。」

「的確,如果離開了,會回復原來的瞳色。」蠍子男妖說,「不知道有什麼隱情。」

這時右耳傳來流氓甲的聲音——

「她們來了,兩位美女來了。」聲音帶著喜悅。

「為什麼總是要叫她們美女?她們沒名字嗎?」慘死鬼碎碎念。
2019-05-11 07:19:33
「玩家『獅姐』進入房間」系統提示。

野性的褐色頭髮,戴著「彎月」耳環,身穿灰色運動套裝的女人出現。

她看過來,已經是灰色瞳。

「大家好,認得我嗎?」獅姐問,從外套抽出右手,「我是槍手13。」

她的身材比分身好多了,體格和線條都相當出眾,充滿魅力。

「玩家『獅妹』進入房間」系統提示。

粉紅色的頭髮盤成了髮髻,一位可人兒登場。

粉紅的瞳色,桃紅的眼影和小嘴唇,穿著暴露身材的比堅尼,外穿沒拉上拉鏈的白色外套,下身是性感的開叉裙。

「大家好,我是妹頭的真身。」她高興地揮手,「暫時我們還是叫獅姐和獅妹,但很快就會改名了,因為我們剛剛離開了獅子協會。」

「這也是我們遲到的原因。」她繼續說。

「不好意思,我們遲到。隊員都到了嗎?大家都完成任務了嗎?」獅姐滿臉笑容。

慘死鬼盯著我看,分薄了我的注意。

「你在……看什麼?」我不自在地問。

「我在看,你在看哪一個。」慘死鬼偷偷竊笑。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