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壞錶,竟然可以令我回到過去】( 2 )

988 回覆
155 Like 4 Dislike
2020-12-28 16:39:38
潘朵拉其實就係 原本時間線嘅hailey 所以男主先會有熟悉嘅感覺 鳩估
2020-12-28 17:07:00
9估

係另一個時間線 用曬12次手錶(hailey)

最後一次係返去主角再相遇一天
2020-12-28 18:08:16
有同感
2020-12-28 19:18:39
在線上
2020-12-28 22:47:52
在線上
2020-12-29 01:29:27
呢章叫得潘朵拉,即係應該開始講潘朵拉到底係咩人啦
其實真係好大機會係Hailey,已經明示暗示左好多次
2020-12-29 02:22:58
會唔會潘朵拉係張悅寧!?主要諗起個警告
2020-12-29 11:33:00
9估
我覺得Paradox的靈魂係之前Hailey,因為有Victor去返Hailey小時候的圖書館
不過我覺得最後結局因為Paradox令張悅寧啲Victor一齊,犧牲Victor同Hailey一齊啲幸福,仲有其他人啲幸福
2020-12-29 11:46:30
仲有,我想下Victor用左幾多次手錶??
2020-12-30 03:39:28
用咗五次
2020-12-30 09:33:22
仲有7次
在線上
2020-12-30 09:44:11
其實我幾欣賞Victor,佢每次回到過去都有成長
2020-12-30 19:19:08
今晚出文
2020-12-30 21:34:27
或者咁諗,佢係因為有某啲位成長咗,因此想返去過去改變
2020-12-31 01:06:23
在線上
2020-12-31 01:43:59
在線上



「點呀,陪完你個Candy啦?」

潘朵拉一如既往般的敏銳,不用作聲也察覺到我的存在。

我如實的對潘朵拉說:

「我.....唔知算唔算係拒絕咗佢呢?」

我這句話的答覆,彷彿使她感到意外,並把視線慢慢朝向我處,眼神間流露著絲毫的錯愕感:

「你......拒絕咗佢?」

「佢作主動,我....輕輕咁推開咗佢。」

她別過臉,把視線轉移到別處,再毫不自然的撫著滑梯的扶手說:

「都唔知係唔係?」

我長聲「嗯」著,隔了一會答道:

「我好似無野呃過你,而且都無野呃到你。」

她的側臉臉龐顯露出微笑,而我也好奇地問道:

「只係.....我唔明,佢正話送咗隻錶畀我,但我拒絕咗佢嘅表白,理論上我明明改寫咗歷史,但就好似咩都無改變到?」

潘朵拉長長的宣了一口氣,望著晚空說道:

「人類係好微不足道,要發生嘅點都會發生,即係代表隻手錶喺未來依然會因為一啲野而爛,你亦會因為同一個人而我訂下契約。」

這.....到底可以用玄妙來形容?還是我們仍然避不開命運的擺佈?

我問,這不是很諷刺嗎?我們凡人就像扯線公仔,任由命運控制著我們,演著他給予的劇本。

她說,每個人每天都在趕赴命運提供的華麗舞台,演著自己的劇本,也演著別人人生裡的配角,每人的劇本不同,但結局也是一樣,無論你怎樣換劇本也好,但你換不了生命最終還是會消亡的結局。

我沒有回應,也許是我不明暸那些話內裡的話,到底是她不懂凡人的無奈,還是凡人不懂她把很多事情看化的無奈。
2020-12-31 01:44:16
我故作一如往昔的倔強,說了一些挖苦的話:

「咁....其實凡人都有佢嘅無奈,你無活過嘅記憶係唔會明當局者嘅難處,如果每件事都要咁用局外人嘅想法去睇,只可以係一種離地嘅睇法!」


她說,我有一種認知.....我有愛過人也曾活過,只是.....我忘記了自己為甚麼用掉十二次機會。

她沒有表情般的看著晚空說著這句話,可是從字裡行間和她的語調,令我覺得這句話說得有點過,好像戳中了潘朵拉的最痛處吧?

我慢慢地走了過去,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後一陣冷風吹過,彷彿在提點我們,冬天悄然來了,又一年快要過去,就在那個瞬間,潘朵拉打了一個冷顫,我見狀說道:

「出面凍呀,一齊返去啦。」

潘朵拉支支吾吾的說道:

「其實.....我本來感覺唔到凍亦感覺唔到熱,但自從用咗呢個身份生活喺呢個空間之後,我慢慢有咗好多唔同嘅感覺,例如冷同熱、食物嘅味道、人嘅七情六慾,同埋醉嘅感覺。」

那一刻,我又想起了那個男人的提示。

「你.....有無諗過唔用張悅寧嘅身份,應該係話,明明隻錶已經修補返,你唔再需要用張悅寧呢個身份同軀殼?」

她撥了撥自己的頭髮:

「因為....自從用咗呢個身份同軀殼之後,我覺得一切都好有趣,我好想知道生存係點樣,時間愈耐,,我同張悅寧嘅意識好似慢慢有一種......融合嘅感覺,佢知道我嘅想法,我亦清楚佢嘅想法,而同佢共存嘅回憶,更加成為咗我唯一腦海屬於自己嘅記憶。」

她尷尬地補上一句:

「其實嗰晚......我係想試下搞野係咩感覺,所以你唔需要內疚,只係過程中我又好似記得返一啲野,但又記唔起係咩一回事。」

「記得返一啲野?」

「係呀,但我自己都唔記唔起係咩嚟。」
2020-12-31 01:44:31
原來我們也有同樣的感覺,看來我們的牽絆果然不是如此簡單,彷彿很多事情把我們拉近和交織,甚至是Hailey也像是為我們的相遇而安排的因果。

同時,我又想起小時候與潘朵拉的前任曾經的對話,當中也有一些模糊和記不起的對白,但為甚麼我會記不起?而她好像又沒有了這回事,抑或我趁著這個時候問她?

