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靜與刺激]《進入虛擬世界時》

489 回覆
108 Like 2 Dislike
2019-04-28 05:40:52
我走到海邊,已經有不少人開了「房間」。

海邊的房間以「帳篷」的方式呈現,三角立體的帳篷遍佈草地,像露營區。

帳篷上面有「鎖」的,就是需要密碼才能進入。

帳篷上方有「標題」和「人數」,像是「1/12」就是12人房間裡面只有1人。

裡面有什麼人,是可以查閱的。

我走向開房間的NPC,申請開房間。

標題:無
人數限制:12人
密碼:不設
主題:奇幻海邊
天色:夜晚

右手點擊「確定」後。

戴草帽的老人NPC收取了700幣,我就被轉移了。

Loading……

海邊的主題有很多種,我特別鐘情「奇幻海邊」,有一種世外桃源的感覺。

假如在現實世界坐飛機去一個這麼唯美的海邊,肯定很貴。

不,應該沒有可能吧。
2019-04-28 06:14:30
「玩家『清水』進入房間。」系統提示。

腳踏在斜坡草上,無邊際的海就在眼前。

水面上有月亮的倒映,黃色晃晃的。

天空有七彩的星星,有長流星劃過,還有一群小流星追隨。

我一個人坐下來,享受平靜的世界。

此刻我很平和,有心如止水的感覺。

我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心中有一片湖,裡面很平靜,即使丟石頭去激起水花。

也很快會回復平靜。

人生中每次遭遇什麼大事,都像是有石頭丟下來,起初激起很大水花。

最後還是會平伏下來。

白天的責任卸下來後,深夜坐在電腦前追劇也好、打機也好,都是為了讓自己充實一點。

不至於太空虛。

我的心境很平靜……

看著前方一點浪都沒有的海,心會沉寂下去。

我的心,實在太平靜,像進入了某種境界。

但如此安詳的水面,真的是我想要的水面嗎?
2019-04-28 06:28:52
「今天就到這裡吧。」我準備起來。

忽然,水面出現波紋。

水面的月亮被遮蔽。

然後風出現了,從對面吹過來。

風聲吹襲,耳邊盡是呼呼聲。

「怎……麼回事?」我有點慌張。

「撲通。」一顆小石塊墜落,打在海面上,濺起了水花。

不少石塊陸陸逐逐落下,打在海面上。

我退後兩步,突然——

巨大的隕石瞬間落下,撞入海中。

「轟啵——」數十米高的海浪,不,是海嘯。

海嘯直撲過來!

我用手格擋,被沖擊的時候,體感手套和VR頭套一直震動。

「瘋了嗎?」我內心激動起來。

持續了十秒有多,海水才慢慢退去。
2019-04-28 06:43:41
由於巨大隕石墜落,使水位上升,我腳浸著水了。

「哮……」我喘著氣,不敢放鬆。

還有些海水升得太高,現在才以雨的形式回落。

「滴滴答答……」水面上漣漪圈圈。

巨大隕石露出水面,也被雨水洗刷著。

此時系統提示——

「玩家『槍手13』進入房間。」

在濛濛細雨中,隱約有一位女玩家出現,落在巨大隕石上。

穿白背心、軍綠短褲——

赤腳的她,站在隕石上。

「你是『清水』?財富榜第一位的玩家?」她確認,聲線硬朗,「我有事要找你。」

「轟——」一顆隕石撞落水中,再度激起浪花。

水面似乎不會平靜了。
2019-04-28 06:54:46
先生好久不見
近來可好?
2019-04-28 07:22:08
先生好久不見
近來可好?

一言難盡
2019-04-28 07:26:19
先生好久不見
近來可好?

一言難盡

唔好放棄寫作 好多你新小小既故未追
但想同你講
你既文章真係好好睇 比心機
2019-04-28 08:01:06
先生好久不見
近來可好?

