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靜與刺激]《進入虛擬世界時》

993 回覆
194 Like 6 Dislike
2019-05-08 06:31:20
「彎月耳環?」我問。

「彎月手槍、彎月服裝、彎月鞋子等都是可以在商店買到的,唯有彎月耳環是獨一無二,只能從活動中獲得。」他解釋,「她集齊了整套『彎月裝備』,能夠發動特殊效果。」

「三十秒內,無視傷勢把運動能力提升至120%。」他說。

「砰砰砰!」獅姐連續開槍。

轉眼間,她剛好用光了子彈,把飛行兵都打了下來。

另一邊,獅妹面對敵人時,拿出了一支唇膏。在她塗在唇上時,身上出現一層粉紅光,恢復了精神。

然後她便拿出帶瞄準器的步槍,一發一發地把天空的士兵打下。

完全精準無誤。

「哪是什麼?」我問。

「我也不知道,應該是某種恢復道具吧。」香口膠說,「畢竟這裡的遊戲和道具太多了。」

這時我就明白了,要不是自己公會的人阻撓,她們兩個也可以過關。

「不愧是獅子協會最強五人的其中兩人。」我佩服。

「轟炸——」猛風吹來。

「我也不想打擾你們看美女的興致,但……抱歉……」蠍子女妖慘聲道。

「組員『蠍子女妖』下線」系統提示。
「組員『蠍子男妖』下線」系統提示。

突然,四面八方有空氣錐體插下——

「啵啵!啵!」香口膠遭到攻擊波及,伏下來的身體都是血。
2019-05-08 06:34:10
十二軍人隊伍已經全滅?

我看看,果然每人都躺下來了。

只剩下男軍人,背靠著樹幹坐下,手指夾著一根煙。

可是他的體力也不容許再吸一口,就這樣笑著,一臉很爽地再受精英的一擊。

「嘖——」男軍人陣亡,被黑色法師袍的精英用空氣刃殺了。

下一刻,他把目標放在動彈不得的香口膠身上,要移動到他身前。同時開始了魔法詠唱。

「各位隊員,我撐不住了……」香口膠說,右手按耳,「最後送一個好消息給大家。」

「美女們成功達陣。」他右眼從狙擊鏡中移開,一臉愉悅。

「重申,美女們成功達陣,美女們成功達陣。」他說,一共說了三次。

「還有人在嗎?」他問,飲恨,「可惜……香口膠吃光了。」

空氣錐體從四方八面降下。

「組員『香口膠』下線」系統提示。

「啵!啵!啵!」轟爆了地面。
2019-05-08 06:39:18
我的位置跟香口膠相距不遠,目睹了他的下線。

精英下一個盯著的人——是我。

他發現我了。

「真的嗎?美女們完成了任務?」紋身龍重傷蹲下,難掩喜悅。

元帥走到他面前,手上冒出了火球。

「太好了。」紋身龍說,「接下來就靠你了,清水老闆。」

「絕對要生存到最後,把吉普帶回城鎮,讓我們也感受一下……」他說著,中斷。

「組員『紋身龍』下線」系統提示。

「轟隆!」火焰的壓迫力傳到我這裡。

「別……別過來。」我用殘舊的左輪手槍對著精英。

魔法部隊的精英開始詠唱。

「砰!砰!」我開了兩槍,子彈都被空氣保護罩擋開。

「老闆,快跑啊!」刀疤強拼命呼叫,投出了手榴彈。

「轟——」手榴彈爆炸,中斷了精英的詠唱。

害得精英需要重新詠唱一次。

魔法元帥沒有離開石橋,轉身時已經無人,安靜下來。
2019-05-08 06:44:34
在精英面前,我後退,捉緊吉普的手。

「我來拖著他,你快點帶著吉普離開!」刀疤強呼喊,透露出強烈的願望。

刀疤強拿出軍刀,打算放棄槍械,提高靈活度。

「我……明白了。」我說。

隨即,我拔足就跑,一種盲目的奔逃。

拉著吉普,希望提升他的跑步速度。

我們進入了白霧當中,沿路往山上逃去。

該逃去哪裡?怎樣才可以過關?我完全沒想法。

「組員『刀疤強』下線」系統提示。

大家都重傷下線了,也不可能冒險上線,我也沒有聯絡他們的方法。

怎麼辦?走回剛才吃大餐的木屋?一直躲起來?像那個男孩一樣躲在衣櫃?

