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壞錶,竟然可以令我回到過去】( 2 )

988 回覆
155 Like 4 Dislike
2021-02-18 02:15:57
在線上
2021-02-18 07:56:03
在線上
2021-02-18 12:31:52
好彩前日冇信到話「今晚出文」果句
2021-02-18 12:40:11
追到live 留名支持下
2021-02-18 15:48:48
在線上



到底潘朵拉去了那裡?真的化為虛無嗎?

那晚,我做了一個夢,夢裡我回到了童年時,看著童年的自己在那座公園啜泣著,我記得這段奇遇和這場夢,是一切的開端,一位手執懷錶,衣著全黑,神色更是冷傲得使人心顫的女人,不徐不疾的來到童年時的我面前,礙於那時的我年少無知,不知恐懼為何物,而現在的我希望藉著這場夢,揭開那個女人的盧山真面目,到底她會否是潘朵拉?又或者正如潘朵所言,那是她的上一任?

可惜的是,她的容貌在夢境裡仍然是一片模糊,就像打了格子一樣。

她慢慢地把手中的懷錶遞到我面前,而我卻只懂哭泣,根本沒有理會,直到她說了一句熟悉的話......

她說,說出你的願望,滿足我的貪婪,然後我會把願望成真。

我說,希望以後成績第一名,這樣的話媽媽便不會失望,我也不會被挨打。

她說,連自己的願望也是率先滿足他人的期望,以及達到別人所訂下的標準,真可悲,真沒趣。

起初我以為夢境就此結束,豈料童年的我卻不忿的答道:

「滿足媽媽嘅願望有咩錯?」

說著說著,童年的我竟然哭了起來,這般模樣可真窩囊,有點不敢承認那是過去的自己。

難怪潘朵拉昔日總會瞧不起我,全因為這段記憶,不過潘朵拉向來也是瞧不起人類,所以關係不大吧?

談起她,內心總有不其然的感慨。

就在我陷入迷思的瞬間,那個人似乎有話想說,可是一陣耳嗚聲在腦海間響起,伴隨著沉重的頭痛感,我從睡夢中霍地醒來並,汗流浹背的倒抽了一口涼氣。

怎麼.....那個夢境與我的記憶有所出入?

類似的情況,曾經也發生過,只是我沒有為意,但現在從這場夢境看來,一切看似偶然,但實情上殊不簡單。
2021-02-18 15:49:14
從夢魘中醒來,已經日上三竿,Hailey也去了上班,頹廢在家的日子還真的十分沉悶,想著想著,我決定外出走動一下,交代了一句後被Hailey怪責著,但我還是執意要去,畢竟我對這個世界的感覺看似熟悉但又有點陌生。

於是,我隨心並憑著直覺還有回憶,走到了銅鑼灣的那間餐廳,雖然一如我所預料,但當我眼見餐廳已經結業,店門深鎖著的模樣,內心還有閃過一絲錯愕。

怎麼會結業了?或者.....是否一如昔日一樣,因為同一個理由而結業嗎?

未幾,有一位保安員巡邏並路過,有見及此我上前問了他幾句話:

「間餐廳無啦啦執咗嘅?」

「係呀,都執得好突然架,無啦啦幾日無開門,跟住就話執笠啦。」

「知唔知點解會執嘅?」

「唔太清楚喎,不過早幾日聽個後生仔講類係業主收返間舖,另一間分店都一次過執埋。」

我點了點頭:

「唔該晒你。」

「呢層無野食架啦,如果無咩唔好留喺度太耐啦,費事要我難做啦。」

「好嘅好嘅。」

餐廳結了業,只是與我的認知又有一點出入,彷彿全個世界都運作如常,唯獨我停留在另一個時空,潘朵拉帶來的改變,影響真的那麼大嗎?

也許,正如她曾說過,時光倒流的影響就像湖面的漣漪,對於湖水裡的魚猶如一波浪濤,但對於湖面整體來說只不過冰山一角,別小看時間修正的能力。

只是有誰敢保證水流不會改變某條魚游走的方向?

