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壞錶,竟然可以令我回到過去】( 2 )

988 回覆
155 Like 4 Dislike
2021-02-22 09:03:18
有文
2021-02-22 09:53:21
在線上
2021-02-22 10:05:28
在線上
2021-02-22 10:17:11
喺呢個失去咗潘朵拉嘅世界Victor真係幸福咩
2021-02-22 11:30:58
投票已經開始啦,今次係直接選擇邊一個結局!

歡迎大家踴躍參與呢個故最後一次嘅投票啦,順手可以follow埋我

ig : iphonemanhkg

https://www.instagram.com/iphonemanhkg/
2021-02-22 11:41:51
唔知點解覺得sad ending對victor嚟講先係good ending
happy ending應該係佢忘記曬所有嘢happily ever after
但係佢應該要記住 佢嘅幸福係破壞咗人哋原本幸福嘅家庭 甜蜜嘅戀情
2021-02-22 12:11:54
感覺無論happy ending 同 sad ending 都唔會happy
2021-02-22 14:09:58
原來已經到結局篇
2021-02-22 18:41:40
你咪係成日係隔離故出末既巴打
2021-02-22 19:39:52
好多個故都會見到雲兄
2021-02-22 22:17:46
目前投票以Happy Ending佔大半票數,未投票嘅巴打記得去投啦!
2021-02-22 22:36:11
在線上,出埋呢一部份就唯有等投票結果塵埃落定



Final Chapter 【選擇的道路】

一則訊息提示使我從夢中霎時醒來,而零落的雨也沒有停過,彷彿這場雨從這晚開始,在內心某一個角落再沒有停過;

「Thank you bro!無你的話,我應該唔會有幾多個真心朋友。」

這麼肉麻的說話,應該只有在Andy醉後才說得出;

但沒有他的話,我也難以在生離死別的人生低潮中撐住,只不過已屬一個再不存在的時間點,而他也不知道曾有其事。

就在回家的路上,自從憶回那場夢境後,總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直覺,與其說是直覺,倒不如這是預感.....

預感?為甚麼會有預感?

你可以改變時間,但改變不了結局,你可以把劇本交換,但結局未必會改變,又或者只是延遲了。

這句話很熟悉,但到底是誰人所說?

剛才我造了一場白日夢,那場夢應該是人生中不可思議的其中一件事情;

腦海同時響起了這句話:珍惜自己擁有,活在當下。

那句話,彷彿把我弄清醒,不再迷茫,也不再糾結那些預感或剛才莫名其妙的夢境;

只希望把自己心愛的人哄回,畢竟我們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

記得有人說過,每一段初見邂逅到告白,也許是需要走了很遠的路才得以開花結果。

走了很遠的路?很老土的對白吧,而且這般感情的話不像出自我的腦袋,但為何腦袋突然飄起了這句話?

也許是早段日子陪Hailey看太多韓劇吧?

回到家後,除了只有Para喵了一聲當作迎接我之外,只見臥房門已關,看來Hailey已睡,不過這也算合理,畢竟明天大家還是要上班;

打了一個呵欠,趕緊到浴室洗澡,把頭髮吹乾後,內心萌起了一個疑問;

今晚我還是要睡客廳嗎?
2021-02-22 22:36:46
本來放在梳化的被鋪也被收回臥房,試著開房門,怎料鎖上了,正當我不禁長嘆一聲,攤在梳化的瞬間,房門聲徐徐響起,Hailey捧著被鋪枕頭緩緩走來,再拋到梳化上;

「你張被同枕頭就咁擺喺梳化度,Para會當係屬於自己架啦。」

「仲有呀,無被無枕頭,你就咁瞓喺梳化邊度舒服架?」

我知道她在故意裝得冷冷的說話。

我微笑答道:

「就算有被有枕頭都唔會瞓得舒服。」

她沒有回應。

我把她拉進懷裡並說道:

「要攬住你瞓先舒服。」

Hailey笑了笑說:

「邊個話畀你今晚返房瞓呀?」

「我都無諗住返房瞓,因為我老婆未嬲完。」

「哼,我唔一定嫁畀你架,可以嫁畀其他人,你知我喺公司都仲有人追。」

「所以我決定今晚就喺張梳化度留住我老婆,等我哄返佢。」

她笑說:

「你罰我呀?我無做錯野喎」

「緊係要罰啦,你明知道我個心得你一個,仲要呷我醋,今晚就等我好好罰你。」

話音剛落,想不到她竟然主動一吻把我堵著,然後客廳裡的氣氛被我們的激情所蔓延;

難怪,有人說過,伴侶間的小爭執大部份都可以在床上解決。

為表明我沒有任何不忠,今個晚上我也用盡全力表忠,結果我們雙雙累得在梳上睡去,更弄得早上懶床,結果在趕忙間梳洗,為了爭取時間,我們在浴室裡一起洗澡,但在不爭氣的情況下,我們又在浴室裡來了一遍,正因為這一遍,我們都知道遲到是今天鐵定的事實,因此我們把匆忙的氣氛放緩。

好好享受片刻的良晨美景,也不知怎的,我們也覺得要好好把握和珍惜對方,也許.....正如我腦海裡昨晚飄起的一句話,珍惜自己擁有,活在當下。

大概,正因為這個念頭,我決定與Hailey手牽著手,率先送她上班。

她憂心地問:

「你唔怕遲得太緊要,收Warning Letter?」

我笑道:

「我努力令自己成為管理層,就係為咗呢點少少嘅特權,遲半個鐘返去,但多半個鐘陪自己另一半。」

「口花花啦你!咁今日到我接你放工,再請你食飯,好無?」

「好啦,再見。」

目送著Hailey離去上班的背影,今天特別覺得依依不捨,除了這種感覺外,一切都依舊,還是上班開會,要說稍有不同的就是Candy請了一個長假,不過我也知道是因何而請假,只是有關她的是非,成為了公司茶水間的熱門話題;

在我輕敲著鍵盤時,鍵盤聲聲作響外,總覺得今天的聽覺好像也出了點問題,只要我聚精會神時,會依稀聽到時鐘的「滴答」聲,同時心緒的確有點不靈。




待續等投票結果啦
2021-02-22 22:48:58
在線上
2021-02-23 01:07:56
在線上
仲以為咁快就投完票出埋
2021-02-23 03:38:38
在線上
2021-02-23 03:52:30
Hi
2021-02-23 03:53:02
大家都一齊追好故
2021-02-23 03:54:08
在線上

Happy ending 而家接近七三比了
2021-02-23 10:03:32
Happy ending
2021-02-23 10:23:10
到底同Hailey一齊 定見返Pandora 先係happy ending
2021-02-23 12:43:56
Pandora變咗隻貓,日日睇住主角同Hailey做愛
2021-02-23 17:44:26
結局在線,呢個故最後一次更新一口氣出到尾啦!



在我輕敲著鍵盤時,鍵盤聲聲作響外,總覺得今天的聽覺好像也出了點問題,只要我聚精會神時,會依稀聽到時鐘的「滴答」聲,同時心緒的確有點不靈。

明明今天我也沒有戴著手錶,而且Apple Watch也沒有可能出現「滴答」聲吧?

我把今天心緒不靈還有依依不捨的心情,悉數告知了Hailey,而Hailey透過whatsapp慰藉著我:

「肯定係因為琴晚飲完酒做完劇烈運動兼瞓得少,朝早都仲要操勞多一次喎。」

「哈哈,呢種操勞我唔介意今晚可以繼續!」

「我介意,今日對眼有啲腫!仲有呀,你唔好飲咁多咖啡,個人攰仲要飲咖啡,都好容易會令到個人焦慮架啦。」

果然是我的女人,她怎麼知道我在喝咖啡?

跟她聊了一會後,我繼續工作,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怎樣,與她聊完一會後,的確好轉了一點,但隔了一會,那種心緒不靈的感覺再度襲來。

突然,電話在震動著,得悉是Candy的來電,但由於現正辦公時段,而且剛哄完Hailey,還有她正是話題的主角,少接近為妙吧?

