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壞錶,竟然可以令我回到過去】( 2 )

988 回覆
155 Like 4 Dislike
2020-12-18 03:25:13
2020-12-18 07:23:24
在線上
2020-12-18 14:25:21
在線上 繼續推
2020-12-19 15:49:19
在線上
2020-12-19 19:03:57
今晚在線
2020-12-19 21:58:51
在線上
2020-12-19 22:46:35
在線上
2020-12-19 22:51:24
在線上
2020-12-19 22:55:08
在線上
2020-12-19 23:29:32
在線上
2020-12-20 01:21:46
在線上
2020-12-20 01:37:38
在線上



Chapter 23 【矛盾】

距離Hailey歸來還有一個星期,剛收到這則消息時我的確是興奮了幾秒,然後浴室傳來的水聲卻使我收起了笑容,並開始沉默,然後不自覺地煩惱和惆悵。

怎麼會有這種荒誕的事情?有些以為距離自己很遠的事情,或者以為一世都不會經歷的噩耗,突如其來降臨,這......叫我怎能接受?

當我聽著浴室裡的花灑聲在我耳邊聲聲作響之際,我光著上身坐在梳化徑自想著,剛才自己的行徑、慾望和感覺到底是甚麼的一回事?

我和潘朵拉竟然發生了關係,可是和她在糾纏的時候,卻萌起了一股熟悉的感覺,可是我又想不出那種感覺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

而我在當時,有著一種很想把她佔有的慾望,大概是美色當前,有誰能抵抗這般程度的誘惑,更何況......不論是張悅寧或潘朵拉,她們兩位均是絕色美女,倘若她們真的「正常」一點的話,追求者眾這個形容詞已經不足以具體描述。

而且還有在教室裡一閃即瞬的畫面,那個男人突然其來的出現並提點,種種一切跡象顯示,彷彿我與潘朵拉之間有著某種安排。

想著想著,我望著浴室的方向,然而恰巧水聲停了,我霎時間變得緊張起來。

當潘朵拉用著浴巾裹著自己並不徐不疾的步出浴室之際, 她的眼神閃過一絲疑惑,然後用上短促的語調跟我說:

「到你沖啦,我返入房抖下。」

就在那個瞬間,我總覺得氣氛變得尷尬不已,難怪有人說倘若你想失去一個朋友,你只需要做兩件事就可以,借錢給他或者和她做愛。

有關做愛這回事,在我的朋友圈中,大概只有Andy可以稱得上為性愛專家,因此我在半夜凌晨的時候text了他,而他竟然未睡並秒回了我,於是我把問題稍作修飾,便直接問道:

「如果.....我而家同你講,我同張悅寧搞咗,你覺得應該點呀?」
2020-12-20 01:38:12
「What?終於......」

「咩終於?」

「你地讀書嘅時候已經咁Close,而且兩個單身嘅住埋一齊,唔出事就有鬼啦!」

「咁而家好似好尷尬?」

「無嘅,一係就直接主動同佢講不如試下一齊,一係當事人無咁嘅跡象咪當無事發生囉,如果唔係咁仲可以點?」

「但如果係佢嘅第一次呢?可以點負責任?」

「都係上面咁講啦,如果唔係咁仲可以點,食完人一係就做好人負責任,一係就狠下決心做個仆街扮咩事都無,成年人明架啦。btw,你條友真係罐頭刀,食親都係處女仲要係靚,以前就Hailey,而家就張悅寧,不得了。」

「m…...如果我同你講Hailey返香港探我?」

「What?又係幾時嘅事,幾時揾返?點解我作為你好兄弟好似咩都唔知咁」

「早排啦。」

「你條仆街真係艷福無邊,又有Hailey,又有個靚女女同事,仲加埋一個美女同屋主,名符其實有後宮喎。」

「而家好迷茫。」

「咁......咪唯有睇下起身點囉,如果佢扮得無事嘅,咪大家繼續扮無野,做下戲,如果仲係咁尷尬嘅,咪到你扮無野囉,如果唔係仲點繼續一齊住呀?不過向好嗰方面諗就係如果啱feel得閒可以打下友誼波。」

