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壞錶,竟然可以令我回到過去】( 2 )

988 回覆
154 Like 4 Dislike
2021-02-02 01:02:39
在線上
2021-02-02 04:32:55
在線上
2021-02-02 05:02:07
明晚會出文
2021-02-03 05:21:24
在線上
2021-02-03 07:39:43
諗住瞓醒會有
2021-02-04 00:25:53
在線上
2021-02-04 07:49:12
Sorry呀大家,呢兩日突然要收爐前Chur埋啲麻煩野

利申:今日終於搞掂,準備休息一下,跟住就會執文
2021-02-04 11:05:53
等你啊
2021-02-04 12:05:06
在線上



If you don’t like something, change it. If you can’t change it, change your attitude.

如果你不喜歡某件事,就改變它;如果你不能改變它,就改變你的態度。

我......真的只能接受現實吧。

想到這點,我再默然地流淚。

慢慢地,我稍移了數步,再昂首細雨零落的晚空,漸漸地我也分不清臉頰上的淚水和雨水,除了感到臉頰上的水份被冷風吹撫的寒意外,霎時間一抹暖洋的指尖替我拭去凝在眼角的淚珠,也使我不自覺地把視線落在一張被飄雨弄得狼狽的臉上,可是從她的眼神間卻不其然的閃過一絲憂心。

潘朵拉對我說:

「不如返去啦,好無呀?」

我沒有回應,但與其說我沒有回應,倒不如在那個瞬間的我就像迷失了自我般的愣住,不知如何回應,也不知道自己有否回應,只知道自己一直站在街道上,凝視著潘朵拉腦海空白一片,任由雨粉一直灑落在我身上,直到雨點愈下愈大,大雨的拍打才使我清醒過來。

當我回過神來後,曾有一刻問過自己,為何屢次都這般感慨?

後來,我明白到原來這種不是感慨,而是被類似的情境觸境傷情。

在回去的一路上,我看著車窗外的雨境覺得格外憂傷,而沮喪的感覺又來了,但我知道自己不能繼續這樣,可是我又阻止不了沮喪的感覺襲來;

有人說過,人之所以沮喪,是因為源於失望,而失望的原因,大多是因為曾經擁有過希望。

而我曾經以為自己擁有手錶,擁有十二次機會就可以更加好好地掌握自己的人生,把遺憾能修補的修補,結果還是留有遺憾,已經計算不了手錶帶來的得失,倘若細心計算下,來來往往失去的就只有一個人,但得到的卻好像很多,只是如果要以比例來計算的話,失去的那個人比起得到的重要得太多。

難怪有人說過,某些安慰話是廢話,例如失去一個人不要緊,你還有朋友或者事業等等,說到底因為失去一個人而沮喪,其他所得的多寡根本不重要,而是取決於失去的人和事,在心裡的比重。

現在,我終於明白有些事情,根本不是別的快樂或者幸福能夠取代,最多只能夠作麻醉,但觸碰到傷口,痛處仍然會痛。
2021-02-04 12:05:37
就這樣,我被這種思緒一直纏繞了整晚,徹夜無眠換來卻不是翌日早上的眼睏,而是憔悴,但憔悴間又感覺不到疲累,彷彿生理和心理都被某種情緒所麻醉,活像行屍走肉,可是接下來的日子,生活如常,每天準時上班和下班,公司的同事們對於我只用一個月的時間便能重回工作崗位嘖嘖稱奇,猶如甚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但正正因為這種如常感,內心不時覺得既無奈又可悲。

原來一個人的離去,對自己周遭的影響微乎其微,大概受影響的其實就只有我,例如Kenny的餐廳開了分店,不久後的日子,因為受到租金上漲和其中一位股東退股的影響,還是結業;

