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靜與刺激]《進入虛擬世界時》

504 回覆
109 Like 2 Dislike
2019-05-09 07:36:56
暫時咁多
喜歡故事,記得正皮

皮已正真係好好睇
2019-05-09 10:04:25
2019-05-09 10:46:55
2019-05-09 11:06:11
推 羅馬鬥獸場故的忠實粉絲!幾時再寫番第三季

下半年

天大既喜訊
2019-05-09 11:23:49
樓主依幾年生活係咪好壓抑好唔開心?
由羅馬2嘅故開始就覺得樓主寫到好壓抑咁

結左婚

笑死我
2019-05-09 12:58:00
暫時咁多
喜歡故事,記得正皮

皮已正真係好好睇

多謝正皮
2019-05-09 15:47:56
加速
2019-05-09 18:01:45
推推先
2019-05-09 19:11:39
最鍾意呢種現有規格之外嘅嘢
快啲出好想睇清水點過任
推!
2019-05-09 20:26:43
最新故事要開始了,歡迎留言、正皮。
裕賢先生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yuyanmr
《黑白的世界不止於灰》於各大書局有售。
* 每天更新

買左 好感動
2019-05-09 22:07:52
最新故事要開始了,歡迎留言、正皮。
裕賢先生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yuyanmr
《黑白的世界不止於灰》於各大書局有售。
* 每天更新

買左 好感動

多謝支持
2019-05-09 22:44:53
好睇
2019-05-10 00:40:54
2019-05-10 02:34:41
文啊
2019-05-10 06:31:09
08 地圖以外的區域


跟槍手13會合的時候,她剛經歷完一場苦戰,是一路殺過來的。

灰色瞳,褐色頭髮紮成馬尾,身上的軍裝帶著敵人的血。

「抱歉,我來遲了。」槍手13說,利用我放下的繩子爬到樹上。

「不是你的責任,是因為敵人太強了。」我說,拉上來後便收繩子。

「妹頭的分身同樣受重傷,我就叫她不要上線了。」槍手13解釋,慢慢站好。

「還有就是,她叫我向你轉達……」槍手13說,有點難為情,「如果想被她摸下巴,就絕對要完成任務。」

「吓?」我十分訝異。

「我想問,被她摸下巴是什麼意思?暗號嗎?」槍手13問。

「同問。」慘死鬼舉手。

我只想起,她曾經在升降機中,摸過我下巴的鬍渣,反應很大地說手套會震動。

「我也不明白。」我說,牽強笑笑,「下次一起問她吧。」

「不說就算了。」慘死鬼冷淡,興趣乏乏。

「無論如何!」我說,打斷大家,向槍手13伸出了手。

「恭喜你們的真身,完成任務。」我說。

手停在她面前。

「多謝。」她微笑,也握手。

「現在該到大家了。」槍手13滿足,聲線仍然硬朗。
2019-05-10 06:37:45
吉普拿出水壺,進入了喝水的「過場動畫」之中。

他喝水的表情和動作,每次都一模一樣。

「我們要去哪裡?你想到了過橋的方法?」槍手13問。

我拿出泛黃的地圖,向她解釋一遍。

聽完我的想法,連有點疲憊的槍手13,精神都抖擻起來。

「真有意思!」她說,「走吧。」

「目前我們已經到了地圖東面的盡頭。」我說,眺望遠方,「接下來再走的每一步,都是地圖外的區域。」

「真是令人期待的旅程。」慘死鬼說。

留意遊戲的人數,不跌反升,看來要元帥平息憤怒是無望了。

我拿走吉普的水壺,想分一口清涼的水。

「你為什麼要拿我的水壺?」吉普問。

大家都目瞪口呆。

「你們……聽見了嗎?」我問,以為是幻聽。

「聽見了。」「嗯。」她們說。

吉普拿回水壺後,又再次喝水。

「吉普,你是不是軍事專家?」慘死鬼試問。

「是啊。」吉普回答,把水壺蓋好。

「他……說話了!」我極度驚喜。

莫非在他喝水的時候,他會有正常的反應?