大概,我就是被影響的那條魚吧。

倘若,她可以親口解答我就好了。
2021-02-18 15:50:10
在銅鑼灣的街頭踱步著,突然有一把熟悉的嗓子喚道:

「Victor?咁啱嘅?」

回過神來才發現Candy笑盈盈捧著電腦袋走到我面前:

「係囉,咁啱嘅?你今日都請咗假咩?」

「唔係呀,今日出去見客,見完咪行下街,而家諗住去食飯,跟住返公司囉。」

「原來係咁。」

「咁你呢?之前你感冒請咗幾日假,好返晒啦?」

「係呀,聽日都返得工啦!今日當行下,日日喺屋企愈瞓愈攰。」

「不如......一齊食飯?」

不知為何,自己想也不想便答允了。

在整頓飯的期間,我們也是聊在工作,聊著一些生活逸事,也有說到一些涉及她的感情問題,而當她反問的時候,我只是說著與Hailey過得不錯和幸福的話,雖然我沒有那些記憶,但我還是有著直覺,總覺得與Hailey也一起,只要沒有那些過去的話,肯定會幸福。

不過,Candy聽到後,她的眼底閃過一絲失望的神色,難道真的餘情未了嗎?

實情上,我也不太清楚,只是肯定她曾經送了一隻手錶給我,然後也被我拒絕過愛意,只是當中沒有了潘朵拉與手錶有關的情節。

說到這裡,我突然想起了一個人,張悅寧!

倘若,沒有潘朵拉的話,她的人生會怎樣?又有沒有可能.....她仍然留有潘朵拉的記憶?

這頓飯過後,我與Candy說了一聲有事做需要先行離去不久,我接到了Hailey的來電。

「你喺邊呀?食咗野未呀?」

「我啱啱食完啦。」

「咁你攰唔攰呀?」

「還好啦,做咩呀?」

「無呀,問你出開去接唔接我放工咋嘛。」

「好呀,咁我晏啲接你放工?」

「好啦,咁晏啲見。」

把電話掛掉後,我決定前往以往潘朵拉,即是張悅寧工作的Playgroup一探究竟;




待續
2021-02-18 16:17:03
live
2021-02-18 16:17:32
終於記得張悅寧
2021-02-18 19:21:58
2021-02-18 22:02:21
終於有文
2021-02-18 23:09:36
在線上
2021-02-19 03:05:24
在線上



當我抵達Playgroup的時候,與張悅寧碰個正著,由於一直以來,她的容貌卻用著潘朵拉的模樣展現在我眼前,因此遇見她的時候,我稍有猶豫,但未幾已經可以肯定那就是張悅寧,因為......她的那種美貌真的足以令一般異性莫敢仰視,而且言談間帶點冷漠,冷漠間帶點不羈,而她的本來就是一位外貌與個性截然不同的女孩,卻因為潘朵拉的存在,才把她變得猶如擁有雙重人格。

「你好呀。」

她略有猶豫的問道:

「你係.....」

單憑張悅寧的猶豫和疑惑,已經足以肯定我與她因為潘朵拉違反定律後,在劇情的推演下變成素未謀面,雖然要發生的過去總會發生,但我估計由於張悅寧的存在定位與潘朵拉還有手錶有緊密的關連,因此.....我與她之間的認識還有那場人造雪也一應被刪除吧。

情況就像,那場雪仍在,只是被邀請的變成另有其人,伴隨我看雪的又變成了別個。

就在那個瞬間,有一段記憶在腦海浮現,然後才得悉,在這個時間裡,與我看雪的不是別人,就是Hailey,那時她因為學生會成員的關係,受鄰校邀請到那場聖誕派對,然而她選擇邀請我隨行,並觀賞了那場人造雪,還在那裡旁若無人般的親吻起來,然後派對過後,她把自己的第一次當作聖誕禮物送了給我,還要我給她許諾,要負責任到底。

由於她不認得我,因此我隨口說了一些話好讓自己脫身:

「我純粹上嚟幫人睇下啲課程,唔該晒你呀。」

她點了點頭說道:

「原來係咁,仲以為你嚟揾人。」

「嗯?」

張悅寧補上一句:

「總係覺得你好面善。」

我藉著她這句話打蛇隨棍上:

「你以前讀xxxxx中學嘅?搞過學生會?搞過一個聖誕party!」

她的眼神閃過一絲好奇,但語調還是有點冷冷的:

「哦!係呀,你又知嘅?」

「我隔離學校架嘛。」

她繼續點了點頭說:

「原來係咁,不過好多都唔太記得,深刻嘅會記得,但又唔可以話唔太記得,只係覺得嗰時嘅自己好怪,對好多野感覺都好模糊,渾渾噩噩咁,但學校啲同學又覺得我好Cool。」

「嗯?」

她支支吾吾的說:

「唔怕老實同你講,以前讀中學嘅我,連我自己都覺得自己怪,但真係唔知點講。」

我微笑著答道:

「唔緊要,我明!每個人過去同而家嘅自己都會有啲唔同。」

大概,我以這個理由作結,但內心卻肯定了,縱使潘朵拉和手錶有關的一切也悉數被刪除,但張悅寧應該是定律裡的那個bug,雖然我不敢肯定她會否殘留著有關潘朵拉的記憶。

但第一次接觸,就在此作罷。
2021-02-19 03:05:44
正當我準備離開時,張悅寧支吾以對的問道:

「你.....我.....唔知點解,想問你拎電話。」

聽到這句話,我手機遞了給她,而她一邊猶豫著,一邊輸入著自己的電話號碼。

到底她是否真的留有潘朵拉的記憶或者印象?

