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壞錶,竟然可以令我回到過去】( 2 )

988 回覆
155 Like 4 Dislike
2020-12-31 17:20:26
下年繼續在線上
2020-12-31 17:53:27
下年見
2020-12-31 22:36:35
今次勁多文
2021-01-01 02:36:14
2021在線上
2021-01-01 03:40:41
2021年在線願大家新年平安
2021-01-01 14:18:02
在線上
2021-01-01 23:51:01
根據IG投票結果為B.....
我會因應投票結果而決定故事情節發展!
2021-01-02 00:36:02
在線上出住一篇畀大家我努力根據個投票結果寫緊架啦



潘朵拉的一瞬回眸把我的思考打斷,也許作為一位凡人,我的能力也是十分有限,在屢次的穿越裡,我總以為自己控制了時間,擁有別人沒有擁有的一切,可是結果往往令我充滿著無力感,說到底,就算我可以控制時間,回到過去改變了一些「既定」的往事和遺憾,但現實卻在提點著我,我終究是一位凡人;

既然如此,能走近的應該走近吧,畢竟人生太多遺憾,十二次機會確實不太夠用。

想到這點,我不禁徑自搖頭苦笑,再把自己的好奇心收起,追上潘朵拉的腳伐,然而當我回到家後,只見Candy不在,而放在臥房的行李也搬走了,同時我發現自己沒有留意到有一則未讀的whatsapp,那是Cadnt留給我的;

「Victor,呢幾日打搞晒你啦,佢搬走咗啦,咁我都可以返屋企住啦,多謝你呢段日子肯收留我,揾日我地約食飯飲野,可以嗎?我地聽日返工見啦。」

Candy搬走了,這件事是我意料不到,但女生也要面子吧,害怕日見夜見會有尷尬,畢竟主動獻身換來被我推開。

我放下了手機,只見潘朵拉蹲下身子,用著慈母般的微笑摸著Para的頭,然後再把Para抱入懷中並問道:

「Candy呢?」

「佢send咗whatsapp畀我,話搬返屋企。」

她點了點頭,可是她的視線從沒有離開Para;

「唔意外呀,如果你真係拒絕咗佢,證明你無呃我啦!」

「咁.....有啲人係受得起挫折。」

她不屑的望了我一眼:

「唔係個個都似你嘅。」

這句話怎麼聽落有點傷人?

未幾,潘朵拉跟Para自問自答:

「Para,嗰個女人搬走咗啦,你可以自由喺個廳度玩啦。」

「講到尾你根本就唔鍾意Candy喺度。」

她笑著把Para放在地上,然後一臉認真回答著我:

「咁我未問過你就帶個男仔返屋企得唔得先?」

女人最愛秋後算帳的個性,想不到連潘朵拉也如是。

「.....」

她換上一張令我不寒而慄的笑臉:

「咁知道就好啦!唔好有下次啦,知唔知呀?因為就算我唔用張悅寧個身份,最後我都係留喺呢間屋最後嗰個,除非.....」

「除非咩?」

「除非你用晒12次機會,取代我個位。」

我扯開話題,畢竟還有一件事未曾向潘朵拉交代。

「Hailey後日返嚟,仲話約我食飯。」

「嗯嗯,女主角終於進入返你嘅人生,即係你又有可能要用隻手錶啦。」

「下,點解呀?」

她說,人只要走近,就很容易產生遺憾,只要有遺憾,慾望就會萌生。

「喂,唔好一句就詛咒我同佢會有遺憾。」

她笑了笑沒有回應,只對我報以一個使人不置可否的眼神,彷彿在諷刺著我事實心照不宣,便坐在梳化上,與Para看著電視。




待續
2021-01-02 00:51:07
有文
2021-01-02 10:03:02
在線上
2021-01-02 10:33:13
在線上
2021-01-02 10:39:27
無論戲份定係描述的仔細度,Hailey完全唔似女主角
你唔講就嚟唔記得左Hailey的存在...
2021-01-02 11:56:28
不嬲潘小姐先係主角
2021-01-03 01:30:51
潘朵拉先係女主
在線上
2021-01-03 22:36:26
在線上
2021-01-03 22:45:07
其實可以冇衝突
因為潘朵拉其實就係Hailey(我地估)
2021-01-03 22:46:53
在線上
2021-01-03 23:05:33
在線上
2021-01-04 02:03:22
在線上,大家還在追Live嗎