我深信過了一段日子後,他會重新振作,開一間酒吧。

有一刻,我也漸漸思混淆了那是屬於未卦先知,還是會發生的總該會發生,這個殘酷的定律。

Candy經歷了離婚再被我拒絕後,她還是找到了自己的情人,至於會否重蹈覆轍就是後話,只希望那個人不會因為一時失意而摔破了手錶吧;

Jacky借著我請假的一個月,把我本來負責的工作奪去,讓重回公司的我變成了閒人,並且在上司眼中漸漸失勢,而Candy也被調去別的Team,幸好她的上司不是Jacky而已,那就是社會的現實和殘酷。

現在回想起,彷彿一切重回原點,倘若連Hailey也能死而復生的話,重回原點又如何?

在復工後的一段日子,我一直裝作生活如常,只有回到家裡才展現自己沮喪的一面,大概全世界就只有與我同住的潘朵拉最明暸;

某個突然想喝酒的晚上,我在客廳裡一邊喝著酒,一邊與潘朵拉訴說著好像一切都重回原點,而她沉默起來,一直充當一位聆聽者,說著說著,我不禁暗自嘆道,嘆了一會後,我把手錶脫下,然後說了一句:

「既然一切都好似無發生咁,隻手錶我應該都唔會再用架啦。」

話音未落,我把手錶塞到潘朵拉手中,而她打破沉默並眼神帶點驚訝:

「你嘅意思係......放棄?」
2021-02-04 12:08:10
那一刻,我不知道自己把手錶塞到潘朵拉手中是放棄還是把那些虛無的希望暫且放下,也不知道自己應否放棄手錶,放棄與潘朵拉訂下的契約。

在我把手錶塞到潘朵拉手中時,有一瞬間想過,倘若把有關手錶的記憶忘掉,就算改寫不了失去Hailey的結局,但可以還自己一個自欺欺人的希望,給自己可以在腦海裡留白和幻想的空間,至少.....我可以像其他人一樣,假設自己擁有時光倒流的能力,就可以改寫那些遺憾。

可是,在那抹思緒的盡頭,我的內心留有一絲不捨......

但不捨的感覺並不是手錶或者手錶帶來的能力,而是捨不得與潘朵拉共處的回憶,我總是覺得,倘若放棄訂下的契約,與手錶相關的記憶便會消失,即是我會忘記借用張悅寧身份的潘朵拉,也會忘記因為潘朵拉而帶來的一切經歷,更加會忘記使用手錶前的自己,只留下那些經過刪減甚至自己其實沒有親身經歷過的記憶;

倘若如此的話,往後的日子,會否在午夜夢迴時,覺得自己過往的人生,總是有所欠缺,甚至好像有些重要的人和事被刪走?

我.....到底如何選擇?



待續,同時......準備投票啦

呢次投票係會決定結局嘅走向,希望大家踴躍咁去我ig投票

instagram : iphonemanhkg

https://www.instagram.com/iphonemanhkg/
2021-02-04 12:23:16
在線上
2021-02-04 13:08:42
live
2021-02-04 16:09:33
有冇得住隻手錶唔用
2021-02-05 00:27:30
而家都已經無用,只係在於放唔放棄
2021-02-05 16:54:40
投票嘅結果為b!

咁因應大家嘅選擇結果,而決定跟住落嚟嘅劇情發展!
2021-02-05 17:33:04
加油作者
2021-02-05 22:29:05
頂我早兩日唔得閒睇文miss左投票
想問下條問題係咩,同埋b即係咩選項?
2021-02-05 22:49:35
b係 唔捨得潘朵拉唔放棄隻錶
2021-02-07 01:30:43
在線上
2021-02-07 01:31:50
在線上
2021-02-07 02:08:39
在線上
2021-02-07 02:40:40
在線上,以下劇情係因應大家嘅投票而決定!