一言難盡

唔好放棄寫作 好多你新小小既故未追
但想同你講
你既文章真係好好睇 比心機

多謝支持
2019-04-28 12:27:38
正 留名

歡迎
2019-04-28 13:10:23
留名
2019-04-28 15:56:49
留名

歡迎
2019-04-28 19:19:05
輕輕一推
2019-04-29 00:03:03
03 一個重要的委託


女玩家從巨大隕石跳上前,落在其他隕石上。

連續幾跳,都沒有失足跌進海裡。

灰色的瞳孔,褐色的頭髮被紮成馬尾,給人爽朗的感覺。

她靈活地來到我的身前,雙腳才浸進水裡。

「財富榜……第一位?」我問。

我說話了,可是她聽不到。

對了,我好像關閉了語音系統,馬上點選項,在「設定」中開啟。

「穿大富翁圖案的白色T-shirt……」她審視著我,「給我看你的名片。」

我不自覺地照辦,像被警察查身份證一樣。

點選項,把角色名片顯示出來。

「沒錯,果然是『清水』本人。」她鬆一口氣,神色仍然凝重。

「我想請你幫一個忙。」她說。

「幫……什麼忙?」我聲線低沉,收起了角色名片。

「救『我』和另一個女孩。」她說。
2019-04-29 00:07:14
「救你?另一個女孩?」我一頭霧水,「你有什麼事嗎?」

她明白我的疑問,馬上解釋,「這個是我的分身帳號,真身……目前重傷。」

怪不得穿著白背心和短褲,像一個新開的帳號,原來只是分身。

「抱歉,我還沒自我介紹。」她說,「這個帳號叫『槍手13』,是我的分身,真身叫『獅姐』。」

「我是『獅子協會』的副會長,跟另一位副會長『獅妹』,在任務中遭到同伴的背叛。」她憤怒,「要不是我們殘血時立即下線,早已經被槍殺。」

「獅子協會是什麼來的?」我無知地問。

「你居然沒有聽過?」她難以置信,「公會榜排名No.1,擁有超過一百名成員的最強公會。」

「我們的公會,無論官方推出什麼新任務,都會以最快速度完成。」她語帶自豪。

「另外,能加入『獅子協會』的都是精英玩家,所以能登上第一位,是無庸置疑的。」

「那麼副會長大人,你和獅妹做了什麼事,得罪了自己公會?」我問。

說實話,我對公會的內部糾紛沒有興趣。

不外乎都是那些理由。
2019-04-29 00:17:23
pish
2019-04-29 00:20:31
「我們,沒有做錯什麼。」她咬定。

「不是對錯問題,我是問你做了什麼?」我問。

她沉著臉。

「我們前幾天辦了一場『線下見面會』……」她慢慢說。

「你跟其他成員,在現實世界見過面?」我問。

「是的。」她點頭,嘴巴動了起來。

獅子協會的會長名為「獅子王」,另外有四名副會長,分別是「獅兄、獅姐、獅弟、獅妹」。

她是獅姐,跟獅妹一樣,是第二批加入的成員。本來並不是用這個名稱,是加入後才修改成用上「獅」字。

獅子王,加上獅兄、獅姐、獅弟、獅妹,號稱公會最強五人,一直得到大家的尊重。

可是辦了一場「線下見面會」後,她就發現根本不是自己想的那回事。

「那時候我才知道,獅子王跟獅兄、獅弟是親生父子關係。」她說,再次憤怒,「他們的人品太差了。」

「我和獅妹跟他們見面後,美好的幻想統統破滅,都有了退會的念頭。」她硬朗的聲線,滲透著委屈。

「他們對你們做了什麼?」我緊張。

「就是……價值觀不同。」她說,像是有所隱瞞。
2019-04-29 00:26:20
「本來打算完成第二星期的AI限時遊戲任務,就退出公會的,沒想到在完成任務前被襲擊。」她悔恨。

「不說出他們對你做了什麼的話,我也很難幫你。」我說。

「如果我講了出來,你肯定會嘲笑我的。」她認真。

看著她一臉苦衷,我也不好意思逼問。

「感覺你們在玩的都是槍戰之類的遊戲,我對這方面很不在行,你為什麼要找我?」我問,「你會不會找其他高手玩家,比較好?」

「而且任務失敗又不會死的,你上線被殺了,再接一次任務,再玩一次不就可以了嗎?」我說。

在遊戲世界裡,沒什麼是不能重頭來過的。

「你是認真,還是在開玩笑?」她生氣,問,「難道你不知道AI設計的限時任務,全都只可以玩一次嗎?失敗了就不能重來!」

「我……不知道。」我被嚇到,「抱歉。」

「而且,要晉身下一次更新時推出的進階環節,就必須要把今次更新的五款AI遊戲,全部通關才行。」

「不容許有任何一個任務失敗。」她壓力很大。
2019-04-29 00:26:23
2019-04-29 00:32:14
按照她的說法,今次AI設計的五款遊戲,要全部通過了才可以獲得晉級資格,才可以玩下一次更新的遊戲。

這個時候,我的理解仍然十分片面。

只知道,眼前這位女玩家急需人幫忙。

「那麼……要怎樣做,才可以解除你面臨的危機?」我動了同情心,「你要知道我只是一個大富翁玩家。」

「公會的人在我和獅妹登出的位置,派了幾個人留守。我受傷的真身一旦上線,他們就會開槍射殺。」

「我需要人去趕走他們,讓我和獅妹可以安全登入,安全前往終點。」她說。

「槍手13,實不相瞞……我的射擊技術極其垃圾。」我很抱歉。

自己說出來都感到不好意思。

只因從小到大,我玩槍game都是累隊友的人,只會衝出去死。

在我的眼中每個敵人都像是開了外掛,明明我看不到他,他卻爆我頭。

「你不能找其他人嗎?」我感到為難,「還有,另外那位『獅妹』呢?」

「她也在用分身,到處找人幫忙。」槍手13說,「我們……已經找了超過一天。」
2019-04-29 00:38:09
2019-04-29 00:46:21
「每周的AI遊戲任務都在星期日推出,我們當天就去挑戰,結果被出賣。今天星期一,不對,已經是星期二了,期間我們一直找人幫忙。」她輕聲訴說。

「可是我們本來的人脈,都是自己公會的成員。要找一個陌生人幫忙並不容易,加上聽到對手是獅子協會,就統統拒絕了。他們怕下一個被針對的人,就是自己。」

「我也嘗試請求其他公會,可是還沒有願意幫忙的。」她說。

「假如再拖下去,大部分玩家都已經完成任務的話,就沒有人可以幫我了。」她既不甘心,又很無助。

「獅子協會的影響力,真有這麼大嗎?」我問。

「因為我們會協助其他人通關,例如留守在任務中的成員,偶爾會幫助其他的人。」她低聲說,「相反,也可以阻礙看不順眼的人。」

「那些留守的人,不會下線嗎?」我問。

「會有下一批人頂上,畢竟有一百多名成員。」她說。

「我明白了。」我說。

「但我槍法不好,恐怕……」我難堪地說。

「我沒有要靠你的槍法,只要你可以幫我招一些人幫忙就可以了。」她說。

「我?招人?憑什麼?」我問。

自問人脈並不廣泛,只有阿基。

「就憑你一個人的資產,相等於獅子協會一百名成員加起來的總資產。」她揚起嘴角。
2019-04-29 00:47:26
暫時咁多
喜歡故事,記得留言正皮
2019-04-29 07:02:50
pish

2019-04-29 12:04:01
輕輕一推
2019-04-29 15:11:52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