直至無敵的NPC離開?

我從來沒有如此慌張,不知道……該怎樣做。

「沙……」這時樹上有動靜,莫非是新一波的近戰兵?

我呼吸急促,吉普也是。

緊張之際——

「找到你了。」有人用組頻說話。

「先上來吧,老闆。」慘死鬼說,在樹上拋下一根繩索。
2019-05-08 06:58:52
暫時咁多
2019-05-08 07:27:07
慘死鬼終於出返嚟
2019-05-08 10:31:38
男軍人好有型
2019-05-08 10:50:06
慘死鬼終於出返嚟

消失左咁
2019-05-08 13:08:57
2019-05-08 14:26:25
樓主依幾年生活係咪好壓抑好唔開心?
由羅馬2嘅故開始就覺得樓主寫到好壓抑咁
2019-05-08 15:35:22
推 羅馬鬥獸場故的忠實粉絲!幾時再寫番第三季

下半年

係咪會見番雷穆斯!

呀凌
2019-05-08 19:23:51
樓主依幾年生活係咪好壓抑好唔開心?
由羅馬2嘅故開始就覺得樓主寫到好壓抑咁

結左婚
2019-05-08 20:10:01
樓主依幾年生活係咪好壓抑好唔開心?
由羅馬2嘅故開始就覺得樓主寫到好壓抑咁

結左婚

感情嘅世界
2019-05-08 21:01:53
文啊
2019-05-08 23:19:05
2019-05-08 23:19:06
2019-05-09 04:13:00
2019-05-09 04:28:57
繩子垂在我的面前,像一根救命草,吸引我抓緊。

兩望左右,確保沒有敵人後——

「慘死鬼,你終於……出現了!」我抓著繩子往上爬,不時看看吉普。

看到吉普也跟著爬,我才安心下來。

爬上了十米高的樹,這裡的高度超過了霧,露出不同的樹梢。

我站在橫生的粗樹枝上,離地八米左右。

黑髮紅瞳的軍裝少女,額頭上仍然插著匕首,流著血。

她站在另一根粗樹枝上,也算是我的身旁。

吉普爬上來後,慘死鬼便收起繩索。

「總算得救了。」我肩膀放鬆,又緊張問,「這裡會有魔法士兵出現嗎?例如近戰兵。」

「我剛才幹掉了一波,距離下一波應該還有段時間。」慘死鬼冷冷說。

吉普開始坐下,拿出水壺,進入喝水的過場動畫中。

「為什麼你不參與大家的戰鬥?」我回想起剛才,語帶責備,「也不去救其他人。」
2019-05-09 04:33:52
她沒有回答我,只是默默站著。

「現在……該怎麼辦?」我頹然。

遊戲人數還有十多人,而且好像還有不知情的隊伍進場,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回落至五人或以下。

加上元帥和精英都是無敵的,前往城鎮的石橋等同被封鎖了。

「我又沒有戰鬥技巧……連剛才的隊員都失敗了,我更加不可能打贏。」我看著殘舊的左輪手槍。

「打不贏元帥和精英,現在只能躲起來,或者等死嗎?」我自問。

吉普舉起水壺,喝得十分清涼。

怎樣才可以把他帶回城鎮?

「老闆,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慘死鬼問,湊近了一點,手抓著樹。

「這裡是人工智能遊戲世界,不是射擊遊戲世界。」她說。

「你問我為什麼不跟隊員一起行動,因為我跟他們不同,我又不是槍手。」她說,「我是驚慄遊戲的專家。」

「在射擊遊戲的玩家眼中,肯定會把這裡當成某個射擊戰場,興致勃勃地舉槍廝殺。」她說,做出開槍噠噠噠噠的手勢。
2019-05-09 04:43:09
「只是,我的槍械熟練度也很低。」她停下來。

「對來自驚慄遊戲世界的我來說,躲起來像鬼一樣,把人們殺光光就最好玩了。」她難掩雀躍,「這才是我的玩法。」

「清水老闆,你不是來自『策略遊戲世界』的玩家嗎?你就沒有想過,把這裡當成是一場策略遊戲嗎?」她問。

「你玩大富翁遊戲這麼厲害,就沒有一點技能可以套用在這裡嗎?」她眼神挑釁。

「你看看這裡,樹枝之間的排列很緊密,很容易就可以在樹上移動,方便了我這類玩家。」她說,放眼開去,「我猜這裡一定也有你這類玩家發揮能力的地方,只是你沒有發現而已。」