結果,我錯過了Candy的來電,但隔了數秒,她又再致電給我,但我仍然不作理會。

未幾,換來了Candy傳給我的一則訊息:

「我出咗啲事,我諗公司啲人都應該有講到,我好辛苦呀,你知道我同咗一個男仔一齊,跟住又遇到一個好似你嘅男人,我認我仆街,我一拖二,唔識得處理好一段關係至開始另一段,結果被人出賣,仲放晒啲片上網,諗返過去一段日子係得你真心對我好,我畀人調咗去Jacky條team,係你救咗我,仲照顧我教我好多野,但點解到我表白之後,你慢慢遠離我,到呢刻連電話都唔聽?我而家咩都唔理架啦,我只係好想有人保護我,好想你陪我呀,可唔可以呀?我唔介意喺公司樓下附近等你,我只係想你會揾我!」

我忍不住回應:

「我明白你而家好唔開心,但.....我覺得解鈴還須繫鈴人,不如你試下揾你男朋友,可能佢會原諒你,陪你度過難關呢?而且你要知道我有女朋友。」

「係咪真係因為你女朋友唔鍾意我?係咪因為佢唔鍾意我,所以連朋友都無得做?我有咩比唔上佢呀?」

我不禁嘆了一聲:

「的確你係一個有魅力嘅女人,但我個心真係得我女朋友一個!唔好周圍去啦,喺屋企休息下啦。」

「Okay….」

Candy下線後,我有一刻覺得自己把她拒絕得太狠,但又有一刻覺得她應有此報,另一半的性愛片段被放上網,而且男主角是另有其人,這種感覺我比較同情她的男朋友,或者是感同身受,因此我做不出也說不出安慰她的話。

雖然聽下去,好像對她有欠公允,畢竟在這個時間點,她沒有對我不忠。

就在那個瞬間,Hailey whatsapp跟我說:

「我而家收工啦,我過嚟接你呀!」

「係喎,你今日早收過我嘅?」

「哈哈,因為扮出去見客!但今日晏就已經一早都傾好,約都簽埋。」

「咁轉頭見啦,你就到!」

我覺得,待會只要見面,那種心緒不靈和煩惱的感覺就會消除,想著想著,我把喝餘一半的支裝咖啡扔進垃圾桶內,可能喝得太多會出現那種焦慮的情緒。

在我等待的期間,開始發著白日夢,時鐘的「滴答」聲再度依稀響起,但這次的確定不是自己幻聽,而時鐘的「滴答」聲是從腦海裡響起;

m…..那不就是幻聽嗎?怎麼會這樣?真的喝咖啡太多嗎引致焦慮嗎?但焦慮會出現幻聽?

伴隨著時鐘的「滴答」聲,心緒不靈的感覺愈來愈強烈,同時我總覺得自己遺忘了一些事情,漸漸地時鐘的「滴答」聲在腦海轉化成畫面......

是一隻手錶?這隻手錶有點似曾相識。

而手錶的錶底慢慢地浮現了一句英文字句。

All of begins with folly, and ends in repentance. ( 一切由愚昧開始,並以愧疚結束。)
2021-02-23 17:44:56
怎麼會有這些怪事情?昨晚的白日夢已經荒誕不已,現在又有一些奇怪的事情,而這些奇怪的事情和心緒不靈的感覺,與其說是心緒不靈,倒不如說是有一種不安的預感,由早上開始到現在。

正當我好奇著Hailey為何還未來到,我與她公司的距離明明很近,只是兩個街口的距離,雖然我們每天都在屌觀塘老母。

突然,電話響起了,我還來不及看是誰的來電,便有人慌忙地喚喊著我的名字:

「Victor!你女朋友喺樓下出咗事呀!」

沒可能,剛才她還在whatsapp我?

我一邊奔跑著,一邊覺得那是一種誤會!沒有可能的!

直到我跟隨著同事的步伐,跑到樓下,只見Hailey倒臥馬路的一片血泊中,同時救護員在搶救著,我不忍多視數眼,因為我不敢相信是她。

突然我聽到一把熟悉的聲音,使我把視線轉移:

「屋企人知道晒件事,趕走咗我,我無面目去見我男朋友,連我自己鍾意嘅人都唔理我,我知道佢本來應該都鍾意我,但一日最衰都係佢個女人!」

是Candy!同時她被一位路人和一位警察壓在地上!

在我的精神接近崩潰時,一邊苦苦地整件事情組織起來,原來Candy一直在樓下等我,她並沒有離開,直到她見到Hailey的出現,情緒和精神有點失常的Candy與Hailey爭執著,繼而把Hailey推了出馬路,引發了車禍。

是我害了Hailey!我又一次害了她,又一次拯救不了她?怎麼我會說又?

怎麼會變成這樣?