「係呢,我有野想問你。」

「嗯?」

「喺你上一任嘅記憶入面,你有無記得喺我細個嘅時候,曾經同我見面?」

她皺著眉頭說:

「實不相瞞,我對呢樣野只係得認知,唔知點解無實際記憶,又或者記憶太多,我諗唔起。」

倘若陰謀論一點的話,那個記憶是被人強行刪減,而且就只有認知的話,內裡肯定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明明我只是一個普通人,陰謀論與我無關吧?

「可唔可以講多啲畀我知?」

潘朵拉想了想:

「m…..其實我嘅記憶唔係局限於過去,未來嘅記憶都有,只係好似一個圖書館咁,有啲書鎖咗喺櫃入面睇唔到,只係知道有呢本書。」

「咁你有無其他同伴?例如係一個男人?」

她搖了搖頭答道:

「男人......」

突然,潘朵拉合上雙眼並告知我,她頭痛欲裂,我見狀不知所措,因為我從沒有見過潘朵拉這種痛苦的表情,然而就在那個瞬間,時間彷彿停頓了,連潘朵拉也靜止了。

「佢係唔會知道有我嘅存在。」

那把男聲?

他就像潘朵拉一樣,憑空出現在我們眼前,斗篷遮蔽著全個人,猶如他的身份一樣,一切只有謎團,而且唯一的特徵就是戴在手腕上鑲上石子的鐵環。

「你到底係邊個?」

他沒有回應,只是走了過來,並撫著潘朵拉的臉頰說:

「你問得太多只會害佢化為虛無,我交託你應該要講嘅就講,勸到嘅就勸。」

「化為虛無?」
2020-12-31 01:44:41
在線咁岩有文
2020-12-31 01:44:48
「任何違反定律嘅Paradox都會化為虛無,Paradox係看管者,可以堅守一切原則嘅原因,就係因為唔似人類,而且無人類嘅七情六慾同埋作為人嘅時候嘅記憶,但當開始擁有七情六慾之後,就好容易犯錯。」

「點解.....」

他冷冷地打斷我的話柄:

「我只會講我應該要講,而你只係需要繼續經歷不停選擇嘅人生,同埋.....盡量唔好用晒12次機會,對你而言,可能係最好嘅結局。」

「嗯?」

「Paradox好快會無事,呢個係我畀你嘅警告,你地行得太近,你會害死佢,而且唔係每次我都可以救到佢。」

眨眼間,那個男人便消失了,時間回復正常,而潘朵拉回過神來並對我說:

「喂呀,唔好再問我野,每答你一條問題,就好似要喺圖書館個書海度揾書咁。」

那個男人由提示變成警告,看來真相毫不簡單,但我沒有可能害了潘朵拉吧?

只好無奈地作罷?

「Sorry呀,我唔問啦!我地一齊返去呀?」

「好呀好呀!好似有啲凍。」

就在我們回家的路上,潘朵拉建議既然天氣轉涼,不如到便利店選購一些雪糕,雖然我不知道那是怎樣的一個道理,但我卻不其然背著她的請求,而在便利店已經推出了很多聖誕的商品,想起聖誕將至,閃過一絲慨嘆,大概冬天是凋零憂悒的季節。
2020-12-31 01:46:41
想著想著,潘朵拉蹲在地上,看著一款簡單得很的聖誕水晶球,一個普通的房子加一棵聖誕樹,而把水晶球稍為搖晃,就會營造出漫天飄雪的場景,她想也不想便拿起那個水晶球對我說:

「買畀我!送畀我!」

「下?個款咁簡單咁老土。」

「你送畀我!」

「小姐,你有返工有出糧架。」

「我未收過聖誕禮物,總之.....我想收到聖誕禮物啦!」

「邊有人咁.....」

可是看著她那雙堅守間帶點可憐的眼神,我還是把那個水晶球買下,並按照她那個要命的要求,找了張花紙包上,有待Boxind Day才把禮物拆開,這隻魔鬼怎麼現在好像有點可愛?

但.....這會否是一件壞事?始終那個男人的警告......




待續,聽日會有互動投票,不過今次投票有啲特別,就好似揀禮物咁,只有簡單提示,而每個選擇都係影響結局前嘅劇情發展!
2020-12-31 01:57:48
買買買
is there a good end
2020-12-31 03:00:17
好多文
2020-12-31 12:03:36


追到Live嘅朋友可以去我嘅ig參與互動投票啦,劇情會因應投票結果而有所改變!
instagram: iphonemanhkg

Btw,我地下年見啦

2020-12-31 15:20:04
在線上
2021年見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