的確,他喝水的時候,眼神很正常。

「你對國家有什麼貢獻?」槍手13嘗試問。

「吉普車,就是我發明的啊。」吉普說。

收起水壺後,他眼神再次空洞,只會跟隨著我。
2019-05-10 06:55:48
「這是……什麼情況?」槍手13問。

「原來吉普車,是他發明的。」慘死鬼明白了。

「所以,我們可以問他問題,在他休息要喝水的時候。」我說。

「只是不知道他會回答什麼,不知道他的智商如何。」我邊想邊說。

「說不定下次他會回答,吉普船也是他發明的。」慘死鬼說。

「我們起行吧,再走十五分鐘就知道了。」槍手13有信心。

四人在樹上跳躍,很快就到了最後一棵樹上。

這裡早已沒有白霧。

「沙漠?」我說。

沒想到樹林外面是沙漠。

黃土風沙飄揚。

「沙漠化,真嚴重。」慘死鬼說。

我們一同落到地上,吉普一同落下。

此時,有一個男人出現,身上有沙跟隨。

很明顯,他是魔法部隊的精英。

「沒想到,這裡也有一位精英。」槍手13不安,握緊了手槍。

泥色頭髮的精英,穿著白色大衣,露出胸肌和銀頸鏈,下身是白色褲。

「糟糕,今次大遲到了,我應該會被元帥殺了吧。」精英苦惱,演繹他的過場動畫。

「咦?這不就是槍械國的人?」精英說,慢慢興奮,「就把你們的屍首帶回去,證明我有好好執行任務!」
2019-05-10 07:11:24
「他好像要攻擊了。」我說,護住吉普。

精英拿起頸鏈的鏈咀,打開看看裡面的照片,嘴巴默默在念。

「趁他還沒行動,你們快跑吧,這裡由我來應付。」慘死鬼說,手上出現繩索。

「知道!」槍手13沒有遲疑,立即拉著我跑。

「就這樣丟下她?」我被拉著跑。

「不要回頭,每一秒都很珍貴!」槍手13說。

這時,組頻傳來聲音。

「請不要把我看得太容易被幹掉,我是會追上你們的。」慘死鬼用組頻傳話,「大約就在下一次吉普休息的時候。」

「我信你。」「知道。」我和槍手13按右耳回答。

「假如我……」慘死鬼說著,中斷了說話。

「轟隆——」身後傳來爆炸聲,沙粒飛揚。

「不用擔心她。」槍手13安慰,手仍然抓緊了我,「鬼是不會死的。」

接下來,我、槍手13和吉普一直埋首向前,沒有改變方向。

這一帶都是沙漠,連仙人掌都沒有的沙漠。

盲目奔跑的時候,我偶爾也會質疑,前方到底有沒有盡頭?

會不會連續跑一小時都是沙漠?

「十五分鐘了。」槍手13說,回頭看看吉普。

吉普已經很累,慢慢地走到我們面前。

看到我們停步,他再一次開始喝水的步驟,眼睛有神。

吉普坐下來,拿出水壺,拔蓋子,放到嘴邊喝水。
2019-05-10 07:22:16
「橙汁。」我從物品欄取出,遞給槍手13,「我記得你在木屋裡,說要喝的。」

「哧,謝謝。」她笑說,接下橙汁就開始喝。

雖然只是視覺上的喝,但也一臉很爽的樣子。

然後我們合拍地坐在吉普的旁邊,我左,她右。

「吉普,我們來聊天好不好?」我拿走他的水壺,像欺負小朋友一樣。

「不好。」他說。

「吉普,除了發明吉普車,你還有什麼專長?」槍手13嬉笑,感覺很可怕。

「要飲管嗎?」我問她。

「不用。」她答。

「我在軍營的工作,是負責分析魔法國的詠唱文。」吉普托一下眼鏡,帶著自豪,「例如研究他們是向什麼神借用力量之類。」

「他又回答了!」我興奮。

「他說了超過三十個字。」槍手13也很雀躍。

在無邊際的沙漠中——

「說到底,為什麼兩國會交戰呢?」槍手13仰望天空。

「身為士兵,你們不知道嗎?」吉普看著地面。

「槍械國指責魔法國對宗教的過份崇拜,凡事都以神的旨意作為藉口,認為自己國家是天選之國,擁有無上的權威。即使施行不公平的制度,卻仍然覺得自己是光明和正確。」

「魔法國認為槍械國盲目崇拜科學,過度發展的最後只會是自取滅亡,在滅亡前大自然必先受到嚴重污染和破壞。因此判斷,槍械國必須遭受制裁。」吉普說。
2019-05-10 07:32:09
趁我分神的時候,他奪回了水壺,繼續喝水。

「原來如此。」槍手13說,當是聽故事。

「你好像很凝重,在想什麼?」她看著我。

「你沒發現嗎?雙方的理由都很充分,聽上去也算合理。」我說。

「所以呢?」槍手13說。

「所以設計這個遊戲世界的AI人工智能電腦,其實想得很深入。」我說,「雖然我們看到的任務很簡單,就是護送一個大叔去城鎮。你的公會,還有我的朋友,都過關了。」

「可是在一般人難以發現的地方,包括歷史背景和戰爭動機,AI都構思好了。」我說。

一般的遊戲,會受遊戲編劇的文字創作限制,NPC人物只會按設定和劇本說話。

玩家能觸發的支線,也是有限的,視乎編劇寫了多少支線。

你不會知道編劇沒有寫出來的東西。

但是,假如這遊戲是由運算能力強大的AI電腦所編寫的話,說不定AI所準備的資訊量會遠超一般的遊戲。

「有可能,連這幾百來的戰爭歷史,甚至對結束戰爭的見解,我都能夠問出來。」我說,「假如AI都有準備,而吉普的身分又知道的話。」

吉普已經眼神空洞,只能等下次再問了。

不過,縱然問出來了,也對我們的任務沒有幫助,只能證明AI的故事設計很完善罷了。
2019-05-10 07:46:19
「你們到底跑了多遠?為什麼我追不到你們?」右耳傳來聲音。