在選擇的難題裡,我們人類往往都會遵從慾望,說到底我們只不過是慾望的囚徒。

我們人類渴望自由,但又願被慾望囚禁。

追求著簡單的人生,卻又摒棄不了權力。

無可否認,內心一定程度的不捨,是源於手錶帶來的力量,還有與潘朵拉這段日子的回憶,倘若我連這些回憶也放棄的話,餘下就真的只有那些被刪減和沒有親身經歷過的記憶;

這樣的人生,彷彿就像一頭被操控的扯線公仔,只是不知道自己被線拉扯著,更以為自己活得幸福,聽落難免會有些可悲吧。

彷彿遺憾就是痛楚,而它的力量就是藥;

藥物的確會有副作用,但痛楚也令人難受。

「唔係.....你幫我保管住。」

潘朵拉接過手錶後,暗自嘆道:

「可能希望往往就係痛苦嘅來源,得到過會因為失去痛苦,未得到過又會抱怨終生。」

聽到這句話後,彷彿我記起了那本繪本的註釋,但到底是由誰所寫下,真的無從稽考。

當我把手錶給予潘朵拉代為保管後,感覺好像輕鬆了很多,於是我決定藉著打掃家務,來當作一個新的開始,正當我把房子裡的舊物清理並包裝好後,引來潘朵拉的好奇心,與此同時,我也準備替她收拾臥房,怎料當我打開門之際,和眼見她掩避不及的模樣,她的臥房果然令我出奇不已。

我從沒想過,她的臥房是如此簡潔?地上只放置了Para的床舖和貓砂盆,Para還反著肚子喵了我一下,而整間房間只有一張睡床,床單還是素藍色的,沒有任何公仔擺設,空蕩蕩的書桌,書桌上放了一個水晶球和一杯載了半杯水的水杯,那個水晶球不就是昔日我在便利店隨便買給她的聖誕禮物,那時還被我取笑了一番?

「嘩,你.....間房.....」

我還未說得及簡直就像示範單位,已經令我好奇地打開衣櫃,只見只是放置了十件衣履,至於內衣等等我卻沒有深究,同時潘朵拉換上一個尷尬的表情,使勁地把我推了出去。
2021-02-07 02:40:55
「喂呀,唔好亂睇女仔間房啦!」

我打趣的說:

「其實你決定繼續借用得張悅寧呢個身份,不如真係學下做一個女仔啦!」

「即係點呀.....」

「即係......不如你試下接觸下呢個世界啲野,你就明架啦,學下啲女仔聽下情歌,睇下韓劇呀嗰啲咁。」

她思索了一會:

「.....唔知係咩,只係覺得好無聊。」

這個晚上,不知怎的,也許我覺得讓生活增加一點樂趣,思緒自然就不會胡思亂想,因此我開始教曉潘朵拉接觸這個時代的一切,雖然她懂得使用智能電話,但原來只懂得致電和whatsapp,其他功能因為不太曉得,而只用了一句不感興趣便一直作罷;

因此,我教她使用電腦,想不到她一學便曉,或者她在成為魔鬼前已經接觸過,只是忘記了而已,然後我拿了一部平板電腦給她,令她慢慢學會聽一些流行歌曲,還不甘後人的對我說:

「我有聽過架,只係少聽咋嘛。」

然後,再教她看幾部韓劇,結果換來她恥笑:

「點解啲人會咁buy呢啲情節?現實根本無可能會發生囉,咪玩啦,哈哈!」

經過了一個晚上的改造,她慢慢地學會手機不離手,成為低頭族之一。

原來教「壞」一個人,根本不用三天,只需一晚的時間就可以,那是Kenny曾經對我說過。

我的人生彷彿就由這晚開始重啟,只是......目前我所謂的重啟,說到尾還是一種另類的逃避。

就在那個瞬間,潘朵拉脫下了耳機,反問:

「難道咁樣就唔會再痛苦?不停逃避,再用其他方式麻醉自己,人生就真係可以唔痛苦?」

她的那句話戳中了心坎,把我那天真的想法一語道破。
2021-02-07 02:41:03
在線上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