然後,我順手取了數張課程的單張便與她道別,畢竟做戲也要做全套,再看了看手錶,便趕著接Hailey下班。

在等待Hailey的過程裡,總覺得有點不適應這個世界,我不是中二病發作,只是單純認為倘若腦袋只餘下那些被刪除的記憶,過著被修正的人生,就算眼前擁有的是自己曾經嚮往,又會否真的幸福嗎?

就在那個瞬間,Hailey便走來我面前,她二話不說挽著我的臂膀,一番寒暄後,她說了一句:

「我地返去啦。」

那刻的畫面,是我以前從沒有想像過,而我們的距離,也是史無前例的如此近。

目前種種的一切,再沒有任何考量,也不需再付出任何代價,就像一個完美的烏托邦世界。

我知道,我應該要滿足,但.....我知道目前擁有的一切,是有人替自己付出代價所換來,而目前擁有的過去,我也不曾經歷過,真不知到底那是可憐或可悲,還是人心總愛挑剔。

回到家後,Para喵了一聲,彷彿在迎接我們歸來,Hailey把手袋放在梳化後,便支支吾吾的問道:

「係呢,今日你出去係咪有其他野做?」

「嗯?無呀。」

她亮出了手機的一段對話,圖文並茂的對我說:

「無野做?但今日我有個女同事出去銅鑼灣見客嘅時候,見到你同Candy食飯。」
2021-02-19 03:07:06
怎麼.....

她接著追問:

「咁你有無野呃我呀?你一好返就去揾呢個女人食飯,你仲要明知我一直以嚟最介意Candy呢個人,以前佢自己有老公又成日text你,講感情問題,我已經覺得怪,佢畀人調Team,佢唔想轉Team,你又去幫佢......」

話音未落,她走到了電視櫃旁,從抽櫃裡取出一個盒子,我一眼便認出那個盒子裡正是Candy所送贈給我的手錶。

她補上一句:

「而家有男朋友都仲成日好似纏住你唔放咁,嗰時佢離婚,你收留佢一兩日我已經好介意,只係我唔出聲,跟住仲喺我面前送隻錶畀你,呢個女人真係好有心計囉,而你就一直keep住隻錶,我見你無再揾佢,我唔出聲當算,點知.....」

Hailey想也不想便把那個盒子摔在地上,就在那個瞬間,我.....彷彿記起了一些事情,也想起自己曾經因為Candy的背叛而把手錶摔破;

盒子掉在地上,手錶也從裡面拋了出來,也不知是怎樣的反作用力影響下,手錶的錶面被刮花了,同時Hailey這個舉動使我嚇呆,畢竟她的個性一向是脾氣好和溫婉,倘若不是日積月累的不滿,她肯定不會如此沒有理性般發怒。

我也不知好歹的說了一句:

「Sorry呀,唔好嬲啦。」

「係呀,我係嬲你呀!我畀一日時間你諗清楚點解釋同埋畀我冷靜下先。」

語畢,Hailey便一臉生氣地離開了,並使勁的把臥房門關掉。

我看著那隻被扔花的手錶,腦海不知何故飄起了一句話.....

「勇敢啲,唔好喊,唔好咁軟弱。」

但.....到底是何時聽過了這句話?怎麼一直以來全無印象?




待續
2021-02-19 04:30:02
2021-02-19 05:34:38
在等待Hailey的過程裡,總覺得有點不適應這個世界,我不是中二病發作,只是單純認為倘若腦袋只餘下那些被刪除的記憶,過著被修正的人生,就算眼前擁有的是自己曾經嚮往,又會否真的幸福嗎?