我看著眼前這種光景,剎那間閃過一絲念頭,覺得這刻溫馨的畫面,正是這個家庭所需,原來每個人心底裡也渴望著這種幸福;

我疑問過,眼前這樣幸福的光景,我和Hailey可以擁有嗎?

我愣住看著潘朵拉與Para一起看電視的情景,腦海卻不其然的回想、幻想和疑問;

回想著曾經的年少雖然快樂,但像這種溫馨的場面我與Hailey沒有經歷過,或許人類就是這般貪婪,沒有幸福便會追求幸福,經歷著幸福又會深究著與誰在一起,大概那就是不心足的本性。

在回想過後,回憶總令人感到遺憾,然後我會開始幻想,就算那個人不是Hailey,而是潘朵拉的話也不錯,雖然我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有這個瘋狂的想法,大概我們終究是擁有感情的生物,始終逃不過日久生情和習慣這回事。

這點我絕不能否認,而且必需要承認。

然而片刻瘋狂的想法,卻被自己內心的疑問所制止著,而理性也把我美好的幻想像泡沫般戳破。

潘朵拉是一頭魔鬼,在物質世界裡她是不存在的,而目前她只不過是借用張悅寧的身份與我一起生活,像正常人般的幸福,我們根本維持不了很久,更何況那個男人的提示和警告,縱使我把好奇心收起,再也不問,但並不等如事情就不存在。

她與我走近,難道真的沒有代價嗎?就算沒有代價,真的可以永恆嗎?

雖然有可能是我想得太多,也許潘朵拉與我走近純粹是依靠手錶契約所維繫,更何況潘朵拉的存在也實屬不明,只可以被我們用魔鬼兩個字來描述,而見前的溫馨狀況,或者就像一個道理.....

就算再壞的人,也會偶爾在別人的人生中當過一兩次好人吧。

大概,這就是答案,然而就在那個瞬間,潘朵拉支支吾吾的說道:

「係呢,你正話......唔係有野要問我咩?」
2021-01-04 02:03:40
我一邊裝作自然的回答,一邊想起那個男人的警告:

「無野啦,反正.....有啲野你都唔記得。」

「其實.....我都有啲屬於自己做Paradox嘅記憶,但更加多係前任嘅記憶,同埋你講嘅嗰個男人我係有少少印象,只係嗰時我突然間記起一啲野,但而家又唔記得咗。」

她這樣的說,就像昔日魔鬼引誘著亞當和夏娃,喚起他們的好奇心,我的好奇心或理性在交戰,因此沒有過多的回應,只是微微的點頭並「嗯」了一聲。

「我記憶中同過好多人訂立過契約,不過好多都係中途就放棄。」

「點解?」

「因為.....回到過去所作嘅改變有好有壞,唔係每個人都承受到「時差」帶嚟嘅影響。」

我冷言冷語的諷刺著:

「m…..我就覺得壞多過好。」

她看著手錶淡淡地回答:

「咁係因為「時差」帶嚟嘅未必係你地想要嘅野,但佢的確係有改變,正如你以前事業一敗塗地,而家你擁有咗屬於自己嘅事業,只係呢樣野未必係你最想要。」

她說,凡人皆如此,不停苛求和滿足自己最想擁有的慾望和最想實現的願望,而其他所擁有的卻嗤之以鼻,甚至嫌棄,到了失去卻又呼天搶地。

「......」

她問,有些改變所付出的代價,並不是一般人所承受得到,只是你目前還未經歷過。

我問,是甚麼代價。

她說,是犧牲別人幸福的代價。
2021-01-04 02:03:59
她補上一句:

「要發生始終會發生,改變只係換其他人演出自己本來嘅劇本,而選擇就好似電車軌難題,一邊享受慾望帶來嘅滿足,另一邊總有一日會承受良心嘅責備。」

這句話,彷彿提點了我一些不願記起的內疚感,大概倖存者的內疚,不單是Hailey,而我也有責任。

Hailey回來以後,我們又能否把昔日的內疚和責任所看輕?