「在大富翁鍛鍊出來的能力……到底是什麼?」我撫心自問。

對擲骰子的把握。

在適當的時候用巨大金額投資建旅館,賭對方下一步一定會踏中的自信。

對地皮價值的估算,分析高回報玩法的風險和低回報但不敗的保險玩法。

根據綜合因素得出來的概率,選擇買對手的地皮,以及讓對方接受交易的利誘技巧。

集短視的豪賭和長遠的投資於一身的遊戲,就是大富翁。

「某程度上是一種博弈,特別是剩下一對一的時候,根本就是策略和運氣之爭。」我深思熟慮。

「你嘗試用策略遊戲的思路,重新想一次這個遊戲的任務。」慘死鬼說,「假如你沒有隊友,只是一個人玩。」
2019-05-09 04:49:42
一個人玩?如果只有我一個人……

「那麼我一定不會按地圖走。」我說。

從物品欄中取出司令官給予的泛黃地圖。

我慢慢打開地圖,慘死鬼也過來看。

「這張地圖跟介面右上角的小地圖是一樣的。」我說,手指放在軍營上。

軍營有路上山,山頂有路下山,連接長長的石橋,最後是城鎮。

「假如你沒有被隊友牽著走,用自己的走法,你會怎樣走?」慘死鬼問。

「最好的方法當然是——」我取笑,有一個想法。

站在樹上的我眺望遠方,漸漸收起笑容。

「慢著。」我說,很認真地觀察東面,再對照手上的地圖。

「總感覺實際地圖,比這張地圖大。」我說。

「什麼意思?」慘死鬼問,「地圖錯了?」

正方形的地圖,北面是城鎮,南面是軍營,我們在靠東的位置。

「不是地圖錯了,我們的確是在東面。」我說。
2019-05-09 05:01:09
「只是你看看,如果按照這張地圖,東邊最多只剩七十米左右,就是盡頭了。」我說。

「但你實際看看,那邊明明很廣闊,完全不像是盡頭。」我用手一指。

光是樹梢就有一百個以上,不可能只得七十米。

「你意思是,可能存在地圖以外的地域?」她看著東邊。

「沒錯。」我說,「我猜只是這張地圖太小,沒有畫出來而已,實際上這可能是一個廣闊的世界。」

「所以,也許有其他的路,可以通往城鎮。」我猜,心存一絲希望。

「雖然會繞遠一點。」我收起地圖,問她,「你不介意吧。」

無論如何,都想去驗證一下。

「哧——」慘死鬼笑了,「三杯雞說得沒錯。」

「基……三杯雞他說了什麼?」我問。

「他說跟清水一起玩遊戲,總是很過癮,總是超乎想像。」她說。

「是嗎?那……起行吧。」我有點害羞,準備動身。

「由這刻開始,你就當是自己一個人玩吧。」慘死鬼說,「你可以在樹上跳躍,跳到沒有樹的位置才下來。」
2019-05-09 05:15:26
「你要去哪裡?萬一我遇到危險的話,怎麼辦?」我慌忙問。

白霧中有魔法士兵形成,近戰兵形成後躲在樹上,就在比我們低一層的樹幹。

數名近戰兵詠唱,對自己施展力量魔法,沒有察覺白霧之上的我們。

「你放心,雖然我叫你當作是一個人玩,但實際上你並不是一個人。」慘死鬼輕鬆地說,「我會跟著你的,只怕你會有被鬼追的感覺。」

「要是前方出現敵人呢?」我問。

「不用怕。」慘死鬼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

這時有文字出現——

「組員『槍手13』進入遊戲」系統提示。

「看,增援來了。」慘死鬼說,像是預料之內。

「我回來了,大家的情況如何?還有人在嗎?」槍手13的聲音從右耳傳來。

慘死鬼看著我,等待我回答。

「槍手13,地圖東面等,要執行Plan B了。」我右手按耳,下達指示。
2019-05-09 05:37:11
2019-05-09 06:28:44
暫時咁多
喜歡故事,記得正皮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