我記得在那聲大喊後,一切事情和記憶,就算清醒著,也變得模糊,Hailey的家人知道事情原委後狠狠把我痛斥,還摑了我一巴,大概只有Andy願意理我還安慰著我,但我不太想理采他人。

而那天起,我請了一個假期,一個無休止的假期,不管公司會否把我解僱,我整天只願意與Para待在家中,任由自己浸淫在悲傷裡。

無論聽幾多慘情的歌曲,甚麼春夏秋冬、甘心替代你、愛上一個人,也唱不走心裡的悲愴,那些悲情的電影縱使看過百部用作麻醉心靈,也敵不過看著她微笑的照片,或者憶起她的笑容,總能在瞬間淚如雨下。

這種感受和場景,總有一種感覺,就是我曾經也經歷過。

直到某天,Andy主動的走了上來,替我收拾著房子,清理著雜物,實情上,他主要是替Hailey收拾一些遺物。

我也覺得這種場景有點熟悉;

突然,他從臥房裡拿了一本日記,再從電視櫃裡遞了一隻錶給我:

「本日記我無睇過!唔知係你定Hailey,至於隻錶貴野嚟,不過爛咗,係咪Hailey送畀你?係就袋好啦,轉頭畀個箱你。」

我接過那隻手錶,Andy接著說:

「我而家拎少少野落去部車度,轉頭再返上嚟!好快!」

Andy離開後,一想起手錶是Candy送給我,這個殺人兇手的禮物,我怒吼了一聲,使勁把手錶扔到牆角,手錶掉在地上的瞬間,還伴隨著清脆的聲響。

與此同時,我的腦袋傳來一股暈眩,一幕幕的片段,猶如走馬燈般在我腦袋裡滑過,並強行塞進我的腦海中。

那些片段.....

手錶!潘朵拉!

All of begins with folly, and ends in repentance. ( 一切由愚昧開始,並以愧疚結束。)

這些記憶,我終於記起了,我又一次拯救不了Hailey,又一次把她害死了;

一切由愚昧開始,並以愧疚結束....

我一直想著這句話,可是暈眩漸漸變成一股劇痛,再傳來一陣耳嗚,然後眼前一黑,不知道是我失去了意識,或者是我暈倒了。

到我清醒過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怎麼到了Starrynight pub?而Andy和Kenny仍然在我身旁?

「我點解喺度?」

Andy和Kenny不禁失笑:

「你自己話嚟!喺客廳呆下呆下咁話Starrynight pub,於是我車咗你過嚟!」

「下?」

「係呀,我地仲畀咗杯回魂酒你呀,而家終於識講野啦,不過都係傻下傻下咁講野!哈哈。」

眼前是一杯喝了一半的Timing,而放在Timing旁的是那隻手錶還有一本日記!

「咁隻錶同日記又係咩一回事呀?」

「我返到上嚟見你掉咗隻錶,但就攬住本日記,又見你話要去Starrynight pub,咪順手幫你拎埋囉!不過隻錶都係貴野,咁就畀你掉爛咗,本日記我無睇過。」

我快速地瞄了那本日記一眼,沒錯,日記裡記載著我與Hailey的故事,也有記載著我使用手錶的事情。

理論上這本日記,沒有可能再存在?而且我回復了記憶,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
2021-02-23 17:45:22
我從褲袋裡掏出了手機,看著手機所顯示的日期,上次到酒吧的日子,與昔日Candy的流出片同樣是同一天,而今天不就是我與潘朵拉訂下契約的日子嗎?

彷彿一切都沒有改變,就像一場輪徊,我同樣因為Candy而扔破了手錶,然後又來到了Starrynight pub,我並沒有把劇情和結局改變,嚴格來說,劇情和結局不能改變,劇情只可以和人交換!

即是我所做的事情,只是拖延了結局的來臨,即是潘朵拉犧牲與否,結局還是同樣。

想到這點,我開始感到沮喪,那種無力感猶如意識墮入深淵,但我對此無能為力。

如果真是一場輪徊的話,可否把它終結?

All of begins with folly, and ends in repentance. ( 一切由愚昧開始,並以愧疚結束。)

原來用手錶就是愚昧的開始,最終只會以愧疚結束,其實在此之前,除了手錶顯示過勸君速逃外,潘朵拉也曾經對我說過。

用手錶猶如一場賭博,你開始了,就回不去。唯一辦法,就是不使用手錶;

但....現在手錶也沒了,潘朵拉也消失了,而且一切都已成定局,Hailey還是與我永別!