「咁.....你有無記起一啲屬於你自己嘅野?」

潘朵拉愣住了,思索了一會,再用上短促的語調答道。

她說,我記起自己曾經愛過一個人,但有關的一切都已經忘記了。

「我知道Hailey返嚟,我有一種直覺你會再用手錶.....」

她接著說了一句。

雖然這句話出自我口中很奇怪,但我希望你不要依賴手錶吧。

「點解咁講?」

她的視線轉移到Para身上,淡淡地回答:

「唔知呀,感覺而已,覺得自己應該要咁講。」

我沒有在意這句話,只是.....簡單的點頭示意明白,畢竟.....Hailey歸來後,所有事情也是未知之數。

與潘朵拉溫馨的對話後,翌日的工作日如常工作,而搬離了我家的Candy看來也一切如常,只是工作變得沉重,畢竟那是把Candy調過來的代價,而這天的如常後,Hailey的一道whatsapp:

「我返到香港啦,而家等緊行李。」

Hailey終於回來了,她再次走進我的生命。
2021-01-04 02:04:45
在她離去後這段日子裡,我盡力把她藏在心底裡,在日常生活中對這個字隻字不提,但始終難掩著內心埋藏著的情愫,而那段感情和回憶縱使塵封著,到我拿出來再次觀摩的時候,仍然栩栩如生。

而且我更想不到,她下機不久並不是選擇回家休息,而是選擇約我晚飯,我二話不說的答允了她的邀約,到了那刻我發現自己一直都在想念她,更估計她也想念我,但到了真的可以再會後,我卻有一種緊張感,猶如約了一個陌生人晚飯的感覺,但那種未知感又帶來了期待。

我們約在充滿回憶的遊樂場,我下班後便率先趕了過去,並在遊樂場的長凳坐著等著,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到著,緊張的感覺會隨之而倍增,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五分鐘,我已經忍不住左顧右盼,一邊猜想著她的樣貌會有怎樣的改變,言談會否一如往昔,然後再自問自答般提點自己,根據曾經發生過的記憶所及,她會依然如此動人,而成長並不使她變老,而是增加著她的氣質和散發著一股比以前更加誘人的女人味。

想著想著,一抹倩影出現在我眼前,果然我的猜想是沒有錯,她的笑容沒有任何改變,只是衣著比以前變得稍為成熟,至少懂得穿上高跟鞋了,雖然一切看似不變,但我知道怎會沒有轉變,可是我知道唯一不變並騙不到自己的就是她出現在我眼前時,心跳的頻率。

她率先微笑向我笑道:

「我無呃你呀,我返嚟啦。」

久別重逢,我曾經估計過只會是一句尷尬的「Hi」或者「Hello」,這些對白只會出現在幻想中,怎會想到以為騙人再會的許諾,她仍然記得。

「我都無呃你呀,我仍然都喺度。」

她打趣的說:

「你唔會知道,我都行咗好遠嘅路返嚟揾你。」

昔日Hailey以為的情話,結果她把這句話還給了我。

我和應反問:

「有幾遠先?」

「英國到泰國再到香港嘅距離,扣埋里數都要萬幾蚊一張機票架。」

話音剛落,我們不禁相望而笑,那就是昔日的情話長大後的對答?哈哈。

她說,我們捉不住的人,也會期盼可以撫摸著他/她的倒影。




待續
2021-01-04 02:08:42
在線上
2021-01-04 02:37:23
2021-01-04 02:52:38
女主終於翻嚟
Btw呢個chapter叫「潘朵拉」,Hailey又咁啱翻嚟,唔通...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