不久,小小的身影出現,是慘死鬼。

「我就知道,你不會死。」槍手13按右耳,「雖然可能要用掉一次,額頭匕首的特殊效果。」

「啊對啊,今天不能再用了……」慘死鬼氣餒。

「什麼效果?」我無知。

「裝死。」槍手13說。

「你怎會知道的?」慘死鬼問。

這時我回想起,妹頭都好像說過,那匕首的用途是裝死,可以躺下來扮死屍。

「我當然知道。」槍手13自信地說。

「總之我躺下來,發動特殊效果,騙過了精英。」慘死鬼說,「看他走了,就追過來了。」

「老闆,現在有什麼打算?」慘死鬼拉我衣袖。

「吉普都休息好了,我們繼續起行吧。」我說,向前方進發。

「是的老闆。」她回答。

在沙漠上留下足跡,四個人繼續上路。

「剛才的精英,會不會偷偷跟蹤著你,來到我們身後?」槍手13問,表情認真,「然後說要一網打盡。」

「不要……」慘死鬼說,「不要嚇鬼好不好?」
2019-05-10 07:53:32
走了大約半小時,大家都精神疲勞的時候——

「看!」槍手13瞪大了眼。

我和慘死鬼一同向前看。

前面有一座城鎮。

「莫非……莫非勝利就在眼前?堅持終於有回報?」我眼睛發亮。

彼此互望一眼,大家都奔跑起來。

其他事都不管了。

四人站在城鎮的入口,我們都準備道別。

天色近黃昏,附近都被染黃。

「終於可以完成任務了嗎?」我有點感觸,對兩人說,「跟大家一起玩,真的很愉快。」

「呵——欠。」慘死鬼睏了,「好像很晚了,實際上現在是凌晨了吧。」

「好了,進去吧。」槍手13說。

她走進城鎮後嘴巴仍然在動,但我聽不到她的話了。

我進去時。

有門口士兵走過來,派單張給我們,每人一張。

「歡迎光臨『無聲國』,政治上屬於中立地區。五百年前,魔法國在這裡布置了『靜音魔法』,城鎮內的聲音都會被降低一百倍,是一個沒有嘈音的國家。」

「這裡有車可以去槍械國嗎?」我上前抓著士兵。

不停發問,發問。

可是在其他人眼中,我只是嘴巴在動而已。

直至被槍手13拉著,她湊近我的耳邊說話。

她貼近了我,盡力告訴我一些事情。

我看著她的肩膀,只聽到片言隻語。

「你們用組頻好不好?」慘死鬼按著右耳。
2019-05-10 08:03:02
又有新地方
2019-05-10 08:04:24
「對不起。」槍手13抱歉,按著右耳,後退兩步。

「我想說,那邊有吉普車。」她遙指前方的街道。

汽車店外面,有吉普車出租。

我們馬上跑過去,租下了吉普車,還附贈了一份地圖。

「終於有車,也有地圖了。」槍手13說,按著右耳。

「開車吧。」我吩咐,按著右耳。

兩人看著我,有種莫名的尷尬。

「出現了一個小問題,我們的駕駛熟練度不足。」槍手13有點尷尬,按著右耳。

「可惡,這裡是『競速遊戲』玩家顯示實力的地方,不是我們。」慘死鬼按著右耳。

慢慢地,我把目光移到吉普身上。

「你應該會開車吧,是你發明的車子。」我說。

槍手13明白了,也跟我一樣,嘗試對吉普說話。

慘死鬼很快加入,我們三人一起對吉普大叫。

嘴巴不停動著,快喊破喉嚨,連髒話都出來了。

吉普只是默默喝水。
2019-05-10 08:12:15
遊戲最後,我們是坐船回去的,從無聲國坐船跨越海域才回到槍械國。

在碼頭下船時,快將天亮,眼前終於出現「任務完成」的系統提示。

全場遊戲共花了五小時。

我卸下VR眼罩時,已經是凌晨三點。

房間漆黑一片,只有螢幕亮著。

「哧——」我傻笑,脫下手套。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