「......」

然而,Andy給予我的建議,在我心裡卻萌生了另一種不安,總覺得要是那麼簡單就好了。

在浴室裡,任由暖水沖刷著我的身子,同時希望可以把我那遲鈍的腦袋喚醒,當我走出浴室後,我看著潘朵拉那間緊閉的臥房,猶豫了一會,然後再走回自己的臥房,再看著書架裡那本名為潘朵拉的盒子的繪本;

我想起了Hailey,然後再想起了潘朵拉,憶起了許多不可思議的回憶和提示,把種種的一切組織起來,總覺得冥冥中自有主宰,使我們慢慢地走到這一步;

而Hailey回歸,現在我與潘朵拉的感情日深,加上剛才發生了關係,肯定又是另一道難題。

難道,要學會Andy所言,裝作若無其事就可以矇混過去?

想著想著,Whatsapps的震動提示把我喚醒,起初我以為是Andy,然後我發現是Candy;

「瞓咗未呀?」

我忘了還有Candy這位女生,怎麼一次回到過去後,好像很多事情都變得更加複雜起來?

就在那個瞬間,我看到屬於張悅寧的對話框顯示著typing;

她有話要跟我說嗎?



待續,有無人開始後悔揀咗屌
2020-12-20 01:59:06
在線上
利申上次投唔落手
但目前都覺得還好嘅
2020-12-20 02:21:29
如果後悔米用隻錶返去 未吊前law
2020-12-20 02:52:33
在線上
2020-12-20 03:45:31
Hailey隻豬
張悦寧隻豬
人妻Candy

臨近聖誕要人睇啲咁的嘢
2020-12-20 03:46:33
其實潘朵拉可以睇穿主角諗咩
主角其實點扮無嘢都唔會有用㗎喎
2020-12-20 05:13:36
在線上
2020-12-20 06:31:58
已經無咗呢個能力啦
2020-12-20 10:27:09
在線上
2020-12-20 12:19:47
下幾時冇左㗎
2020-12-20 12:40:25
隻錶裂咗嗰刻就已經無咗啦
2020-12-20 12:49:00
鍾意潘朵拉多過Hailey
2020-12-20 14:23:39
突擊一下大家



她有話要跟我說嗎?

「聽日記得幫我買Para啲野,我收六點嘅可以一齊去。」

潘朵拉就只有Para的事要交代我嗎?

明明我們就住在同一間屋,相隔的就只有兩道房門,有些說話走過來問一句就可以,怎麼現在卻要靠文字來表達。

慢著,她應該是想裝作若無其事吧?

「我地一齊去?」

「可以呀。」

「咁.....我收工去揾你先。」

「Okay。」

然後,當潘朵拉的狀態變更因為Offline後,Candy的來電卻接踵而至,今晚到底怎麼了?

是在諷刺我玩弄我嗎?

這個鐘數Candy找我何事?我抱著一顆疑惑的心按下接聽,然後在話筒的另一邊傳來一陣哽咽聲:

「Victor,我正話又同我老公嘈,每次我同佢呻,佢都總係扮中立同持平咁講野,又話我上司雖然有問題,但有時諗下係雙向嗰啲廢話,咩都要話我有份錯,係咪痴線架?我真係忍唔住同佢講咗離婚,點解我另一半咁唔了解我,返工又唔順利,到底我可以點?我好辛苦呀。」

她.....終於離婚?果然要發生的終該會發生。

話音剛落,我從她的那邊聽到很大的風聲,於是出自關心的慰問:

「你喺街?」

她哭得喘著氣答道:

「喺海旁。」

「咁夜仲周圍去?」

「係囉.....明明係我屋企,我收留佢同我住,但我屋企人都幫住佢,我真係好辛苦,反正都執晒啲行李,好唔想返去。」

「咁.....」

「聽日又唔可以請Sick Leave,如果唔係Jacky又揾位話我。」

想到這點,彷彿看到自己以前的影子,就算發生任何事情,在變態的Jacky眼前,你一日未死都要上班,沒有別的原因,他就是喜歡看到別人痛苦,或者苦著臉捱過一天的工作。

「你不如租返間酒店?」

「你屋企可唔可以收留我一兩日呀?」

一兩日?說笑嗎?我肯定不單止一兩日,現在已經有一個潘朵拉在我的家住著,倘若再加一個Candy的話,別想Hailey回來得悉我的住處充斥異性會怎麼樣,也別想潘朵拉會有何樣的想法,首先我的家真的會安寧?




待續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