雖然冇經歷過之前的記憶,但肯定唔會唔幸福先
未有潘朵拉之前,你根本冇可能追到Hailey
潘朵拉未犧牲之前,Hailey直程死埋
而家潘朵拉犧牲之後,Hailey完全無缺,你準備同佢結婚開開心心
即使呢個時間點之前嘅嘢你冇經歷過,但已經好過頭兩個ver好多喇
反而斟酌的位應該係要潘朵拉犧牲嚟成全自己而家擁有的幸福的道德問題
2021-02-19 08:08:48
2021-02-19 10:44:00
為咗candy隻臭雞嗌交真係
2021-02-19 15:42:36
如果要講道德問題,用隻手錶已經違反咗啦,因為所有改變其實只係交換咗人地個劇本,例如本來係Hailey死,跟住只係換咗另一個人,只係嗰個人我未必有寫,甚至男主角亦未必知係咩人!
2021-02-19 16:32:07
其實都係㗎,用得隻錶,其他人嘅人生已經被男主角改寫左,所以要講道德嘅話,呢個故根本唔會出現
2021-02-19 17:45:54
幸唔幸福 過得好唔好其實應該係victor主觀感受?

故事一開頭victor嚮往嘅幸福係同hailey一齊 但近呢幾章見到潘朵拉喺佢心目中嘅地位越嚟越重
結果而家佢得到咗hailey反而仲唔開心咗 可能佢最後想要嘅幸福係潘朵拉呢

結論就係男人都係得一想二
2021-02-19 18:48:17
最想要嘅幸福,叫已失去嘅幸福
2021-02-20 01:50:52
在線上



到了那刻,我明白就算擁有幸福,但都不能夠保證每天都會快樂,例如我們還是會經歷冷戰;

說實話,看著Hailey關上的房門,再睡過一晚客廳,在徹夜無眠的情況下,心想如果手錶還在就好了;

但我明知道只是一種情侶的小風波而已,不過那是一種慣性,更是一種依賴。

經過一晚當上「廳長」,翌日的Hailey還是生著我的氣,整天不瞅不睬,我在工作期間whatsapp問道:

「今晚係咪一齊去同學聚會?」

她只是簡短的回覆:

「係。」

當她回覆著我的訊息時,Candy問著我工作的事情,還借故問及我為何眉頭深鎖,而我只是堆著笑意回答,只是一些小問題而已,而她也回應我昨日與男朋友冷戰。

可是,我真的沒心情理采和開解她,畢竟與她冷戰和鬧著小磨擦的感覺,除了她的男朋友外,就只有我最明白那種感受,看似沒事,但眼神和動靜間總令你感到難受,就像一種無形的暴力。

於是,我隨便扯了一個藉口,說有事要找某某聊一下進度,便借故離開。

而今天我決定向上司申請提早下班,然後早一點到Hailey的公司樓下,買一束玫瑰,給她一個驚喜和以表自己的誠意和歉意。

不過,並不是所有誠意和歉意,也能敵得過女人的醋意,尤其是一位還在生氣的女人,連送花也只能換來她瞧了一眼和接過而已,沒有把那束花塞進垃圾桶已屬幸運,一路上也板著臉,而我也只好沉默地跟隨著她的步伐。

試圖說了一句sorry,她只是冷冷地對我說:

「咁個解釋呢?」

「我真係咁啱撞到佢,佢又約我食飯。」

「Okay。」
2021-02-20 01:51:12
然後,Hailey繼續徑自走著,當問我到今晚的食飯地點時,她沒有回應,只是亮了餐廳地址和名稱給我;

Starrynight…..

這間不就是Kenny經營的Pub?想不到現在他連晚市也經營Cafe!

今晚的同學聚會,來到了一個熟悉的地方,只是在這個時間點裡,我是一位陌生人,嚴格來說,這裡也是一個陌生地方,而我與Kenny他們等人也是素未謀面。

在Cafe & Pub門外,Andy與一眾同學已經在等待入座,彼此說了一聲很久不見後,我見到Kenny也從店內走了出來,並安排我們入座,Kenny的位置彷彿有點不同,往日是由Lego主外,而他主內,當我走進店內,只見Lego默默地下單和執抬餐桌,這裡的裝潢跟以往又有點不同;

這裡的環境大致上還是以英倫風格為主,可見那是Kenny經營的特色,只是加了一些藝術畫和梵高的星夜作點綴,唯獨在顯眼處有一幅畫的位置作留白,不知何意,也許是未購得合適的畫作吧?

而音樂也播放著一些大自然的聲音,雖然格調上有點格格不入,但感覺還可以接受,打量周遭,只見Lego和Kenny,還有一些陌生的員工,而阿穎、那位型男廚師、歐子瑜甚至是Monnie就不見蹤影。

雖然好奇,但我知道也不能深究,因此只好作罷。




待續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