「人當然會死,點解你地人類諗野咁好笑嘅?只係點死係有分別。」

一把突然冒出的男聲鎮住了我,同時我發現周遭的時間也靜止了,回眸發現一位身披全黑斗蓬,看不見模樣的男人手執陀錶不徐不疾的前來。

我還未來得及整理思緒,他走到我身旁並率先搶白:

「係咪覺得又一次擁有希望啦?」

起初,我真的覺得一切還有轉變,然後我猶豫了,理性還在一直勸說我,開始了,就回不去,但代價還是要付。

我搖了搖頭。

他就像潘朵拉昔日一樣,把陀錶遞到我面前。

「你眼前擁有嘅係力量,人類最終極嘅願望,控制時間。」

我笑了笑:

「可能係控制時間真係人類最終極嘅願望,但控制到時間咁又點呀?最後咪又係咩都改變唔到。」

他聽到這句話後,把陀錶收起,背向著我說道:

「無錯,可能昔日我無將火種交畀人類,人類可能會活得簡單啲,但我知道就算無我,都依然會有其他方法得到火種。」

我嘆了一口氣:

「要發生就總會發生。」

雖然看不清他的容貌,但我仍然清晰他別過臉對我說:

「但可以將結局變得好一啲。」

「違反定律喎,定係你可以違反到定律?」

「哈,我當然唔得啦!」

未幾,他補上一句:

「只係平凡嘅人類,你仲未明白?死亡係每個人相同嘅結局,只係點樣死都係有分別,例如一個人同另一個人本來嘅命運,已經分道揚鑣,但透過魔盒改變咗劇情,自然結局點都會有輕微嘅改變,但最令你地人類難以接受嘅,就係呢一個輕微嘅改變。」

當我領悟到這個道理時,不禁心底一沉,其實我早該明暸,只是一直裝作不知,漠視這個道理,甚至覺得可以改變。

「你.....言下之意,就係Hailey只要同我一齊,就會輕微咁改變佢本來嘅結局,例如佢可以老死,就變咗意外離世?我無論如何都無辦法改變到?」

他點了點頭:

「生存同死亡,係有一個數,又或者你可以代佢死,只要劇情交換得合理,結局都可以改變,你想改變,就要由原點開始,再阻止並改寫。」

我苦笑:

「即係如果我想拯救Hailey,阻止Candy推佢出馬路,就要由我代佢畀Candy推出馬路,甚至.....」

他接著說:

「甚至佢從來都無認識過你,或者你又一次錯過同佢邂逅,咁佢嘅劇本就會徹底改變。」

話音剛落,他拾起檯面上的手錶,再變魔術般的把陀錶與手錶合二為一,而那隻手錶再度發出若隱若現的綠光。

我搖了搖頭:

「唔係改變,只係.....行返佢本來嘅軌跡。」

他點頭。

我多問一句:

「咁其他人呢?被我影響嘅人呢?」

「都係而家佢地行緊嘅軌跡,人類呀,你嘅力量改變到一個人已經好厲害,有大部份人一生連自己嘅軌跡都改變唔到。」

話畢,他把手錶遞到我面前;

「如果你抉擇係接受,就會延續你嘅契約,只係有份違反定律嘅契約者,我唔知道你仲可以有幾多次機會可以用,根據第一次契約嘅時間00:00:03,你有機會得一次,亦有機會得返3秒時間,又或者Paradox就係唔想你再用,所以先唔介意違反定律犧牲自己。」

「但潘朵拉唔係要揾繼任人?點解......」

「有啲野你根本就知道,有時候明知道自己內心有答案,就無謂凡事追問,再自欺欺人否定。」

那一刻我明白到,同時我也認命了,有些事情我強求不了,與其要我接受現實,接受Hailey的死訊,我應該一生也不會快樂,畢竟我已經犧牲了太多人的幸福;

樂觀一點,有時候......我們都在假設很多的可能性,但我曾經親身經歷過,而那些可能性成為過我的記憶,比起其他人已經不錯。

對不起,潘朵拉,你的好意,恕我無辦法接受。

想到這點,我接過了手錶,而那個男人則輕嘆說道:

「命運。」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